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全球变暖、碳中和、限电

climate change

假期和老父通电话,提到老家干旱,聊到气候变化,再联想到这些年越来越常见的高温和各种森林火灾、水灾等自然灾害,气候变化给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带来了影响。我在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一文中就担心:气候变化是全人类可见将来面临最大的挑战。

国家最近也在提到2060年碳排放实现碳中和,也就是整个国家总体不再出现多余的二氧化碳排放,这是一个有明确目标的好事情。我个人这几年身体力行倾向极简生活,原因之一也是为了少向环境带来的负担,减少个人对环境的碳排放,比如去超市和小卖部尽量主动减少塑料袋的使用量。

我记得大概12年前还在欧洲读书时,关注当时的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会议其实没有结果。西方发达国家要求我们国家减少碳排放,我们当然觉得发达国家以前发展经济的时候没有碳排放的问题,到今天他们享受生活的时候,要求我们这个最大的发展中国减少碳排放。

我记得西方发达国家要求全球实施碳配额制度,国内许多网民都没有碳排放的概念,甚至阴谋论地认为这是西方发达国家想出的收割我们的一种新方式,让我们去购买他们用不完的碳排放指标,今天这样的制度其实已经实现,现在传统汽车制造商购买特斯拉这样的电动汽车的碳排放指标。

十年时间过去了,我们也从当年的发展中国家成为了更大的发展中国家。当下的全球气候环境和经济环境,估计西方更加要求发展中国家减少碳排放,富人们更在乎全球气候变暖带来的灾难性后果。据消息报道,美国总统拜登就气候问题特别关切,猜测甚至成为大国关系改善的前提条件。

我们注意到最近国内力度非常之大的限电限产能。照说,地方政府没有动机去实现如此激进的限电行动。如此坚定的限电行为,一定是来自顶层意志,为的就是拿出我们的行动,切实做到减少碳排放,争取全球合作的条件。

至于那些自媒体所谓的“一盘大棋”:减少我们的产能,提高我们出口产品的售价。虽然此说逻辑上说得通,但出口产品的价格本身是一个市场经济行为,纵然国内生产打价格战,但赔钱的买卖谁会做?而且靠价格战拼杀海外市场的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要改善它也完全不必如此断崖式的限制产能。至少也要摸着石头过河,循序渐进地改善才对。

想起被人类日益糟蹋的全球气候环境,对比十年前的哥本哈根会议,我认为大方向上我们比十年前做得更好了(一部分也是世易时移的原因)。只是改善全球环境,还需要每一个人的环保意识,落实到每天的日常行动。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你会身体力行地减少个人碳排放吗?

分类
其它分类

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2001年9月11日,我还在上高中,电视里的新闻说,美国世贸双子塔遭遇飞机恐怖袭击,当时的政治课老师还给我们讲课,分析这类恐怖袭击事件的来头去脉。

听说从那次最惨烈的恐怖袭击事件后,坐飞机过安检要拖掉鞋子,随身携带的液体不得超过一定数量,且必须放在透明袋子里供目视检查。在911以前没有这些要求,之前安检穿鞋走过金属探测门,门不叫即可。

我认为恐怖分子所在的国家,其文明通常与被袭击国家之间的文明存在冲突,导致这些恐怖分子不怕死也要引爆飞机去制造袭击报复。而制止这些恐怖事件,只能通过不断加强的安检措施来避免。

上一周,因为工作需要,我出差去了东北辽宁,路途遥远,自然我的主要出行方式是飞机。坐了这么多年飞机,这一次感觉分外不一样。疫情期间,人们尽量减少了不必要的出行,机场不再像往日那么繁忙,这是不曾有的感觉。

不只是冷清,正如你能想到那样,从进入机场的那一刻起,除了常规的安全检查,乘客还需要测量体温,扫码出示健康码,有的还要出示移动手机行动轨迹,填写手机版甚至纸质版的出行信息,目的地、出发地、航班号、座位号、亲人和自己的联系方式等,这些都是疫情发生之前乘机完全不需要的信息,最后还要戴上口罩,有的登机口工作人员甚至为乘客喷上免洗洗手液,怕乘客的手沾上病毒带到机舱里。

