标签归档:留学生

和英国大妈聊天

下午从学校接孩子回来。只好天气好,儿子每天放学回来路上都要在公园的儿童游乐场玩一会儿,今天也不例外。他在那边玩,我只好坐在一旁的桌子上休息,一会儿来一英国大妈——她儿子和我儿子一起玩,她坐在桌子的另一边,随即我就和她聊起来了。

她跟我说,英国谢菲尔德这些年来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并且中国学生太有钱了,有一次见一中国姑娘穿的那双鞋估计至少有1000英镑以上,她说:“我只在杂志和电视上见过,而那女孩居然每天都能穿上它,当时真想拍下来。”

不过她发现,当想和中国学生聊天时,中国学生似乎不太愿意聊,喜欢待在自己的圈子里。当我和她聊天时,她以为我在英国待了很多年了……

谈到英语时,她说很佩服欧洲小国家的人们会很多语言很厉害,她认同只会英语是他们的弱项。她就见过日本人在英国做翻译赚好多钱,而对英国人来讲,学习外语(比如日语和中文)太难也没有动力。

聊到英国的博物馆时,她说,很抱歉那些博物馆里的东西,都是英国人当年从世界各地偷过来抢过来的东西……我佩服她能如此实诚直白地承认自己国家先辈们干的事情。

她还很担心未来的世界,我问她未来的世界将在哪里?她说也不知道未来的世界在哪里,过去是工业革命,后来是电脑(互联网)革命,将来还有机器人,人工智能,反正不是英国的天下了……她还说,对于英国来讲,中国就是一块大陆,太大了……而不少英国人还以为中国像意大利那么大。

大妈已经48岁了,她说她的工作现在就是在家当全职妈妈,当年干过卖地毯之类的工作。她的儿子才8岁,她说当年根本就没有打算要生小孩,不小心就怀上了。而英国有些父母不生小孩,根本就没有做好父母的信心和打算。

真没想到,一个很普通48岁的英国大妈知道得还挺多的。

2017年3月7日

Posted on Steemit.com

现代版的方鸿渐们

以前,偶尔会收到发自英国的中文垃圾邮件,说可以提供论文代写的服务。考虑到我的电子邮箱资料在网上是公开的,这种事情并不奇怪,更何况我不相信也不需要这种服务。

然而,不久前在一个英国华人超市里免费派送的报纸上,看到这些论文代写的广告,直白明了:“论文代写,解决你的毕业论文难题”。连隐晦的用语“论文润色辅导”这样的字眼都不使用。并且这种广告不是个例。

uk-chinese-newspaper-1

华人中文报纸在国外算不上主流平面媒体,但好歹也是一份正式出版物。我感觉这背后必定有很一个较大的市场,才会上升到直接到报纸上打广告,针对目标就是那些有需要的华人留学生。

出于好奇,我问了一个在我们实验室做实验的谢菲尔德大学的硕士研究生,问她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她告诉我,还真有。一些中国本科生和硕士生,尤其是一些不需要做实验的非理工科学生,因担心自己写不好——内容和语言双方面,有可能会求助于这种服务,直接交钱完成差事。反正也查不出来,这种代写不是抄袭,自然反抄袭软件查不出来。

似乎看起来,这样获得的学历文凭,比钱钟书《围城》中的克莱登大学文凭还是要有分量些。克莱登大学是一所纯粹的野鸡大学。只可惜,英国大学的培养体制,被这些学生玩坏了,学生们的论文能从这些教授们眼皮底下通过,足够说明这个体系并不完美。

直到我看到一则新闻,标题是:悉尼大学中国学生大量挂科,内容如下:

悉尼大学商学院举行了《商学批判性思维》和《商业成功学》期末考试,1200名学生中,有37%的学生挂了第一门,12%没有通过第二门。大部分挂科的学生是中国学生。校方指这些学生“英文水平”和“批判性思维”不够,学生则予以否认,认为是他们对新的考试方式准备不够充分——考试要求在课堂上完成一篇论文。商学院副院长约翰·谢尔兹(John Shields)认为挂科的主要原因是,两门课程特别注重批判性思维,中国学生学习方式相对被动;另外一个原因是部分学生英语水平欠佳。学生拒绝了英语水平不够的说法,称如果不通过英语考试,他们不可能入学。谢尔兹称,一些在家里完成论文的考生成绩出乎意料的好,这些人可能获得了不适当的帮助。谢尔兹说:“我们可以通过防抄袭软件消灭抄袭,但是主要的问题不是抄袭,而是代笔。”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谢尔兹的说​​法。

