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教育

如此狠心的父母,我看不下去了

在Facebook上看到这么一个虐待孩子的视频(YouTube视频,国内需翻墙。此视频上传到国内Youku,审核结果是:已屏蔽,含有网络低俗内容),已经被浏览100多万人次,我强忍着看完,再也不敢看第二遍。

偶尔在孩子极不听话的时候,轻轻地做做样子我认为是可以的,比如轻轻地拍一下孩子的臀部。但是,使用“刑具”工具的话,就有了性质上的变化,视频中的“妈妈”(我猜测)居然用树枝条抽打自己的孩子,用脚狠踢全身各个部位,何况这个小孩估摸着也就是三四岁的样子,无论如何,都是说不过去的。

如此虐待小孩的行为,即使在国内我估计也是触犯了法律,在国外就更不用说了。父母如此对待小孩,不但不会对小孩有任何好处,反而只会给小孩造成身体和心灵双方面的损害,留下长期的心理阴影。我很难说这样的行为能将小孩教育成一名未来合格的公民。

身为父母,我想有必要将这个视频“分享”给大家,让我们自己去思考,无论是否已为父母。对于拍摄者,一方面,我感谢TA将此次事件记录下来“分享”给网络,减少这种虐童事件;同时我觉得TA也应该当即制止这种虐待儿童行为。每一个孩子都是社会的一分子。

儿子三岁生日快乐

一年又一年,儿子的生日又来了,这一次三岁了,祝儿子三岁生日快乐!想起我们爷儿三代,他现在三岁,他爹三十岁,他爹的爹六十岁,岁月面前,人人平等。

回想这三年来,一岁以前担心孩子是否能吃好、睡好。两岁之前,担心是否能适应环境、不生病、好好走路。两岁到三岁时,担心他说话、日常行为习惯、从托儿所到幼儿园的适应过程。

总体来说,这一年来,儿子表现还不错。吃喝拉撒都很正常。只因为一次正常的感冒看过医生,也没有打针吃药。到幼儿园后,他也很喜欢他的老师和新朋友们。

语言方面,不论是中文还是荷兰语都还不错。记忆力很好,前不久试验性地教他认识五十多个不算简单的汉字,他居然几乎全部能记住,实在出乎意料。不过我不打算过早地开发这类死记硬背的东西,那些是将来学校的事情。

需要进步的地方是胆量不够大,不像有的小孩很“猛”,只能在以后成长过程中加以克服,或者也要扬长避短。

两到三岁的小孩,已经具有自己的思想,会简单的逻辑推理,因此有时候会有自己的小小心眼。当儿子不遵守纪律,犯明显的错误时,我们开始要求罚站反省,以此来约束他使他有所教养,而不是无理取闹。大部分时候,他还是能配合好,显示出较好的可塑性。人如果年纪大了,要改善自己实在困难,哪怕像我这种年龄段。

三岁看小,七岁看老。小孩的可塑性较强,在小的时候就应该培养出良好的习惯和思考问题的方式,在我看来,跟没上学前能背出唐诗三百首、上学后考试经常拿高分不是一个层次的事情。

生一个小孩不容易,育好一个小孩更不易。在我所住的城市里有一个中国妇女,早年从中国离异嫁到比利时再次离异,一直与前夫生下的儿子相依为命。好在比利时具有良好的福利条件,日子过得倒也平安。她辛辛苦苦把孩子养育大,要求严格,用她的话说:人家还以为这是后妈。最近,她的孩子高中毕业,即将上大学。

与此相比,她国内的姐姐上世纪八十年代创业,如今财富不是问题,儿子二十多岁,由于早年疏于管教,如今成一标准啃老族,和父母吵架时能拿着菜刀相待。对比今日之情况,她对她姐说:我一点也不羡慕你们的财富。她是有资格说这话的。人一到老年甚至中年,如果子女太不像话,多少是一件很头痛的事情。

忙于事业与养育子女两件事本身并不矛盾,但要兼顾好两者实在是一件较难的事情,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孩子现在三岁,心智慢慢成长,如果不加以管教而放任自流,将来也会是一件麻烦事。我衷心祝愿所有像我一样的年轻父母们注意好孩子的成长过程,今天多一点用心,明天少一点操心。

再次祝儿子生日快乐!

