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文化

小而美还是大而全?

万科,全球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万达,(即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商业不动产公司;阿里巴巴,制造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IPO纪录;腾讯,微信风靡全球……还有华为、联想、海尔、格力,等等。它们都是中国最成功的民营企业,都有千亿级的庞大规模——没有这样的规模,很难形成世界性的影响力。据统计,2014年民营企业中过千亿的公司已超过20家。

读到某本书中的一句话:微信风靡全球。我不是很认可这样自high式的描述。以我观察到的经验,微信这种东西显然还没有达到“风靡全球”的地步,风靡大中华倒是不差,但在欧洲那边不过是在华人世界中比较流行,或者至少部分原因可以是因为说华人的朋友都在用,所以不得不用。

的确有些国外朋友觉得微信功能很强大,但非华人的朋友一是因为他们的朋友没有什么人使用微信,所以他们也不是必须用——且不说他们对于中国的软件和应用都或多或少心存芥蒂。

在此之外,我觉得还有一些根本性的原因。微信这个看似简单的东西,它是一个超级大杂烩,能聊天,能视频,语音,支付,购物,朋友圈,公众号,小程序,远超乎一个常规APP能做的事情,几乎就量个操作系统平台。

但是欧美的思维是,一个工具尽量做一件事情,一个软件也是一样。就核心业务来讲,Facebook就做社交,Google只做搜索。Twitter到现在也只是微博客的功能,Paypal只做支付。Amazon专注于线上零售(虽然也有其它业务做得不错)。

不只是互联网领域,就是走到欧美人的厨房,也会被他们如此多的厨房工具所震惊,锅分各种大小和功能,打鸡蛋要鸡蛋器,煮鸡蛋用煮蛋器,切菜用料理机,冰是手工切,也分好多刀具,洗碗用洗碗机……绝非中餐厨房里一口锅,一把铲子,就能做出好多菜肴。

这两种情况背后的思维方式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前者是小而美、专注,后者是大而全,尽量多功能,以一抵百。段子里说,为什么外国的互联网发展慢?因为他们吃饭时一手拿叉子,一手拿刀,根本就不像中国人一手拿筷子,另一手看刷手机上的抖音呢。

某天我去老板家吃饭,想着他喜欢吃鸡蛋,于是买一个煮蛋器送给他,没想到他很坚决地指着新买的某综合电磁炉,说它就能煮鸡蛋,根本就看不上我送的煮蛋器……我想估计他也是喜欢那种多功能的东西吧,一个煮蛋器占地方,还只能煮鸡蛋。

无法评价中外之间的思维方式谁更好。只是这背后的文化习惯惯性,要在短时间内改变是很难的。那么拿一款不是很符合他们思维习惯的产品给他们使用,恐怕也难以达到“风靡”的境界。

顺德端午节龙舟展不比赛

IMG_2196.JPG

转眼间就到端午节。广东顺德这个小地方,传统文化保护得比较好。为了让孩子充分感受到端午节文化,我带他们去看龙舟赛。在网上找好地点和时间,开着车就过去了。

到达地方后,发现其实并没有龙舟赛,只是游龙舟,也就是只划不比赛——比赛以之前的日子就完成了。各种各样的龙舟,装扮得张灯结彩,非常鲜艳,很有过节的气氛。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热闹嘈杂中也带着一种过节的气氛。

回想起我老家的端午节,感觉上,顺德的端午节传统文化保存得比较好。一方面是当地政府和民众有这个决心去保护传统文化,另一方面也是他们有这个经济实力。所谓的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每一条龙舟,都有一个特定的企业或商会赞助。这两方面的原因使得传统文化广东这种地方得到了传承。

IMG_2201.JPG

说回孩子,儿子没有说特别享受这样的龙舟展,甚至说有些无聊。毕竟没有比赛,锣鼓喧天、热烈的比赛场面才可能更刺激吧。好在他毕竟也亲眼见到了什么是龙舟,什么是端午节?

也许下一年可以安排得更好,找准特定的龙舟比赛日期。然后观看龙舟比赛那种竞争的场面。我是觉得为什么,这些龙舟比赛不能安排在端午节当天呢?因为这一天才是大家真正放假的时候,大人和小孩才有时间去观看龙舟比赛,放在其他的日子怎么会有时间呢?

这就是第一次带孩子在国内过端午节,为了抵抗随时失去的记忆,是为记。

老房子,满满的儿时情怀

这次回家,天气晴好,顺便好好地去看了一下我儿时居住的老房子。

IMG_9621.JPG
老房子,我出生的地方,它承载了我6岁之前的童年时光。100%正宗的土砖屋,绿色原生态。房子两边原来各四间房,分别住着两户人家。右边四间的主人早已放弃维护,就倒塌了。中间是厅屋是公共空间,属于整个家族,类似于议事厅一样的地方,中间的神龛供奉着整个家族的先人,这个公厅也是家庭作家谭万和先生《内伤》小说里厅屋的真正原型。

IMG_9652.JPG
我家老房子的入口大门。

IMG_9615.JPG
老屋的背面,具体一点,右下角这扇窗的房间,是我出生的地方。

IMG_9624.JPG
这间弄唐——右边是爷爷的老房子,一直陪伴我的整个童年和少年时期,是人们夏天乘凉的地方,我记得真是直接睡在石阶上。再后来,人少了,奶奶也不住这里,慢慢就荒废了。再次来看它时,我觉得它好小,好败破。

IMG_9647.JPG
公厅里的“台龛”(音),姑娘出嫁时,一些出嫁的礼物就是在放在这里面,用娘家两人抬着送到男方家。

IMG_9650.JPG
打稻机,完全用人力踩着带动滚轮,将稻谷从稻穗上打下来。

IMG_9653.JPG
石磨,用来磨米、磨豆。

IMG_9654.JPG
石臼,过去经常用来捣碎辣椒,做成辣椒面——湖南人做菜必放的调料。石头应该是类似花岗岩之类的材质,可惜现在用不着了。

这些房子、弄堂,当年的器物,在生产力发展到今天的村子里,基本用不上了。但是看到它们,我总有一种特别的感情,也许这就是情怀吧。

我需要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再不修葺,我家老房子将面临右边房间(别人家)倒塌的命运。真是为难。我再住进去的可能性不太大,抱残守缺吗?可是真若倒塌,花再多的钱也恢复不了了。

所有的所有,都败给了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