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日本

你什么样中国就什么样

是中国人必看必转

我不太常用QQ等聊天工具,因为我觉得即时聊天在大部分时间里是一种低效率的交流方式,但是由于很多人使用,所以我还是偶尔会用一下QQ之类的工具,然后就经常收到类似的群消息——“是中国人必看必转:抵制日货”(尤其是钓鱼岛事件升温时)。

“是中国人必看必转”,如此“有力”的宣传,近乎诅咒。我看完后发现居然没有任天堂这个牌子,如何能够“全面”抵制日货?再一看,消息居然转自我硕士研究生时的导师课题组群,所谓高学历的一群人士。激情掩盖一切无知。

类似的这种信息多如牛毛,年年有人发,月月有人发,日日有人发,然后再转发。转发消息的人可能是出于一种所谓的“爱国”情操,反正是复制、粘贴两动作,瞬间完成“爱国”壮举,实在是只赚不赔的买卖。

先不说这种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发这种消息的人全面想过吗?在今天这种全球一体化的背景下,抵制日本货能解决一切问题吗?很简单,假如真能解决,党国直接在地球上收视率最高的CCTV新闻联播里强调几次就够了。

问题没有那么简单。虽然局部动荡和战争每天都在上演,但今天国与国之间,更多的是一种相互合作、互惠互利的关系。换句话说,发达国家也并不希望看到一个落后、动乱的中国,因为这对于他们也不利。

中国人的这种抵制日货的言论和行动,就算对日本国家有影响,反过来对中国的经济有很大的负面作用。日本货要真能抵制,不必通过这种QQ群式的言论,而是会自发地变成行动。就像设立一个关爱妇女的妇女节,并不是庆祝妇女地位高于男性,反而说明男女还不平等,越是高喊抵制日货,越是说明离不了日货。

往深处说,这种抵制日货的言论,仍然是一种冷战的思维。这种思维在40年前就已经出现,例如,《邓小平时代》一书中就提到,当年邓小平派党国代表出访西欧五国(法国、西德、瑞士、比利时、丹麦)时的见闻:

由于中国刚开始走出冷战的思维模式,谷牧代表团的成员以为他们会被当作敌人看待。虽然有出国之前为他们准备的情况简报,但东道主的友好和开放还是让他们吃惊。

当时中国的大多数工厂等设施都是保密的,甚至对一般中国人也不开放,因此对于欧洲人愿意让他们参观工厂、办公楼、商店和几乎所有其他设施,他们无不感到诧异。

日本侵华固然可恨,但如果说日本人没有为此道歉也不符合事实,比如邓小平访问日本时:

邓小平说,尽管有20世纪那段不幸的历史,但两国有过两千年的友好交往,他愿意向前看,使两国走向友好交往的未来。这让日本人大受感动。他们知道日本的侵略给中国造成了多大灾难,非常想表达他们的歉意,伸出友谊之手。邓小平带着和解的精神而来,也带来了两国人民可以共同生活在和平友好新时代的希望。很多人觉得,二战结束三十多年后,疗伤的时刻终于到来了。

邓小平访日期间,很多日本人对日本曾经给中国造成的灾难表达了歉意,日本政要也发誓绝不再让这种悲剧重演。邓小平接受了他们的道歉,并没有要求他们详述那些暴行。对于很多不同领域的日本人来说,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既是对日本人过去的行为表示忏悔,也是为中国的繁荣作贡献的方式,这种帮助本身就可以增加两国和平相处的机会。

即使是中日关系不正常的时期,就有知名的日本企业家帮助中国:

稻山嘉宽是在日本招待邓小平的一位重要的工商界人士。他从1957年就开始向中国出售钢材;到1971年,他的公司已在改造武汉钢铁厂、使之成为中国最现代化的钢铁厂上发挥了主要作用。他的一些雇员对他向这家过时的苏联式钢铁厂转移如此多的技术、而不是去建新厂赚钱而有所不满。稻山回答说,他很乐意改造这家工厂,因为1901年他的钢铁公司八幡制铁在日本开办第一家工厂时,铁矿石就是从武汉运来的,他很高兴现在能回报这个城市。

40年来日本帮助中国的贷款:

1979从年到2007年,日本海外经济协力基金向中国提供的贷款多于它对任何其他国家的贷款,总计达到2.54万亿日元(按2007年汇率计算约合250亿美元) (虽然这个数字还不够几个贪官腐败)

