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科研学习

献给所有人,感谢!

gift-blogger

说明:这是我的博士论文最前面的致谢,这可能是非专业人士能看懂也可能感兴趣的内容。原文为英文,我将之翻译成中文分享在这里,回忆这段经历,再次感谢提到的和没有提到的所有人。一个台前演员在释放光芒的同时,不要忘了所有幕后为之默默付出的人们。


没有许多人的帮助,这本论文的完成也许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想表达我对我两位导师的谢意,叶光教授和Geert De Schutter教授,感谢他们这么些年来的指导与支持。他们花费了相当多的时间和努力帮助我完成这个项目,比如开会、讨论、论文修改、参加国际会议等。

这两位绅士给予我自由的空间来探索水泥的世界。叶教授永远都准备好学术上认真与批判性的问题抛给我,这无疑对于一名像我这样的博士学生的成长至关重要。De Schutter教授是一名出色的学者,他永远都乐于帮我解决我能力范围之外的实验安排问题。除了学术研究之外,他也一直在我面临挑战和沮丧低落的时候予以坚定的支持。

不只是学术研究方面的工作,我的两位导师也是他们各自家庭里两位不错的丈夫、父亲,他们是我追求幸福生活方面的榜样。

特别的感谢要送给Magnel混凝土研究实验室的专业技工团队。尤其是Nicolas Coppieters先生,Dieter Hillewaere先生和Sandra De Buck女士,没有他们的帮助,实验工作不会那么容易。

我也对Magnel混凝土研究实验室的秘书团队表达感谢,也就是Marijke Reunes,Christel Malfait和Viviane Van Gaver三位女士,感谢她们的努力工作,帮助我安排会议、旅行出差、财务报账以及其它办公室相关的工作。

特别的感谢要献给Luc Taerwe教授,Nele De Belie教授,感谢他们时不时的帮助。同时,感谢根特大学无机物理化学系的技工Philip Van Sweevelt先生,Els Bruneel博士和Isabel Van Driessche教授,还有鲁汶大学的Lieven Machiels博士和代尔夫特理工大学的Zhang Yong博士生,是他们的帮助使我能够在他们各自的实验室完成合作实验工作。

我感谢答辩委员会成员们对论文的仔细审读和评论。来自Klaas van Breugel教授(代尔夫特理工大学),Özlem Cizer教授(鲁汶大学),Veerle Boel教授(根特大学)和Elke Gruyaert博士(根特大学)的意见和建议对于提高本论文的质量非常重要。

在Magnel实验室待过的这些年里,我感谢这个可爱的实验室里所有同事们的帮助,包括所有中国同事和非中国同事,感谢这些快乐的时光,你们让我如此享受在比利时的研究工作。

这个研究项目由根特大学的特别研究基金全额资助,由于根特大学是比利时国家资助的国立大学,因此,我对比利时的所有纳税人表达我深深的谢意。

最后一点——并不是说不重要,我对我的父母、兄长、姐姐表达我的爱与感谢。是他们无止境的支持与理解,使我能够完成从孩童到成年整个时期的学业。特别地,感谢来自我妻子Hongli Fu女士的支持。在我忙于研究工作时,这些年是她一直在照顾这个小家庭。

这本论文也是送给我儿子的礼物,他出生于我博士研究的第二年。同时,这本论文也献给我的两个奶奶(注:养奶奶亲生奶奶),她们在我博士研究的第三年离开了人世。

分类
科研学习

无法下载自己的博士论文

zhijun-tan-thesis

上次回忆博士答辩的时候,我想起了自己提交的论文: Experimental Study and Numerical Simulation of Hydration and Microstructure Development of Ternary Cement-Based Materials。于是去根特大学网站上的相应地址下载,却发现我自己也无法下载。

这是为什么?原来,大学可能以保护作者的原因,当时未问我是否立即全面开放,所以暂时将论文半封存起来,并未全面对外开放,等到某个时间点后再完全开放。目前需要下载的话,只能使用大学的IP地址(或者用根特大学的账号登录)。

作为论文的研究者,我没有读过细则规定,但我知道,论文提交后的版权和知识产权,已经转移给了当年资助我的大学:I have transferred the copyright for this publication to the publisher. 的确,大学资助这项研究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作为作者的我,也无法下载自己的论文,这感觉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从传播知识的角度,这样的版权规定我觉得可能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不过,作为作者的我,还是愿意早日拥有全面开放下载的权限。研究成果和知识不传播的话,封存在网上某个硬盘里,只是几个没有用处的电子比特。

相比我的硕士论文,我的这本博士论文花费了我巨大的心血和时间——虽然可能依然存在一些小错误,我这辈子可能再也难以写出来这样的东西……

不同于其它大学的事情是,根特大学免费给博士论文一个ISBN书号。在中国拥有ISBN就算一本正式出版物,而我当时只限量印刷了25本(印刷成本是近20多欧元一本,导师报销)——可能是世界上印刷量最少的书籍之一。

其实,我还是将自己的论文上传到了我能完全控制的网站——并且通过Google搜索“Zhijun Tan Thesis”就能找到,方便有需要的同行下载交流。如果某天相应版权方觉得有问题时,我再把它删除……