土木坛子

土木坛子

Update: 周日(5月19日)邀请朋友聚会,庆祝三岁生日。

三岁生日聚会

三岁生日聚会

三岁生日聚会

三岁生日聚会

三岁生日聚会

为什么要阅读?要阅读多少书?

reading

今天的时代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种信息实在太多,每天我们都被各种杂七杂八的信息包围。如果《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作者吴趼人还在世,不必二十年,只需浏览一天的微博,他就可以再写一本与《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一样内容的作品。不过,我觉得网络时代浅尝辄止式的碎片式阅读不算真正的阅读,至多算浏览式的浅阅读。浅阅读多了,真正重要的深阅读时间就少了——每个人每天有且只有24小时。那么网络时代的阅读还有必要吗?

阅读有什么用?

我还算一个不太讨厌阅读的人,尤其是有了kindle后,无论是对付纸质阅读还是电子阅读,Kindle用起来十分方便。不清楚现在还有多少人愿意阅读,或者说为什么还要阅读?在我看来,阅读至少是一种爱好,就跟有的人喜欢玩游戏一样,是一种消遣的方式。人的脑大脑不可能永远集中在那些所谓的重要事情上——比如工作。然而,阅读的好处显然不只这一点。

文字上的东西一旦留下来,就能很方便地流传下去,写作者不过是一次付出,而阅读者可能代代相传,比如那些经典的文学作品。因此说,阅读能穿越时空。大部分人的生命最多不过百岁,空间的跨度更为有限,所以说,人的一生所经历的时空极其有限,而阅读可以弥补扩展这种时空的限度。“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固然不错,然而不是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亲身经历,有的事情甚至根本就无法亲自体验,阅读可以让我们读到别人的经历,为我们自己的成长提供经验。

《大学》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人有一种天然的劣根性,比如说脏话、懒惰、希望不劳而获,这种自然而然的向下堕落性,尤如地球上所有物体受到地球的万有引力,自然而然地从高处往低处跌落一样。我的表叔是个农民,他曾经很担心一件事:怕他儿子学习修理汽车时,受长途司机们的影响变得出口便是脏话。作为人类,我们不喜欢和那些劣根性十足的人待在一起,所以我们希望向上,所谓提高自身修养和涵养。阅读可以提高人的修养,使人向上。欣赏古人在印刷出版并不发达时留下的珍贵文字,拜读今人多如牛毛的文字中经受住考验的优秀作品,对照我们自身的顽劣性,总会有所收获。

读的东西多了,忘的东西也会越多。人的大脑不可能记住所有的信息。不过这并意味着读的东西没有用。有人说:教育的目的就是等他们都忘记了所学到的知识后剩下的东西。我想阅读也是一样的道理,除去阅读后忘却的信息,剩下的东西就是真正的收获。虽然读过的细节忘了,但真正遇到与阅读中相似的真实事情时,就不会茫然不知所所措。更重要的事情是,在带着思考性的阅读过程中,必然有大脑的思维活动,经过思考过的东西就不可能没有收获。

阅读多少书?

既然阅读是一件好事,那么,读多少书才合适?大师们说:读得越多,受到思维上的限制就越多。因为思维被别人的思想束缚了。这个道理看似是对的,不过这句话是大师们说的,我们绝大多数人都不是大师。所以,我们的阅读量不太可能算“读得太多”。大师们一定是读过很多东西后,才会有这样的结论,他们读过太多的东西后,发现自己的初心没有了,发现需要抛弃所有成见,提出自己的原创。

这种走过很多路后才说”Stay foolish, stay simple”(保持愚蠢和简单)与跟刚出生的婴儿的那种foolish和simple当然不一样。所以,大师们说的没有错,但不适用于一般人。就好像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和牛顿的力学定律,两者都没有错,前者适用于微观和高速运动体系,后者适用于低速宏观体系,而我们绝大多数常人,就是牛顿体系中低速宏观物体,还用不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所以,我们的阅读量没有过量。

但是,大师们的说法对普通人并不是没有意义。它给我们的启示在于:一味地单向地海量浏览阅读就够了吗?当然不够。正如球迷看球一辈子也不一定会打球。知识获取讲究输入输出双向过程。否则,一切知识不过像吃快餐一样,不过是满足一下当下的饥饿感,“吃”完后所剩无几,一切知识和信息都只是知识和信息,因此,对它们放在脑海里梳理加工——思考,才能真正变成自己的知识和信息,才能有所新的发现,孔子的“述而不作”难道不是太保守了吗?

除此之处,在网络如此发达的信息时代,绝大部分知识都可以通过搜索引擎搜索得到,因此,阅读最高的境界便是把获取到的知识和信息演变成智慧,这才是终极目的。读得多了,思考多了,思考能力就提升了,思考力提升了,慧根才可能产生。一个人很有智慧比一个人很聪明的层次当然是不一样的。

慧能生而能知,慧根天生而成,所以成为大师。我们凡人没有这个天赋,所以后天多读点书。

亲历比利时教育部门为学生分配学校, 兼谈教育

托儿所毕业了!

