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沃尔沃汽车

沃尔沃的安全性

image.png

沃尔沃的安全还真不错,不只是行驶过程中的全方位转达和各种提醒功能,它的安全性还体现在行驶之后的联网系统,难怪这个品牌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安全——无论是不是真是这样。

某日,把车停在某地下室,离开不久后,手机里的Volvo on Call应用马上有通知,说是车的报警系统启动,这似乎有些不妙。

我正要去地下室看一下情况,就接到沃尔沃售后的电话,说车子似乎被人碰了一下,问我有没有事情。

走到车前看了一下,也没有什么事情。车门上有一个传单,猜测应该是车门被发广告传单的人拉动了一下,然后就触发了报警系统。

多亏这一下联网的报警系统,能让用户和售后服务中心一直知道汽车的状态,及时提醒用户。不过,我到现在也没有明白这样的设计是不是足够完美?

如果每次有人恶作剧地拉动一下车门把手,难道都需要车主很担心地去查看?

偶遇吉利汽车老总李书福轶事

某总来比利时国事访问,吉利汽车的老总李书福先生也来到了比利时,最主要是他收购的沃尔沃汽车公司在比利时根特市有一个装配厂。于是他就来到了我所在大学(比利时根特大学)进行访问。期间,学校相关专业的教授们要作一下报告,介绍一下学校的研究实力,以求可能的合作机会。

在这种场合下,比利时人当然说英语,中国人自然讲中文。我们实验室的大教授(Luc Taerwe)主持此次会议,于是邀请我帮他们实时当他们的翻译,将英语翻译成中文。其实中方的队伍是带了翻译的,不过考虑到工程方面的专业内容,还是由工程专业的人来翻译比较好。果不其然,他们的翻译居然把 Architecture 翻译成”架构”,这其实是建筑专业的意思。

其实作报告的教授们的专业也不是我熟悉的:工业工程和汽车工程,好在我提前拿到了PPT,可以作比较好的准备。这种情况下的翻译也不必过于较真,讲的人讲得很概括,大致是我们是干什么的,听的人也只要听个大概即可,不太可能讲多少就能听懂多少,记得多少。

在这次会议中,还是有几个细节值得记录下来。

期间,李书福先生居然问:沃尔沃根特厂造什么车(小汽车还是卡车)?公司都被他收购了,他居然不清楚装配厂是干什么的,要么说明他的确不管细节工作,要么就是收购纯粹是品牌收购。

会议中,李总不知怎么的把桌子上的咖啡弄翻了,倒是会议主持人—也就是我实验室大老板眼快发现,叫上服务员帮忙擦拭桌面。这种场合下不应该出现这种小插曲。照说生于江南的李总应该很谨慎稳重才是,一如他说话时还是慢条斯理、柔软周密。

不过,他在会议中提到一个专业的问题,令我觉得他对技术并不是很了解。他对教授们提到的”热电联产”的技术很感兴趣。我后来查询维基百科发现,这并不能算一个多少高新的技术,核心就是把汽车浪费的热能生产转换成电能供汽车使用。我相信国内的汽车研究专业人士肯定知道这种技术,也知道这种技术的难点在哪里。我作为一个专业外的人士觉得,这种技术难度在于如何提高能量转换效率?汽车浪费的热能能有多少可以转换成电能?

当然,这也许是我这种理工科思维,认为技术细节必须把握,也正是这种思维注定像我这种人可能永远无法掌管大局—那是企业家、商人们必须具备的素质。

我几乎忘了,吉利自己有一所独立的大学:吉利大学。我们根特大学想在吉利大学设立客座教授来与之加强合作。李书福先生则想得更远:欢迎根特大学到他们吉利大学在海南省三亚市的校区合作办学,就像纽约大学在上海办立处在中国国内的国外大学一样。

这倒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会后,我也和他简单地聊了几句,我首先表示抱歉:隔行如隔山,我的翻译水平有限。他就问我是做什么的,我告诉他我是研究水泥的,简单地讲,就是研究水泥替代材料,减轻能源消耗,降低水泥行业二氧化碳排放量—这个与他汽车行业有同样的诉求。他回答我:你翻译得很好,研究的东西也很好。我则笑着回敬他:跟你们这一代比起来,我们差远了,我看过你的资料,你23岁的时候就当上了冰箱厂的厂长~他则回复我:不不不,我只是一个商人。回过头来,他跟他的同事们说:

我一直以来对像他们这种工程师们非常尊敬!

这句话不错,说明李书福先生现在并不认为:

“轿车就是四个轮子加一个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