土木坛子无意美化日本二战时期的侵华历史。只是想说,一味不顾事实地丑化日本人和日本国家,像木偶一样不加思索地人云亦云,不加思索地转发自以为是的“爱国言论”……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只会突出反映这个国家和国民依然如此落后,即使口袋里钱包比过去要鼓那么一点点。

上次说到买了一台Wii游戏机——这不是重点,我故意提到了Wii是日本货。从朋友们留言评论反馈来看,尚无一位讨论抵制日货的话题。这说明阅读土木坛子的朋友们,水平与那些随意转发抵制日货消息的网友们还是有些不一样。

你是什么样,中国就是什么样。

情人节,买了一台Wii游戏机

每次春节前后,就是2.14情人节,处于热恋中的年轻人们需要这种节日,一个劫财又劫色的节日。但像我这种婚掉好多年的人来说,我一直认为这不是我的节日,情人都没有,哪来情人节?虽然如此,但我今年还是决定买一台Wii游戏机送给孩子他妈,因为她上周末在朋友家玩Wii游戏时,觉得这玩意儿可以当作室内运动设备,打打球锻炼身体。

于是,去离实验室不远处的Media Markt一看,这玩意儿就摆在游戏机区域,同时还有XBOX, PSP, Wii U,我问了一下卖场里的工作人员,他给简单比较了这三种产品。虽然Wii是2006年推出的老产品,但我觉得我的要求不高,于是毫不犹豫地直接选了一个Wii套装——游戏机装置再加两张游戏光盘: Wii Party+Wii Sports, 总价135欧元,和国内的1200元的价格相差不大,头一次感觉在欧洲购买到划算的电子产品。

把它和电视相连,就可以玩游戏了。一玩才发现,这两张光盘里没有打乒乓球和水上运动,原来要单买一张光盘: Wii Sports Resort, 价格高达40欧元,一张小小的游戏光盘如此昂贵,让人感觉到技术的价值。还是先把Wii Sports里的网球、保龄球、拳击等游戏玩玩再说,反正买的时候就是为了室内运动运动。像真正运动那样的体感游戏,多少还是能让人动一动。想到2006年,日本的任天堂就能出品这么好的产品,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技术。这玩意儿甚至使用WIFI信号在电视屏幕上浏览新闻和网页。

其实我与游戏基本不搭边,一直都很不在意游戏,当然也包括棋牌游戏。我小的时候,玩过小霸王学习机,在没有电脑的年代,连上电视机,可以算作一台准电脑了,我的五笔输入法基本就是在这玩意上学会的。当然,这玩意儿更合适的名称应该叫作游戏机,那时候,玩着那黑白电视机里的魂斗罗、超级玛丽、冒险岛等游戏,兴奋不已。倒是后来的游戏室游戏,我不再玩了,游戏越来越复杂,我人笨玩不会,再到后来电脑游戏,也从来没有玩过,现在iPad, iPhone上一个游戏都没有。我实在是对游戏这种虚拟的东西提不起一点兴趣。

所以,我基本上是把Wii是当作一台家用运动机才购买。难得家里领导看得上一件电子产品。

日本90后年轻人眼中的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

9.18也过去一段时间了,不知国内“抗日”是否游行示威依旧?你要问我的态度,我会说:我眼中的“钓鱼岛”可以算作中国的“钓愚岛“。

很难说国内民众对于这个复杂的历史问题有清晰的了解,余下的就只有一腔“爱国热情”了。除了来自国内的信息以外,日本人又是怎么样看待这些问题的呢?知道的不介绍,介绍的不知道。

刚好从墙外的BBC中文频道看到一位日本学者的文章,作者意图不得而知,但参考价值是有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特与大家分享。


特写:日本90后眼中的“尖阁诸岛”

作者 安田 出版过多本著作,同时在大学教授《当代中国入门》课程。

“中日两国要交火的吗?”

