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明朝那些事儿

生命的长度和宽度

上周日去看望一位身患白血病的留学生。他在患重病的时候,依然乐观地面对着一切。和我聊天时候很平静,谈话内容也很家常——此时的平静与家常并不容易做到。

当然他这种乐观不是盲目地乐观。因为他对我说,他想过各种结果,最好的与最不好的。唯一让他担心的是他母亲,不能承受这个事实。有一回,他甚至和他亲姐姐聊天时说:希望能把自己冻起来,冻到人类能攻克这一难题的时候。

这不是小说中的故事,而是身边真真实实正在发生的事情。对健康生命的渴望,只有真正身患重病的人才最有体会。而我们暂时还正常的人,有没有想过:假如某一天……我们怎么办?

当我想到生命的终点时,我就想到了每一个生命的长度与宽度。生命的长度无法预测,更别说生命中随时不剘而至的意外,所以我们能控制的,就是尽量增加生命的宽度。如果能做到这一步,就算今天是人生末日,也了然无憾了。

明朝那些事儿》写得不错,小说非常长,长到我居然没有看完。我想说的不是这一点。当年明月先生用了如此长的篇幅,他的用意是什么?直至小说的最后,作者只用一句话说明了写这么多文字的目的:“成功的方式只有一个,按自己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我完全赞同这一句话的分量:这足以藐视所有王侯将相。在今天的中国社会,成功学比任何时候都要流行。上面的话语中虽然出现“成功学”的成分,但这句话的境界早已高于“成功学”。这也许是作者“当年明月”的处世原则,通过小说向世人分享他的价值观,他的信仰。

生命的长短问题是很多人忌讳的话题,然而又是每个生命体终将面对的事情——包括人类。无论是令美国人痛恨的本拉登,还是天才CEO乔布斯;无论是韩国的前总统卢武铉,还是国学大师南怀谨,每个生命都会有终点,不过他们都使自己的人生宽度达到了最大。能够想透它,每一天也就过得踏实了。

“按自己的方式过完一生。”努力扩宽生命的宽度,不然,长度再长的人生又有何意义?

祝愿杨振同学早日顺利度过难关、恢复健康!

Update: He passed away on 28 July, 2014.

历史一直在重演—《明朝那些事儿》读后感

历史一直在重演

《明朝那些事儿》这本书还是不错的,验证了作者当年明月(真名:石悦)的那句话:“所有的历史都可以写得很好看。”

全书内容很庞大,毕竟一个王朝几百年的历史都写到了,在Kindle上陆陆续续地阅读着,到现在也没有看完。当我跳到全书的最后,读到作者在作品的后记中写出下面的内容时,深深地佩服作者的思想深度:

很多人问,为什么看历史,很多人回答,以史为鉴。

现在我来告诉你,以史为鉴,是不可能的。

因为我发现,其实历史没有变化,技术变了,衣服变了,饮食变了,这都是外壳,里面什么都没变化,还是几千年前那一套,转来转去,该犯的错误还是要犯,该杀的人还是要杀,岳飞会死,袁崇焕会死,再过一千年,还是会死。

所有发生的,是因为它有发生的理由,能超越历史的人,才叫以史为鉴,然而我们终究不能超越,因为我们自己的欲望和弱点。

所有的错误,我们都知道,然而终究改不掉。

能改的,叫做缺点,不能改的,叫做弱点。

顺便说下,能超越历史的人,还是有的,我们管这种人,叫做圣人。

以上的话,能看懂的,就看懂了,没看懂的,就当是说疯话。

最后,说说我自己的想法。

因为看得历史比较多,所以我这个人比较有历史感,当然,这是文明的说法,粗点讲,就是悲观。

这并非开玩笑,我本人虽然经常幽默幽默,但对很多事情都很悲观,因为我经常看历史(就好比很多人看电视剧一样),不同的是,我看到的那些古文中,只有悲剧结局,无一例外。

每一个人,他的飞黄腾达和他的没落,对他本人而言,是几十年,而对我而言,只有几页,前一页他很牛,后一页就怂了。

王朝也是如此。

我们生活在社会主义红旗下的新中国,一切都是新的。然而耳闻最近国内发生的各种事件,越来越发觉:我们所谓的现代人,所谓的现代社会,其实都不过是在转圈:历史上的一切事情仍然正在发生。这是否是一种悲哀呢?

社会的发展是有规律的,任何个体都难以左右这条看不见的“规律”:真正的规律存在于“人心”。那些烂事,让时间证明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