光阴似箭。转眼间,儿子就两岁半了。按照比利时的习惯,小孩三个月到两岁半之间可以选择上托儿所,两岁半以上就可以上属于义务教育的幼儿园。托儿所不是必需的义务教育,自然不免费,义务教育的最大好处就是免费。

早在孩子刚满两岁时就收到所在城市根特市政府发来的信件,给了本小宣传册及通知信,大概是某天某时某地有咨询介绍会,可以去参加了解。像我这种外国人,自然是最好参加这类介绍会,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当场提问,问个清楚,否则,全是荷兰语的网站和资料我当然看不懂。

一、如何为每个学生合理分配学校?

一去介绍会,自然是荷兰语讲解,类似于中国的教育主管部门负责人在做讲座式的给充满疑惑的家长们讲解。我当然一句也听不懂。漫长的宣讲会结束后,我便直接找到工作人员,问他们是怎么回事。工作人员耐心地用英语给我解释了一下这个宣讲会的内容,主要是确定孩子上幼儿园的大概流程。最重要的是选择学校,每个学生可以选择的学校有很多,如何确定哪个学生上哪个学校。就像国内的家长们都会选择将自己的孩子送往重点学校似的,可是学校的名额是有限的,于是各想各的招儿。

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分配孩子学校原则:根据自己的家庭地址与学校之间的距离、孩子的实际情况、家长的教育程度、语言环境以及其它的一些因素(比如有兄弟姐妹已经在某个学校就读就有优先权),把这些资料输进电脑,然后就一切由电脑说了算,出的结果是哪个学校,就去相应学校报道,双方谈妥就算结束。如果不满意,就等待电脑的第二轮确定,一直到找到学校。一般而言,越早的结果是越好的结果,毕竟是计算机计算的最优结果。

我刚开始被她说的一头雾水,我说这个分配学校的系统还是有些复杂,工作人员说本地家长们也会问很多不明白的问题,甚至说她也是被教了三次才弄明白这个系统,当然她表示明年可能会变,把系统变得简单些。她向我讲明白这个系统后,于是让我填写了相应的文件,给出了符合我的条件的学校明单,让我回去等待通知即可。

比利时的小学生学校的分多层次性,有政府公立学校,也有教会开办的天主教学校,还有一些特殊要求的学校。总的原则是让每个小孩受到公平的免费教育,大概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设计出这么一个复杂但却为了最大努力保证公平的学校分配系统。当然,他们有没有像中国那样的想尽方法进“好学校”的现象呢?也是有的,小馄饨博主曾经[1, 2]讲过比利时家长们想方设法为争送孩子上好校的故事,不过那些手段还算光明正大,不值得大惊小怪。

二、孩子成长需要营造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欧洲的义务教育总体比中国轻松一些,更注重小孩的个性发展,这点我不担心自己的小孩。我不放心的是学校学生的组成来源,因为我担心学校里面会不会有太多北非中东等原籍国家的学生。也许有人会说我有种族歧视,我倒觉得是夸大了这个问题。我不过是听有人说在北非族裔的孩子多的学校,中国孩子在学校里很孤立,被人欺负是常事。

人本来生而平等,但由于家庭环境及文化背景的不同,谁又能承担起孩子们所受到的伤害呢?尤其是心理上的伤害。如果过多存在小孩打架欺凌的事情,会对小孩造成不良心理阴影。三岁看小,七岁看老。一个人的幼年成长过程不是充满阳光,人格就可能会到扭曲,不健全的人格,迟早会出现问题,至于数学学得好或者会不会弹钢琴,倒是次要的东西。

最后,根据我们的要求,选择了一所离我住的地方较近的市立学校,而放弃了教会学校,虽然主流的传统教会学校要求严格,类似于培养社会精英人才,但由于天主教色彩,让我这个不懂天主教的家长不知所措。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这个选择的确很公正透明,元旦的那天遇到一当地年轻妈妈,她说她儿子也想上这所学校,但去晚了没有名额就没有选上,这让我一个中国人在比利时感到了他们的公平。

这所市立学校非常有特点,用一个时髦的词汇讲,有些非主流。全校的学生不分年级,大大小小全在一起学习(但每个班级人数还是有限制),注重动手能力和户外活动,也充分尊重孩子的个性——你不想参加某项活动就不参加好了!当然,这已经不是他们的“实验班”了,他们已有相当成功的经验了。这些新的教学理念听起来很好,但尊重传统的家长们肯定会有所顾虑。我们没有在比利时长期待着的打算,就让儿子去短期体验体验吧,再说过早地开发小孩的智力和注重书本知识,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国外有没有虐童事件?