最近几天,中国朋友们常常把电子邮件寄过来,忧心忡忡地问笔者。

这原因不必多言了—-关于尖阁诸岛(中方所称的“钓鱼岛”)的归属权问题和由此引发的日中两国外交冲突。笔者作为一个“懂华语的”日本青年作家,对目前两国情况还是感到忧郁不安。

9月11日,日本政府宣布尖阁诸岛的正式国有化以来,中国大陆(以及台湾)的政界和民间掀起了非常激烈的对日示威。9月15日到18日,中国官方组织了前所未有规模的全国反日活动。

被煽动的几万人民挂着毛主席图像游行,大喊“保钓”标语。再有一部分人像往年的打破四旧一样地打砸日资商店,向日本公馆投石,体现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国际问题解决法。

笔者知道,那些 冲动的“爱国者”们是中国民众中的极少一部分,大多数民众是很有理性的。但是这种“爱国”气氛如今弥漫中国国内,笔者的中国朋友们的忧虑也是理所当然的。

冷静

在日本国内,民情是表面上比较冷静的。除了神户华人学校被右翼犯罪分子放火,失了一场小火以外,基本上没有对华人华商的欺凌行为。只有9月22日在东京举行了“具有日本特色的”温顺游行而已。

在言论方面,各种媒体百家争鸣。日本著名杂志《周刊现代》(讲谈社)54卷35号,竟然以“中国侵略日本!日本国民打不打仗!?”为副题,煽动了读者们的反华意识。

总体来讲,虽然没有中国大陆那样很激进的抗议,日本的国内民情也十分哗然。尤其是肩负舆论的成年人对中国的“侵犯领土”和“文革性抗日”的行为,怒发冲冠(不待解释,日本绝大多数国民认为“尖阁诸岛”是日本的固有领土)。

学生

但是,没有闯过社会的学生们对这个问题有如何感想的呢?

笔者在多摩大学里教授《当代中国入门》课,9月27号我对40多名学生们进行了一个民意调查,询问了他们对目前日中两国冲突的看法。以下介绍他们的回答内容;

关于尖阁诸岛归属权问题:

“我不知道详细背景,但是作为日本人的立场来讲“尖阁诸岛是日本领土!但是因为问题已经发生了,中方也应该有相当的理由吧。两国领导要多点商量,分割土地就好了。“(女)

“根本解决不了吧。”(女)

“把争议中的土地分别两边,两国一半一半吧。”(男)

“最好到国际法庭里解决了。但是中国应该不会出庭吧? 还是日本继续控制该地区就可以了。”(男)

“让右翼领导石原慎太郎办事好了。他干的话一定可以管好的。”(男)

“两国领导们一起吃饭,彻底讨论吧。这样也解决不了的话,付钱讨好中国人应该没问题了!”(女)

怎么看中国的反日游行示威活动?

“参加反日运动的他们真的那么有爱国心吗? 是不是被媒体,被周围的气氛煽动的呢?”(女)

“游行是人民的权利,还能接受。但是打砸日资商店铺是太过分了。”(女)

“中国年轻人对社会和政府很有不满。为了减少年轻人的社会不满,这次游行是被中国政府利用的。”(男)

“中国人民在中国国内大闹什么的都无所谓了。但是旅华日本居民被遭受损失是大问题。我还是不能容忍这样的。”(女)

“通过这次事件,我对自己出生之前的日中两国历史越来越有兴趣了。我一定要进行研究。老师们请多指教!”(男)

回答中,没有一个学生支持日中开战,对国内华人的暴力抗议等的激烈政策。虽然一个男学生提起石原慎太郎的名字,但是所谓“右派”的意见也不多。调查回答中最多看见的是:“把尖阁诸岛分割为两边,日中两国拿着一半一半吧”,这种和平性的解决方式。

坦率地说,多摩大学不是东京大学或早稻田大学那样的日本名门学府,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私立大学。学生们的精英倾向较少,政治意识也较低。但是笔者的学生们的听课态度非常认真,在调查中很坦白地表白了他们的内心想法。

笔者学生们的回答,以及观察自己身边的其他年轻人的想法,相信不少日本90后对领土问题的认识可能差不多都这样。

我的看法

笔者已年过三十,不再是学生,而是孔夫子所谓的“而立”的年纪。作为一个日本成年人,笔者认为保卫领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尖阁诸岛1895年被编入为日本国冲绳县以来,一直处于日本国或美国政府的主权范围内,现在也在日本国家的实际控制之下。尽管被中国人认为“日本右翼分子”,笔者还是相信尖阁诸岛是我国固有领土的一部分。我也不同意这次调查中多数学生们回答那样的暧昧式领土意识。

应该说,日本90后对领土问题的意识跟中国的青年意识比起来,两者的对比极为明显。或许可以说,爱和平,并不激进的是日本年轻人想法的最新潮流吧。

看来,领土意识非常牢固的我已经不再年轻了,也不再是青春年代的日本人了吧。笔者对日中两国领土矛盾感到忧郁的同时,对此也是深深地感到遗憾……


请和谐评论,土木坛子保留删除不当评论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