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朋友

网络联系再发达也要面对面交流友情

communication

借助互联网的便利,人与人之间交流越来越方便。比如我在西半球,无论是时间上的时差还是空间上的距离,与国内的朋友依然能保持交流,电话、社交软件、网站等。这些方式的共同点便是通过网络实现。

去年底,我回国一趟,一个月时间内走遍了近十来个城市。这其中当然见过许多老朋友。每次我都尽量和朋友会面聊天,我尽可能地充当一个聆听者。我惊奇地发现,收获的东西比我想象的多太多。

许多朋友虽然平时在网上有联系,但并没有深入交流。当面交流时,大家都珍惜难得的相聚机会,聊天的深度和长度都几乎是网上不可能达到的程度。我听他们讲工作中的事情,敞开心扉谈台面上台面下的内容。

其中一位朋友,原来他在比利时我都没有发现他这么能谈,他跟我谈美国共和党、民主党的区别,谈国内底层年轻人的压力,谈及上海北京发达地区孩子们受教育的难易程度。所谈的内容既有深度、客观又具体,一直谈到深夜,唯有四个字来形容:相谈甚欢。

还有几个大学的校友,原来不过是校友之交,一起在其中一位哥们家中吃自制火锅,听他们回忆我们的过去,谈工作这么多年以来的变化,非常真诚,短短相聚一晚上的时光,有如胜过过去几年的交往。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小学同学身上,20多年没有见面,聊起天来,友情同学情并没有被时间改变,人与人之间少有的真诚信任感油然而生。这样的例子几乎在每个城市见到的老朋友身上都有重现。我有一个感慨,再好的社交网上交流,都不如实际见上一面。当大家不再一起同窗的时候,抽空见面的机会越来越难——有的甚至可能永远再也见不上了。

时间和注意力是最珍贵的东西。天南海北地一起面对面地好好一聚,这本身就花费了宝贵的时间和注意力。这种联系的困难程度比廉价的网络联系要难得多,再加上大部人愿意交流的对面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以及东方人不太愿意以非当面的形式交流太多东西,因此当面交流联系的效果也就有了本质上的保证,这比过节时一通群发的微信和短信邮件要强得多。

我很感谢我这些朋友们的热情招待,让我在每个城市的旅行异常开心,我更感激大家的坦诚相待,在思想层面上的交流更加令人欣慰。同时,我也提醒自己,再方便的网络交流,都不要忘了和老朋友面对面地交流,前提当然是见的是真朋友——虽然真的朋友不一定必须经常见面。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

除夕之日,最好的哥们专门给我发来信息祝我春节快乐。他告诉我这次第一次在外过年,我虽然已经习惯在外面过年——或者说不过年,但我有过第一次在外过年的经历,于是直接给他视频聊天。

原来他因妻子好不容易怀孕了,为了保险,因此不打算从广州长途跋涉回湖南过年。怀孕是件好事,恭喜他后我告诉他:我等你生孩子好久了。因为这样,我这个至交就能给他准备一切需要的婴幼儿用品,只要能从英国寄过去,这是我目前能为他所做的事情。

另一老同学前两天告诉我,她预产期已经到了,躺在医院里还没有生。我问她是男孩还是女孩,她说不知道,但10个人有9个人说应该是男孩,因为肚子很尖。我依据不一定科学的经验告诉她:预计是个千金,并愿意收作儿媳妇。两天之后,她给我报喜说生了个美女。终于母女平安地完成了为人父母的第一步。同时祝贺的另一女同学说,她孩子7年前的今天出生,同为同学,生儿育女的时间跨度这么大。

