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湖南卫视

“待”非“呆”

更新2018年1月24日:呆其实有“待”的意思,指停留。比如新华社的用法:“驾照新规下月实施,洋驾照换国内驾照须在国外呆满3个月”。

发现一个自己经常犯的语言错误,我曾在电脑上经常把“待”字打成“呆”。比如,“待在这里一会儿”打成“呆在这里一会儿”,而我本意是想“待”的。我用五笔输入法,不容易出现拼音输入法那样的同音字错误,这说明我头脑中也误以为“呆”为“待”。

我又发现,现在的主流门户网站和媒体也常出现这样的错误,把本应该写“待”的地方写成了“呆”,比如腾讯网上某篇报道里:

但更重要的是,从第一桶金就不干净,呆下来还是夜长梦多。

如今中国厉行反腐,这些贪官就更是呆不住了。

我上次看湖南卫视某节目时,屏幕上出现的字幕中也见过把“待”写成”呆“字的(只可惜我当时忘了截屏)。至于普通网友们出现这样的错误就更多了,这推波助澜的还要加上拼音输入法。

并不是我一个人意识到这种错误,网友们讨论过“汉字公害:“待在XX”被广泛误作“呆在XX””,甚至湛江师范学院中文系的马显彬老师还专门撰文探讨过:“呆”与“待”混用探源

看来这个错误的确很广泛,简直要混淆视听。不过还是建议规范语言,不要误打“待”成“呆”,否则就真“呆”了。

忘了今天是中秋。诗一首,珍惜当下。

今古月

今月岂非古人月?
古月何妨照今人?
人生有限当赏月,
作别今月方无泪。

平台与价值

我有“三多”,收留过我的学校多、教过我的老师多、认识我的同学多。在我而立之年的阶段,基本上各行各业的同学都有了。

有人当狱警公务员走白道,有人蹲过监狱后继续走黑道,有人当老师教书育人,有人朝九晚五上班一族,有人开公司发财了,有人开出租车等辛苦度日,在我眼中,他们都是我的老同学。

当然,从事娱乐行业的同学也有,比如我高中时的班花,听说她所在的“红叶组合”小有名气。前不久,她和我用微信和电话联系时,我了解了一点关于娱乐行业的情况。老同学聊天自然实在,我终于知道,即使是外表光鲜的娱乐行业,要打出名头来也远非易事,实力只是必要条件。

其实,哪行哪业不是如此?没有实力的羡慕有实力的,有实力的盼望幸运之神早日降临,有如买彩票一般,才能获得所谓成功的那一天。

最近看国内电视时,知道一个名为“黄绮珊”的歌手,听过她在湖南卫视「我是歌手」演唱的「等待」和「离不开你」两首歌后,即使我不懂唱歌,也实在眼前一亮。她长相平平、年纪不小,却能唱得如此之好,音域之高度令人惊讶,她唱的「离不开你」比原唱刘欢更有感觉。无论是中文歌曲还是英文歌曲,她能把歌唱到人的内心,简单的一个“歌手”称呼不足以形容她。

可是,这么一个歌手,以前为什么没有什么人知道(至少我不知道)?她的实力应该早已具备,那些早已成名的歌手,没有几位能唱过她,但是她的价值为什么没有被人发现?这是为什么?

先来讲个老掉牙的故事: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禅师。一天,一个小和尚跑过来请教禅师:“师父,我人生最大的价值是什么?”禅师说:“你到后花园搬一块大石头,拿到菜市场上去卖,假如有人问价,你不要讲话,只伸出两个指头;假如他跟你还价,你不要卖,抱回来,师父告诉你,你人生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小和尚抱了一块大石头,乐呵呵地跑到山下菜市场上去卖。菜市场上人来人往,人们很好奇,谁会买一块石头呢?结果没一会儿,一个家庭主妇走过来,问小和尚:“这石头多少钱卖呀?”和尚伸出了两个指头,那个家庭主妇说:“2元钱?”和尚摇摇头,家庭主妇说:“那么是20元?好吧,我刚好拿回去压酸菜。”小和尚听到:“妈呀,一文不值的石头居然有人出20元钱来买!我们山上有的是呢!”

于是,小和尚遵照师傅的嘱托没有卖,乐呵呵地抱回山上,去见师父:“师父,今天有一个家庭主妇愿意出20元钱买我的石头。师父,您现在可以告诉我,我人生最大的价值是什么了吗?”禅师说:“嗯,不急,你明天一早,再把这块石头拿到博物馆去,假如有人问价,你依然伸出两个指头;如果他还价,你不要卖,再抱回来,我们再谈。”

第二天早上,小和尚又兴高采烈地抱着这块大石头,来到了博物馆。在博物馆里,一群好奇的人围观,窃窃私语:“一块普通的石头,有什么价值摆在博物馆里呢?”“既然这块石头摆在博物馆里,那一定有它的价值,只是我们还不知道而已。”这时有一个人从人群中窜出来,冲着小和尚大声说:“小和尚,你这块石头多少钱卖啊?”小和尚没出声,伸出两个指头,那个人说:“20元?”小和尚摇了摇头,那个人说:“200元就200元吧,刚好我要用它雕刻一尊神像。”小和尚听到这里倒退了一步,非常惊讶!

