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根特市

比利时根特市长认为卖淫有必要

首先声明,上面的标题绝非标题党。

“我们并不反对卖淫,卖淫有一定的社会价值(social value),对于根特这样的城市是有必要的(necessary)。”面对BBC记者关于根特红灯区新政的采访,根特市长Savage先生如是回答。

事情缘起根特市对红灯区实施新的政策,性工作者从现在开始着装不能过分暴露。过去在橱窗里招揽客人时(当然只能窗户以内即不能走出来房间招客),妓女们一般只穿很少的内衣,现在必须还要多穿一些衣服。

这一新政策,自然让卖淫女的吸引力减弱,不能取悦潜在的客人,引起了部分性工作者们的抗议。BBC记者于是对此事进行了采访,于是有了市长大人上述回答。

我去过阿姆斯特丹两回,由于各种原因都没有去红灯区看看,实在有些“可惜”,因为荷兰的红灯区全世界有名,有的阿姆斯特丹市民把红灯区当作城市的粪坑,也有人引以为豪,认为这是荷兰自由的产物。

嫖娼在比利时也是合法的。虽然不那么有名,但我所在的根特市和孩子干爹所在的列日市,都有红灯区,这是我亲眼所见的,其他城市也应该有的。对于比利时这种信奉天主教的国度,有时候真的难以理解还会这样的现象存在。

之前和比利时同事聊到此事的时候,他说比利时的警察对此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从市长大人的采访来看,似乎有专门的法律规范性服务业,不仅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孔夫子曰:“食色,性也。”性,虽然隐私,但它和吃饭、睡觉一样,是人的基本生理需求。男人的脑子里除了性,还能想些什么呢?

彻底地禁止嫖娼,可能并不现实。从个人来看,有些人可以洁身自好,但有的人需求就是强劲,从大环境来看,比如中国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更夸张的是“2007年美国政府公布的研究认为,男人性伴侣数目平均是7个,女人平均是4个”,因此,关于性服务业的问题是:如何使性服务行业处于规范的管理中?这可能是没有办法的最好办法。简单地法律禁止卖淫,并不能阻止比如中国遍地开花的性服务业——随便住一个酒店,都会有一堆性服务电话名片塞进来。

多说一句。我个人认为:卖淫女们是有贡献的,她们为减少针对良家妇女的强奸等性犯罪活动有积极作用。而且与出卖灵魂的腐败官员相比,她们仅仅出卖肉体。

体验2012比利时根特市灯光节

根特市在比利时属于第三大城市,但对于中国人来讲,实在算不上一个大城市,因为整个比利时国土面积也就相当于中国最小的省海南岛那么大,然而小即是美,并且很有历史文化的气息。根特每年有根特城市节、电影节、Jazz音乐节、博物馆之夜、灯光节等活动,让这座古老的小城散发出她独特的魅力,吸引着全世界的游客。

1月26日至29日是2012年度根特有名的灯光节(也有人翻译成光明节)。在这几天晚上的市中心繁华地带,有来自全世界的灯光师和爱好者表演灯光节目。这些灯光节目本质上相当于放映电影,但如果仅仅是这样,就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了,毕竟如今3D电影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这些灯光节目的独特之处,在于针对特别的建筑或图案,用光线投射出各种专门制作的效果,换句话说,一部作品只能投射在一个特别的建筑物上,在这本来就是立体的建筑立面上自然很容易就设计出来3D效果,而电影是任何一张平面荧幕都可以接收放映,所以立体3D效果难以实现,真是佩服这些老外们,连个灯光都能玩出艺术玩出花样来。我刚开始不觉得神奇,直到亲自去看了,才觉得效果非常惊人和美仑美奂。其实国内的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晚会上主楼投影也产生过类似的3D灯光影像

好吧,还不明白?那就观看游客拍摄的视频,还有土木坛子亲自拍摄的照片,体验一下热闹的场面和梦幻般的视觉效果吧。

网友拍摄的2012比利时根特市灯光节现场视频 [高清] Youtube

ghent-light-festival (1)
活动地点在市中心商业区的麦当劳附近

ghent-light-festival (2)
三大教堂地区人山人海

ghent-light-festival (3)
老邮政大楼前广场是主要灯光表演地点

ghent-light-festival (4)
老邮政大楼作为屏幕供灯光节目表演

ghent-light-festival (5)
墙面上出现花朵

ghent-light-festival (6)
邮政大楼灯光表演效果1

ghent-light-festival (7)
灯光表演台,类似于电影放映室

ghent-light-festival (8)
邮政大楼灯光表演效果2

ghent-light-festival (9)
广场上的游客

ghent-light-festival (10)
邮政大楼全貌

ghent-light-festival (11)
街旁出售好吃的比利时华夫饼(格子饼)

