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湖南人

闲谈三一集团总部搬迁北京

作为一个湖南人,我对长沙的印象大概是这样:有一个电视台(这个不用说名称吧),两个大学(湖南大学和中南大学),三个企业——三一集团、中联重科、远大中央空调。远大的空调不知怎么样了,但该公司装配式快速盖楼技术已经传到欧美市场,三一和中联重工是两家著名的机械设备生产商。

当年刚开始知道三一重工这家企业时,还以为是日本的三凌公司被中国的山寨了,不但企业名称,连企业标志都是同一种风格。正巧,三一集团的总裁唐修国先生(湖南安仁人)是我中学的校友,当年我还在念中学的时候,听了他的讲座后,才知道这个民营公司从创建到壮大之不容易。后来三一的发展也可谓一帆风顺,唐修国先生成了我的高中最有影响力的校友。在全国工地上随处可见的三一机械,并将混凝土成功泵送至406米高的施工面,直到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几乎算作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一朵奇葩。

事物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中。同为湖南人的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先生(湖南涟源人),去年很“幸运”地成为党的中央候补委员。最近又出来三一总部搬到北京去的新闻。偌大一个企业搬迁总部,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这个决定却是在该企业内部早餐上宣布的。我想,该是湖南与三一集团说再见的时候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三一集团总部要搬到北京去?各种新闻解读出来各种所谓的内幕:有的说是为了国际化的需要,也有的说是受不了湖南地方的气,北京有更快的行政效率云云。可是这些不应该是最近的问题,如果有那也是一直就有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身为湖南人,对湖南人的性格特点还是较为了解。在我的湖南农村老家,历史上长期的小农经济再加上近代的毛泽东,让乡亲们的意识一直认为“有钱不如有权”。为什么?有钱不一定有权,有权呢?自己联想。

今天的梁总肯定不缺钱,甚至在他的家乡也烙上了他个人发家致富的强烈色彩:在自己老家村子建了个私人停机坪。“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观念在这里可能得到了最好的注解。问题是:在全世界经济一片灰暗和中国建筑业顶峰已过的大背景下,作为机械设备行业民营企业三一重工如何能做长久活下去?聪明的梁总一直以来就把自己企业和党国的事业捆绑在一起,从他的党总部大楼,到他最近在党的十八大上作秀式的言论:

“我会坚定不移地以(共产)党的利益为第一。我的财产乃至生命都是党的。”

“我生1000次,都希望是在中国;死1000次,都会是在中国。”

“如果年轻男人是共产党员,找对象都要更方便一些。大部分的共产党员找的老婆,都要比非共产党员的老婆要漂亮一些。中国的女孩子也很爱共产党员。”

在政坛上华丽转身后,将企业的总部迁到北京也是情理之中,一来可以在政坛上“更上一层楼”,二来也可以兼顾好三一这个巨大的企业,加上身居要职,也会对企业的发展有着“利好”的消息:

你参加不了的决策会议,人家可以参加;你不了解的情况,人家可以了解;你碰到的难题,无处申诉,人家可以开会解决;你面临资金困难,最多找银行去申贷,看银行的脸色,但人家可以找财政来解决,由领导直接找银行支持;你需要经过层层审批的事情,人家本来就是审批的机制成员。

名与利兼得,古来两难全。

总有人批评中国的政企不分,国企的老总们在政府中身居要职,总能获得普通企业主不知道的信息和政策,甚至资源。好不容易壮大的三一民营企业,在老总进入党的干部队伍以后,事实上也华丽转变身份。已然的亦官亦商,又何尝不是官商的宿命。

不过,如果真要像美国的情况倒也有看点,美国的政界人士许多是在成功做好企业后才参政,反正老子钱赚够了,现在到政府去报效一下国家。身价居于中国内地首富的梁稳根先生当然不再缺钱,如果有一颗报效国家的心,自然是民族之幸。

至于甚至有传言,梁总那和土木坛子同年的独子“小梁总”梁治中同学已与某国BIG BOSS的千金(人家可是哈佛毕业)结为亲家,这倒也不是全无可能,未必出于这两位年轻人的意愿,毕竟在利益面前,婚姻自由又值得了几个钱呢?时间会证明一切。