我估计澳洲的大学教授们感觉到了问题所在,至少我相信悉尼大学商学院副院长约翰·谢尔兹一定大概猜到了其中的问题,所以换了一种测试方式。挂科未通过的学生肯定有被冤枉的,但全部被冤枉也不太可能。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BTW,上面提到的国外华人报纸,都是一些没有底线的非主流报纸,请看下面的报纸广告:

uk-chinese-newspaper-2
注:凤楼式卖淫色情服务在英国好像合法。

中国留学生的圈子

rubbish-bin-english-chinese

去接孩子的路上,碰到和儿子同在夏令营两女孩的妈妈,因为孩子缘故,我们交谈起来。这位妈妈一看就是典型的欧美女性,但两女儿看起来太像中国面孔,我也不好意思问。

交谈中得知,原来她在蒙古工作,相识一蒙古男人,生了两个女儿,现在搬回英国,男人完全不说英语,还在蒙古,孩子到英国后,会说英语后就完全忘了蒙古语。

她告诉我,她在谢菲尔德大学国际学院工作。我就问她:那里中国留学生是不是很多?她说:太多了。正如我们上班和下班的时候在主要学生居住区见到众多的中国年轻人一样。

我问她中国学生怎么样。她告诉我:中国学生的理科和数学很好,但英语语言不好。而且有个问题,由于中国学生数量多,他们喜欢聚在一起,交流语言也自然是中文,也就缺少了练习英语的机会,这又反过来不利于提高英语水平。

这是个值得关注的现象。鱼找鱼、虾找虾,乌龟爱王八。我儿子在夏令营的时候,为了对付一稍微捣蛋的英国小孩,他居然能联合另一中国男孩和女孩……对于成年人来说,英国和美国等国家有着众多的中国留学生,自然会由于文化和习惯方面的原因形成自己的圈子,无论现实世界还是网络世界,也就使用我们自己的语言:中文,甚至过着与国内没有太大区别的国外生活。

而英国人有时候面对这门强大的语言,也不得不退步。我甚至看到有家超市为了说明中国银联的卡不能使用,直接出中文告示;在大学的某个垃圾桶分类指示上,英文下面同时用中文标明,估计是只写英文的时候容易被中国学生忽视。

我早年在欧洲比利时的时候,一师兄曾说,去国外留学,如果去英国和美国这样的国家,中国人太多,容易形成自己的圈子,反而不利于接触欧美文化。现在想想,好像也不无道理。

杨光辉博士致比利时根特大学的一封公开信

博主说明:本公开信作者系杨光辉博士,公开信得到作者授权允许,原文地址

作为校友,我得知20年前他在根特大学留学期间有此遭遇,至今未得到满意答复。我不知事情细节经过,但相信并非空穴来风,杨博士已到知天命年龄,重提此事,并非儿戏。此事亦涉及到根特大学的教授作风、校方治校水平和大学精神,也牵涉到比利时的法律制度和法治水平。

同时,对于众多在海外留学的中国人来讲,也是一个启示,对于华人的地位,一方面与国家的发展实力密切相关,另一面,面对不公,在掌握一定方法技巧情况下,必须勇于争取,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权益和尊严不会从天而降。

同样作为根特大学的校友,我认为不管此事过程、结果如何,公开妥善处理可能是最好的办法。土木坛子会保持关注此事的后续进展。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今年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为了牢记历史、缅怀先烈、维护和平,中国政府决定首次举办包括阅兵仪式在内的大型纪念活动。

70多年前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给全世界人民带来了深重的苦难。二战以后,作为二战战争罪犯和战败国,德国政府彻底清算了法西斯德国的罪行,立法禁止了任何纳粹复活的活动,对战争受害者进行了赔偿,并真诚地向受害国人民道歉。德国总统的“华沙一跪”震动了世界,也得到了战争受害国的接受和原谅,从那时起,德国重新站了起来。

