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水泥研究

老板发了一篇逆天的文章

我很少用这样不太稳重的标题,然而我不得不用这个标题。

我的老板John Provis教授,谢菲尔德大学[email protected]水泥研究团队带头人,和他手下一博士生在《化学评论》(Chemical Reviews)上发了一篇综述文章:Magnesia-Based Cements: A Journey of 150 Years, and Cements for the Future?(Open access论文,可自由下载)。

Want to know anything (or everything) about Mg-based cements? New (epic) @cementsatshef review is here, open access: http://pubs.acs.org/doi/abs/10.1021/acs.chemrev.5b00463

also – I know impact factor is a horrible metric, but must point out that it is 46.6 for that journal (Chemical Reviews), new personal best!

这真是一件逆天的事情。可喜可贺。为什么?该期刊的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46.6,比医学类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 45.2)还要高,老板在Twitter上说这是他个人的最高记录。我查了一下,这记录也是整个土木工程行业乃至除医学外所有领域的最高记录。因为目前全世界比《化学评论》影响因子还高的期刊只有医学类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55.8)和 《临床肿瘤杂志》(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115.8)。

对于我们水泥研究行业来说,真有一种“野百合也有春天”的感觉。通常水泥研究材料领域的期刊,影响因子只有不到4的样子。很明显,《化学评论》是一个综述评论式的学术期刊,再加上本身质量很高,因此长期积累下来的平均被引用次数很高,导致整个期刊的影响因子变成了世界第三。

我祝贺该论文的第一作者时——也就是那位博士生(现在已是博士后),他跟我说:Nightmare。他说此文章花了他两年半的业余时间写成。就这还是他(英国人)和老板(澳大利亚)第一语言都是英文的情况下。从此可以看出来,作者在这篇文章上花的心思确实不少。

当然,正如我老板自己也说,影响因子这个东西是一个“Horrible metric”,影响因子高并不代表它对科学的贡献一定大,但是影响因子高意味着曝光机会要大得多,进而社会影响力也就大。而英国的REF科研评价讲究“Social impact” (impact outside the academy),让研究成果尽可能大地曝光,高影响因子的学术期刊自然也是途径之一。

要知道,统计数据表明,一篇发表的普通科技论文的读者只有5位,其中还包括了论文的编辑和审稿人。

第13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之杂谈[下]

既然国际水泥化学大会(ICCC,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the Chemistry of Cement)是水泥研究界的奥运会,自然在会议上会汇集圈内牛人们。我们这些小人物也能在这种场合一定程度上见识到牛人们的风采。

比如搞Thermodynamic modelling的Barbara Lothenbach研究员——她在EMPA所以不是教授那种发展模式,这位50多岁的老太太,刚开始在酒店见到她时,看起来她就像一位街边卖水果的老妇一样,一直拜读她的文章,见到真人倒是有些反差。美国标准研究院NIST的Jeffery Bullard,这家伙记性真好,仍然记得我2010年参加过NIST关于水泥水化模拟的workshop,他甚至还记得我的教授是Geert De Schutter,还记得我的学校是Ghent University,这让我想起了原来在国内时一师兄和我提起了欧进萍院士的记性也是很好的——看一眼下回见面时还能记起来,所以人能牛起来肯定是有道理的。

而国外的教授也并不是那么好当,需要付出很多,听我的老师叶光老师讲,代尔夫特的Klass Van Breugel教授都近60岁了,每天还工作到晚上近11点,至少11点前邮件过去还有回复。ICCC大会的组织者Fredrik Glasser教授,84高龄了还在忙乎着国际会议,并作keynote报告——而与他几乎同龄的江同志却因一点小恙闹得内外风雨。牛人难道都吃了长生不老丸?但这些老前辈的工作热情确实让我们这些年轻人汗颜。

