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时间

你一分钟值多少钱?对于我来说是50元

Time

时间是宝贵的,我们常这么说。但是生活和工作中,我们常常迟到。比如,睡过头了,路上塞车了……理由千万条。

前几天,公司开年会,我算好平时15分钟的车程,居然因周一路况的影响30分钟都不够,最好我还是迟到了3分钟。当时直属大领导发现不少人迟到后,当场严厉要求所有迟到人员在指定时间到其办公室当面解释原因。并且,规定以后每迟到一分钟,罚款50元,上不封顶。

我感到自己做得不够好。毕竟迟到了,哪怕只是3分钟,而这种事情完全是可以避免的。事后,我第一个就去领导那里检讨自己,谈了一点我的认识,并保证以后这样的简单错误不会再犯。领导没有难为我,说遵守时间是最起码的素质。

领导后来还跟我们讲了公司老板关于时间的轶事。老板要求他的司机接他时,要求上车前档位已经离开P档(停车档),否则司机就会被开除。当年老板去工地检查工作,中午吃饭等了两分钟还没有上菜,他直接将酱油倒在白米饭里,吃完就走。因为老板的时间太宝贵了,一分钟也浪费不起。

看一个国家,可以看这个国家的文化里的时间概念,不准时不守时的国家通常经济发展都不怎么样。我想,看一个公司也可以看对迟到的容忍程度如何,这也是执行力的有力体现。

小小一个迟到,里面的文章也大着,时间是最大的成本,也是每个人最公平的资本。你如何看待迟到?你的一分钟又值多少钱?

三十一岁

snow-sheffield-birthday
Jan 2015 @Sheffield, UK

生日前的晚上,收到一高中同学祝我生日快乐的消息,这把我吓一跳。

我的生日当初家人按照农历记录,而去有关部门登记的时候,却将农历误当公历,然后家人一直按农历给我过生日,而我在非官方资料中写的是当年出生时的公历日期,这使得这个日子变得很复杂。

总之,一般人不太可能知道我的真实生日日期。可是,这位同学怎么知道我的生日(答案见文后)?我们同学开玩笑:这是真爱!

三十一年前的那天,我母亲在家里生下我,恰逢村里有家姑娘出嫁,人们都去那户人家看热闹,以至我母亲生下我后,下床差点晕倒时都没有人扶。三十一年后,我早已离我出生地点十万八千里。我推开窗户往外看,鹅毛大雪漫天飞舞,不知我出生那天天气如何?

早上,儿子满脸疑惑地对我说:“爸爸,你昨天不是说你生日后就老了吗?怎么还没有老呢?”孩子的思维方式就是不一样。我真想用连续线性函数的例子告诉他:人变老是个线性的渐变连续过程。对一个五岁不到的孩子如此解释,显然是不恰当的。

不过,我感觉自己的年龄似乎是跳跃性增长,时间过起来实在是太快了,母亲生下我的时候,她二十九岁,现在我已经超过三十岁。更不值得高兴的是,自己实在是一事无成。

各位朋友通过各种方式发过来的生日祝福,我就不一一回复了,在此一并谢过。谢谢你们还记得我,即使我远在天边。

答案:原因很简单,我同学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还有他很细心。感动。

珍爱生命, 远离网络: 如何生存在网络时代?

控制自己

在前面的几篇日志里,谈到了好几个问题:我们的生活里被网络弄出个时间黑洞,互联网是浮躁和浅薄的,信息过载和信息噪音也很严重,网络上的信息也没有书籍般系统和有深度,我们不能很好地专注自己的注意力

面对这些问题怎么办?如何提高自己的效率在有限的时间里做完更多的事情?一切的根源都是另外一个自己在作怪——我们管不住自己,前面说过:我们需要管理的不是时间,需要管理的是自己的大脑。

为了控制另外一个自己,我们需要靠外界的束缚。自由固然很好,然而完全没有束缚的自由,与一场灾难无异。对自己的束缚可以归结为自己所处的环境的复杂度,至少要尽可能地制造一个单纯和安静的环境——男人们如果天天在红灯区转悠,迟早会进去试一把。

多点耐心

我们需要那么多信息吗?不是的,一定量的信息就够了。即使你不了解每天发生的各种奇奇怪怪的新闻与旧闻,放心,天蹋不下来。相反,多一点时间让自己思考。即使想了解这些信息,也让自己多一点耐心,不必要第一时间知道。

多一点耐心,不论是在任何方面。举个简单的例子,有没有必要买最新的手机和电脑?没有必要,想想当初出iPhone一代的时候,不觉得也挺好的嘛,那为什么现在有了iPhone 4S后,你连iPhone 4都不愿意用了呢?你没有耐心,想拉风,那好吧,多掏钱吧。

