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春节

大疫情下的2020年春节是块试金石

这个春节过得和以往不一样,估计绝大部分国人和我一样过得不爽快。

年前由于入住新房,遵循习俗的我打算在新家过完年后,初二再回老家过年,那才是我小时候过年的感觉。

虽然从1月初就在自由媒体上零星看到武汉疫情报道,当时看到韩国、泰国、日本都有疫情,却没有看到国内其它城市报道,也就没有太在意,及至初一晚上时,我个人综合判断,鉴于这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殊疫情,决定不回老家。

再后来,公司连发两次文件,配合政府的要求,目前的消息是正月十七后才能上班,经历离开校园后的最长一个春节假期,但我宁愿不要这样的长假。

2003年的非典,我从家返回到大学校园后,整个大学和其它地方的大学一样,封校了好几个月。再到2008年春节时期的冰灾,当时被困在郑州,后来在一朋友那里过的年,到初一得知火车通行,于是初一下午赶回老家去过年。

再后来的日子,我在国外连续过了8个春节,那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也让我习惯了不在老家过年。这次我再次不在老家过年,整体而言,倒也习惯。

目前来看这疫情,一方面固然是天灾,另一方面也是人祸。天灾难以避免,人祸却难以原谅。不管是从当局各级层面,还是某些科研机构的人员,以及各种媒体和普通国民等,在这些大灾难面前暴露出来的素质,都显现出一些系统性的问题。

也许是以前发展得过快,导致系统不够健壮完善,一遇到这样的突发情况,相当于战争状态,被打得措手不及,漏洞百出。疫情变成了试金石,检验出我们的不足。

这几年的工作经历,发现不少国人自信心爆棚,觉得我们是万能的,这样迅速从自悲到自负的转变,这次的疫情也许会让我们进行一次反思,不希望我们的记忆还是那么短暂,毕竟这次疫情是2003年后再次发生类似的事情。

虽然有些无脑民众已经开始转发一些丧事喜办的言论,我还是希望从这次疫情中看到积极的一面,本次疫情危机是对我们的一次突击考验,挺过去变危为机,让我们未来的发展更加完善一些,多一点重心在发展质量上,否则这学费就再一次白交了。

无论如何,我相信这次疫情肯定能战胜,只是时间和代价的问题。只是在可见的未来,经济形势大概率上会比较差,对于个人只能做好一定的思想准备,先保持自身健康度过疫情,然后再把日子顺利地过下去。作为一名普通民众,我还是勒紧裤带过日子吧。

祈福中国!

领导给我发新年红包,金额破纪录

利是

上次说到红包一事。我提到,很少会收到一个红包里塞个十块二十块的。朋友 @xiaohui 在我博客上给我留言

你用“广东红包”做关键词 google 一下看看。广东红包,大多都是五块、十块,二十块的。

广东人不是很有钱吗?真的是这样?看来还是我见识少。

节后来到广东。一见直属领导,他很顺手地给了我一个红包,广东人叫“利是”,并预祝开工大吉。

事后,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张20元的钞票!还不及大领导在微信里发的随机红包金额。这也是我近十年以来收到最小的一个红包——当然我发过这么多红包也没有发过这么小面额的红包。

真的是20元的红包,广东人真的是这么干。不过,我倒觉得这样挺好的。这样的红包才回归红包的本意。

通过这小面额的红包,达到传递祝福的本意,而不是让大面额红包变成发红包者的负担。

无独有偶,广东这个地方的经济也是全国前列,这与发红包的面额也是相关的。倒是邻近省份经济不及广东发达,逢年过节发的红包数额倒是比广东多不少。

除了红包金额,我还学到了广东人的一个习惯。已婚同事要给未婚的发“利是”(红包)。为了给办公室未婚同事良好祝福,我也照例给他们发送了红包。当然,我也照广东风俗,红包金额不超过100元,没有经济压力。

顺便说一句,我在国外这么多年几乎没有收过红包,唯独有一次是在比利时,我儿子出生,实验室按惯例给了我一百欧元现金,装在一个信封里交给我。

也许西方人觉得,直接给金钱实在是太赤裸裸了,而红包,是含蓄的中国人少有的豪放吧,并且金额越来越大。真希望红包回归到红包的本意,就像广东人一样。

春运南下之路初体验


女儿在黄花机场的商店里

今日初八,一切回归正轨。

这个春节对我来说就算结束了。回想起昨晚半夜2点到达广东,这南下跑广东一路也是不容易。

年前时没有计划好,就没有买到高铁票。无奈之下,只好买了飞机票从长沙去广州。其实我老家在湘南,现在倒好,我还得北上去长沙坐飞机,再南下去广州,实在是曲线救国路线。

好友让我去他家住一晚,于是初六去了县城。听朋友说,那天去长沙的高速公路一路很堵。平时需要3个小时左右,那天要了7个多小时。我只好初七这天上午出发去长沙。一路下来,居然连高速公路出入口都没有排过队,真是人品一好什么都挡不住。

晚上的飞机,中午一过就到了长沙。只好约了长沙的朋友见一面。一家人在长沙最繁华的五一广场附近,吃着长沙小吃,和朋友聊天。感叹这时间之快,见一次面就是好几年。

晚饭之前,坐着出租车去机场。到了机场后,托运行李、安检、登机,春运期间,客流量还是不小的,倒也一切顺利。其实长沙到广州只有600多公里,这飞机一升一降也花了一个多小时。

到了广州机场后,等行李又花了半个小时。拿到行李后,我只好叫具出租车去佛山。此时已经晚上12点已过,出租车相当紧俏,我叫车时,发现排号到好几十号,说要1个多小时才能叫上。只好加钱叫专车,总算快一点,等了半小时左右,打上车,半夜一路开往佛山的家。

实在太困了。一路上,除了司机,我们都睡着了。到了家里时,已经夜里2点多。大家都顾不上其它,倒床便睡。这从湖南到广东,在春运期间,也是如此不易。不论是自己开车走高速,还是火车高铁,或者飞机,在人口瞬时大迁徙时,都显得捉襟见肘。

而我这只是第一次经历这南下的春运,那么多朋友们每年都要经历。这年过起来的确不易。看来明年这年,得好好计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