他依然遵照师傅的嘱托,把这块石头抱回了山上,去见师傅:“师傅,今天有人要出200元买我这块石头,这回您总要告诉我,我人生最大的价值是什么了吧?”禅师哈哈大笑说:“你明天再把这块石头拿到古董店去卖,照例有人还价,你就把它抱回来。这一次,师傅一定告诉你,你人生最大的价值是什么。”

第三天一早,小和尚又抱着那块大石头来到了古董店,依然有一些人围观,有一些人谈论:“这是什么石头啊?在哪儿出土的呢?哪个朝代的呀?做什么用的呢?”傍晚的时候,终于有一个人过来问价:“小和尚,你这块石头多少钱卖?”小和尚依然不声不语,伸出了两个指头。“200元?”小和尚睁大眼睛,张大嘴巴,惊讶地大叫一声:“啊?”那位客人以为自己出价太低,气坏了小和尚,立刻纠正说:“不!不!不!我说错了,我是要给你2000元!”

小和尚听到这里,立刻抱起石头,飞奔回山上去见师父,气喘吁吁地说:“师父,这下我们可发达了,今天的施主出价2000元买我们的石头!现在您总可以告诉我,我人生最大的价值是什么了吧?”

禅师摸摸小和尚的头,慈爱地说:“你人生最大的价值就好像这块石头,如果你把自己摆在菜市场上,你就只值20元钱;如果你把自己摆在博物馆里,你就可值200元;如果你把自己摆在古董店里,你价值2000元!这就是你人生最大的价值!”

故事结束。

我想,大概黄绮珊原来就缺少这么一个平台。站上湖南卫视的演播厅后,终于有了让大众听她唱歌的平台,后面的事情便顺理成章了。

你若是英雄,也许能造时势;如果不是,那就选对时势,试图让时势造英雄。

湖南卫视《变形计》是档好节目

坛子是湖南人,经常在别人听到我是湖南人时,会顺带说上一句:“我经常看你们的湖南卫视。”我也曾经也非常喜欢看电视,喜欢看属于湖南人的湖南卫视。那时候人也小,娱乐内容也少,对那时候的主持人——湖南卫视的当家主持人何炅和李湘也有过偶像级的崇拜,甚至看过何炅的传记《炅炅有神: 我是这样长大的》,琢磨着自己如何长大?却不知成功不可以复制,失败倒是可以粘贴。

时间过了这么多年,坛子都将三张了,何炅同学似乎还没有长大,依然还是那个风格,不过这也不能怪他,电视台的定位就是年轻人——市场更重要,可以失去我这样的观众,但只要抓住年轻人的眼球就够了。所以也不知湖南变了,还是我变了,我越来越不喜欢看湖南台。从《超级女声》到《快乐男声》,从当年的《玫瑰之约》到如今的《我们约会吧》,看的人和演的人都一样假戏真作。荧幕上一片喧闹,可是有多少真正值得看的内容呢?不过观众市场似乎认可这样的节目,所以我的不喜欢也只能是个人的牢骚罢了。

出国后,虽然也能通过网络电视收看国内的主要电视台,但还是看得较少,偶尔也点播一下CCAV的新闻联播,让我了解一下祖国人民的欢歌笑语,分享一下他们的幸福生活。最近发现Sopcast软件居然开始提供高清的实时电视直播节目,出于好奇点了一下湖南台,发现在播一档叫作《变形计》的节目。大概内容是通过角色互換,让不同生活环境的人体会对方的情形。比如《少年何愁》中记录云南偏远山区的一个积极向上的穷小孩和深圳一个顽固厌学的所谓富家子弟的互换生活,好让山区孩子见识大城市里的生活,更让富家子弟体会到山区生活的艰辛,从而使他珍惜自己的幸福生活,不要再调皮捣蛋。初一看,感觉节目立意很好,拍摄手法采用记实性的录制,内容自然非常真实和耐看。有了这两点,这档节目就基本不错了。