上回抨击了微博这种社交媒体,但我并不是说要把它赶尽杀绝,它存在着,自然有存在的理由,比如说聚焦热门事件,毕竟微博这种推送机制带来的传播速度是现在的技术手段中无可匹敌的。

虐童事件还少吗?

打开某浪微博,热门事件是“各地幼师虐儿事件频发让人揪心,请停止虐待儿童”,作为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以及强烈认同“强国先强教,立国先立人”观点的人,土木坛子对此事件有些兴趣。

颜艳红 虐童

类似的教师虐待学生新闻不只一件了:

  1. 浙江温岭城西街道蓝孔雀幼儿园教师颜艳红出于“一时好玩”,揪住一名幼童双耳向上提起的照片在网上引起热议;
  2. 广东一幼儿园老师因为孩子不听话,拉起学生双手将其凌空吊起,而后又拉起孩子的双脚,原地360度翻转致使孩子昏迷不醒;
  3. 山西太原幼儿园一5岁孩子因不会十加一的算术题,十分钟内被老师打了几十个耳光。

即便是温岭事件的颜艳红(不是百度的李彦红),网友在其社交空间里还发现诸多虐童照片:将幼童扔进垃圾桶、头戴垃圾桶、胶带封嘴、幼童跳舞时被脱裤等。

虐童事件

海恩法则指出: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这几起事件不过是幼儿园、小学教师虐待、体罚学生现象的冰山一角。

要不要体罚?

体罚可以算老师们解决不听话学生的一种方法,这是激进式的武力解决办法。武力甚至暴力都可以解决问题,甚至连国家政权都能靠武力建立,但是,这不是最好的方式,尤其是处在所谓的文明时代。

对小学生的体罚能表面上能解决小孩子不听话的情况,但严重的体罚会扭曲人格,导致恶性循环。我小时候的老师也是有体罚的,比如打手、敲脑袋、在眼睛上画个眼镜……

虽然我小时候基本上没有受到体罚——因为还有比我“表现得更差”的同学,但即便如此,成年后的我依然有一种心理阴影:老师(领导)批评我的时候难受,没有批评我的时候,心里又在想:他们怎么不批评我呢?这一点在国外尤其如此,老外们不喜欢批评人,而是喜欢赞赏人。

我有理由怀疑,颜艳红在小时候也可能经受过体罚等类似的虐童现象。

国外有没有虐童事件?

人之初,性本乱。好动是孩子的天性,不听话也是正常的。那么如何管教那些所谓不听话的孩子呢?这个现象不只是中国有,全世界都一样。换句话说,国外有没有类似的虐童事件?答案肯定是有的,甚至有恋童癖这种严重心理问题的人涉案,但这只是极少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他们如何教育“不听话”或“犯错”的小孩子?正好我小孩从1岁左右开始送到我所在根特大学(比利时)的托儿所,为了此事,我特意在送我孩子去托儿所的时候,向托儿所里的老师们简单打听了一下。

他们每个班里(约15个小孩)有两名工作人员,一般为一年轻一年长两位女性阿姨老师(当然是专科出身—非无证临时工,也有男的)。对于所谓“不听话”的小孩,先理论讲清道理,即哪些是可以做、哪些是不可以做的,如果不起作用,将小孩放到一个椅子上坐着——可以理解为罚站,让孩子安静一到两分钟,直到解决问题。

虽然小孩都非常小(能站立,最多2岁半),但他们都懂得这样做的目的,一般也就慢慢遵守规矩了,也正是由于从小就是这样,反而易于教育,而不是在家任性成形后,到了学校反而难于管教。不过人总有“发疯”的时候,前面说了,配了两个老师的:当一个老师实在处理不下去的时候,就让另一个冷静一点的老师来处理。总之,虐童是决定不允许的。

谁来承担责任?

再回到颜艳红的事件上。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和预防这种事件?从网友的人肉搜索信息来看——虽然人肉侵犯隐私,但在天朝也只能这样的形式来揭露事件,我强烈怀疑她本人是有精神心理问题,否则她不会存在那么多的虐童事件。

如果按相关法律,这种有精神问题的人是免于法律责任的。谁承担责任?大家还是去问有关部门有关领导吧。更何况,有信息表明她是靠关系招进幼儿园来的——这倒也是中国特色,与社会主义无关。然而问题的原因得不到纠正,颜艳红虐童事件不会是第一起,更不会是最后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