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方舟子

转基因食品到底是安全还是危险?

genetically-modified-food.jpg
Photo credit to gmoinside.org

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早已不是新话题,当初崔永元和方舟子之间的争斗,的确让公众们谈基色变。

无论相关专家如何表态转基因食品是安全的,大部分公众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认为转基因食物是危险的:毕竟,万一真的有危险呢?

阴谋论爱好者们甚至说转基因食品导致癌症,然而,即使这两者真的相关,也不代表因果关系。更厉害的阴谋论甚至认为,转基因是美帝国主义让我天朝人们断子绝孙的新战争……帝国主义真是亡我之心不死……

面对各种关于转基因的谣言,我的朋友问我对此问题是否知情。我表示我研究的对象全是无机的(水泥),根本就不懂转基因(虽然我曾经转载过别人的内容),他好心地求我了解一下这个问题。盛情难却。

我查阅了相关信息,问题其实很简单。简而言之,大部分的科学家们有一种共识: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并不比传统食品(非转基因)差,但是对各个产品,应进行一对一地测试论证。也有部分有争议的研究结果表明转基因可能会导致安全问题。各国监管机构对转基因食品的态度也各不一样,有的国家支持转基因产品(美国),有的国家严格禁止(欧盟)。

因此,无论是反转基因还是支持转基因的人士,似乎都有失偏颇……一方面我们不用过分担心转基因的安全性——它没有那么危险。另一方面,对于日常消费的转基因食品(大米、大豆、小麦、玉米等),在未获得足够证据表明转基因安全的前提下,我们也许不应大规模种植、消费,理由如下:

其一,我们观察到一万只白天鹅,不能得出所有天鹅是白色的结论。转基因食品对人类或者相关动物的危害可能需要长期观测(可能需要几代人甚至更多),才能得出更为可靠的结论,而任何可能潜在的长期危害我们都无法承受;

其二,转基因食品也许对直接使用的人类或者动物本身没有或者只有很小的危害,但单一激进式地改变某物种的基因,可能会导致整个生态链的一系列变化,如果有这种变化,很大概率上可能是坏的变化,这些未知的事情,我们现在也无法预测。

其三,转基因研究专家们的观点,也只能作为参考,再严肃的科学家也是人,具有相关利益牵连,具有主观判断色彩。即使没有主观上的误导,科学家犯错也再平常不过。

我们也许无法知道转基因产品到底是否足够安全,但我们本来可以决定是否使用转基因产品。你是如何看待转基因(产)食品的安全性呢?


首发Steemmit, 感谢阅读,欢迎follow和upvote @tumutanzi 激励我创作更多内容。

方舟子+周小平=依法治国

有个年轻人叫周小平,年龄和土木坛子差不多,听说最近被某总召见,并被叮嘱:“希望你们创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看来起名字是大学问,名叫“小平”容易有出息。

著名科普作家方舟子在看完周小平的文章《梦碎美利坚》后,发文驳斥周是《梦游美利坚》。方的博文一出,他在中国境内的博客、微博等一系列账号被封。

周与方之间谁是谁非难以分辨。不过,方的声音被全面屏蔽,至少验证了那句话:It is not what you know, it is who you know(做对事不如跟对人)。人家周是某总最近接见过的人,方向其开炮,是不是瞄错了对象?否则,早就可能去查查某总的博士论文了。当然,方的勇气可嘉。

月光博客以此事,发了一篇博文《方舟子遭全面封杀》,文章不出两天,月光博客上的这篇博文也被“封杀”——现在月光博客上找不到这篇原文了。

最近,我党在开四中全会,全会落幕后发布公报明确说要依法治国,我记得十多年前上初中时,政治教科书里就说过我们国家是依法治国,今天还要谈“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这让我感觉好像说以前不是这样似的。

其实,我觉得普京总统对俄罗斯是依照法律治理的,普京总统也肯定从来没有违过法,因为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法”。

看不惯周小平的同学,也不要觉得我们国家什么都不好,讲个故事:

比利时国会第一大党NVA党主席Bart De Wever(右派党,亦是比利时安特卫普市长)最近访问了上海,回到比利时后接受当地电视台采访,提起他在上海参观一座长达32公里的大桥时,他问中方:“你们花了多久建成?”中方回答:“一共两年半时间。”

De Wever现在对着电视台坦承:“我当时为了比利时国家面子不敢讲什么,但是我不禁心里一阵骂我们比利时的工程建设有多么慢。”

讨论周小平的方舟子被封了,月光博客的相关博文被删了,土木坛子为什么还敢讨论?因为土木坛子早就被封了

从方舟子的英语水平说起

雷人的搞笑英文中式翻译 Chinglish

曾在美国获得生物学博士学位的方舟子获得了John Maddox国际大奖,网友们领略了他那简短的英文获奖感言,实在是打击了以为在国外待过就能练好英语的同学,当然也有人戏称他的获奖感言实为励志片——讲成这样也能拿国际大奖嘛。

方舟子先生的学术水平有多少含金量,目前没有证据质疑他。他那很有勇气的打假事迹值得称赞,但我对他本人持谨慎的支持态度。世上无完人,尤其是中国这片骗子横行的土地上,任何水面上的“道貌岸然”,说不定在退潮后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惨不忍睹”。

说到方的英语发音,我倒是觉得口音这个问题并不是那么重要(口音不是错误),能做到不发错音就谢天谢地了,事实上有多少中国人意识到英语中”v”和”f”的发音区别?这么多年来,我见到的英语发音较好的所谓“名人”,一位是电视主持人杨澜,还有一位是MTV双语主持朱珠。他们是主持人,语言天赋自然比普通人强一些,所以口音问题不是关键。

何止是英语发音,就说我们自己的语言:汉语普通话,又有多少南方人能说得流利而毫无口音?多少南方人能弄清拼音”l”与”n”之间的区别(我去北方上大学之前还觉得“南”和“兰”两个字的发音一样)?又有多少湖南人能将自己的省名发成“湖南”而不是“扶兰”。

因此,我经常在别人说完几句话后就能下结论:这个人是不是湖南人——我太熟悉湖南口音的“标准普通话”了。无论是海外口若悬河的明镜主编何频,还是讲三国的易中天,或者是开国领袖毛泽东,改得了你所待的环境,改不了那口与生俱来的湖南口音,所以才有“乡音不改鬓毛衰”。

关于语言能力,抛开口语只谈写作能力,真要动起笔来写,又有多少人能写得出简洁、通畅的中文文章?语言能力这个东西,它是一个系统,不是掌握了一堆英文单词,或者五千个常用汉字以后就可以了。听、说、读、写,四个基本功能里面,背后更涉及到思维、文化诸多方面的东西。

一语一世界,虽然英语难学,但必须得学。中文使用者人数不少,但事实上的国际语言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仍将是英语。在网络上、科研中,一切好的东西,都会首先有英语。无论经商、研究、甚至从政,能够掌握英语这门技能,即使不是必备也是锦上添花。

中国离与世界完全接轨还有很长的路,英语这门语言作为开放交流的必备工具,自然必不可少。西方人中懂中文的人可能更了解中国人,从而更方便地和中国人做生意,这对他们而言是件好事,而中国人在与西方人打交道时,如果能懂英语,岂不是好上加好?

在欧美的老侨民中,依然有很多人不会英语或者当地语言,因为他们永远生活在自己的华人小圈子里,他们不想学习外语,也不是非得学习外语不可,虽然也难以学习好外语。所以我觉得更关键的问题是:不是学得多好,而是是否在学?何况,英语非母语尤其是亚洲语系的成年人学习英语,永无止境。

以上语无伦次,纯属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