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民粹

全球化时代也许落幕了

川普总统上台后,颁布90天7个国家穆斯林禁止进入美国的行政指令,实行无差别的全面禁止,这就是对伊斯兰文明赤裸的歧视,与之为敌。这显然不是一个最好的方案,将使得ISIS得到招募圣战分子和更好的攻击美国的理由。在未来的日子,美国如果遭遇到恐怖袭击,我不会感到很奇怪。而美国三权分立的制度是否能制衡这位特立独行的总统?时间会告诉我们一切。

《经济学人》报道,现在全世界的大型跨国企业也面临很多问题,许多企业的利润率已经下降到10%,这是一个表现不佳的指标。这些企业的股票市值与所有企业的市值总额比例,也从过去的35%下降到30%,显示它们的没落。

在川普之前,像美国的跨国企业就已经有从发展国家(主要是中国)撤退的迹象。个中原因,有上涨的土地租金、人力成本、税负压力,发展中国家本地企业的兴起,部分地方政府对跨国企业不再过分亲睐,使得跨国企业丧失了之前的优势。

第二号资本主义国家英国脱离欧盟,接下来的法国极右势力也可能会上台,果真如此,欧盟解体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这些与全球一体化进程相反的事情,都表明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盛行抬头,无论是从政治、经济,还是民意,种种迹象显示全球化的黄金时代可能已经落幕。至于美国总统川普上台,是时势造就了他,而不是他成就了时势。

倒也不必过分悲观,人类有办法找到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怎么会有一成不变的事情?就中国而言,在此背景下,也许是我们的机会,世界可能更加期待中国承担更多的国际事务,从而也扩大中国影响力。就像川普无差别地禁止部分国家的穆斯林进入美国,这也挡住了穆斯林中的精英分子进入这个国家,中国不妨制定一项政策:欢迎全世界的优秀人才来天朝。这至少是一个绝佳的广告。

川普总统会不会是下一个希特勒?

trump-2016

如果要说今年已发生的大事,对我来说只有三件,女儿出生,英国脱欧公投,美国总统选举。第一件事是私事,后两者不是私事,但我很关注,令我很担忧。

英国退欧公投成功,美国的川普胜选总统,两件事情都不符合精英阶层的预期,都与媒体和民调结果不一样。这两个资本主义强国里先后发生的两件事情,从某种意义上反映了与全球一体化的反方向,至少某些东西出了问题。

事后诸葛亮地说,希拉里本来很有可能当选第一任美国女总统,可惜她来自民主党,与奥巴马的亲近关系,受她丈夫前总统克林顿的影响,她的雄厚政治资本和经历,却由于人们对政治正确的厌恶——政客们总是说一些正确的废话,可能觉得她对改善这个世界没有太大的好处。

再加上邮件门暴露出她可能不可告人的秘密,进一步令人质疑她的诚信品质,政客们的私生活糜烂并不值得过分担心,担心的是缺乏最基本的诚信品质,而政客往往是诚信的反义词:撒谎如此容易,诚信才显得尤为可贵。这些都使选民失去信心,反而让选民不敢选她。

即使不是希拉里,选民可能觉得让民主党继续下去,苦难日子指日可待,因此民众需要改变,对川普抱有一线希望,万一有转机呢?另一个和天朝不一样地方是,美国总统似乎不需要从政经验——历史上有从政经验的美国总统反而是最差的总统之一,美国选民需要的是一种新的有效的从政理念,具体的事情交由具体人员去分析执行好了。

两个超级大国,一个发达国家,一个努力追赶的发展中国家,都有一定程度的民粹主义,往前一步就是极端民族主义。川普挑起的民粹主义,在“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旗帜下,有可能走向极端民族主义。

还有,他的反科学——否认全球变暖的事实,他的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对穆斯林明显的敌意……这些与世界主流发展趋势不相符的观念,他不只是隐藏在心中,而是公开谈出来,一旦他坐上世界大国总统的位置,仿佛就一夜之间得罪了全世界的人,包括没有选择川普的美国人,这也许是全世界为此事惊讶的原因之一。

川普的下一步便是落实行动,媒体也许预测川普上任后会遇到政策执行上的困难,但这并不能说他完全没有可能执行选举时提出的极端路线。希特勒当年上台时,媒体对他的反犹太主义亦是如此预测,以为他上台后会温和得多:

If Nazis are allowed to govern they’ll become more moderate because they’ll find it impossible to keep their campaign promises. (如果纳粹有机会执政,他们会变得温和得多,因为他们会发现兑现他们的竞选时的承诺是不可能的)

1922 NYT

川普善于玩弄选民,操纵媒体,即使将来他的执政理念没有得到有效实施,他让可以使选民怪罪的目标移往他处,完美脱身。然而历史没准就会重现。正如媒体预测英国不会脱离欧盟,各种民调和精英分子们预测希拉里会当选。

记录自己此刻这点想法,但愿我的担忧是错误的,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