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社会人文

十块钱的道德–李韵琳 联合早报

我们生活在自己的环境里可能毫不知情,还以为一切都是正常,所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现在中国也不少外国人,看看人家是如何感受我们的社会,比如道德方面。

下文是联合早报的一位记者的一篇报道,也许从这位作者的眼中,我们更能读到一个真实的中国。转载在此,存档见证我们的社会发展,希望这种现象只是昙花一现。

上周,我在办公室楼下买晚餐时遇到了扒手。还好发现得快,我即时把手机抢了回来。周围的人,包括一名保安,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我和这名十四五岁的少数民族青年在拉扯。我身旁的大婶甚至还叫女儿闪开一边,让扒手大摇大摆地离开案发现场。

这种袖手旁观的冷酷表现,在中国许多地方已是常态。不过,让人心寒的是,对道德的漠视,对是非的麻木,导致这常态退化成病态。经历了两年前的三鹿三聚氰胺毒奶粉,中国在食品药品安全问题上并没有吸取教训,食品药品安全和造假案例频繁爆出。

本月中旬,温家宝以毒奶粉、瘦肉精、地沟油、染色馒头等黑心食品安全事件为例,对“诚信的缺失、国民道德滑坡已经到了何等严重的地步”表达忧心。这已是温家宝第五次谈论道德问题了。
和谐社会的大厦不能在道德沙漠中建造,看来道德缺失的问题对于中国社会也许有日益加深的不稳定、不协调、不平衡和不可持续问题。

道德行为源于价值观,受价值观的影响和支配。也许过去太穷了,改革开放后,许多人一切都是在向“钱”看齐,而追求物质的风气悄然改变了社会的核心价值观。

喜欢钱不是坏事,有钱也不是坏事。钱是看得见、摸得着又在生产生活中非常管用的东西。重要的是得到钱的途径和使用钱的道德高下。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房地产商用钱可买来大好的良田盖楼,中石化可以用钱买来天价酒享受,杀人犯可以用钱补偿后获得死者亲人的原谅买活命,而每头被打了瘦肉精的猪,只需交10块钱就能得到一张动物产品检疫合格证明。

我们总是谴责那些造假者或破坏社会秩序的人,而往往忽略那些为了10块钱就出卖自己道德和良心的监管者。如果没有他们的腐败,有毒食品也不会通过一个个形同虚设的关卡流向市场。

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有着5000年的文明传统和孔孟之道的严格道德传统。不过,改革开放30年后,中国在追赶上世界成为第二大经济体时,却迷失了自己。

在外界对中国是否可称得上世界经济巨头存争议时,温家宝说:“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国民素质的提高和道德的力量,绝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强大的国家、一个受人尊敬的国家。”

古往今来,道德虽是为统治者服务,也为社会的稳定健康发展做出不少的贡献,但治理一个国家不能单靠道德和良心。制度的缺失,还需要公务人员的管理和一套法治制度的基础。如果为了赚取更多的钱或谋求更快速更大的发展而容许官德败坏,明规则消隐,民众就将手足无措,只好随潜规则起舞。大者窃国,小者窃钩,国民与国家,难免一起堕入痛苦的深渊。

西安大学生药家鑫杀人案前天出现戏剧性转折,受害者家属表示放弃对药家鑫的追加赔偿,已判的4.5万元赔偿金也留给药家鑫父母养老,只要求药家鑫用生命为他的行为来赎罪。这事件的转折显示,钱是解决不了道德缺失的问题。

解铃还须系铃人,当见钱眼开、见难不助成为一股暗流浊水,用钱来平息只会本末倒置,而仅仅靠舆论批评、道德谴责或寄望民意监督是远远不够的。重庆警方牵头以打黑除恶的高压方式展开食品药品保卫战,如果脚踏实地地进行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有阳光的地方就会有阴影,但愿道德是上升的太阳,而不是可以用十块钱喊下山的夕阳。满街都是圣人不可能,但希望阴暗面可以越来越小。

原文链接:http://www.zaobao.com/zg/zg110428_010.shtml, 作者:李韵琳 E-mail: [email protected]

分类
社会人文

杯弓蛇影

前几天转载了一篇文章: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个人认为在这个真话越来越稀缺,理想越来越昂贵的年代里,贺卫方教授这样的文章就更加显得难能可贵。当时系统自动把这个文件标题和链接发到了微博嘀咕及其他国内微博网站上。没想到过一会儿,就收到了嘀咕的回复:

tumutanzi 你好!由于你发表的信息中包含了上级部门规定的网站上不得含有的信息。在上级部门的监管下,为确保网站的正常运营,我们不得不对此类信息进行处理。由此给你带来的不便,我们深表歉意,并感谢你的理解和配合。

——嘀咕

我很理解嘀咕系统的谨慎,因为在国内目前的环境下,做互联网实在不容易,最好与政治永远不接触。但只是因为有一个“法治”的词,就过滤掉微博,未免太过于杯弓蛇影了。而且这篇文章并未在国内和谐,即使现在用百度搜索也依然能搜出一大片。如此看来我也不必再“嘀咕”了。

网友“博士牌民工”给我留言,提醒我小心不要发与政治有关的文章。即便身在国外,也是如此小心,可以看出要达到言论自由的路途有多么漫长。但是我自认为我还是爱着我那不完美的国家,并不会做出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的事情。

贺教授这样有勇气说出真话来——他连死亡都设想好了,我们连转载一下都做不到?如果我们的国家真能很好地达到法治国家,又何尝不是人民之福气,国家之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