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欧盟

一个比利时年轻人眼中的中国

以下是我几周前在英国和我的比利时同事的网上聊天记录,考虑到其中的内容敏感性,我犹豫了一段时间是否将它公开?最终我决定公开它,这不是一个坏的决定。我将所有对话从英文翻译成中文。

他是我在比利时实验室的一个同事,比利时人,比我稍年轻一些,从事水泥混凝土方面的研究。2014年,他亲自去过中国出差,体验过中国厦门和武汉等城市。以下,F是我同事,T是坛子。聊天始于2015年1月16日9:23pm(格林威治时间),结束于11:47pm。

F: Hi, 你最近怎么样?你什么时候会再回根特(比利时)?我希望能请你到我家聚个餐?几周前,你离开(比利时)时我没有机会和你说再见。我希望下次你来根特时,有机会说再见。

T: Hi, 你好,我们很好,快要习惯英国的生活了。但我们非常怀念根特的时光。我个人觉得在根特的生活比这里要好很多——除了我不会比利时的荷兰语以外。我那天离开实验室时没有看到你。没关系,我仍然还会回根特至少两次的。下次去根特时,我会很高兴地去你那里喝一杯。谢谢你。英国的天气非常糟糕,生活成本尤其是租房成本比根特要高一些。甚至这里还比根特要脏一点。相比我现在所在的谢菲尔德,我觉得根特的确是一个美丽的城市。

F: 欢迎你过来。荷兰语是一门非常难的语言。要学到基本需要至少三年的时间。

T: 我妻子说(荷兰语)也不是那么难学。关键是我从没有开始学习荷兰语。

F: 她是上夜校学习荷兰语还是白天?

T: 如果我要打算在比利时长期居住,我会考虑开始学习荷兰语。

F: 你要是想结合工作来学习荷兰语,那会比较难。

T: 奇怪的事情是,如果我想在比利时工作,通常他们会问我是不是说荷兰语。

F: 现在比利时的就业形势不太好。经济消退。

T: 而且,掌握两种大语言(比如英国和中文)的人们,通常会不愿意学习新的小语种。

F: 的确,我也不太可能学习中文。你不知道你将使用它多长时间。

T: 对的。(中文)完全不一样。

F: 你在英国哪里?

T: 谢菲尔德。

F: 哦,英国正中部。

T: 是的。

F: 我刚看完一个辩论视频: Western liberal democracy would be wrong for China

T: 在这篇帖子“感觉英国不如西欧小国比利时”里(中文),我说了英国的不好,而赞扬了比利时的好,这可能使得一些住在英国的中国人感到不舒服。

F: 你觉得一党系统对中国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吗?

T: 刚才那篇博文翻译成英文的题目是:”I think UK is not better than small Western country Begium”.

F: 但是,如果你们有多党的话,你会不会担心这将会以类似比利时、英国、美国甚至俄罗斯这样的假民主结束?在这些国家里,只有少数富有的家族拥有真正的权力。

T: 我的那篇博文里引起了一些讨论。

F: Google翻译不错。

T: 不,Google翻译在中文和英文之间的翻译不是那么完美,但你可以知道大概意思。

F: 但是,如果比较中国和欧洲——而不是一个只有1000万人口的小国比如比利时,欧盟也不民主。

T: 我不期望这世上存在一个完美的国家。

F: 我的观点是,美国和欧盟并不民主,中国也不是。我们的系统是由少数富有家族统治,中国是被共产党统治。

T: 但是你们还是相对多一点自由,我觉得这个比较重要。比如说,我的博客在中国大陆都是被屏蔽的状态,我不觉得我说了政府什么坏话,但就是被屏蔽了。

F: 那倒是,但我担心长期来看,我们的政府会越来越难于维持经济增长。我们将以贫穷的自由为结束。很可惜,它们屏蔽了你的网站。

T: 别担心,世界会找到一个解决方案。人们也会在这两者(贫穷和自由)之间找到平衡。

F: 人们可以躲避政府的内容审查,但是我们不能逃脱经济崩溃。

T: 不知你知道不知道,中国现在也遭受经济上的困局。只是看起来比美国和欧盟要好一点。欧元确实在下滑,今天的欧元汇率创造了历史新低。

F: 我认为,在面对经济困局时,被政府管理的经济体会比少数富人控制的自由市场经济体表现得更好,中国掌握着这个关键技巧。中国的银行现在也在中国以外投资了不少,这可能在下一个10年会崩溃,但中国自己的实体不会受影响。

T: 不过,中国许多年轻人对于目前的状况不太满意。一些人对于政府和党有些失望,尤其是一些受教育程度较好的。

F: 也许,19大会带来一些必需的变化。例如,自由的媒体和更少的审查,没有政治犯。如果他们不这样改变,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秘密机构来保护人们,以防止像香港(占中)这样的事件发生。

T: 你真的觉得将朝鲜的大老板换掉会有迅速的变化?你觉得将上面的这些变化寄希望于下一个党代会很值得?

