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欧洲

再见,比利时!你好,英国!

上周日,我离开了比利时。准确地说,是离开待了五年的欧洲大陆。

临行之前的几天,收拾家里的东西,扔掉了许多东西,有些都来不及送人,就这样看着这些平时陪伴我们尤其是儿子喜欢的玩具等东西被扔了。其它能用的东西,尽量当作二手货象征性地收点费处理掉,当年朋友送我的生活物品,我也同样赠送给别人。

再加上要离开熟悉的人和地方,心中不免有些伤感。尤其当我清理自己办公室扔掉那些打印出来的资料,再看着这个陪伴我五年的办公室和那个被坐破的椅子,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感受,大概我当年本科毕业时离开时也经历过类似感受。

临走时,和实验室里的人大致打了个招呼,同时送了办公室T和A同事各一本英文版的《孟子》介绍,P同事中文版《四书五经》,中国同事X英文口袋版《新约》,不指望比利时同事能读中文,即使英文版也不一定会读,只是为了留个纪念。

当天晚上,张师弟和李师妹特意包饺子为我们送行,一来我们已经难以生火做饭,二来图个“上车饺子下车面”的寓意。和张师弟确实有缘分。两年前,他只身来比利时留学,住的就是我住的居住区OBSG,大概第一碗热米饭就是在我家吃的。

我没想到这么随便一碗饭,他时常提起,他后来在比利时的生活也异常顺利,拿到了根特大学给中国博士生的特别奖学金,把女友从国内弄到自己的导师手下念博士,同时也拿到特别奖学金,再后来他买了辆二手宝马,笑称“买宝马来练练手,将来回国时方便开捷达”。

时光如梭,世有巧合。而今我们要离开比利时,他和女友俩亲自包饺子送别我们。吃完晚饭,俩人开着他们的宝马车亲自送我们到根特市的Dampoort车站:我们要坐Eurolines大巴去英国。因为高铁价格贵,并且要去布鲁塞尔不方便,坐飞机的话同样要去机场,行李重量有限制,是以选择了在根特市有上车地点的大巴,每人才40欧元左右。当天晚上11:15上车,第二天5:45到达伦敦(英国比欧洲大陆晚一个时区)。

以前在捷克坐过Eurolines,感觉还不错。但没想到的是,这次到时间10分钟后,发现大巴车的影子都不见,周围也没有其它乘客,我很担心是不是能坐上车。情急之下,我站在车外寒风中赶紧打它们的紧急电话,接话员给我查了一会儿,说是没有异常情况,也就是说车应该会来,可能因为交通情况迟到。正和话务员说着,我发现大巴车开过来了,于是告诉话务员说车来了,她说:太好了,祝旅途愉快。

把行李从张兄的车里搬到了大巴车上。车上的司机下来,不说英语,可能是德语或者法语,大概是要我们出示车票信息。上了车,发现车上很多乘客。原来可能是大巴车将比利时所有大城市的乘客接上来去伦敦,而根特站几乎是最后一站,这才迟到15分钟——这么说来倒是不错的时间控制,也就解释了我刚开始以为整个大巴只有我们三个乘客。

大巴一路开向法国。我很奇怪,为什么上车时什么信息都没有检查?不怕非法入境英国?车开到法国加莱(Calais)时停下来,司机又叽里呱拉说,我问了同座的乘客,她说是都要下去检查护照——这女士车上睡觉有呼声……原来在加莱要进行英国入境检查。先简单检查一下,然后填表单,再进行第二道检查,边境官问了几个简单的问题。

我很烦这些环节,之前申请英国签证的痛苦我择日再表,现在入境时又是如此周折,好在边境官拿到我护照时第一句话就说:We like you. 倒让我对英国公务员们好感倍增。我们是车上最后检查完的三个人,大巴司机在检查大厅出口处一直示意我们快些。上车后他数了一下人数后,车继续前行。

英国和欧洲大陆之间存在一个著名的英吉利海峡,大巴车如何度过海峡?我一直很好奇这个问题。网上有人说大巴车是通过海底隧道,但是,车在隧道里并不开,而是停在巨大的类似火车车厢里,让车厢开动驶向对岸。我猜原因可能是为了安全,在几十公里的海底隧道里,通过车厢运输这些机动车辆,比车辆自身开动要安全得多。

不过,我们此次大巴是坐船过海!车开到一艘巨大的轮船上,乘客们可以下车到船上顶层的餐厅去休息,当然也可以吃东西、看电视(儿童动画片)。船很大,有巨形邮轮的感觉,餐厅吧台里一式的英国服务生,就跟电影里看到的类似,开口第一句就是标准的:How can I help you? 商品的价格以英镑为单位,但可以接收欧元支付。

