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根特

一部手机的离奇故事

几天前的晚饭后,朋友的父亲过来找我,掏出一部手机,说不知如何开机,要我帮忙看看。手机挺大,样子不旧,于是问他手机哪儿来的?他说买的。

我奇怪:“你从哪儿买的?”在这人生地不熟、不懂当地荷兰语和法语的地方(比利时根特市),我不敢相信他一六十多岁的中国老头子会购买手机。

他告诉我,白天在火车站闲逛,一个外国人举着这个手机给他看,伸出三个手指头。他觉得不错,就给了人家30欧元,把手机买了。买回来充电后却开不了机。

我听完告诉他:“你可能上当了,这是中国经常有的事情,给你看的时候是一部好好的手机,给出一个极低的价钱后,拿到的就是一个模型,就是手机店里常见的手机模型,真的手机早在不注意的时候掉了包,还好只是30欧元。”老头子听完后,有点失望。

我拿着这台模型机放在手里,三星的智能手机。模型做工实在太好了,按键的手感非常好,即使是我拿在手里也会以为是个真的。我胡乱按着机身旁的按钮。突然,屏幕一亮:Samsung Galaxy 4。我的个天,真机器,三星的最新款S4。这老头子真的用30欧元买了一部最新款的二手Galaxy 4,要知道这新机器要六七百欧元,合人民币也得四五千块。开机后全是荷兰语,需要输入SIM的PIN密码,乱试了三下后,卡锁了,需要PUK码来解开。

我这才回过神来,手机应该是小偷偷过来的,这外国小偷得手后,急于销赃又不敢卖给本地人,所以就以极低的价格卖给了这老头子,得个太平。老头子来自山东,是个实在人。两人完全不懂对方语言的人完成了这么一桩奇怪的买卖,并且“诚实无欺”。见了鬼了。

我告诉老头子,这手机99%是被偷的,才以这么低的价格买到。来源不正。我问他为什么买,他说手机屏幕挺大,想买来看电视!我说:“这手机没有中文,你不一定会用。而且有智能GPS定位,失主可能能找过来。”他听后说,把手机带到中国用去。看来,老头子想得比我还周到。

我又对他说:“这手机很贵,估计要六七百欧元,失主可能很心痛……”

老头子居然说:“人家几百欧元算钱吗?”

我一听这话,脱口而出:“叔,你这话说得不对,人家几百欧元怎么就不是钱了?合法赚的钱一分钱也是钱!”

我反问他:“假如,假如是你丢了这部手机,你是什么心情?希望拿到你手机的人怎么做?”

老头不语,知道我期待的回答却不回答。我只好说:“这事就当我没有看到,我什么都不知道。”老头子于是回去了。

老头子走了,我心里却不是个滋味,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我也曾经丢过东西,知道丢东西后和失而复得的那种感受。眼下这件事,我怎么能当自己不知道呢?装作不知道就是纵容。

我决定必须要好好劝劝他。于是,我走到他的住处,好言相劝:

  1. 手机没有中文(理论上可以刷成中文),不适合他用,他想看电视的手机在国内几百块钱也能买到。来源不正的东西用着也不心安理得。
  2. 智能手机有GPS定位功能,我们已经开过机,失主理论上是能够找到这里来,到时可能是个大麻烦事。
  3. 知道是一部被偷的手机还买过来,这不是一件好事,虽然主要责任在小偷。
  4. 手机里可能有失主的相片、视频等众多个人信息,这对失主可能是重要的东西。
  5. 现在想方设法把手机还给失主,是做了一件好事。失主极有可能会把30欧元还上,因为这就变成丢失30欧元现金(当感谢费),而不是一部包含自己许多信息的智能手机。

老头子想了一会儿后,快要同意时,他又提出一个疑问:人家会不会反说我就是小偷?我只好安慰他:这不符合逻辑,正常人知道来龙去脉后不会这样想。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甚至向他保证:万一失主不愿意支付30欧元,我个人都会把这30欧元给他。老头子这会儿倒大度:那就这样吧,实在不给就算了。

心中终于长舒一口气,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居然被我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说服了。我本来打算只是去讲清我的道理后,他若实在不愿意归还,我也只能作罢。

后来的故事就简单了。拔出手机SIM卡,开机翻了一下通话记录,找到了失主一名为”PAPA”的手机号码,应该就是他爸爸。再看了邮件,全是荷兰语,猜到邮箱地址,发了一封邮件。邮件地址中有个1991,大概就是1991年生的,怕这90后不用邮件,又到Facebook里搜到他,发了条信息。最后再给失主的爸爸打了电话,无人接通,只好发条短信告知。

第二天早上,失主和我联系上,下午就拿回了他心爱的手机。原来,22岁的他是一厨师,住在根特但在另一城市工作,那天下火车时忘了自己的包,钱包、手机、银行卡、身份证、现金、衣服、钥匙都丢了,这手机是唯一找回来的东西。虽然手机有保险服务,但手机里面有个人照片等信息,他很开心能拿回手机,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

见面的时候,他说了一句:“我朋友说,这世界上到处有坏人,但好人也是有的。”我笑称:“这是真的。”

至于老头子那30欧元,失主说要转账50欧元,多出的20欧元作为感谢费。我告诉他:“只要30欧元就够了,因为这30欧元你本来也不应该出。”