高中同学中,有位男同学在微信群中发邀请,欢迎大家参加他的婚礼,我们这些天南海北的只能遥祝。他说再不结婚,我们的孩子都要谈恋爱了,我则说他一路风景看下来也不错,他对我发出感慨:他倒是想早婚,可惜一直没有早成。现在总算修成正果。我想起自己算结婚早的了,在去国外念博士之前,就草草把婚结了,了了一件事情,后来又人算不如天算,一不留神孩子好几岁了。

graduation-anrenyizhong-middle-school

结婚生子是好事,好事之余,也有不好的事情。依然是初中的同学,有一位刚刚年前不幸去世,得了肝癌。家里的独子。2014年回国的时候,我在县城还见过他一面,当时没有看出任何问题。没想到他居然在最好的年华里离开了这个世界。真不敢想像这位同学的父母如何面对未来的生活。看着当年毕业照里的他,思绪一下子回到了那些稚气未消的青春岁月。

到了我这个年龄段,大部分人都是过着极其普通的生活,结婚生子、养家糊口,同时也会偶尔面临昔日故人的离去,不论是过年的日子还是不过年的日子,这些事情都在不停歇地发生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我们能做些什么?不能做些什么?未来很难预测。能做的只有珍惜当下,每一刻,这也许就是生活的真谛。

为什么许多国外中餐馆只收现金?

cash-only

上周有位荷兰的老朋友来英国开会,周六来谢菲尔德来看我们。我带她在市区逛了逛后,就去我上班地点附近的一家中餐馆吃饭。

吃完饭结账时,饭店的人说不收银行卡,只收现金。我根本没有想到市区的饭店不收现金,而且这家饭店还经常有英国人吃饭。我当时身上没有现金,我正打算出去找ATM机取点钱过来,朋友见状立马过来帮我付了款。她远道而来,本来我应尽地主之谊请她吃饭,结果变成她请我。

我仔细想了想,才发现国外许多中餐馆只收现金,包括我在比利时英国见到的大部分中餐馆。为什么会这样?在银行卡如此流行的今天,我估计商家只收现金的行为很可能有两个原因:逃税和避免POS机刷卡时的手续费。

国外没有发票这一说,通过现金支付的话,很可能难以留下资金账目信息,自然方便逃税,这节省下来的税费就直接变成了利润。

另外,POS机刷卡都需要商家支付不同程度的手续费(有些华人超市直接要求消费者支付刷卡费用),通过现金支付的话,也就直接节省下来这些至少1%的费用,时间一长,费用也可观。

其实不只中餐馆是这样,我甚至听原来比利时的同事讲,比利时的酒吧在周末的时候,也经常会说POS机坏了,只能接受现金,周末没有维修人员修POS听起来也似乎合理。

只是只收现金的行为,给消费者还是带来了非常大的不方便。

此时此刻

heeley-sheffiled
Sheffield Heeley, 13 Mar 2015

此时,夜很宁静,窗外偶尔传来英格兰常有的大风,它刮过树枝带来的声音,突出夜的宁静。我的思绪也很宁静,才使我此刻感觉到夜的宁静。这也是一种美好,以至于我不想早点睡去。

我想起高中时,一好友在我生日时送了我一本《别闹了,费曼先生》,朋友也许没想到,多年以后,我真的走上了科研这条不归路。想到这,一幕幕往事,涌上心头。于是我买了kindle版的英文原版,打算有空时重读一遍。

回忆过去的时候,总觉得美好,有如感觉现下世道与时光,都不如过去。可是过去已经过去,回不去。另一方面,过去也一定有诸多不如意,只是大脑选择性地记住了那些美好的事情。

我想,多少年以后,未来的自己几乎一定会回忆当下的此时此刻,也许不会有现在那么差的感觉,也会回忆起当下这份美好。这就像母亲往往忘了生孩子时的痛苦,敢于选择再生一个孩子。

既然如此,为何不好好体验当下?感受自己存在的此时此刻。如能这样,以未来心境感受当下的美好,将来回忆时可能会觉得更加美好。如此以来,一份美好,两份感觉,岂不更好?

