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教育处

这等“秘诀”值得传授吗?

还是上次去大使馆教育处开会的事情。许多人谈到在比利时生活的注意事项,类似的问题我其实在博客上早就谈到过,比如在欧洲如何注意旅游出行安全在公交车上丢东西后如何找回是否需要购买住院保险,甚至在比利时生孩子的过程……

有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鲁汶学联的负责人提到,每年新来的留学生,都会从师兄师姐那里得到一些在国外日常生活中的“真传秘诀”。有些是从网上查不到的实用生活经验,非常有用,而有些“秘诀”,却败坏了整个群体的形象。

比如,新来的中国留学生会得到前辈们的“言传身教”:比利时的公交车上查票的概率非常低,所以偶尔不买票上车,或者借用别人的月票、年票都不会有问题(票面上有姓名)。事实上,在比利时逃票被查到的机率确实非常小,一是因为人力成本原因导致查票的行动不会太频繁,二是因为西方世界讲究诚信,首先给予一份信任。坐车买票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但是,一旦被查着,一张亚洲人面孔足以导致群体形象受到影响,人家记不住张三李四,只知道这张面孔是像中国人。从此火车上、公车上对亚洲人面孔执行分外严格的查票行动。查票人员查票本身合理合法,但对于查外国人不查本国人的区别做法,就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歧视。查票对于不逃票的人实际上也无所谓,但失去这份信任不是一件光彩事。

任何国家都有不讲诚信的人,可是,代表这个国家受教育程度不低的一个群体都不讲诚信,这样的国家有理由不让人信任。像诚信这种问题,几乎是所有主流文明社会的通行证,更是道德上的底线。给予信任不珍惜,就不配再被信任,只好后果自负,就像APS认证一样。天作孽,尚可原谅;自作孽,不可活。

有许多中国留学生到了国外后,都会由于不注意生活上的细节而导致整个国人形象不佳。出租房里做饭油烟太大,不讲究卫生,在租期结束时,房东轻则扣钱,重则今后一知道是中国人租房,就会以各种理由拒绝出租。还有,在自行车道上逆行甚至骑上人行道;在有人的办公场所直接打私人电话;在公共场所大声说话;在办公室吃饭……

这些小细节问题,在我们国家可能是个小问题,但强调个性自由和个人隐私的西方文化却认为是大问题。也许是我们从小没有这方面的教养问题,也许是我们没有注意的原因。可是一个个体的问题,往往会导致了整个群体的形象问题。

往大了说没有必要,也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身为师兄师姐,不要传授这等“秘诀”,就是一件功德之事了。

逝去的时光

「传道书」:已过的世代,无人记念,将来的世代,后来的人也不记念。

「论语·子罕」: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昨天,去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教育处开会,主题是关于如何改善提高教育处的留学生工作。

坐在会议室里,发觉自己来比利时有四年了。依稀记得当年首次进这个会议室的时候,我问站在门口欢迎我们的老师:你叫什么名字?对方回答:我叫王鲁新。事后才知道,原来他就是当时主管留学生工作的教育参赞——当年的我真是既无知又无礼。

四年了,从大使到教育处的所有官员都换过届了。原来的大使是张援远先生,教育处是王鲁新参赞,一等秘书于立亭先生,二等秘书石成先生,现在则分别是廖力强大使,陶洪建参赞、一秘马长伟教授、二秘马凯先生。其实何止是他们,时任总理温相也退休了。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翻出与大使馆有关的那些照片,以纪念这些逝去的时光。

土木坛子
2009年 新春招待会上,留学生代表与时任中国驻比利时大使张援远先生合影,地点: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

土木坛子
2010年 留学生工作座谈会,留学生代表与时任中国驻比利时教育参赞王鲁新先生合影,地点: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教育处。

土木坛子
2010年 纪念“五四”座谈会,比利时各界华人代表与时任中国驻比利时教育参赞王鲁新先生合影,地点: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馆教育处。

土木坛子
2010年 中欧首脑峰会,比利时华人华侨和留学生代表与时任中国总理温家宝及驻比利时中国大使张援远先生等人合影,地点: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某酒店。

土木坛子
2011年 根特中国留学生学术交流会,与中国驻比利时教育处现任一等秘书马长伟教授等合影,地点:比利时根特市。

土木坛子
2013年 根特大学医院探望做完骨髓移植的白血病患者杨振同学,与中国驻比利时大使廖力强先生、教育参赞陶洪建、一等秘书马长伟教授等合影,地点:比利时根特市根特大学医院 (中国青年报张兴慧记者提供照片,下同)。

土木坛子
2013年 根特大学医院探望做完骨髓移植的白血病患者杨振同学,被中国驻比利时现任大使廖力强先生接见,地点:比利时根特市根特大学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