大会的第一天晚上举行了一场鸡尾酒会,地点在西班牙的皇家马德里的球场(对于一个不是运动爱好者的我来讲一点感觉也没有),碰到了好几位在欧洲的中国留学生,其中有法国国家路桥中心实验室的Wang Biyun美女,Shen Jiyun, 在EPFL的东南大学博士生Yu Cheng,巴黎市工业物理化学学校ESPCIESPCI的Qu Yantao,国内清华大学的Han Song,以及代尔夫特的众兄弟姐妹们,不再一一表述。

第13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之杂谈[中]

中国这次参与第13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the Chemistry of Cement)的人员很多。清华大学、东南大学、南京工业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武汉理工、湖南大学、济南大学、中国建筑材料研究院、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等科研单位和学校都派有人员参加,这是一般国际会议看不到的场面。

具体到个人,70多岁的东南大学教授孙伟院士,国际有名的史才军教授,香港科技大学的李宗津教授,华南理工大学材料工程学院院长余其俊教授等,都参加了会议。很巧的是我和这些国内来的人员居然住在同一个酒店:一下子与这些牛人们有了这么近的距离,孙院士居然就住在我的隔壁,还见到了陈伟老师——虽然我早已看过他的博士论文,刚开始见面时,根本就没有想到对方是谁。在特殊的场合真的很容易见面,因为行业的圈子并不大。

在这次大会上,中国成功申请到了第14届ICCC大会主办权,将于2015年在北京召开。这次参与申请的还有澳大利亚,墨西哥,巴西三个国家,中国得到这个成功申请的结果并不容易。虽然中国的水泥产量近30年世界第一,但这是中国连续5次申请此大会的主办权唯一成功的一次!第一次没有重视,第二次也没有申请上,第三次被一不喜欢中国的人搅局了,第四次非典时期国内未能亲自去参加申请,委托别人作的报告和申请,结果也是失败告终,中方曾一度放弃重新申请——这一次更是决定万一失败永不再申请。

今年这回由中国建筑材料研究院和中国硅酸盐协会牵头,国内30多所开设水泥研究专业的高校支持,并得到了科技部和北京市的支持,气势自然比以前比其它国家都要壮观,并且在建材院姚燕院长的亲自带队下,最终如愿以偿,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第13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之杂谈[上]

第13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之杂谈

曾在7月份的时候参加过ICCC 13会议,即第13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the Chemistry of Cement),这次是在西班牙的首都马德里召开。我本来是没有打算参加的,到了最后一天优惠报名的时候,我的导师说这个会议很重要,可以称之为水泥科研界的奥运会,场面很盛大,四年一次,能参加还是参加,于是我就去了。

去了之后,发现这确实是一次大会。5天里参会人员达到900多人,来自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收录的会议论文400多篇。会议的主题为:绿色节能,低碳CO2排放。我曾听到有人说现在发达国家制造“碳经济”来赚取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发展中国家比如中国只能买碳排放指标,我个人认为这种观点有些过左,至少在水泥科学研究领域,大家确实在倡导环保。

国际学术会议主要内容就是Presentation,每个人15分钟,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讲好确实需要水平。语言自然是英语,而英语当然是英国和美国的天下,他们说得又好又快,毕竟是他们的母语。英式英语较生硬,美式英语则流利一些。北欧国家虽然不以英语为官方语言,但他们的水平也非常好,除了有一点点口音。印度人的英语非常好,我去年去美国接触到印度研究人员就知道他们的语言水平很高,本来英语在印度上就已经是事实上的官方语言,可以说是英国殖民统制给他们带来的好处。中国人的英语水平情况总体不是太好,不过在国外做学问的较国内的水平要好,女性又比男性好。

另外关于作报告方面,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国人还是经验不够,作报告的时候该说的可能没有说,不该说的又说得过多,更何况亚洲人说英语本来就说得慢且不流利,这样一来导致时间不够,对时间掌握非常不好。南京某大学一学生的结论都未来得及介绍,15分钟就结束了,由于他是第一天上午出场,所以主持人对时间控制非常严,时间一到,屏幕自动变黑,确实有点尴尬。另一位济南某大学的学生也是如此,作了过多的案例介绍,15分钟也很快就过去。这也就要求学术报告在内容上一定要精炼,对时间的把握必须要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