身为湖南人,我为三一集团取得的成绩而骄傲,也希望它在未来依然为重工业制造出优秀的机械设备。因此对于三一总部搬迁北京,真心希望它越来越好。

从方舟子的英语水平说起

雷人的搞笑英文中式翻译 Chinglish

曾在美国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的方舟子获得了John Maddox国际大奖,网友们领略了他那简短的英文获奖感言,实在是打击了以为在国外待过就能练好英语的同学,当然也有人戏称他的获奖感言实为励志片——讲成这样也能拿国际大奖嘛。

方舟子先生的学术水平有多少含金量,目前没有证据质疑他。他那很有勇气的打假事迹值得称赞,但我对他本人持谨慎的支持态度。世上无完人,尤其是中国这片骗子横行的土地上,任何水面上的“道貌岸然”,说不定在退潮后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惨不忍睹”。

说到方的英语发音,我倒是觉得口音这个问题并不是那么重要(口音不是错误),能做到不发错音就谢天谢地了,事实上有多少中国人意识到英语中”v”和”f”的发音区别?这么多年来,我见到的英语发音较好的所谓“名人”,一位是电视主持人杨澜,还有一位是MTV双语主持朱珠。他们是主持人,语言天赋自然比普通人强一些,所以口音问题不是关键。

何止是英语发音,就说我们自己的语言:汉语普通话,又有多少南方人能说得流利而毫无口音?多少南方人能弄清拼音”l”与”n”之间的区别(我去北方上大学之前还觉得“南”和“兰”两个字的发音一样)?又有多少湖南人能将自己的省名发成“湖南”而不是“扶兰”。

因此,我经常在别人说完几句话后就能下结论:这个人是不是湖南人——我太熟悉湖南口音的“标准普通话”了。无论是海外口若悬河的明镜主编何频,还是讲三国的易中天,或者是开国领袖毛泽东,改得了你所待的环境,改不了那口与生俱来的湖南口音,所以才有“乡音不改鬓毛衰”。

关于语言能力,抛开口语只谈写作能力,真要动起笔来写,又有多少人能写得出简洁、通畅的中文文章?语言能力这个东西,它是一个系统,不是掌握了一堆英文单词,或者五千个常用汉字以后就可以了。听、说、读、写,四个基本功能里面,背后更涉及到思维、文化诸多方面的东西。

一语一世界,虽然英语难学,但必须得学。中文使用者人数不少,但事实上的国际语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仍将是英语。在网络上、科研中,一切好的东西,都会首先有英语。无论经商、研究、甚至从政,能够掌握英语这门技能,即使不是必备也是锦上添花。

中国离与世界完全接轨还有很长的路,英语这门语言作为开放交流的必备工具,自然必不可少。西方人中懂中文的人可能更了解中国人,从而更方便地和中国人做生意,这对他们而言是件好事,而中国人在与西方人打交道时,如果能懂英语,岂不是好上加好?

在欧美的老侨民中,依然有很多人不会英语或者当地语言,因为他们永远生活在自己的华人小圈子里,他们不想学习外语,也不是非得学习外语不可,虽然也难以学习好外语。所以我觉得更关键的问题是:不是学得多好,而是是否在学?何况,英语非母语尤其是亚洲语系的成年人学习英语,永无止境。

以上语无伦次,纯属扯淡。

用进废退

昨天肉买了两块,一起吃了,和小红辣椒一起炒的,太辣了,今天上午都拉肚子了,用进废退呀,以前在郑州四年,后来哈尔滨三年,对于辣椒不行了,还好,现在是想吃,但是吃了肚子不行,我估计四年的国外生活会把我变得不想吃辣了,那我还是个湖南人吗?老毛说过:不吃辣椒怎么革命呢?

今天买了一斤辣椒,两个青的,六个红的,和着鸡蛋一起炒。发现红青黄白,挺好看挺香的,谁说电饭锅不能炒菜?我居然发现自己这二十多天来,没有一回放盐没有放准的,我就说过做饭是一个模糊数学,只要注意了,盐的量总会适合自己的口味的。

今天傍晚我要回来的时候,下了楼才发现下了很大的雨,于是回办公室拿伞,结果似乎是我把伞忘家了。我便提着电脑包直接冲向了公交车站,距离不远,但还是有点淋雨了。

到家后,把电脑从电脑包里拿出来时,却发现原来伞好好地躺在电脑包里,我把它忘在包里,淋雨了,活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