大船坐起来不是那么颠簸,但一旦有颠簸,就会像坐飞机遇到了气流或者起飞降落时的失重超重感。身体素质不是太好的人,还是可能会晕船。孩子妈到厕所里吐了,周围一个小孩也吐了,我还好,略晕。有意思的是,在船要靠岸10分钟前,广播说,根据海关税法要求,马上停止销售香烟和酒类商品。一个半小时后,船就开到了英国。再开了不到两小时,就到了伦敦Victoria汽车站。一路上,我终于能看懂广告牌上的内容了,不再是荷兰语、法语、德语,现在是英语。

从汽车站出来,我用我的欧元银行卡直接从ATM机上取了450英镑现金。然后直接打了个著名的英国老爷车出租车(所谓的Black Taxi,不是黑出租的意思),花了约20镑从汽车站到了St Pancras火车站。清早的交通很顺畅。第一次真正看到右方向盘和马路上的右行驶,脑子一时不习惯。

到了火车站后,到柜台机上取了网上订购的火车票。在没有暖气的二楼车站等待火车到来。火车终于到来,到了火车上却找不到我们的座位,突然发现车厢号有临时变动,弄得我又把三大件行李搬到正确的车厢,累得半死。英国的火车实在不怎么的,空间小,过道也小,座位下放不下行李,两端放行李的空间也奇小,真不如比利时的火车。

火车一路往北,两个小时后开到了目的地:谢菲尔德市。再打了个老爷车出租车,5镑就到了之前网上订的旅馆。就这样开始了我们的英国生活:你好,英国。

一周后,我写下上面的这点琐碎,当作这次辛苦搬迁之旅的记录。

2014年12月21日9:19 @Sheffield, UK

PS 此次搬迁全程得到了西半球最折腾的中文博客主赖博士的信息指导,对,他就在谢菲尔德

justyy-tumutanzi
图为赖博士全家请我们全家在谢菲尔德西街巴西烤肉吃饭

代表英国教授出席欧盟某项目申请预备会议

周五去参加了一个会议。会议内容是欧洲相关高校、企业针对建筑材料研究科技立项,申请初期的讨论预备会议,这个研究项目的资金对应的是欧洲研究创新2020计划(Horizon 2020)。

会议地点设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国际机场,就在登机入口的楼上,租用的是Regus虚拟会议中心,是为了方便各国同行,直接下飞机就到会场。会议组织者办事风格真务实和讲究效率。这也是我第一次去布鲁塞尔机场不为坐飞机!

听起来这会议很高端大气的感觉。照说轮也轮不到我这种角色的小人物。原因是这样,这个会议有英国某大学的一个教授,他因故无法来欧洲大陆,于是请求我是否愿意代表他出席一下,我当时就答应了。

巧的是,这会议由我目前所在大学也是目前在的实验室两教授组织(其中之一是我导师),并且我荷兰的另一导师也出席。结果我就成了这样,一个在比利时高校里的中国人代表一个英国教授出席一个欧洲科技项目申请会议,会议由我目前的实验室组织,而我不代表它。中国的雷布斯说:站在风口上,猪也会飞。问题是,猪通常找不到风口,而我这次大概就是一只碰巧撞到风口上的猪吧。

具体项目细节没有必要也不能透露。会议无非就是针对大概框架进行讨论提案,期间也有人从宏观到细节作一些前期介绍报告。想法很前卫,连我这三十岁的人都觉得,这些四五十岁中年人们的想法很大胆。我一直觉得,无论研究有多么创新,它总得一步一步来,要依赖于已有的知识,循序渐进。

也许在申请项目的时候,总要把提案写得如何好听,否则,审批的人如何愿意将资金批给你的研究?真到具体研究的时候,估计还是那些步骤和方法,翻天覆地式的创新哪有那么容易?

由于我不过是代表性地出席——否则英国方没有代表就显得不重视,再加上资历浅,所以纯粹是一种开眼界的感觉,之前只是注重于纯学术研究细节,这次也算了解一下欧洲这边研究立项的流程,同时也熟悉工业界和研究界是如何连接的。总体感觉还不错,多少有些新意和收获。

欧美常用博士后工作招聘求职网站

国外招聘教职、博士后研究人员工作时,通常必须将职位公布在网上或者其它纸质媒体上一定时间,以示公平竞争,防止内部操作。

以下是几个欧洲和北美地区常用的招聘网站,是我曾经上某门课时,老师给我们的信息:

  1. www.scholarshipnet.info International scholarships and fellowships 博客
  2. www.monster.be 下面的 Research & development 版块,针对比利时市场
  3. www.academictransfer.com 主要针对荷兰
  4. www.jobs.ac.uk 主要针对英国
  5. www.academiccareers.com 主要针对美国
  6. www.postdocjobs.com 主要针对美国

Google搜索也不错,用相应的关键词去检索最新的招聘信息,能找出不少,尤其是各个大学和科研机构的招聘通告。不过,和Google搜索引擎相比,专业化招聘网站更有针对性和全面性一些。

如你知道有影响力且好用的相关网站,不妨留言分享,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