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旅行

爱丁堡印象

从来没有在春节时去旅行,今年破了个例,在除夕当天全家一起去了一趟苏格兰的首府城市:爱丁堡(Edinburgh)。

一来是原来在哈尔滨上研究生时的舍友带领全家在爱丁堡大学做访问学者,还有一原来在根特大学留学期间住同一个楼里的朋友,带着孩子随她爱人在爱丁堡大学因公出差而来英国过年。第二个原因是听说爱丁堡是英国最漂亮的城市,而我们一家在女儿出生后就再也没有出过远门走走。

从谢菲尔德大约三个多小时的火车就到了爱丁堡,显然英国不过春节,更不存在春运。第一次体验Airbnb(通过此链接注册有30英镑左右奖励)的住宿,在这个季节,Airbnb价格非常便宜,两间房一个晚上加起来才50多英镑,比传统酒店标准房间动辄100多英镑一晚便宜多了。体验下来Airbnb非常不错,比酒店更温馨一点,至少是我们遇到的这两个房东。

带着婴儿不方便在外住太久,一共三天,来回各一天,真正在爱丁堡的时间只有一天。当天晚上见了两家朋友。当年他们都是单身一人,现在都已成家并生娃,时间过起来也真快。我作为东道主,请两家人一共10个人,在市中心一家很大的中餐馆吃了一顿饭——算作年夜饭吧。真没想到,在我上研究生和博士期间国内国外结交的朋友,居然在英国聚在一起过除夕。世界真大,世界真小。

第二天——也就是2017年正月初一,一起去爱丁堡的海边沙滩逛了逛。英国的海滩实在不如欧洲大陆(西班牙比利时),爱丁堡的沙滩和阿伯丁的差不多,已经算不错了。比较干净的沙滩,还算干净的海水。只是这英国的海滩,即使夏天我也不敢下水游泳——太冷了。我喜欢大海,看看一波又一波永不停歇的海浪,总有一种别样的心情。

看完大海,在街边的小店吃了午饭,便去卡尔顿山(Carton Hill)去看看。卡尔顿山其实就是一小山丘,但登上去站在上面能看到整个爱丁堡市区全景,也能看到市郊的亚瑟王座山峰,风景还是不错——如果天气晴朗就更好了。

人算不如天算,来的那天天气晴好,回去的那天也一碧如洗,唯独在爱丁堡的那一天阴冷,下午居然还下起了小雨,到Carton Hill山顶时,天空还飘起了雪花,再加上刮着大风,气温实在太冷了。孩子一直喊冷,怕冻坏孩子,一行人只好取消去看著名的爱丁堡城堡,回朋友家晚上吃饺子过春节。

总体来说,爱丁堡这座城市还不错,有一种欧洲城市——比如根特市的感觉,保存良好的街道和建筑,有种中世纪古典而统一的视觉美——我觉得比谢菲尔德的市容市貌要强多了——没有比较没有伤害,不愧是苏格兰的首府城市。我甚至从跳上爱丁堡的出租车那一刻,就感觉到了这个城市作为一个旅游城市的友好,司机充满着热情地服务乘客——虽然他居然把我们稍微带到了一个错误的街道下车。

时间就是快,今天回忆这段旅程的时候,2017年元宵节已经过去了。我祝愿朋友们: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爱丁堡

如何用经济舱国际机票享受头等舱般空间?

lufthansa-airline
Lufthansa汉莎航空飞往南京的航班上空空如也

坐飞机时,每次从头等舱经过,感觉那儿的空间还是要大一些。但我手里的机票永远是经济舱,无论是国内短途还是国际长途。

10多个小时的国际航班,坐在狭小的经济舱坐位上,其实并不好受,我是多么想躺会儿啊。

最近一次回国出差时,我订的是德国汉莎航空的经济舱机票,往返总共才511英镑,即使按英镑未脱欧公投前的汇率算,也不足5000元人民币。

从英国曼彻斯特起飞,小飞机飞到德国法兰克福,然后转乘汉莎的国际长途航班,飞往中国南京禄口机场。

这一次我享受的是超头等舱待遇,比头等舱享受的空间还要大。为什么我能享受比头等舱还要大的空间?

因为经济舱上座率目测不到八分之一,每排八个座位——两边各两个和中间四个,平均下来只有一个乘客。我坐的是中间四连排座,于是一路上12个小时我就躺着回来了,几乎所有人都这么干。

回来时候运气差一些,中间四座的另一头有一位乘客,当然我依然一个人占两个座位。

我问了飞机上的空哥,他说德国法兰克福自开通与南京之间的航班以来,经济舱经常如此空荡。但他补充,公务舱很满。

后来,有航空公司的朋友告诉我,像这种航班很可能是两地政府赞助下开通的航班,旨在提高南京的国际地位(注意公务舱的上座率):总算有通往德国的直达国际航班了。

否则,以经济舱这么低的上座率,哪个航空公司的老板都得考虑是不是持续下去。

乘坐国际航班回国的朋友,下次不妨考虑一下飞往国内二线城市的国际航班,很可能比直接飞北京、上海的乘客少得多,没准就像我一样,以经济舱的机票享受了头等舱的超大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