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梅艳芳》:哪个看透我梦想是平淡?

梅艳芳

上周去看了电影《梅艳芳》。对于这位英年早逝的香港巨星,我之前并不太了解,纯粹因为听朋友说电影不错,总觉得亲自去看一看才妥当。

电影看完后,再加上网上搜索了她当年的相关新闻,我才对这位当年的香港娱乐圈大姐大——豪放的梅艳芳真正有所了解。

梅艳芳家庭出身并不算好,在香港这个并没有多少文化底蕴的地方,她靠她的天赋和努力,加上一些些运气,从一位素人到新秀,再到拿下各项奖项,直到遇到事业的低谷,再重新投身慈善,直至得了不治之症,因化疗头发掉光,穿着尿不湿也坚持为大家带来舞台上最后的快乐。

正如她自己所说,穿上那身定制的婚纱,真正嫁给了舞台和每一位观众:

“在电影、电视剧里,我曾经无数次的穿过这婚纱,但我想今后再也不会有机会披上它了,所以我今天就穿着给大家看!”

如果只是一位娱乐明星,可能并不能让梅艳芳成为一代艺人的灵魂代表。她每一步都在成长,从娱乐大众到承担社会责任,从为普通底层大众做慈善,再到鼓舞非典疫情时期的人们,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真正地用心把自己一生献给了舞台。付出的代价正是因为如此之高才显得影响力之大。

她的艺人生涯遇到了几位贵人,从发现并点拨她的唱片公司老板,到为她量身打造的顶级形象大师刘培基,以及保护她的那些朋友,正如她所说,这些人就像她的父亲一样爱护她。这不能不让人感到一丝温暖,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善良让我们感受这个世界的美好。

当然,善恶相随,也有不善良的人,掌掴梅艳芳的那个无赖,让她的事业遭遇低谷。可正所谓祸福同根,正是这次掌掴事件,让她在泰国躲避麻烦期间想透了很多事情。

她说她之前人生太顺了,获得了那么多,左手接受了上天的恩赐,右手总得为社会做点什么。于是她开始为她认为的那个没有底线、只想赚快钱的香港做点什么。

求仁而得仁。虽然梅艳芳去世这么多年了,香港为她建了一座塑像,并称她为“香港女儿”,天文学会还将新发现的某颗小行星命名为“梅艳芳”号,足见人们对她的爱戴之情。

哪怕她当年说,不知多少年以后,还会不会有人记得一个叫梅艳芳的艺人,曾经给人们带来少少的快乐。人们当然记得,所以在她去世几乎20年了,还能专门拍一部关于她的电影来纪念她。

黄昏、夕阳很靓,但是一眨眼就要过去,送给大家最后一首歌《夕阳之歌》。

电影结尾的歌曲《夕阳之歌》——也是梅艳芳离世前最后一场演唱会的最后一首歌曲,在偌大的电影院里听起来,有一种特别的凄凉美,听完后我才想起曲调和陈慧娴的《千千阙歌》一样,都是改编自梅艳芳的初恋男友日本歌手近藤真彦的《夕焼けの歌》。不同的是,梅艳芳唱完这首歌,一边离开舞台,一边大喊一声:“Bye bye”……

梅艳芳从大红当道到去世的这段时期,其实刚刚是我这代人成长的年代。她2003年因病去世时,我正上大学。因而观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其实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怀旧的过程。如今的我也近不惑之年,所以更容易共情,观影过程中,令我有不少触动和思考。

我们该如何过好自己的人生?致敬梅艳芳。

分类
其它分类

最近看过的电影和正在阅读的书籍

这个春节,是近十年来待在家最长的一个。无事可做时,总得找到点事情做。也因此,多看了几部电影和一些书籍。除了之前提到的《切尔诺贝利》微电视剧,它们分别是:

《碟中碟》2,3,4,5:第1部在我的电视机上没有找到。第6部我之前在影院看过。此系列其实套路都相似,就像英文的标题那样:Mission Impossible,每次都是不可能的任务,但到最后一刻完成了,当然这只是电影,当作娱乐。

印象比较深的是有一部讲一制药公司造病毒,另一博士造出了解药,然后Tom Cruise扮演的Ethan Hunt这个主角去破坏他们的阴谋,而这个春节我们正受新冠病毒的肆虐,不免多想了一下。

《传染病》Contagion:2011年的电影,还是联想起当下的新冠病毒疫情,有一种很应景的感觉。所谓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不无道理。不知道将来会不会有电影描写我们当下的疫情?

《Permanent Record》:美国政府监控全世界网络信息的真相,作者Edward Snowden释放出来的未删除中文版。虽无法对付这些监控,但了解了解总是有意义的。这世界上总有1%的奇葩,正是他们做出了常人不敢做或做不到的事情,Snowden无疑算一个。

《心若菩提》:玻璃大王曹德旺的自传,故事很精彩很真实,中国的农民企业家有点共同的特点,讲话也好,书面语言也好,都很朴素,通俗易懂,是我喜欢的风格。我很早就注意到,我车上的车窗玻璃就是他的企业福耀出产的。现在阅读他的自传,不免更敬佩这位中国企业家的智慧。

通常我不太愿意推荐我看的电影和书籍,确实是没有什么鉴赏水平,也觉得这纯粹是很私人的事情。只能自己由心地觉得好与不好。这次破例在这里公开一下,谨供大家参考,希望有点用。

分类
其它分类

一部市委书记推荐的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

陆陆续续,找了两次时间,终于看完了一部电影:《不成问题的问题》,YouTube上就有,是一部2016年的老电影。

看完还不过瘾,又看了一遍剧情分析,才算完整地明白了这部电影的用意。和几年前我在飞机上看完的一部电影《驴得水》一样,这是一部简单但深奥的好电影——在我看来。

范伟扮演的丁主任,每次“呵呵”一笑,就已经把他这形象给刻画出来了。他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大坏人,精于世故,大概最适合当一个书记,他最擅长的事情是拉拢上下级关系,所谓掌握人事,于真干实事,他不尽心,也未必能干得了。

而他的继任尤大兴,留英博士就是另一面,新官上任三把火,他的确是干实事,生产也搞上来了。可惜他显然不接地气,他的个性过于刚正不阿,一开始就把全农场的人都得罪了。外部环境下,在上任的丁主任和秦妙斋的联合下,煽风点火地把所有工人都联合起来反对尤大兴。他意识到自己终归是干不下去,于是也只好离开。

一个能赚钱的农场又回归原样,该赔钱还继续赔钱下去。它到底给我们每个人带来什么启示?相信只有看完电影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这部电影是由老舍先生的一部小说《不成问题的问题》改编而来,80多年前的小说,放在今天的中国,依然能刻画出当今中国的现状,很多问题“不成问题”,但它就是“问题”。

为什么我对这部不算新的电影特别感兴趣?不爱看电影的我百忙之中也要看一下。最主要的原因是,一个从某特区调到另一特区的市委书记,特别建议全市所有领导干部都要看一遍这部电影。我当然不是什么领导干部,只是好奇害死猫的心理作怪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