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教授

外国教授使用微信与巴菲特的偏见

image.png

我的一个微信群突然炸开了锅。原来是我的国外教授开始使用微信,并且加入了他的中国弟子所建的群。我旋即在群里用英文欢迎他,并称赞他永远保持一颗开放的心迎接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

我跟着教授好多年,深知他的为人与行事风格,正如他能使用微信并加入我们的群一样,他想加强并方便和我们的联系。而中国人显然用微信多一些——无论这通讯工具是否足够优秀。他不是改变别人,而是改变自己来适应改变中的世界。

太多的教授和高学历的人不见得有这样的心态。相反,这群人中有不少人相当固执。他们“觉得”自己懂得很多,坚持自己现在的一切想法和方式都是最好的。别人需要改变来跟上他们。这些固执的人掉进了自己形成的牢笼里。

无独有偶,最近和一个政府的朋友私下聚会,他跟我无意聊到了区块链。他说现在政府好多相关支持区块链的项目。但是他的一个在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中心的朋友,只要一聊天区块链就告诫他:区块链是骗人的。

的确有人打着区块链的名义行使骗局,但以此来全盘否定区块链这就有逻辑问题了。我当即就告诉我这位朋友:这些象牙塔的人很固执,他们甚至形成了某种偏见:凡是与他们不太一样的东西都是错的。他说他的那朋友就是这样的心态。

又何止是这样的体制内的象牙塔内的朋友,著名的投资大神巴菲特亦是如此。他不止一次抨击比特币,最近他更是说比特币是rat poison,老鼠药。

且不说巴菲特这样的评论是否足够正确。但不争的事实是,他对科技投资的既往历史并不佳:他第一次投资科技是2011年,对苹果公司的投资始于2015年。在这之前,他应该没有看到这些投资机会。

和上面提到的固执教授和高学历人士一样,巴菲特老头子也有着某种固执,固执于自己想法的一片天地里。就更别说专家们的通病,以为自己在自己的专业方面成就可以任意外延到所有领域里。

这给我自己的告诫便是:保持学习和开放的心态实在是太重要了。如果哪天我觉得这世界错了,那错的一定是我自己没有跟上变化。

和教授的一次聊天

子在陳,曰:歸與歸與,吾黨之小子狂簡,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 論語 公冶長 第五

月初,实验室一中国同事(国外博士生之间也称同事)答辩招待酒会上,正好我的比利时导师也在场,便和他聊了一会儿。在这种场合,聊的内容不是学术,而是学术之外的东西:我终将面临毕业后的去向问题:是留在国外还是回到国内?我想听听他的意见和建议。

刚一提出问题,他就回答我:Follow your heart.

我心里一楞:您不是李开复吧?给我来一锅炖了八百遍的“心灵鸡汤”?

接着,教授说:必须要做你有兴趣和喜欢的事情,比如,毕业后选择industry or academy哪条路线?只有这样,自己才会工作得开心。

说到工作地点,对于我来讲,选择的地方就是欧洲、北美、中国三者之一。我想听听他关于这三个地方的选择。他首先补充:如果喜欢好天气,澳洲也不错,生活可能更放松。

像这种问题,他觉得还是一个经济背景的问题。作为一个欧洲人,他说:欧洲已经在没落,经济形势严峻,政客们缺乏长期战略,只希望获取短期选举时的选票。他觉得这些现象严重地降低了效率,也许这是民主的不足。当然,他也补充:应该在民主与效率之间取得平衡,并不是说要专制的制度——这个意思我倒是听出来了。

接着,他说欧洲的社会福利使政府负担严重,过于宽松的劳工保护制度降低了人们的工作时间,这些只会使欧洲在经济方面短期内落后于新兴经济体。虽然这些当年二战后形成的福利、劳工保护制度曾经起过不错的作用,现在却在阻碍经济发展。换而言之,他认为欧洲的前景在短期内不容乐观。

就科研方面来说,他去过中国很多次,发现好多研究机构的硬件现在已经很不错,许多设备就是欧洲的科研机构也不一定买得起,说到此时,他说:“作为一个欧洲人,这确实是一种无奈。”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欧洲早已没有大规模建设,而中国肯定还有相当长一段时间要维持大规模建设(我的专业是土木工程里的建筑材料——复合水泥研究)。

但是,中国的问题在于,没有好的“软件”来管理运用这些“硬件”。正如他曾经跟我聊天:“在中国,有一种这样的感觉,这台设备是XX教授的,那台设备是YY教授的,缺乏开放与共享”。如果中国的“软件”层面也能像欧洲一样,将来完全有可能超过欧洲和美国。显然,他说的这种“软件”和“硬件”不只是在科研领域。

至于美国,他似乎也不太看好,美国的共和党和民主党也经常争吵,这两年各种经费投入也在裁减(就在当天,新闻报道美国五角大楼裁减军费开支)。因此,具体到这三个地方,他觉得中国的机会和市场还很大。

总体来说,教授似乎在向我夸赞中国的未来,虽然他没有明确说建议我回中国去。他本人也不只一次地说:有机会要让他的三个孩子学习中文,他自己也要学中文。这与国内许多年轻人怨声载道、既得利益者们努力移民的现象完全格格不入。

也许,中国的未来既不像教授想象的那么好,也不是国内人们感觉的那么悲观。我感觉来土木坛子这里的朋友,教育背景和综合条件应该还算不错,不知大家是怎么客观地看待这些现象?欢迎发表你的评论和大家分享,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