F: 没有其它选择。中国的人们还没有很好地组织起来,太多的人喜欢将精力消费在一些无用的东西比如iPad上面。

T: 我也希望中国变得越来越好,尤其是新的大老板上台后。现实是,我们似乎拥有了更少的媒体自由,尤其是中国的互联网,现在连Google Gmail都不能正常使用了。

F: Google被封是因为它和美国政府共享信息,而不愿意和中国政府共享,中国政府又不能再控制人们的思想,所以只好封了Google。

T: 聪明的人依然有办法使用Google,比如用VPN,封锁Google没有实际意义。

F: 美国和欧洲的政府不需要控制公众的思想,因为人们不怀疑政府的民主统治,人们真的相信政府是在站在他们这一边,人们不知道真正的权力只属于少数富人。而在中国,大部分人们知道这不是一个民主体系,这是政府审查媒体甚至因政治原因将人们送入监狱的唯一原因。

T: 全世界的政治都一样。

F: 的确。长期来看,我们会抵达一个真正的民主体系,这是我在想的,希望如此。

T: 很好。

F: 对中国来说,需要好几次党代会的时间,对比利时来说,我们需要将精英的权力弄下来。

T: 希望如你所言。

F: 当我阅读党代会的资料时,我发现他们总是在谈邓小平理论,他们现在用的却是用资本主义来实现共产主义。

T: 天啦,你在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党代会?

F: 问题是,中国人变得越来资本主义。当然,(研究党代会)这很有趣,所有的资料都可以在线找到。

T: 是的,如果你感兴趣,网上可以找到很多信息。

F: 上一次党代会,他们说要结束腐败,有趣的是,这真的意味着他们要在党内结束这个问题。

T: 你注意到没有,海外的中国学生(比如我们实验室)不喜欢谈论这些话题?

F: 我不知道他们不愿意谈论这些话题是不是因为担心害怕政府?尤其是将来想在中国工作的话?

T: 不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担心这些,在这方面,至少在国外谈论这些是相当自由的,即使在中国,你如果只是口头谈论而没有以书面出版的形式,也是没有问题的。

F: 另外,我猜测全世界的人们有一个通病,只对自己的舒服和消费感兴趣,而不是政治。

T: 正是因为他们真的不感兴趣。

F: 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人关心正在发生什么,只要他们有足够的食物来维持下去。

T: 尤其是当他们觉得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的时候,至少在短期内无法改变什么,为什么还讨论它?这可能是一个原因。我的意思是,普通中国民众对这些事情不关心。

F: 即使你短期内不能改变什么,但知道一些政治和哲学的基本知识也是很有趣的,还有科学、经济学。

T: 我需要睡觉了。你通常周末什么时候睡觉?

F: 早上2点到下午1点之间。

T: 我从来不这样干,晚安。

F: 我总是睡不着,睡不醒。再见,好好睡。

T: 再见,你也一样。

F: 我读完了你的关于英国和比利时比较的博文,有意思。英国的种族歧视较少?我的一个黑人朋友说他在英国遭受到更少的歧视。

欢迎自由评论,但不建议将此文四处分享。

扩展阅读:比利时人眼中的中国人和中国人眼中的比利时人

与欧盟工作人员聊中国–2012欧盟开放日活动[下]

其实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更关心的是欧盟和中国的对比,也想了解欧洲人对中国的情况了解如何。

和Ombudsman的工作人员聊天时得知她是德国籍,我笑着跟她说:你们的马克思先生是我们的老师呀!我们都是学你们马克思的。她也笑着回答:马克思的理论挺好,但实现起来有难度,至少到目前还没有没有成功,目前中国也只是经济上取得了一定成绩,比起东德时期社会和经济两头糟的情况好点。

这些欧盟的人对许多中国的情况有一定了解,正所谓“汝果欲了解墙内,功夫在墙外”。原因很简单,中国的内部信息都是先透给境外媒体,然后再“出口”转“内销”,你懂的。谈到中国的为什么没有世界级著名大公司的问题时,这位德国人说(中国)可能需要一个(媒体)自由(政治)民主的环境,这样才能促进创新,当然她也指出,欧盟内部的(媒体)自由也有不足的地方,比如匈牙利的情况就不乐观。

另一位瑞典籍的工作人员则对中国人的“Guanxi”(关系)很有兴趣,问我如果到中国开公司会有哪些问题。我便一五一十地告诉他:关系很重要,有些“问题”不像欧洲这边直接从网上下载表格填表办事那么简单,但也要看发生在哪些区域,发达区域如江浙地带政府办事效率比欧洲还要快,所以总体而言,我们的情况在进步。

