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智商

比智商和情商更重要的东西

花

几年前,我去上海出差,碰巧见到和我同村的一个老乡。见面之后离开之际,下午6点还未到,他说他的车还要等等才能回家,我问为什么?他说他的车不是上海牌照,外地车在上海市内不得在6点前上高架桥。

他感叹说,像我们这种小山村里走出来的人,在外面闯世界时,经常缺少眼界和格局。他几年前其实可以买到一个上海的车牌,可当时觉得上海车牌很贵,就图便宜买了一个江苏车牌,弄得在上海市区工作的他现在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不是很方便。但是,现在的上海车牌更贵了……

他说起这个事情,我深有感触。我想起一个在北京从政的前辈老乡,他也表达过类似的感慨,这能决定在政坛上能走多远。我们可能并不在智商甚至情商方面比别人差太多,但眼界和格局的狭小,会成为人生发展的短板。

从小到大,我都尽量满足父亲对我的期望。父亲是一位标准的中国农民,眼界不高,他对我的期望,就是鼓励我不停地念书,念完小学,上中学,考上大学,再念研究生,争取把博士也拿下来——因为那样就是村里的第一个。我拿到博士学位后,他说博士之后还有一个叫博士后的东西,我只好如实告诉他,我还真的正在做博士后研究——显然他们以为博士后是一个文凭。

我天资不高。小时候,村里有人甚至说我父母是不是动用了“关系”,把我送进了县里最好的中学。到后来,我念到了国外,村里的人出来为我说话:他们家无权无钱,就是送钱都不知送给谁。我其实是凭着一股坚持劲再加一点点运气,一路满足了我父亲的各种期望。

等我年过而立,回顾我已过去的人生,我发现自己所做的事情并不是真的追随自己的内心——幸好也还没有走错道。我不再问父亲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他也早已不能理解我的内心世界。

人生的意义是什么?金钱?对我来说,金钱够用就可以,如果运气不太差,自己应该能赚到。美女?我向往“从心所欲不逾矩”。权力?饱受几千来封建权术斗争浸淫的政治,这滩浑水有几个人能轻易趟过去?

你要知道自己想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然后才去做什么。幸运的是,在这个总体太平的世界,还能选择追随自己内心做真正想做的事情。

我回忆这些,其实是觉得自己的眼界不高、格局不大,人到而立之年,才开始思考这些事情,这不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情。如果当年有人能指导我?能帮助我规划人生?

不幸的是,我这样的例子并不孤单。我的湖南同乡,毕业于北京大学现在美国的 Derek Yang 同学,他也如此反思:

我算不上成功人士,但相信我的现状比大部分出身寒门的同龄人强。我并非见多识广,但回望来路,我知道自己二十岁前后做过很多糟糕的事情和选择,上大学乃至毕业之后浪费了近十年的时间,每天做的事情对人类、社会、乃至家人和自己的未来都没有益处。

同样,他也出身农村,那些年的贫穷留下的印痕是如此之深:

我小的时候,村里没通电,晚上要点煤油灯和松明。偶尔找到一棵油脂丰盛的松树,就跟捡到宝贝一样。后来有了手电筒,可是普遍质量很差,灯光很暗,聚光不好,甚至接触不良、需要不时拍打几下才会亮,谁家若有一盏没有毛病的手电筒,邻居们都会羡慕。

直到现在,我在 COSTCO 看到500流明的手电,依然忍不住想买下来寄给我爸。这就是20多年前农村物质极度贫乏留下来的习惯。

因此,今天的他想做一点事情:

我想帮助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学子,就像是帮助当年的我自己一样。

于是,他正在发起一件有意义的事情:眼界计划点击链接了解「眼界」计划是什么?),他希望我帮他宣传一下,我个人很认同这件事情,也一直认可他的人品和他所做的事情,于是就此事真诚地分享一下我的故事。

能力是硬件,眼界是软件。就像一台硬件再厉害的电脑,没有一个好的操作系统(软件),也无法发挥出它的最佳性能。眼界够宽,格局够大,你的人生也许更出彩。

请将此信息发给那些有需要的年轻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