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留学生

和英国大妈聊天

下午从学校接孩子回来。只好天气好,儿子每天放学回来路上都要在公园的儿童游乐场玩一会儿,今天也不例外。他在那边玩,我只好坐在一旁的桌子上休息,一会儿来一英国大妈——她儿子和我儿子一起玩,她坐在桌子的另一边,随即我就和她聊起来了。

她跟我说,英国谢菲尔德这些年来中国留学生越来越多,并且中国学生太有钱了,有一次见一中国姑娘穿的那双鞋估计至少有1000英镑以上,她说:“我只在杂志和电视上见过,而那女孩居然每天都能穿上它,当时真想拍下来。”

不过她发现,当想和中国学生聊天时,中国学生似乎不太愿意聊,喜欢待在自己的圈子里。当我和她聊天时,她以为我在英国待了很多年了……

谈到英语时,她说很佩服欧洲小国家的人们会很多语言很厉害,她认同只会英语是他们的弱项。她就见过日本人在英国做翻译赚好多钱,而对英国人来讲,学习外语(比如日语和中文)太难也没有动力。

聊到英国的博物馆时,她说,很抱歉那些博物馆里的东西,都是英国人当年从世界各地偷过来抢过来的东西……我佩服她能如此实诚直白地承认自己国家先辈们干的事情。

她还很担心未来的世界,我问她未来的世界将在哪里?她说也不知道未来的世界在哪里,过去是工业革命,后来是电脑(互联网)革命,将来还有机器人,人工智能,反正不是英国的天下了……她还说,对于英国来讲,中国就是一块大陆,太大了……而不少英国人还以为中国像意大利那么大。

大妈已经48岁了,她说她的工作现在就是在家当全职妈妈,当年干过卖地毯之类的工作。她的儿子才8岁,她说当年根本就没有打算要生小孩,不小心就怀上了。而英国有些父母不生小孩,根本就没有做好父母的信心和打算。

真没想到,一个很普通48岁的英国大妈知道得还挺多的。

2017年3月7日

Posted on Steemit.com

现代版的方鸿渐们

以前,偶尔会收到发自英国的中文垃圾邮件,说可以提供论文代写的服务。考虑到我的电子邮箱资料在网上是公开的,这种事情并不奇怪,更何况我不相信也不需要这种服务。

然而,不久前在一个英国华人超市里免费派送的报纸上,看到这些论文代写的广告,直白明了:“论文代写,解决你的毕业论文难题”。连隐晦的用语“论文润色辅导”这样的字眼都不使用。并且这种广告不是个例。

uk-chinese-newspaper-1

华人中文报纸在国外算不上主流平面媒体,但好歹也是一份正式出版物。我感觉这背后必定有很一个较大的市场,才会上升到直接到报纸上打广告,针对目标就是那些有需要的华人留学生。

出于好奇,我问了一个在我们实验室做实验的谢菲尔德大学的硕士研究生,问她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她告诉我,还真有。一些中国本科生和硕士生,尤其是一些不需要做实验的非理工科学生,因担心自己写不好——内容和语言双方面,有可能会求助于这种服务,直接交钱完成差事。反正也查不出来,这种代写不是抄袭,自然反抄袭软件查不出来。

似乎看起来,这样获得的学历文凭,比钱钟书《围城》中的克莱登大学文凭还是要有分量些。克莱登大学是一所纯粹的野鸡大学。只可惜,英国大学的培养体制,被这些学生玩坏了,学生们的论文能从这些教授们眼皮底下通过,足够说明这个体系并不完美。

直到我看到一则新闻,标题是:悉尼大学中国学生大量挂科,内容如下:

悉尼大学商学院举行了《商学批判性思维》和《商业成功学》期末考试,1200名学生中,有37%的学生挂了第一门,12%没有通过第二门。大部分挂科的学生是中国学生。校方指这些学生“英文水平”和“批判性思维”不够,学生则予以否认,认为是他们对新的考试方式准备不够充分——考试要求在课堂上完成一篇论文。商学院副院长约翰·谢尔兹(John Shields)认为挂科的主要原因是,两门课程特别注重批判性思维,中国学生学习方式相对被动;另外一个原因是部分学生英语水平欠佳。学生拒绝了英语水平不够的说法,称如果不通过英语考试,他们不可能入学。谢尔兹称,一些在家里完成论文的考生成绩出乎意料的好,这些人可能获得了不适当的帮助。谢尔兹说:“我们可以通过防抄袭软件消灭抄袭,但是主要的问题不是抄袭,而是代笔。”目前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谢尔兹的说​​法。

我估计澳洲的大学教授们感觉到了问题所在,至少我相信悉尼大学商学院副院长约翰·谢尔兹一定大概猜到了其中的问题,所以换了一种测试方式。挂科未通过的学生肯定有被冤枉的,但全部被冤枉也不太可能。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BTW,上面提到的国外华人报纸,都是一些没有底线的非主流报纸,请看下面的报纸广告:

uk-chinese-newspaper-2
注:凤楼式卖淫色情服务在英国好像合法。

中国留学生的圈子

rubbish-bin-english-chinese

去接孩子的路上,碰到和儿子同在夏令营两女孩的妈妈,因为孩子缘故,我们交谈起来。这位妈妈一看就是典型的欧美女性,但两女儿看起来太像中国面孔,我也不好意思问。

交谈中得知,原来她在蒙古工作,相识一蒙古男人,生了两个女儿,现在搬回英国,男人完全不说英语,还在蒙古,孩子到英国后,会说英语后就完全忘了蒙古语。

她告诉我,她在谢菲尔德大学国际学院工作。我就问她:那里中国留学生是不是很多?她说:太多了。正如我们上班和下班的时候在主要学生居住区见到众多的中国年轻人一样。

我问她中国学生怎么样。她告诉我:中国学生的理科和数学很好,但英语语言不好。而且有个问题,由于中国学生数量多,他们喜欢聚在一起,交流语言也自然是中文,也就缺少了练习英语的机会,这又反过来不利于提高英语水平。

这是个值得关注的现象。鱼找鱼、虾找虾,乌龟爱王八。我儿子在夏令营的时候,为了对付一稍微捣蛋的英国小孩,他居然能联合另一中国男孩和女孩……对于成年人来说,英国和美国等国家有着众多的中国留学生,自然会由于文化和习惯方面的原因形成自己的圈子,无论现实世界还是网络世界,也就使用我们自己的语言:中文,甚至过着与国内没有太大区别的国外生活。

而英国人有时候面对这门强大的语言,也不得不退步。我甚至看到有家超市为了说明中国银联的卡不能使用,直接出中文告示;在大学的某个垃圾桶分类指示上,英文下面同时用中文标明,估计是只写英文的时候容易被中国学生忽视。

我早年在欧洲比利时的时候,一师兄曾说,去国外留学,如果去英国和美国这样的国家,中国人太多,容易形成自己的圈子,反而不利于接触欧美文化。现在想想,好像也不无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