事实上,我对国内的情况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对他们提出的问题也只能泛泛而谈。在这些事情上,国外对中国感兴趣的人对中国的许多事情其实非常清楚,比如90年前那年发生的事件,他们比相当多的中国人还了解。

很可惜我们很多年轻人(包括在国外的所谓的高学历人士)一涉及到这种事情的时候,首先一股“爱国热情”冲上来,赶紧维护我们的官方“结论”。对事实都没有充分了解就随意解释辩护,也只能使解释和辩护显得更加“苍白无力”。

所以我的原则是先承认这个事实,对是对,错是错,“过而不改,是谓过也”——而且普通人都没有必要为别人掩饰过错,在基于事实的前提下,再解释客观原由,让人们能够一定程度上理解不同的价值观,达到求同存异,我想也只能如此。

事实上,全球一体化的今天,发达国家人似乎也并不想中国”Revolution”,而是希望”Evolution”, 为什么?大家的利益现在绑在一起了。

扯远了,到此为止。

欧盟开放日

欧盟开放日

欧盟开放日

困境中的多元化欧洲–2012欧盟开放日活动[中]

从欧盟开放日的有限内容来看,欧洲的确是真正的多元化,如此众多的国家,不同地理气候和语言,一样悠久的历史文化,并得到同样的保护与尊重。

在介绍他们的同声传译系统时,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最多可达到23种语言同声传译,当然不是机器——全人工翻译。我好奇地问这位会英语、法语、德语和匈牙利四种语言法国籍翻译人员,提不提供亚洲语言比如中文等服务?她说有,因为与中国的合作会议越来越多。

欧盟非常注重人权保护。在和社会民主党工作人员聊天的时候,他跟我说了个笑话来说美国人的人权观:美国和中国就陈式事件批评中国没有自由迁移的权利,于是中国政府说:那我们将给“许多人”发放护照让他们去美国,这时候美国人说: “No human rights.”

笑话归笑话,他们确实有很多组织保护普通人的权利。比如European Ombudsman机构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的情况时告诉我,即使是像我这样非欧盟人,也一样享有各种平等的人权,比如不受相关部门的不作为、不公正待遇、歧视、权力滥用等一切现象。

听起来是挺遥远,不过我能感受到在比利时基本与当地人没有太大区别的福利。作为一个外国人在这里生小孩,他们一样给予了生育补贴和小孩每月的补贴,上个月联邦财政部居然发信说要退给我390欧元税费,学生身份的我也没有交多少个人税,具体原因可能是小孩的税补贴。

我问Ombudsman的工作效果如何,她说还是不错的,因为他们的力量之一来自第四权利——自由的媒体,如果存在一些不公正的事情得不到解决时,他们会选择公开在媒体上。我又问她如何保证机构人员自身的权力不会被滥用——监守自盗,她说,即使是她的侄女有错的地方,她也没有办法包庇,因为整个处理过程都是公开的。事实上是不是如此我也不知道,但我们可以看到公开透明的重要性,暗箱操作肯定是有问题的。

虽然这位European Ombudsman对他们的高福利保障制度和新闻自由引以为豪,然而欧洲的问题也不是没有。目前整个欧洲遭遇的经济危机,多达500多万年轻失业者,尤其是西班牙,年轻人中高达50%的失业率,他们受到的高等教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可是一毕业就要失业,对“知识改变命运”实在是莫大的打击,这些都是欧洲目前很头痛的问题。

凯恩斯的经济理论并没有错,错就错在目前的全球并不是自由市场,低人权高政府干预的发展中国家在遭受不平等待遇的同时,同样在为发达市场的普通民众埋下隐患。很难说欧洲的问题单方面出在高福利或者银行家的贪婪,也很难说中国低福利和政府干预式发展有很长的可持续性。

我想起了孔子所说的那句话:“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两个字:平衡。所以那位Ombudsman的工作人员也承认:虽然欧洲的这种社会主义式的资本主义目前总体不错,但在发展生产力与保障社会福利必须要平衡,否则就会出现问题。

IMG_9916
欧盟议会大厦入口有人在表演节目

IMG_9937
现场音乐弹唱

IMG_9940
儿童攀爬玩乐项目

IMG_9944
居然还有养蜂公司介绍蜜蜂

IMG_9947
来自英国的69的DJ,老太太一边合成音乐一边手舞足蹈很有感染力。现场的音响震撼效果强大得让年轻人都自叹不如,岁月在老太太那里停止了?

IMG_9955
广场上的人们在听老太太的DJ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