那钢镚清脆地砸到了碗里

那年,我在哈尔滨。哈尔滨的冬天,气温经常零下十来度,街上的积雪被行人踩成了厚厚的冰层。我走在街上,看见一个衣着邋遢的老者,蜷缩在人行道旁,前面摆个碗,他是一个乞讨者。

我那天心情不太好,感觉他比我更可怜,于是掏出一个一块钱的硬币,远远地朝这位乞讨者的碗里一扔,那钢镚清脆地砸到了碗里,响了几声。老者估计一天也没收到几个钱,听到这声响,抬头看着我,那眼神充满着感激。我心里想:“大街上那么多人来来往往,都当一个乞讨者不存在,我能给你也算不错了。”我在同情他。

出于好奇,我走近他同他聊了一会儿,他用浓重的山东口音告诉我,他来自山东沂蒙山区,家里穷,没人赡养他,夏天自己种点地,冬天没事情可做,于是就出来讨点生活。他连连对我说:你是一个好人。

前一阵子,我所在的城市比利时根特市举办根特节,街上多出来一些杂耍艺人。我注意到一位杂耍艺人在结束时,双手拿着帽子,等待观众给赏钱,他站在他表演的位置不动,有这心意的观众主动上钱去给点钱表示支持。

我突然发现,他和国内的街头艺人完全不一样,国内的街头艺人在结束的时候,会动走到观众面前“讨要“赏钱,而观众也在这要钱的当口如鸟兽散,两者的关系就像猫和老鼠的关系一样。

这国外杂耍艺人的场景,让我想起了几年前在哈尔滨的那位老者,如果那时候我亲自走向那位老年乞讨者,蹲下去把钱轻轻地放到他的碗里,再微笑地点一个头,是不是会带给乞讨者一份更多的尊重和温暖?冷冰冰的钢镚。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对于乞讨者不能轻易相信。我也痛恨那些利用人的善心赚钱的职业乞讨者。对于这种问题,也许对乞讨者给予食物等实物形式而非现金,就可以避免被骗。除去职业性的乞讨者,真正的乞讨者,有谁愿意像那位老者在数九寒天中为了那几块钱?难以活下去了。

勺子博主谈到他去肯德基时被人力劝捐赠的事情,他在第二次时不愿意再捐,因为那工作人员已经像机器一样地在“虐待”消费者的爱心。我相信绝大部分人都有爱心,但爱心不可以被滥用,滥用之后的结果是使人变得麻木。

给街头艺人赏钱与给乞讨者施舍可能性质不一样,但有一点是一样的,接收方不能强求,赠送方要出于发自内心的自愿。双方之间是一种平等与尊重的关系,否则施舍、捐赠就变了味道。

这也是我为什么一直没有主动劝别人捐赠我的那个小公益活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祝儿子两周岁生日快乐

两年前的今天,儿子诞生了。一年前的今天,儿子周岁了。今天,儿子两岁了,儿子,生日快乐!

时间真快,又是一年过去了。小孩慢慢长大的同时,也意味着我们慢慢老去,这心情只能用“一则以喜,一则以惧“来形容。

两年来,小孩的出生当然带来了一些麻烦,比如曾经有几次半夜哭闹的时候,当时真想把儿子从窗外扔出去!又比如儿子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很是揪心。不过过来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或许这就是人之天性吧,尤其是对于自己的小孩,并不会计较这些得失。

与烦恼相比,小孩的到来也带来了欢乐,并且比烦恼多得多。就像一本育婴书里第一句话:新的希望开始了。看着TA可爱的样子,一天天的变化……这种欢乐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小孩成长的出生与成长过程对于为人父为人母的大人也是一种成长。比如小孩出生的那个晚上,让我感受到了生命&母性的伟大。这也使我对于石家庄的婴儿安全岛现象持非常赞赏的态度,这绝对是社会的进步,任何一条生命都应得到尊重。有人质疑弃婴的上升,事实上没有。

我想没有父母会像扔垃圾似的把自己亲生小孩送走,而接收弃婴的事情早在欧洲就有了,博友南风和蓝在“外国人怎样弃养孩子”一文中详细介绍了这个现象。从这个事情上,我觉得石家庄福利院的韩金红院长和那些保育员们真伟大,能想到并做到一般人想不到更做不到的事情,善举!

回到正题。早在上两周,就收到了根特市市政厅发过来的贺卡,虽然是一张小贺卡,但还是觉得非常温馨——有人在乎你。等到真正生日的今天是周三,小孩在托儿所待着,所以托儿所的阿姨们按照惯例给他开个小Party庆祝生日,倒也觉得挺好。我越来越发现欧洲这边总是把小孩的事当成大人的事一样重视,而大人之间的事又简单得像小孩子之间。

家长带点生日蛋糕和饮料参加就行。今天托儿所有14个小孩子,看到小家伙们都一本正经地唱生日祝福歌,安静地等待着吃蛋糕,觉得托儿所的阿姨们不简单,居然把这些小东西们调教得如此讲规矩。从这些小事情上也可以看出把孩子们培养得讲规矩对于一个社会的正常发展也会打下良好的基础。

整个生日庆祝视频被我录好,不过托儿所有隐私规定,就不在网上公开了。下面是小孩一年来的成长照片。

IMG_7512

IMG_7736

IMG_8140

IMG_8289

IMG_8629

IMG_8868

IMG_8982

IMG_9139

IMG_9368

IMG_9836

IMG_9893

IMG_9996

谢谢杜兄夫妇赠送的生日礼物和卢兄夫妇的生日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