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灰色行业

我的同学

小学毕业后,我去了县城上中学,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就相当于进城了。当时班上有一位姓李的同学,眉清目秀中透着一股机灵劲,对待同学也仗义爽快。

那年中秋节,他带着我们从他家里拿了许多月饼,给我们这些不能回家的同学吃,让刚走出家门的我感动不己。又记得那年我过生日,他买了好大一个生日蛋糕给我过生日,这些小事情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

可就是因为我这同学平时调皮捣蛋,成绩也一般,所以并不受老师喜欢。高中后我们不在一个班级,联系也就甚少。再到大学后,大家都似乎离开了这个小县城,我们没有再见过面,自然也没有联系过。

前一阵子,有一个人从我们初中班级群里跳出来给我发聊天信息:

坛子,你做的这件事情很好,佩服你。

我当时看着昵称也不知道是谁,于是就问:

你哪位?

他说:

你猜!我也算是我们班级有名的人物了。猜不出来,我带着小弟们去砍了你。

这口气!当然这只是玩笑话,真要找到我首先要办签证出国。我于是去他的空间里看了看,终于说出了他的名字。通过网络,我们又联系上了。我于是用电话给他打过去,聊了起来。原来,我们上大学时候,他在监狱里待了五年。原因是犯了一些事情进去的。我问他在监狱里是不是受了苦,他说:

我这人在哪里都不会受苦,在里面五年我都没有洗过衣服!

五年刑满出来后,他就回到了老家,也没有正经事情可以干。县公安系统有他的朋友,让他报名参加考试,到时可以“照顾”他。等到报名时候一查,发现他有前科,从警是不可能的了。

白道无门。为度日,他一度曾经开过饭店,却是开一家倒闭一家。无奈之下,只好重新操起黑道的事情。于是在县城里放高利贷、开赌场、开发廊(纯粹的色情交易场所),纯粹是一些灰色甚至非法行业。

这些灰色行业同时也是暴利行业。赚钱多又快,却去得也快。几场赌博下来,又欠账好几百万。以至他在自己的QQ签名变成:

一定要告诫子孙后代,万恶赌为首。

小地方,也没有什么王法。他家在县政府大院,自然和县城的黑白两道都熟,只要不超出闹人命的底线,其他一切都好说。甚至,他当初那犯有前科的身份信息都已经注销,现在他的身份证完全是一个清清白白的人(这就不奇怪像王立军这样的人物会有众多合法的身份证和护照)。

当然,本地人都知道他的底细,用他的话说:名声不好,要想娶个本地媳妇都不好说。毕竟,按照一般人的观点来说,我的这位同学简直是社会败类。他笑着跟我说:

“我也是没有办法,共*党逼得我只能靠此度日。”

这倒也是事实,灰色和非法行业在任何国家和社会都无法绝迹,有需求就有市场。好在他说,他也遵守行规,盗亦有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当初他有个女朋友时候,每月寄些钱给西部地区的贫困孩子。这也是为什么他得知我在做一件小公益事情时,他主动要和我说一声赞同。

我的同学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圣经说:魔鬼是堕落的天使。记者柴静在她的书《看见》中说:只有做好事的人和做坏事的人。作为一个从小就和他一起玩过的同学,我当然知道他的内心和人们看到的外表的他不一样。当他说这些年不好意思和老同学联系时,我告诉他:“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老同学,这一点是不会变的。”


后记:说一下我写下这篇博文的原因。有一次,我的一个小学同学——他现在建筑工地打工,在网上和我聊天,他说很感谢我还会和他聊天,我当时觉得非常奇怪:当年的同学为什么现在不能联系了?我想了想,也许他碰到过如今太自以为是的昔日朋友,所以变得陌生。我审问自己,我是这样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