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湛江

最爱海鲜是生蚝

oyster.jpg

生蚝,学名牡蛎。最开始知道这玩意是在课文《我的叔叔于勒》中:

我的父亲忽然看见两位先生在请两位打扮很漂亮的太太吃牡蛎。一个衣服褴褛的年老水手拿小刀撬开牡蛎,递给了两位先生,再由他们传给两位太太。他们的吃法也很文雅,一方精致的手帕托着蛎壳,把嘴稍稍向前伸着,免得弄脏了衣服;然后嘴很快地微微一动就把汁水喝了进去,蛎壳就扔在海里。

那时候没有互联网,我也没有去过海边,并不知道牡蛎是个什么东西。直到我念研究生的时候,课题是关于附着在混凝土上的牡蛎等海洋生物对混凝土耐久性方面的影响,当时在青岛中国海洋科学研究所待了一个月,经常在海边用钻芯机钻取海洋混凝土,就知道了牡蛎这种东西,但当时并未品尝过它。

如今身处南国湛江,发现湛江人很喜欢吃生蚝,简直就是一个生蚝的城市。烧烤摊、饭馆,都有生蚝可吃,或烤或蒸或煮,炒菜、煮粥、拌饭,应有尽有。甚至有几家专门做生蚝的连锁餐馆,连收银台都是用生蚝壳装饰而成,很是气派。

初到湛江时,并未对生蚝感兴趣。奇怪的是,吃了几次之后,就爱上了它。个人尤其喜欢不加任何东西的原味生蚝,烤也好,蒸煮也好,慢慢体会到这真正的海鲜之美。

当服务员端上一盘生蚝,只需拨开厚厚的外壳,里面就是天然的蚝肉,一壳之内,上面冒着热气,下面还有少量汁水,看着就鲜嫩无比。入口爽滑,咸中带鲜,鲜中带香。

我喜欢每次点半打,即6个,开始三个只吃原味,后三个再醮着小碟里的酱油芥末,让芥末的辣味真冲到脑门顶,直到眼泪流出。当最后一个生蚝吃尽,满嘴腔只剩回味,心中却装满了整片大海,念念不忘……

一入蚝门深似海,半打生蚝忧愁甩!想到这里,享受这一点点小确幸也蛮好的,这是海洋的馈赠。

湛江湖光岩风景区徒步

天气晴朗,即使10月末,南国之都湛江依然是短袖裙子,一派夏天的样子。周末闲来无事,我打算出去徒步散心。

Google搜索一下,决定去人气超旺的市郊西部的湖光岩风景区。从市区中心开车到目的地距离不过30来分钟,正好适合短途出游。

这是一个天然的玛珥火山湖(Maar, 又叫低平火山口),据说世上只有两座,另一座在德国。沿湖都有车道和步行道,一边是湖光山色,一边是树林草地,非常适合徒步。

从正中午到落日余晖,从湖边小路到山上的寺庙,沿湖走下来花了一整个下午,一共走了有10公里左右。秋日之下,温度正好。湖面波光鳞鳞,远看平静,近看荡漾。坐在湖边,看鱼群游弋,听着拍岸涛声,心中有一种小海的感觉。

由于是一个人徒步,一个下午下来,我几乎没有说话。难得独自一人游山玩水,这种清静以前很少感受到。

DSC01953.JPG

DSC01918.JPG

DSC01924.JPG

DSC01925.JPG

DSC01934.JPG

DSC01928.JPG

DSC01932.JPG

DSC01929.JPG

DSC01945.JPG

DSC0193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