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水泥化学大会

最近比较忙

接下来的这几个月有的忙了。

本月底去苏格兰阿伯丁大学(The University of Aberdeen)参加一次学术会议,为期三天。期间我需要做一个报告(Presentation)还有一个海报展(Poster)。坐五个小时的火车从谢菲尔德去苏格兰,我想起了几年前从湖南坐35个小时的硬座去哈尔滨……

9月份要去一趟比利时。

10月份回北京参加第14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这个会议是水泥研究领域的“奥运会”,估计至少来自全世界1000人以上参加。各位如有水泥研究同行,到时可见面聊聊。我在这个会议上有一个报告,内容是我博士期间的研究内容。会议期间还要和中国方面合作伙伴开个小会,讨论一下各方的工作进展。

参加完北京的会议后,去一趟徐州(中国矿业大学),研究生和博士期间的同学都在那里工作,趁公事和私事一起,去见见他们。

然后去见一下岳母,再回老家一趟,争取带父母去一趟海南、广州,预计一周时间,也就自然是10月底了。

11月初,返回英国。

11月中旬的样子,估计还要去一趟比利时。

最后还要去一趟北爱尔兰(英国),与英国的合作方开个会议。

这些事情忙完后,就圣诞节了,一年也就这么瞎忙完了。

第13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论文集

在前面的博文中,土木坛子泛泛而谈了第13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的不完全情况。当然有些内容与学术关系不大,而且说了大家也未必感兴趣。

话说这次会议其实还是比较昂贵的。学生的优惠价注册费是355欧元/位,非优惠则变成了420欧元/位。普通参会者在优惠期后的注册费更是高达920欧元/位,对我等穷学生来讲,实在不便宜,再加上飞机票,酒店住宿费,这么一个会议下来,每个人的开销并不是一笔小费用。所以如果你没有参加这次会议,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我相信4年后在北京召开的第14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应该会便宜很多,毕竟我们小时候不是一直宣称:我们国家地大物博嘛。

前面说到过,这次大会收到过400多篇论文,虽然不能保证每篇都是精华,但历年的国际水泥化学大会都是很重要的文献,尤其反映了目前的研究热点。可是,同行的朋友们在不参加会议的前提下如何可以享受这昂贵代价拿过来的资料了?至少目前在网上还没有看到这些资料。

所谓“君子周急不继富”,既然没有途径可以获取这些重要的资料,那么土木坛子现在为你提供最为重要的东西——本次大会最重要的东西——第13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论文集(13th ICCC proceedings/symposium download),现在免费为你提供,对,免费提供,连“你还犹豫什么?赶紧拿起电话订购吧!”的步骤都省了——你只需闷声下载就是了。肉身在国外的朋友点击这里下载,在国内的朋友点击这里下载(PDF, 261M)。

其实不知是否有违版权方面的问题,但关于科研方面的资料,土木坛子一直就认为应该分享,否则束之高阁与垃圾有什么两样呢?

第13届国际水泥化学大会之杂谈[下]

既然国际水泥化学大会(ICCC,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the Chemistry of Cement)是水泥研究界的奥运会,自然在会议上会汇集圈内牛人们。我们这些小人物也能在这种场合一定程度上见识到牛人们的风采。

比如搞Thermodynamic modelling的Barbara Lothenbach研究员——她在EMPA所以不是教授那种发展模式,这位50多岁的老太太,刚开始在酒店见到她时,看起来她就像一位街边卖水果的老妇一样,一直拜读她的文章,见到真人倒是有些反差。美国标准研究院NIST的Jeffery Bullard,这家伙记性真好,仍然记得我2010年参加过NIST关于水泥水化模拟的workshop,他甚至还记得我的教授是Geert De Schutter,还记得我的学校是Ghent University,这让我想起了原来在国内时一师兄和我提起了欧进萍院士的记性也是很好的——看一眼下回见面时还能记起来,所以人能牛起来肯定是有道理的。

而国外的教授也并不是那么好当,需要付出很多,听我的老师叶光老师讲,代尔夫特的Klass Van Breugel教授都近60岁了,每天还工作到晚上近11点,至少11点前邮件过去还有回复。ICCC大会的组织者Fredrik Glasser教授,84高龄了还在忙乎着国际会议,并作keynote报告——而与他几乎同龄的江同志却因一点小恙闹得内外风雨。牛人难道都吃了长生不老丸?但这些老前辈的工作热情确实让我们这些年轻人汗颜。

大会的第一天晚上举行了一场鸡尾酒会,地点在西班牙的皇家马德里的球场(对于一个不是运动爱好者的我来讲一点感觉也没有),碰到了好几位在欧洲的中国留学生,其中有法国国家路桥中心实验室的Wang Biyun美女,Shen Jiyun, 在EPFL的东南大学博士生Yu Cheng,巴黎市工业物理化学学校ESPCIESPCI的Qu Yantao,国内清华大学的Han Song,以及代尔夫特的众兄弟姐妹们,不再一一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