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王佩

如果能高贵地死去,又何必卑微地活着?

既是语文老师又是博客主的王佩兄在其博客中分享了他的一次聚会。我才发现他原来是1988+1年前后上的大学,这么一算来,他大概长我13岁——如果他也是6岁开学上小学的话。难怪“不惑”之年的他喜得贵子后,比80后的爸爸妈妈们更加欣喜若狂,即使这个年龄还不能称之为“老来得子”。

在他的博文中,他谈到了同学聚会时回忆起他当年上大学时候的往事,那年全国的年轻人为了这个国家的前途而担忧,却换来了他个人的“学业毕业”,被开除了,后来他又考了一次高考,依然是文科状元,重新上了一所大学,一直到今天这个样子。而他昔日的大学同学们风光无限,对比今昔,一切自然让他相形见绌。

生活在一个一切讲究“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和讲“集体”的国度里,连幸福也是比较出来的。当大家连固定电话都没有用的时候,你用“大哥大”就是“幸福”的,当大家还在骑自行车的时候,你骑摩托车就是“幸福”的,当大家都在开普通汽车的时候,你开奔驰或者宝马才是“幸福”的。

人一到中年,与同学,与同事,与朋友,自然就会比较,尤其是聚会的时候。那个当年不起眼的谁谁谁,如今风光无限;那个当年学习成绩优秀总考第一的,如今倒是显得落魄。

回到王佩兄的故事。一切改变大概缘由他“在其他同学的诉求都遥指北京的时候,我贴了系党总支书记的大字报”。看到这里,才知道当年的他也曾经热血沸腾。不久前,王立群教授在布鲁塞尔讲解他的“刘邦成功之道”时,提到过人是受大环境制约的。王佩兄可能就是被当年的大环境“制约”了,在这片“你可以不理政治,但政治一定理你”的国度里,政治上犯了错,将会带来多少麻烦呢?

然而,当年的热血沸腾错了吗?历史终将会给出答案。王佩兄如果认为自己当年的想法是正确的,现在也依然认为是正确的,就不必为自己如今的结果而假设当年的“如果”。时光当然不能倒流,如果还有“如果”,那么却没有“那么”。如果能高贵地死去,那么又何必卑微地活着?纵使物质上的无比贫乏,至少精神上还是自由的。

佩兄,不必失落。祝大家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