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环境污染

中国空气质量与标准有关?

air1.jpg
在意空气应用

air2.jpg
Air Matters应用

刚回国的那几天感冒了,巧的是,那几天珠海的空气质量非常不好。放眼望去,就是灰濛濛,尤如以前在北京看到的那样。身边的人说珠海没有雾霾,就像网上说的,珠海是一个宜居的城市。

我还是相信数据。打开Air Matters应用一看,显示空气质量很差,Unhealthy,不健康。更搞笑的是,北京的空气质量还是优良。我特意去CCTV大楼的实时摄像头看了,当时北京的确秋高气爽,从能见度就能看出空气质量应该不会太差。

今天又见南京的朋友晒自己所在地空气质量很好,用的是“在意”应用,也就是Air Matters的中文版。我好奇地用我的应用查看了一下朋友所在的地点,却显示空气质量并不是那么好。

一会儿他也发给我他的应用上的具体数据,和我的对比一看,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分项数据完全一样,看来采集的是同一个传感器的数据。但是,两者给出的空气综合指数却完全不一样,我的显示是对敏感人群不健康,而他的显示是“良”。

细看一下,才发现,在每个空气综合指数的右边有一个括号:中国和US,原来是评价标准不一样!中国标准和美国标准,同样的空气,在中国标准下是“良”,在美国标准就变成了“对敏感人群不健康”。

以后谁要再说中国的空气质量不行,我们一定要拿中国标准堵上他们的嘴!帝国主义真是亡我之心不死啊。

穹顶之下:柴静雾霾调查令人深思

Beijing-tiananmen-square-201404
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 摄于2014年4月8日

我在博客中曾提到过前央视记者柴静,对她在央视这个体系里还能一直保持自己的态度夸赞有加。

今天从媒体中得知她近年来自费100多万拍公益片: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并且最近作了一场公益演讲。演讲视频:国内播放地址(Update: 已被和谐),国外播放地址

柴静还透露她的女儿在未出生就患了肿瘤,虽然她没有点明这与她自己一直呼吸着雾霾有关,但至少她女儿从小到大就不能正常户外活动。正是她当年的记者身份并且一直关注环保问题,再加上现在深受环境污染其害,使得她做了这么一件一般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人在国外,我不知和朋友谈过多少次关于回国的问题——昨天还和朋友谈过,我几乎每次都会将我一个最担忧的问题提出来:国内的空气污染太严重。

Ghent-Belgium-20141210
比利时根特市 摄于2014年12月10日

工资低,可以降低生活标准,水污染,可以使用净化水,食品安全,可以花钱吃上相对安全的食品。但是人人需要呼吸的空气,从国家领导到普通百姓,只要走到户外,呼吸到的都是一样的空气,看到的是同样的天空,很难有速效的解决办法。

像雾霾这种污染它不至于像毒气那般倾刻致命,甚至好多人都浑然不觉,也因此不觉得这是个紧急的环境问题,但是,长期呼吸雾霾污染空气会导致严重的健康问题,这几乎不用科研证据表明都能想到。

国外也曾经有过严重的环境污染,就像我们这一代中国人现在正在遭受严重的环境污染。这难道是宿命?我们为什么不能避免?

柴静的所作所为再次令我对她刮目相看。也祝她的女儿健康成长。

Sheffield-UK-20150301
英国谢菲尔德市 摄于2015年3月1日

注意实验过程中的健康安全和环境污染

作为理工科的研究生,一般都需要做一些实验。没有实验验证,理论就难以行得通。在操作实验的时候,就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实验材料,比如化学试剂。有些化学试剂看起来透明清澈,但毒性很大,对人体的健康影响巨大。因此,实验室安全教育就尤为重要。如何在实验过程中保护自己,如何处理实验室中的垃圾等。否则,还没有把科学研究搞清楚之前,身体健康倒被科学研究搞倒了。

我曾经在中科院青岛某研究所待过一段时间,看到他们从事生物方面的实验研究时,用各种化学试剂对海洋生物提取DNA,然后PCR跑电泳等。一位比我年长的研究生告诫我,没有事的话,不要进入这些生物实验室,都是有毒的东西。他还告诉我,他们的实验污水几乎直接就排到了附近的海水里。这把我吓一跳,因为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大海,而这些蓝蓝的海水里居然有科研机构排放的有毒污水,看着每天在海水浴场游泳的老头老太太们,真的不敢想象。