我个人甚至鼓励研究同行都应该这样做。有时候需要找尤其是国内的博士论文时,我发现经常需要到收费网站下载,并且还可能没有PDF格式,我看不出这能促进科技进步。

如果规则实在跟不上时代,那就试图打破它,建立更为合理的规则。这可能不是一个“政治正确”的观点。

分类
科研学习

欧洲博士毕业答辩是怎样一个过程?

europ-phd-defense (2)

欧洲是现代科学萌芽发源地。而博士的培养是科学研究中一个重要环节。一位博士的培养通常以成功的毕业答辩结束,这个博士生毕业答辩的过程并不简单。

我曾经有幸完整经历过比利时根特大学博士学位毕业答辩。下面我记录分享一下这个过程,供有兴趣的朋友参考。必须指出,各个国家和大学的过程可能有所不一样——比如英国的差别就较大(英国博士答辩叫VIVA),荷兰的博士答辩更加注重仪式感。

前期准备

比利时的博士生毕业答辩分两个过程。首先,导师认为基于前几年研究的博士论文合乎要求,同时博士生满足大学规定的小论文发表等要求后,向大学/院学术委员会提出申请并提交论文等资料。

导师提出建议答辩委员会成员——包括导师在内共7位,包含主席和秘书各一位,大学学术委员会同意此名单后,导师向这些成员们发出友好邀请,接下来将论文送交给这些答辩委员。其中,有2位外部成员负责认真审阅论文——导师也会审读,其余则是大略看框架。

审阅负责人审读完毕后,提交报告给大学学术委员会的系统,指出其中的问题,并建议是否给予答辩,博士生有机会看到报告中指出来的问题,并进行修改。

闭门答辩

如果上述过程没有问题,进入第一次答辩,闭门答辩。由于邀请的成员们很可能分布在各个国家,所以答辩时间和地点由导师与成员们协商,然后告诉博士候选人。

在闭门答辩过程中,答辩委员会主席主持答辩,博士候选人有10分钟陈述研究框架——基本就是大纲式介绍。然后,答辩委员会成员围绕研究一一发问,候选人一一回答。这中间的问题五花八门,总之与论文相关的都可能问到。整个过程持续大约2小时。

闭门答辩结束后,答辩委员会闭门投票商讨出结论,当场通知博士候选人,并报送大学学术委员会。结果为是否进行下一步答辩:公开答辩。同时博士候选人要根据闭门答辩的结果修改论文。

如果能进入到公开答辩,导师会与答辩委员会再次商讨出一个时间与地点,原则上公开答辩与闭门答辩间隔不超过4个星期。

公开答辩

所谓公开答辩,即欢迎任何人参加,通常由答辩人向自己的亲朋好友、同事等发出书面邀请。公开答辩中,教授级别的答辩委员要求穿专门的学术服,本校教授可能自己已经购买,或者博士候选人从大学专门借用。

在公开答辩中,博士候选人有45分钟左右的陈述时间,较为详细地作一个演讲报告自己的研究过程和结果。之后,答辩委员会成员开始发问,博士候选人回答问题。

通常远道而来的委员先行提问,导师最后结束,答辩委员会主席一般不提问,每个委员原则上可以问两三个问题,此时问题不宜过深过细,要泛而广一些,当然这些要求并不是死规定。观众席区也可以发问——不过一般也没有人会问。

然后,答辩委员们离场进行闭门投票,决定是否授予候选人博士头衔。通常来讲,能进行公开答辩,基本也就是一个仪式,结果不言而喻:能够通过答辩。

接下来,委员会回到答辩现场,由主席宣布结果,授予候选人博士学位,同时颁发早已准备好的博士学位证书,并佩戴博士帽,委员们与这位新出炉的博士一一握手祝贺,博士也可以发表一点点感想,致谢。

在比利时,博士毕业后,导师据说能得到2万欧元奖励,在荷兰据说是6万欧元。当然,这只是据说,我没有考证过。

europ-phd-defense (1)

最后,由答辩人提供招待酒会和非正餐小吃零食等,邀请包括观众在内的所有人一起庆祝这一重要时刻。

只是开始

相比较获得博士学位的博士生,相当数量的博士生最终没有获得学位,退出或者失败的原因各种各样。鲁汶大学在1991到1995年间,大约46%的理工科研究生获得了博士学位,只有23%的人文科学研究生获得了博士学位。

博士学位低完成率是一个全世界现象。对整个比利时荷语区1990年以来28871名博士研究人员的跟踪研究统计发现(The PhD track: Who succeeds, who drops out?),博士学位完成平均时长为4.5年,8年之内毕业率为47.4%,退出率为49.9%。美国的1992-2003年之间博士学位完成率为57%。英国2010年开始全职博士生研究的人数中有72.9%的人在7年之内拿到了博士学位。中国目前的博士学位完成率比较高,博士生三年毛毕业率近10年平均为75.1%

作为科研人员,博士学位的获取仅仅是第一步,也仅代表在那个博士研究领域有一点点深入独到的研究,在这之后,还有更多的未知世界。如果离开学术研究,同样要面对全新的生活。

无论如何,博士毕业,是一个类似苦行僧修行一样阶段的结束,更是另一个全新阶段的开始。

europ-phd-defense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