ghent-light-festival (12)
河上的表演船

ghent-light-festival (13)
利用吹出的冷气作为“屏幕”接收光线投射,形成影像

ghent-light-festival (14)
游客们用荧光棒自由组成图案

ghent-light-festival (15)
河边建筑

ghent-light-festival (16)
星期五市场广场

ghent-light-festival (17)
星期五市场广场上的灯光节目表演

ghent-light-festival (18)
灯光效果以此真实屏幕为基底,制作出变幻效果

ghent-light-festival (19)
普通的建筑也在灯光下变得漂亮了

OBSG的周日晚上舞会

OBSG在周日晚上有个舞会,何姑娘说是免费的,叫我也一起去参加,本来她一个姑娘叫我去参加,我不应该去,毕竟我是已婚人士(不过她也是已婚人士),但是觉得这毕竟是一个好机会,可以交上不同的朋友,还能免费学舞蹈,我一直对于舞蹈是一窍不通,小时候对于这方面的东西几乎是没有接触。

去了以后才发现有好多人,神父也在,不过他显然是拍拍照,留作纪念,这是OBSG组织的活动。一帅哥,一美女,男的说英语,女的说荷兰语,他们今天是我们老师,教我们学跳舞。

老师先教我们CHACHA舞,其实都是很基本的拉丁舞动作,可是我从来没有都没有接触过舞蹈,所以刚开始很紧张,觉得全场我跳得最差似的。女生不用说,对舞蹈比男生有天赋,就好像男生对游戏,对电子产品天生就比女生要灵敏,而那些欧美学生,他们也似乎要比我们要有天赋,尤其是非洲朋友,他们的节奏感就是很强,所以全场的人大家都在很投入地跟着老师跳,真是很疯狂,一个大厅里,所有的人都在扭动着身子,似乎都很会跳舞一样。渐渐地我也无所谓了,不看自己的步伐了,一边看着老师的动作,一边放松地跳着,才发现我对舞蹈也并非太迟钝。

单人动作教几个后,开始双人跳,这下每个人都要有一个舞伴,我没有舞伴。我也不好意思主动找女孩作舞伴。后来,在老师及其它人的指点下,我一会儿有舞伴,然后停顿后,又没有了,因为我不会留人,舞伴也不知跑哪去了。不过我也不太喜欢和西方姑娘一起跳舞,她们的身材较为高大,有的看起来不胖,但我的手搭在她们的腰上时,还是能明显感觉到多余的脂肪,我甚至觉得我要是节奏没有和舞伴一致时,就会有一种撼不到对方的感觉,因为她们质量比我大,根据牛顿第一定律,运动时的惯性较大。唉,我怎么就那么苗条呢?相比西方女生,还是东方女性苗条。

快要结束时,两位老师表演了较为复杂的舞蹈,双人跳起来,确实很美,有时很优雅,有时很奔放。我们中国学生,只知道念书,到头来还没有念好,只是一些书本知识,而国外的人音乐,舞蹈等所有的东西都会接触一些,以此来丰富生活,享受生活,我们东方国度就差远了,就算现在国内小孩学这个特长,学那个特长,都或多或少地带有功利的色彩,预以将来升学等等,所以小孩学得很痛苦,意境差得远了。

在最后,老师总结了,告诉大家,今天只是第一次课,以后就要交费了,办会员卡5元,然后每次来参加舞会学习时,2元学费。如不办会员卡,每次都是5元。

如果我有时间,我还是想来这里学习舞蹈,我觉得挺好,虽然这需要交学费,但我乐意。

2009年10月26日20:36:03

忘带自行车灯

早上起来骑车去学校,发现天较暗,再一看人家骑车都开着前后灯的,比国就是规则多,骑个自行车还要带前白灯,后红灯的,弄得跟一汽车一样。不过这也好:安全,让人一下子就能看到你在骑自行车。

昨天晚上回来时天不黑,我就把车灯放在了办公室,现在想用都用不上了。过一路口时,见有一警察在指挥交通,我一想,完了,万一被他逮着,怎么办?

小心翼翼地推着车,我觉得他应该把注意力放在了指挥交通上,毕竟指挥交通是一个高风险的事情,两分钟后,我顺利过了这个路口,赶紧骑上自行车一路飞奔向学校。

以后还是随身带着车灯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