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社会人文

柯文哲:从台大医生到台北市长

看新闻,得知新当选的台北市长将施政纲领通过GitBook发布,这本来是一则IT新闻。我一看这个新市长的名字:柯文哲,感觉好眼熟,搜索一下,得知他就是我之前了解到的那位台北台湾大学外科医生。

那是在Youtube上看到的一个TED视频:《生死的智慧》,演讲人就是柯文哲。阮一峰博主用图片和文字特别介绍过柯文哲的这个演讲,看不到Youtube的可以到该博文查看。

我很喜欢柯文哲的这个视频,关于生死的话题和人生意义,能有多少人讲透?也许他这种天天将生命挽救于生死线上的人更适合讲罢了。

他在演讲里,讲到了人对社会的贡献和责任,他用了一个a的n次方的比喻,当一个人为社会做一点点正贡献,a大于1,a的n次方就变得很大,相反,这个值则就变得很小。我很认同这种价值观。

同时他还讲到“医生只是让人在生老病死之间活得好看一点,仅此而已”,这种尊重自然、承认人类自身在自然规律面前很渺小的观点,也基本上与我的观念一致。人类有时候太迷信科学,甚至试图用科学去改变自然,就像病人总以为医生真的能起死回生、治疗人世间所有疾病一样。

对于这么一个医学专家,并且又有很好的人文素养,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因此,我看完他的视频,就记住了他的名字和他的观点。

没想到这么快,他居然以无党派身份击败国民党的连胜文当上了台北市长,看来是要热心从政,从手术台治疗有限的人到领导一届政府造福更多的人。通常来说,我感觉政治就是人弄人,将有限的资源在不同利益集团之间进行妥协,不像医学科技那样中立和公正。

我不太认可《论语》中的“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期待某个人改变历史的进程可能是妄想。然而在台湾这种民主化的地方,如果施政者们是很有德望和专业素养的人,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在合理的制度里,有能力的人会对社会作出更多的积极贡献。缺了前者就会很困难。把美国的奥巴马和朝鲜的金正恩互换职位,除了多几条媒体头条新闻,我不认为有任何其它的变化。

柯文哲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他是一个敢言的人,超越党派之争、利用新媒体宣传、选举过程中透明公布竞选经费,这些都是新的变化。期待柯文哲在台北市长职位上给我们带来新的惊喜。

分类
社会人文

这个操蛋的世界

五年前,世界经济危机发生,到现在似乎还未走出这个泥潭。三年前,从突尼斯发起的“阿拉伯之春”,到后来的利比亚、埃及,推翻了一批所谓的独裁总统,革了一些人的命。

今天,人们依然没有看到这些国家有好转的迹象。叙利亚国家的内乱甚至会遭到世界警察美国军队的光临。埃及的民众认为穆尔西统治下的新埃及还不如革命以前,部分民众甚至要求军队干预——当然这正中军队领导人下怀,把时任总统穆尔西赶下台。

真正民选的穆尔西固然恋权,拿得起放不下,和美国总统现任奥巴马是一丘之貉:选举之前连连承诺,选上后就不断改变承诺的内容。但是,埃及民众也过于心急,以为换了总统后,一夜之间一切会变得美好。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并非一蹴而就的事情,总统说要提高人民的收入,并不能马上提高人民的收入,何况现在全球都处在经济低迷的状态,各国的日子都不好过。

从变革前后的现状来看,似乎这些国家发生的流血冲突、革命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没有太大的变化。难道这说明就不要改革与发展了?

旧制度旧观念的破除肯定不会一帆风顺的。民主、进步的制度没有适应的民众基础,在外人看来再好,也未必能很好地实行并结出硕果。民众的素质为什么低?很大的原因是前任独裁政府统治下的愚民、高压政策下长期积累下的结果。鸡怪蛋不好,却忘了蛋是鸡生的。

何止第三世界的社会民主进程存在问题。欧洲大陆的民主进程也一直在改进中。保加利亚的民众几个月前街头示威,比利时和荷兰两任大使都公开宣称支持民众示威,他们的理由很简单:

Democracy is not winning 51 per cent of the vote and then doing whatever you wish; democracy is the dialogue with the public, being responsible for one’s actions. (民主不仅仅是获得51%的选票,而是一个不断的对话过程,民选的政府不能代表选民的利益时,就必须作出回应。)

生活在这个操蛋的世界。

分类
社会人文

一本好书-独裁者手册 (The Dictator’s Handbook)

先讲个故事:

十九世纪末的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二世完全有理由成为一些人心中的偶像。他大力推动民主自由,在四十多年的任期内,把比利时从一个专制非民主国家成功地变成了一个现代民主国家。他赋予每个成年男子选举权,甚至比美国提前半个世纪立法允许工人罢工。他对妇女儿童的保护领先于整个欧洲。比利时1881年就普及了基础教育,确保每个女孩都能上到初中,并且在1889年通过法律禁止十二岁以下儿童工作。在利奥波德二世治下,国家的经济像政治一样获得了大发展,他比罗斯福更早采取建设公路和铁路基础设施的手段来减少失业和刺激经济。

然而在非洲刚果这个比利时殖民地,确切地说是利奥波德二世本人的殖民地,他完全是另外一个形象。刚果人,包括妇女儿童,在利奥波德二世的统治下没有任何人权,完全是奴隶。他们在警察部队的强制下劳动,动辄被施以断手之类的酷刑,有超过一千万人被迫害致死,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保证利奥波德二世在橡胶贸易中获得巨额利润。

为什么同样一个人可以在一个国家推行善政却在另一个国家施行最残暴的独裁?在这里,与其说制度是答案还不如说是问题本身。为什么比利时的制度越来越民主,而同一时期,同一领导人的刚果,却越来越独裁?难道是因为利奥波德二世只爱本国人或者有种族歧视?但后来刚果自己“选”出来的领导人并没有做得更好,仍然是一个糟糕的独裁者。

以上内容来自学而时嘻之最近的博文《放诸古今皆准的权力规则》,是关于The Dictator’s Handbook: Why Bad Behavior is Almost Always Good Politics的书评(中文名《独裁者手册:为什么恶劣行为总是政治成功的通行证?》作者 [美] Bueno de Mesquita)。

我还没有时间来阅读这本原著,只是把上述书评读完。感觉此书带来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合理地解释了一些复杂的政治现象,这就足够说明此书的过人之处。书评甚至如此评论这些规则:

不管你是独裁者还是民主国家领导人,还是公司的CEO,哪怕你对如何治理国家和管理公司一无所知,只要能不折不扣地执行以下规则,你的权力就可保无虞。

书评并未提到某些应该提到的国家,但我觉得这本书带来的启示是不言自明的。

此书暂无中文版,英文版倒是能够在网上获得,土木坛子在这里公布可以下载的版本:The Dictator’s Handbook (包含三种格式:PDF, Kindle Mobi, ePub. TXT请自行将PDF转存),供有兴趣的朋友参考,英文纸质印刷版在亚马逊中国上也能购买到(价格较贵,Amazon美国官网上12.23美元,中国是171元人民币)。实在不愿读英文的话,阅读上面提到的书评也是件只赚不赔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