反观日本,同样作为二战的战争罪犯和战败国,仍然不愿深刻反思过去的战争罪行,不愿真诚地向亚洲受害国人民道歉,还蓄意掩盖和粉饰在二战期间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也因为如此,日本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政治上的“侏儒”国家,没有成为一个被普遍认可的正常国家。

过去一些年来,包括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在内的许多西方国家,都为当年对华人的种族歧视和迫害行为作出了道歉。

回顾20多年前我在根特大学的留学经历,刻骨铭心、终身难忘。尤其是受到Henri Muller-Malek教授的严重种族歧视和迫害,虽然当时得到了工学院院长Eric. Noldus教授和“Ombudsman” Pascal Verdonck博士的全力支持,也得到了根特法院的帮助并给我指派了免费律师,但是根特大学校方至今始终没有给本人一个正式的官方说法。

今年8月底和9月初,我们全家将重回根特故地重游,缅怀当年勤工俭学、艰苦奋斗、抵制歧视、反抗迫害的峥嵘岁月,同时这对根特大学校方也是一个“时间窗口”,希望根特大学校方利用这段时间,给予本人一个正式的官方说法。

我要求根特大学校方就当年个别教授对中国留学生的种族歧视行为和不公正待遇作出一个正式的官方道歉。

YangGuanghui-1
杨光辉博士的博士论文

YangGuanghui-2
杨光辉博士的出版专著

YangGuanghui-3
杨光辉博士当年根特大学的学生证

Update(2015年7月18日):‪#‎UGent‬ ‪#‎Discrimination‬ ‪#‎Racism 公开信已由根特大学驻京代表翻译成英文,可能已经递送给了相应人员。

ugent-racialist-discrimintation-update-1

This year is the 20th anniversary of return home after my study in Belgium. Recalling the experience of 20 years ago when I was studying at the University of Ghent, they are memorable and unforgettable. Especially the part when I was suffering serious discrimination and persecution by Professor Henri Muller-Malek. Although at that time I was fully supported by the former Dean prof. Eric. Noldus and “Ombudsman”- Dr. Pascal Verdonck. I was also been helped by Ghent court and they assigned me a free lawyer. But Ghent University so far has not ever given me an official statement.

By the end of August and early September 2015, our family will return to Ghent for a visit. To recall those years of hard work and study, to recall those glory days when we fought against discrimination and persecution. And this might be the chance of the Ghent University. I hope that Ghent university will use this opportunity and give me an official statement.

I request that Ghent University must make an official apology to the Chinese student for the individual acts of racial discrimination by the professor at that time.

在英国租房后如何安装网络宽带

在英国,留学生租用的房子一般都包括水电气费用,网络也通常是安装好的。我最近租的公寓房没有网络,需要自己联系电信商开通。我去网上搜索了一下,发现Sky网络公司的服务可能最适合我。

Sky提供无限制流量的宽带服务,每月租用电话线(Line rental)的费用是16.4英镑,宽带费用是0,所以每个月的费用是16.4英镑,合同期是12个月。路由器硬件和启动费是25英镑,需要申请时提前交纳(upfront)。

英国的网络费基本都是如此,采用ADSL线路需要租用BT公司的电话线,于是便有这么一个线路费——基本上是网络提供商交给BT公司的份子钱,然后才是宽带费用。我选择的Sky, 显然是调高了电话线租用费用,然后再来个“免费”的宽带费用。

Sky的宽带提供的速度上限是17M,实际测试我的下载带宽是6M,上传是1M左右。对于我来说,这样的速度不是问题。

安装时并不复杂,我直接打他们的电话,客服问了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向我要了我的信用卡号。没想到的是,他们的客服电话好贵,我手机上的费用不到十分钟居然打光了。好在客服后来又打回来了——拉客户时候的态度比谁都好。

客户告诉我1月14号将开通网络服务,并在这日期之前会收到寄送的路由器。实际上,我在1月9号收到了路由器,插上电,打开电脑,发现网络居然已经开通了。

对于不熟悉这一套流程的朋友来说,在英国安装签约网络最方便的方法,是到uSwitch网站输入住址邮编(此网站也提供电、气、电话、汽车保险各种服务价格对比转换),网站就会给出所有的网络服务与价格。

在uSwitch上面确定好选择后,可以直接申请,或者再到相应的官网上在线申请。在线申请可以避免电话中沟通不畅,以及产生额外的电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