湖南卫视《变形计》

看着《变形计》,越发觉得就是看自己。只有经历过片中类似事情的人看起来才会有更深的体会,或许是我为什么喜欢这档节目的原因之一。

我生于上世纪80年代,成长于90年代,片中的事情,不能说完全经历过,但大部分的情况基本相似,看过牛,砍过柴,种过地,我就读小学整个就一排小房子,顶峰时期有三位老师,四个年级分两间教室安排,一年级上课的时候,三年级自己学习——当然也不排除偷听一年级的内容。然而就是这样的小学教育,我感觉很美好,学习当然轻松,没有升学的压力。上学就学习,放学后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除非家长要自己帮忙干农活,家长们更没有要求考什么重点中学高中什么的,家长甚至不知道什么是重点学校。一切都顺其自然。

至于城市的概念,我脑海中认为乡里的集市大概就是城市的雏形了?而真正“城里的小孩”,则应该是县城里的小孩子们,因为他们只管上学不用干农活——这是区分“城里小孩”和“乡下小孩”最重要的指标。更具体的经历,我上初中前,一直都没有去过县城,所以想象中的县城应该是很繁华的,于是有一次我想和村里的伙伴们去县城看看,可我母亲怕担心出事,一句话:”别去,去了县城,撒尿的地方都不好找。”是呀,在农村随便找个地方就把这个问题解决了,人家城里可不是那么方便的,母亲一句话把我顶住了。不过有些让人搞笑的是,即使是到现在,并不是每个城市都解决了这个人人都需要的大问题——没有那么多的公共厕所,有设施的原因也有人的原因。中国的城市自不必说,即使是在所谓“文明”的欧洲,我也见过内急的男人在车门后面……

因此直到我要到县城上初中——全县最好的中学——我们整个乡镇只有包括我在内的两名同学能够进去,才实现了我第一次上县城见到“城市”的愿望。再后来高考后为了填报志愿,我实现了第一次到我们的地区市里的愿望。考上了大学,实现了我第一次见到火车并坐上火车的愿望,第一次走出了自己所在的省份。再后来上研究生实现了到东北的愿望。再后来出国留学,实现了到国外并第一次坐飞机的愿望——飞机坐久了弄得我都特别怀念坐火车的美好感觉——前提是要买到火车票,也因此,当我带着自己五个月大的小孩乘坐飞机去西班牙的时候,我感慨,一代与另一代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少年何愁》中大部分事情,我都完全能体会到并有所经历。我的父母并未给我太多物质上的条件,没有见过世面的我,都是自己一步步实现了自己心中的小小愿望,所幸的是在成长的路上,老师和朋友的一路指导,我总算没有成为一名对社会有害的人,更庆幸的是,不断的思考也使我渐渐明白了人生和生活是什么,当明白这些问题后,物质上要求就更少了。改变不了世界的时候,改变自己的世界观可能更为有效。贫穷不可怕,物质再贫乏也不至于饿死。怕的是思想愚昧,目光短浅和胸无大志,成长的过程中如果有站得高的人指点,无疑能产生相当大的影响。不要小看了这些小小的开端之事,一张空白的心灵之纸,是什么都可能画得出来的。我想片中吴宗宏小朋友在这七天的深圳之行后,心中会有自己更宽广的天地和舞台。

可惜现在的小孩开口就是“要做有钱人”和“不再做农村人”,小孩子能说出这些话当然是社会教给他们这些思想,但很难让人觉得这些过于实际和物质化的东西能称之为理想,理想问题无小事,正如勺子兄说:理想这个东西可以无法实现,但是不能没有。而城市里的小孩,要么不珍惜自己的好条件,要么就是当机器似的学习各种技艺,奥数,钢琴,书法,舞蹈……由着兴趣学习一样两样,应该是好的,强迫着学,每样都学,恐怕就难保有正面的效果了。幼年的时候跑得太快未必就最先获得成功,人生不是百米赛跑,而是一场马拉松,不怕慢,就怕站。更何况,人格不健全、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没有思考力的人,学再多的技能又有什么用呢?虽然孔老夫子说过: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但他更说过:君子不器。

从节目里可以看到,即使在21世纪的中国,在北京上海为了抢一部iPhone手机出现雇人排队的今日中国,国家还会有那么穷的地方,温饱都成问题,读书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别说对西方人来讲,就算对中国东部的人也很难想象出这样的情况,我们有些“城里人”,可能泡个澡就花费上万人民币,这要是放在这些西部学校,能办成多少好事呢?只是这就是现实,不可能凭一人之力在短时期内改变它。这就是中国,东西部差距在物质上居然仍然如此之大。

总而言之,《变形计》是档好节目。用真实的手法拍出了真实的情况,反映出了现今社会的矛盾,引起了人们的反思。孩子的教育不解决,未来的民智就不能被开启,国家和民族的振兴无异于无米之炊。因此在看这档节目的同时,坛子感觉就像在看自己的少年经历,更是看自己的国家现状。少年不愁,国家何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