就在此时此刻,我脑子里冒出了这些念头,用心感受思绪在心田里流淌,我用键盘记录下它。

理想的过年方式

2008年,由于郴州冰灾我没能赶回家过年,在郑州的杨叔家度过,第一次体验北方的过年方式,印象尤为深刻,至今都很感激他的热情款待。2009年出国后到现在,我连续四年没有在家过年了。

有人问我在国外过年时候会不会想家,我倒没有特别的感觉。我所处的比利时华人不多,过年的气氛几乎没有,再说久了也就习惯了,现在的网络这么发达,和国内的亲戚朋友联系非常方便。说到这里,我都不知回答过多少回国内亲戚朋友的问题:外国人过不过年?农历春节不过是东亚文化几个国家的传统节日而已:中国(含香港和台湾地区)、越南、朝鲜和韩国等几个国家,可是全世界有近200个国家

往年过年时,实验室里中国同学之间会聚餐,一起度过除夕之夜。今年由于好几个同学有其它饭局,于是实验室里的聚餐就取消了。我大概是属于好静的人,有一点老子的“老死不相往来”的思想,也就此机会独自一家过一下年。除夕这天正好周六,同住小区山东小伙子初到比利时,主动要来我家过年,于是一起吃火锅包饺子,看CCTV春节晚会,再顺便打一下电话给家里,倒也从下午忙到晚上。

在国外过年

蛇年大年初一是周日,朋友邀请我们去他们家去玩,又是吃饭聊天。孩子们在一起自然热闹,大人们很久不见,也有很多话题可以聊。顺便再玩一下Wii体感游戏打会儿乒乓球。家里领导居然说喜欢这玩意儿,我想情人节的时候,礼物似乎就有了,也可以把家里那台“退休”好久了的旧电视派上用场。席间,朋友谈到国外的生活过于单调简单,以至依然保持一份童心不泯。周围的人都不相信他们年过四十,我也诧异他们的不惑之年。忽一想,我自己也已而立之年,他们四十也不奇怪,只能感叹光阴如小偷。

打WII体感游戏

我的这对朋友夫妇是山西人,在法国念完书后来到比利时工作,育有一儿一女,已在比利时定居。几乎每年他们都要邀请我们去他家聚几次,实在是盛情难却。当初我儿子出生时候,半夜就是叫上他的车送到医院,然后又是他亲自接我们出院,令我一直心存感激。孩子出生后,也不知拿了多少他家孩子穿下的衣服和玩具,堪称厚礼(国外的人其实很节俭,小孩穿亲戚朋友给的旧衣服,二手物品买卖现象很常见,省钱又环保)。

说到礼物的事情。去朋友家前,领导问我要不要给孩子们包个红包,我想都没有想就说:不要包红包。孩子们小小的,直接用赤裸裸的金钱来作为礼物,太俗太不利于孩子的成长,而且我们送个红包过去,朋友出于礼节又包个红包过来,徒有形式主义、面子功夫,没有意义。还不如给孩子们准备点有意思的小礼物,给孩子们一个惊喜。我想这些并不太高级的所谓人情往来风俗,能去则去之。

从朋友家回来后收到邮件,我所在小区的神父从荷兰发来邮件说,周一回比利时后带给我一个礼包,并惊讶地说我的朋友遍布世界,我还以为是神父搞错了。把事情往微博上一发,几分钟后就有回复,原来是荷兰的刘姐托神父给我家小孩带来一些玩具和她家孩子穿过的衣服。这也算是新年的惊喜了!感谢刘姐一家,这么远了还总是惦记着我们,虽然我们见面不多。

Dear Tan,
I’ll come back tomorrow from Holland with a packet for you.
You have good friends everywhere in the world!!
Yours.
Father

这个年过得平淡无奇,也最轻松安静,对我来说,可以算作一种理想的过年方式。

但愿新的一年有新的起色。土木坛子在比利时祝大家蛇年吉祥,健康平安!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