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人在国外

LED节能灯泡能省多少钱?

我认识一个研究LED节能灯的博士生,他告诉我LED灯很节省能源,最主要的原因是:LED不像白炽灯那样将大量的电能浪费在发热上。

这两天我家坏了一个白炽灯。我于是去TESCO超市去买一只替换。超市里的灯有我正在用的Philips白炽灯,40瓦的灯泡2英镑一个,能耗级别是D,仅好于最差的E级,也就是非常差。而LED灯泡是6.5英镑一个,功率是5瓦,但发光等效于40瓦的白炽灯,能耗级别是A,仅次于最好的A+。

LED灯的确节能,可是面对高出三倍多的售价,LED灯真的能省钱吗?英国的电费大约每度电0.13英镑。如果我买LED灯,要多花4.5英镑,好处是每用一小时,能省下0.035度电,按现行的电价,假如我使用990小时照明,LED方案的总花费与白炽灯持平,皆为 990*0.005*0.13+6.5=7.14 英镑。

如果每天用3小时照明,那么990小时相当于330天,换句话说,一年之内,用白炽灯和用LED灯之间的总成本几乎没有太大的差别。也就是大约一年的时间以上,用LED灯才有省钱的优势:节能的优势才能弥补它售价昂贵的缺点,这时使用LED灯才有利益上的趋动力——让人掏腰包支持环保只能是一厢情愿。

不过,正常使用情况下,普通白炽灯的寿命约为2000小时左右,我买的LED灯据称每天使用2.7小时的话,可以用15年,相当于14,500小时,是白炽灯的7倍多。再折减一下,哪怕用7000个小时,此时一个LED灯的购买价加上总电费,总花费是:7000*0.005*0.13+6.5=11.05 英镑,而用白炽灯的话需要3.5个,加上电费总花费是:7000*0.040*0.13+2*3.5=43.40 英镑,LED的省钱优势大大体现出来。

所以,LED灯的缺点是成本高、售价高,但优点是寿命长、能耗低,长时间用起来,不但能省能源,也能省钱。

分类
其它分类

一个涉及全人类的难题:洗澡热水龙头

有一件事,我百思不得其解。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无论是自家还是别人家,无论是没星的宾馆还是五星级酒店,我都没有见到很好的解决方案。这件事就是洗澡的热水器龙头:

  1. 正常洗澡我都用热水,把热水龙头打开时,总需要好一阵才会出热水,因为管子里停留的冷水需要放出来。这些水被放掉后,也就被浪费了;
  2. 热水出来后,往往很烫,我又需要打开另一个冷水龙头调节,一会儿太热,一会儿太冷,如果关掉后再重新开启,又要新一轮调试。即使是那种冷热水开关合二为一的龙头,也不免要调节一下——依然要浪费水……

为什么?就不能设计一种好的沐浴室水龙头?一开就有热水,或者放掉的冷水能被利用起来?为什么?就不能设计一种数字化的龙头?我需要40度的水,不多不少,就刚好40度。如果觉得数字化成本太贵,就设定三档:较凉、舒适、较烫。

解决问题一,可以实现节约用水,解决问题二,不但可以节约用水,也能提高生活品质。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产品,每一个正常人都需要的产品,就没有出现?

PS. 关于沐浴热水龙头,我还有更不愉快的经历:

  1. 一次在三峡大坝的某家三星级涉外宾馆,打开浴缸龙头后想跳到淋浴热水龙头,我不知道如何开启。研究了半天墙上的说明,才发现那个开启方法太另类:需要从龙头出水口往上按一下。后来,住隔壁的比利时教授也和我抱怨,说他也不知如何开启淋浴开关。要这样的“另类”发明干什么?
  2. 另一次,在我们老家的某自称“四星级标准”的宾馆,我打开热水龙头洗脸,等了半天都没有热水出来。我心想:“难不成热水也这么珍贵?用冷水算了。”打开冷水龙头,差点没烫死我!原来是工人安装水龙头时装反了!
分类
其它分类

环保:将昆虫摆上人类餐桌?

如果和老外们讨论起吃狗肉的事情,他们总会表现出一种无法理解的态度,这种态度就好像你在吃人肉似的。西方世界中的小狗是一种再普遍不过的宠物,日久生情的宠物如同家庭成员一般。

事实上,“吃”本身就是一种生活习惯、文化传统。一个地方的民族吃的这种动物,在另一个民族看来,是不可思议的。最简单的例子,伊斯兰教信徒们看着我们吃猪肉是不能接受的,我们吃的牛肉在印度人看来也是不可理喻的。法国人会做出欧洲其它地方不怎么吃的青蛙和蜗牛大餐,德国人却有一道其他欧洲人不吃的猪肘子。中国人自然无所不吃。我想这大概是 “one man’s meat is another’s poison” 的最好解释之一。

我们总归是要因地制宜找到适合填饱肚子的食物,才能活下去。在越来越讲究环保的今天,人们开始盯上了昆虫,比如说蝗虫、蟋蟀、各种蠕虫等。最近,在比利时报纸(Flanders Today)上看到一则有意思的报道:佛兰芒地区有研究者在研究如何利用这些昆虫作为人们的普通食物(Grub’s up)。

从纯原材料的观点来讲,这些昆虫提供了一个桥梁作用,将人类无法食用吸收的植物转化成各种碳水化合物、蛋白质、维生素、脂肪等人类能够吸收的营养物质。并且,昆虫们的生长需要更少的水、土地,产生更少的温室气体。比如,蝗虫这种本来是害虫的东西,生长繁殖速度非常惊人。

正是因为这些农作物的害虫生长速度惊人,证明了他们的优越性,在生物食物链上的转化效率大于其它物种——说白了就是将太阳能转化成有机物。而牛、羊等动物,不但将草类转化成肉类速度较慢,还产生大量的温室气体。大自然就是这样,适者生存。

然而,人毕竟是人。一种东西能作为食材,不仅仅是材料成分。还有人的饮食习惯等造成的心理因素。没有吃昆虫习惯的人们对于昆虫能走向餐桌这件事,多少是有些抵触心理的。假想一下,看到一条从营养学上完全满足人类需求的毛毛虫,想到要吃下去,心里难免有恶心的感觉。

那么怎么办?研究者们建议,一方面,普及那些能够作为食物的昆虫知识,鼓励人们开始尝试昆虫作食品,甚至通过在棒棒糖里包含着一条可食用昆虫的方式鼓励小孩子们吃。另一方面,将昆虫晒干磨成粉末,喂养本来需要吃昆虫的动物们,比如吃虫子的家禽,间接利用这些转化效率高的昆虫们。不过,后者会受到相关法律法规制约。还记得疯牛病的起因吗?就是动物骨粉进入了牛饲料,融入了同类基因。昆虫粉作为家禽类的饲料可能不存在这样的问题,但风险不能不让人注意。

虽然昆虫作为食材还未成为主流,但全世界大概有1400多种昆虫可以作为食材,而全球大概有80%的人口会经常或至少吃过某种昆虫。所以,昆虫进入人们餐桌这件事并非骇人听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