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根特大学

欧洲博士毕业答辩是怎样一个过程?

europ-phd-defense (2)

欧洲是现代科学萌芽发源地。而博士的培养是科学研究中一个重要环节。一位博士的培养通常以成功的毕业答辩结束,这个博士生毕业答辩的过程并不简单。

我曾经有幸完整经历过比利时根特大学博士学位毕业答辩。下面我记录分享一下这个过程,供有兴趣的朋友参考。必须指出,各个国家和大学的过程可能有所不一样——比如英国的差别就较大(英国博士答辩叫VIVA),荷兰的博士答辩更加注重仪式感。

前期准备

比利时的博士生毕业答辩分两个过程。首先,导师认为基于前几年研究的博士论文合乎要求,同时博士生满足大学规定的小论文发表等要求后,向大学/院学术委员会提出申请并提交论文等资料。

导师提出建议答辩委员会成员——包括导师在内共7位,包含主席和秘书各一位,大学学术委员会同意此名单后,导师向这些成员们发出友好邀请,接下来将论文送交给这些答辩委员。其中,有2位外部成员负责认真审阅论文——导师也会审读,其余则是大略看框架。

审阅负责人审读完毕后,提交报告给大学学术委员会的系统,指出其中的问题,并建议是否给予答辩,博士生有机会看到报告中指出来的问题,并进行修改。

闭门答辩

如果上述过程没有问题,进入第一次答辩,闭门答辩。由于邀请的成员们很可能分布在各个国家,所以答辩时间和地点由导师与成员们协商,然后告诉博士候选人。

在闭门答辩过程中,答辩委员会主席主持答辩,博士候选人有10分钟陈述研究框架——基本就是大纲式介绍。然后,答辩委员会成员围绕研究一一发问,候选人一一回答。这中间的问题五花八门,总之与论文相关的都可能问到。整个过程持续大约2小时。

闭门答辩结束后,答辩委员会闭门投票商讨出结论,当场通知博士候选人,并报送大学学术委员会。结果为是否进行下一步答辩:公开答辩。同时博士候选人要根据闭门答辩的结果修改论文。

如果能进入到公开答辩,导师会与答辩委员会再次商讨出一个时间与地点,原则上公开答辩与闭门答辩间隔不超过4个星期。

公开答辩

所谓公开答辩,即欢迎任何人参加,通常由答辩人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同事等发出书面邀请。公开答辩中,教授级别的答辩委员要求穿专门的学术服,本校教授可能自己已经购买,或者博士候选人从大学专门借用。

在公开答辩中,博士候选人有45分钟左右的陈述时间,较为详细地作一个演讲报告自己的研究过程和结果。之后,答辩委员会成员开始发问,博士候选人回答问题。

通常远道而来的委员先行提问,导师最后结束,答辩委员会主席一般不提问,每个委员原则上可以问两三个问题,此时问题不宜过深过细,要泛而广一些,当然这些要求并不是死规定。观众席区也可以发问——不过一般也没有人会问。

然后,答辩委员们离场进行闭门投票,决定是否授予候选人博士头衔。通常来讲,能进行公开答辩,基本也就是一个仪式,结果不言而喻:能够通过答辩。

接下来,委员会回到答辩现场,由主席宣布结果,授予候选人博士学位,同时颁发早已准备好的博士学位证书,并佩戴博士帽,委员们与这位新出炉的博士一一握手祝贺,博士也可以发表一点点感想,致谢。

在比利时,博士毕业后,导师据说能得到2万欧元奖励,在荷兰据说是6万欧元。当然,这只是据说,我没有考证过。

europ-phd-defense (1)

最后,由答辩人提供招待酒会和非正餐小吃零食等,邀请包括观众在内的所有人一起庆祝这一重要时刻。

只是开始

相比较获得博士学位的博士生,相当数量的博士生最终没有获得学位,退出或者失败的原因各种各样。鲁汶大学在1991到1995年间,大约46%的理工科研究生获得了博士学位,只有23%的人文科学研究生获得了博士学位。

博士学位低完成率是一个全世界现象。对整个比利时荷语区1990年以来28871名博士研究人员的跟踪研究统计发现(The PhD track: Who succeeds, who drops out?),博士学位完成平均时长为4.5年,8年之内毕业率为47.4%,退出率为49.9%。美国的1992-2003年之间博士学位完成率为57%。英国2010年开始全职博士生研究的人数中有72.9%的人在7年之内拿到了博士学位。中国目前的博士学位完成率比较高,博士生三年毛毕业率近10年平均为75.1%