更普遍的没有耐心的现象。我们总希望有一个好的方法,能让自己看了以后,可以能力突增,可以1小时完成平时8小时的任务——这怎么可能?在一个集体中(比如你的班级,你的单位),你和别人的基础应该相关不大,而你怎么能希望在花别人少很多的时间内干出比别人优秀得很多的成绩呢?这都是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态。

我们常常高估了一年的力量,而低估了十年的力量。我们也总是希望找到一个好方法,可以事半功倍,然而把时间浪费在寻找这些方法上,真的有绝对的好方法吗?不是的,任何一个方法练到家,都是独门绝技。

远离网络

你不必阅读完每条微博,熊培云说:“断网如出家。若能离开这纷纷扰扰的微博,定会有一种六根清净、了却凡尘,做一回出家人的感觉。”刘瑜离开了微博,李笑来离开了Twitter。听说钱学森不看电视,更不上网。

你也不需要回复每一封电子邮件,你不必每天24小时开着你的手机,真的没有那么多重要的电话。

你更没有必要阅读完Google Reader里的所有订阅内容——包括但不限于土木坛子的博文。

你也没有必要将你的通讯软件MSN或者QQ保持时刻在线——事实上这种即时不加思考的聊天方式其实沟通效率很低的,需要时时刻刻保持的联系也是不可靠的联系。

还有人使用多屏幕,来查看各种社交信息更新。有这个必要吗?还不如多与朋友电话交流,最好是面对面地交流。减少网络上的联系,社交网络上每个人都很“完美”,却也因方便而少了交流的真诚和深度,甚至QQ上连“你好”都不用说了,反正说了以后,对方也是回一个:“还可以,你呢?”何必多此一举。

你远离了互联网没有保持在线,真正重要的事情一定传到你的耳朵里,只是稍稍比原来慢了一点而已。你也不是炒股人士,需要在那先于别人一秒钟的时间内抛掉手中的股票。

人生不是仅仅知道一点八卦信息作为饭后的谈资。事实上,《薄熙来了》或者是《温家饱了》,这些事与我们没有太多的关系——至少在中国这片神奇的土地上是这样子。

社交(社会)需求在马斯洛理论中属于第三个层面,最高层面是自我实现需求。在虚拟世界中(互联网)的满足是不可靠的,而许多人都被麻木其中。微博、博客、论坛、游戏……网络中的每一个ID都是完美的,可是一切都是虚的。

更严重的一点,马斯洛理论中后面三个层次,都是基于建立在第二个“安全需求”基础上,比如物质安全,谈到钱,就俗,但温饱问题上的金钱基础,俗吗?而这些必需的基础又是建立在自己核心竞争力上,那种不可复制的、有实际价值的、可持续发展的品质上——你要是有一个好干爹或者老板爸的除外。

终需面对

整个“珍爱生命,远离网络”就写完了,可能有人觉得有些标题党,但坛子的确找不到一个更好的词来形容这个系列。我不是研究时间管理的,只是注意到了这些问题,结合网络时代的特点,说出了自己的思考而已,我也知道不少人有这样或那样的类似问题——因为人都是一样的。

珍爱生命,远离网络,并不是说我们要杜绝使用网络。网络这种新技术,本身是肯定是一个好东西,我也十分肯定它对人类社会发展的促进作用。我十分认同它加速信息传播,促进社会进步开放开明,这些是无可争辩的。它也应该成为我们的朋友,而不是敌人。只是我们每个人不应该把我们宝贵的时间浪费在这个东西上,任何工具手段,如果利用不当,都会带来负面作用,网络也不例外。

适当的网络使用是有必要的,哪怕它有浪费时间的可能,事实上,你不可能一直有效率,至少不是100%,机器也需要休息,人也一样,但话说回来,网络使用过度了就会出现上面所说的各种问题,不要让网络绑架了我们的注意力

与内心中的另一个自己作斗争,每一个人是由两个人组成的,一个好习惯的人,一个是坏习惯的人,自己要战胜心中的那个坏自己。这就是与自己斗了,也是自身的修炼自己。

人类社会的弱点也很难改。看看当代的中国社会就知道了——你当真觉得自己生活在一个无比快乐的社会里?我们远离了封建社会?人的弱点也很难改,当年明月在《明朝那些事》的结尾时候提到过原因:因为每个人有欲望。但是,如果你改掉了自己的问题,佛说:你可以立地成佛,上帝说:你能进入天堂。我会说:我佩服你!

只希望我的这些浅薄的思考能带来每个自己认为有困惑的人一点思考。我写这个系列之前和之后,从来没有指望能改变谁,但如果能使你思考一下这些问题,就足够了,自己思考得来的答案总是比信手拈来的要深刻,那为什么不思考呢?

平庸的人生与有意义的人生的区别原因之一就在是不是不停地思考。要么做痛苦的人,要不做快乐的猪,所以你必须要思考。不是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吗?上帝不是发笑,而是害怕。人一开始思考,许多问题就开始有答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