我相信国内肯定有相关的制度要求,约束科研单位的污水排放处理,否则,科研单位都没有带好头,就更别说生产企业的排污情况。可惜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这些制度没有好好执行。还有一点,我记得我在国内当学生的时候,也没有受到这方面的教育:作为研究人员,要如何保护自身的安全,如何保护环境而不能随意排放实验室中的垃圾污染物。

当我在比利时的实验室开始做水泥方面的实验时,从一开始,技工就告诉我关于实验垃圾的处理规定:比如,酸类液体垃圾物质应该放到一个专门回收桶里,碱类垃圾液体物质放到另外一个专门的回收桶里。其它的固体垃圾要放到相应的回收地方。含汞类的垃圾则放到含汞类的有毒物质垃圾桶里。化学试剂也要按要求放到相应的储物柜,并配有相应的标志。无论执行有多好,至少让我突然感觉到了这种安全环保的意识。

总体而言,大家是按照这样的要求来执行。然而也有例外,我就发现一台压汞仪器被硕士研究们操作时,洒出了一些水银,却没有清理干净,有一些小小的水银散落在桌面上,仔细一看,闪闪发亮,看起来倒是漂亮,但水银是巨毒金属,长此以往,水银挥发到空气中,理论上就会被人体吸收。很可惜,实验室里人员似乎未引起重视,甚至连学校相应的安全检查人员例行检查也没有发现此问题,更别说提出整改。我也对此事就慢慢失去了警惕。

直到前不久,我去学校医院体检时,我和医生提到此问题,医生对此很重视,告诉我此事不容马虎,巨毒的水银对人体影响巨大。并要让我提供相关信息,他将反映到学校的安全部门。我也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才发现我的安全意识也过于薄弱。虽然水银量不多,但挥发到空气中,被人体呼吸吸收后,哪怕是一点点,带来的健康影响也是不容忽视的。对于那些天天接触到有毒物质的研究人员来说,如果有类似的事情,就会更严重。

人们总是以为像博士研究生这类人群什么都懂,什么都能注意到。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一是因为研究人员的研究范围一般都不宽,只对自己从事的那点东西很熟悉,对于其它的知识不过一门外汉;二来是意识上的不重视,对于那些不是立马就见效的危害都选择性地忽略。

可是,健康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觉得最为珍贵。在这里,对那些和我一样也要从事实验研究的朋友提个醒,注意实验过程中的健康安全和环境污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明天是除夕,龙年最后一天,土木坛子在比利时祝大家蛇年里:新春大吉,幸福安康!

在梦中如何当县委书记

朋友成了一名县委书记。领导对他说:发展经济为第一要务。

他们大力招商引资,可是招过来的企业有好些是污染企业,在发达地区生存不下去才转移到县城里来。显然,发展经济和保护环境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如何处理矛盾?发展经济肯定要破坏环境,虽然环评这些工作表面做起来倒不是问题,在这个地方一切朋友说了算——他是书记,超越一点法律条文也没有关系,上面领导会理解。

只是当地老百姓不愿意环境受到污染,更不相信专家们所持的“没有污染”的结论,有人扬言要上访到中央,于是朋友他们做了将动用更多力量来维稳的计划。可是考虑到保护环境不招商引资,GDP增长就难以实现,县里的经济发展就完不成既定目标,更重要的一点是上面领导对他们的考核与GDP增长直接挂钩。

最终,领导班子一致同意: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其他的为其让道。一切合法不合法的都按他们的设想顺利完成。GDP增长了,但环境为之付出了代价。由于空气和水有所污染,朋友家里都是用矿泉水,甚至洗澡和冲洗马桶都是用矿泉水,因为这点价钱即便对于其治下的一个小小乡长来讲都不算什么。至于对当地老百姓的生活造成的影响,就让他们微薄增长的收入作为补偿吧。

两任八年时间即将过去,经济有较大的发展,社会秩序在高压维护下没有大的问题。只是环境越来越差,水资源被那些污染企业污染得实在不行了。朋友由于这两任的时间内发展经济有功,再加上他本人没有捞拿太多的油水——但他没有阻止别人捞油水——从而工作没有阻力,上面领导很满意,告诉他打算提拔到市里去,因此就他个人来讲,这算是两任以来不错的结局,到市里以后,他也将继续这样循环发展他的政治生涯。

正当朋友继续畅想他的未来仕途时,忽然被县政府前面的上访群众吵醒了,才发现上面的一切不过是做了一个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