作为科研人员,博士学位的获取仅仅是第一步,也仅代表在那个博士研究领域有一点点深入独到的研究,在这之后,还有更多的未知世界。如果离开学术研究,同样要面对全新的生活。

无论如何,博士毕业,是一个类似苦行僧修行一样阶段的结束,更是另一个全新阶段的开始。

europ-phd-defense (3)

也喝咖啡

just-a-cup-of-coffee

原来在比利时根特大学时,学校给每个人发一咖啡杯,一个小小的白色瓷杯,底下还有一个衬底瓷盘,很是好看。这咖啡杯并非随便发放,杯身除了大学Logo外还写着“No more coffee cup reading”,学校希望我们喝咖啡时想一想学校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为之出谋画策。

后来我举家搬到英国时,我没有将这并不太容易携带的咖啡杯扔掉,而是完好无损地将它带到了英国。然而我很少用它喝咖啡。通常我喝茶,中国茶。

我不愿意喝西式茶,比如:英国茶,一个不知是什么茶叶品质碾成粉末的茶包,放到开水里,不出几秒种的功夫,一杯茶就成了,颜色很浓,味道很苦,通常需要添加白糖。我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喝法。我每次见这英国茶,就叹息:大英帝国不但没有什么入得眼的美食,连茶水我都无法接受。

可是最近我几乎没有茶叶了。过去回国时带过来的茶叶基本喝完了。英国这边亚洲超市可以买到中国茶,可惜茶叶品质很差,大概漂洋过海后,像绿茶早已氧化品质大打折扣,又或者根本就是糊弄国外客户,除了农药残留量等指标,根本不讲究茶叶品质。总之,我买过一回后再也提不起兴致。

生活总要继续。没有如意的茶叶,需要喝点什么的时候,总还要解决。我看着我的咖啡杯:为何不喝咖啡?我其实偶尔也喝速溶咖啡,价格虽贵,倒能接受。只是除了苦的味道以外,我没有感觉到咖啡有多么好喝。

事情的变化起于一同事买了个泡原磨咖啡的壶。一打开那咖啡包装,闻惯速溶咖啡的我突然被这原磨咖啡的浓郁香味迷住了。这种自然的带着一点苦味的香味我从来没有闻过,然而我实在太喜欢了。

自然,接下来就喝起了这原磨咖啡。和泡茶一样,烧水,加咖啡粉,稍等片刻,过滤,将泡好的咖啡倒入咖啡杯,慢慢享用……

原磨咖啡不只香味更原始更浓郁,连味道也不似速溶咖啡那般苦,对身体肠胃的刺激性也不那么大。尤其是泡咖啡这一简单又必备的程序,每每泡时,就像茶道一样,仪式感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与放松。

我喝茶多年,从来不掩饰自己对茶的喜好。然而,我没有想到自己终有一天,喜欢上了另一种与茶类似苦味的饮品:咖啡。这固然起因于生活中的无奈不得不妥协的结果,但这也源于我一贯以来的顺其自然。世界丰富多彩,试图去发现,去接受。

末尾,分享一首歌曲:蔡琴的《渡口》(YouTube)。10年前,如果买MP3播放器,经常会用这首歌曲试音。蔡琴的音色我很喜欢,饱满中带着磁性,高贵中不缺乏亲切,整体上落落大方,很是独特。我的年龄与蔡琴相隔一代,这并不妨碍我对她音乐的喜爱。

用文字打败时间

上次回国时路过广州勺子博主知道后,专程不上班从深圳开车跑来广州见我。

在咖啡厅坐好后,他掏出电话联系佐仔博主,一会儿功夫他也过来了——不可思议地快,于是有了下面这张三个博主合照(2015年10月26日)。

gift-blogger (1)

对大部分人来说,网络上的朋友虚幻不真实,我们虽是第一次见面,却完全像老朋友一样开怀畅谈,甚至许多话不必开口,却已了然在心,就像当年刚到英国时见到赖博主一样。这也许就是博客的魅力?

gift-blogger (2)

勺子很客气地给了我一个见面礼,我不客气地收下了。从包装到做工,都是一支很文艺的笔。后来我用这支笔写下了这句话:用文字打败时间,感谢勺子先生。

gift-blogger (3)

无独有偶,上次在比利时和博士导师告别时,他也送我一支LAMY笔,也很不错。更巧的是,在他送我礼物之前,我送给他的是一支根特大学的纪念笔。

gift-blogger (4)

那就用文字打败时间吧,笔就是这个象征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