先不要说没有任何隐私,光是这些手续就够麻烦了,它不是我们所希望的那样。与之前只是繁琐的机场安检手续相比,这一次疫情带给我们的影响,它已不是人类文明之间的冲突,而是整个人类与大自然之间的冲突。

致命病毒诸如新冠肺炎病毒的出现,应该是人类过多地干预了大自然而带来的后果。就算不是全球气温上升导致冰川冻土融化释放出远古病毒细菌,也可能是人类乱吃野生动物引入了病毒,抑或是人类活动干预触及到了这些病毒的活动地盘。

更可怕的是,2020年的新冠肺炎病毒可能只是一个开始。人类干预大自然带来的全球气候变化,所导致的温度上升,已经不可逆转。我们大概每年都会看到类似以下这样的报道:

上周六(2020年6月20日)西伯利亚的一个北极小镇 Verkhoyansk 气温达到 38 摄氏度,可能创造了北极圈北部的最高温度记录

阿根廷国家气象局报告,2020年2月6日在南极半岛北端测到了18.4°C,这是有记录以来的南极最高温,超过了2015年3月24日的17.5°C的纪录。这个温度使得该地附近的冰川大量融化。

更为悲观的是,目前气候变化最可能的结局,可能就像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教授威尔·斯特芬(Will Steffen)提出的那样:”气候变化已经不可逆了,人类文明的崩溃将是最可能的结果“。不可逆转的严重性超出我们的预估,无论人类是否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都已经为时过晚,15个已知的全球气候临界点,已经有9个激活了。

我不知道我这个80后,在未来的日子里还会遇到大自然和人类之间什么样的冲突?全球气候变化一定会带给我们更多意想不到。想到在与大自然冲突面前束手无策的人类,这实在比人类文明之间的冲突更加令人沮丧,我认为这才是人类未来面临最大的挑战。

这不是正能量。

分类
人在国外

2012年的第一场雪

我一直以为欧洲的这个冬天是一个暖冬,至少我是前几天才在这个冬天第一次穿上羽绒服。去年临近圣诞的前一阵子,下了一点雪的,只是太小了,一到地上就化了。一般而言,第一场雪由于地面温度不够低,不容易存留,即便是在哈尔滨也是如此。

最近一段,比利时的气温极冷,还好极冷的情况下一般都是大晴天,我虽达不到“你若安好,便是晴天”的境界,但“你若晴天,便是安好”的地步还是可以的——我太喜欢欧洲的晴朗蓝天了,偶尔天空中出现成朵的云彩,简直是上帝对这片土地的眷恋。正感受着严寒带来的晴天,没成想上周五傍晚的时候下雪了。这可是2012年的第一场雪,离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都《十年》了。

这一次的雪不小,地表温度也低,因此雪花很容易就停留在地面上,要想化去估计得些时日。雪终于来了,都说瑞雪兆丰年,我暂时没有种地,但也感到挺高兴的,至少一场严寒总会使得病菌也少一些,再说,高纬度地区冬天下点雪本来就是气候正常的表现。

有好就有坏。从报纸上得知,这次寒潮来袭在欧洲造成一定的冻死冻伤,看来真是寒潮厉害,只可怜了那些在大街上的流浪者。这个问题可能是气候太反常了,听说这几天是意大利27年来同期最寒冷的一天。难道2012真的要来临了?其实我也经历过下雪带来的苦恼,没有多少人能比我对2008年的那场冰雪灾有更深的切身体会了。

下了雪,让孩子好好体验一下雪景,于是就到门前的小草地上玩一下。可惜雪花颗粒太小了,也不粘,因此不太容易堆雪人,作罢。

照片几张,以作留念。

IMG_9338
踩着雪了

IMG_9339
雪地行走

IMG_9349
玩玩雪

IMG_9351
一地雪白

IMG_9352
银装素裹

IMG_9358
玩雪

IMG_9374
雪景

IMG_9377
大雪压青松

IMG_9380
雪草地

IMG_9383
小全家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