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政治

川普总统会不会是下一个希特勒?

trump-2016

如果要说今年已发生的大事,对我来说只有三件,女儿出生,英国脱欧公投,美国总统选举。第一件事是私事,后两者不是私事,但我很关注,令我很担忧。

英国退欧公投成功,美国的川普胜选总统,两件事情都不符合精英阶层的预期,都与媒体和民调结果不一样。这两个资本主义强国里先后发生的两件事情,从某种意义上反映了与全球一体化的反方向,至少某些东西出了问题。

事后诸葛亮地说,希拉里本来很有可能当选第一任美国女总统,可惜她来自民主党,与奥巴马的亲近关系,受她丈夫前总统克林顿的影响,她的雄厚政治资本和经历,却由于人们对政治正确的厌恶——政客们总是说一些正确的废话,可能觉得她对改善这个世界没有太大的好处。

再加上邮件门暴露出她可能不可告人的秘密,进一步令人质疑她的诚信品质,政客们的私生活糜烂并不值得过分担心,担心的是缺乏最基本的诚信品质,而政客往往是诚信的反义词:撒谎如此容易,诚信才显得尤为可贵。这些都使选民失去信心,反而让选民不敢选她。

即使不是希拉里,选民可能觉得让民主党继续下去,苦难日子指日可待,因此民众需要改变,对川普抱有一线希望,万一有转机呢?另一个和天朝不一样地方是,美国总统似乎不需要从政经验——历史上有从政经验的美国总统反而是最差的总统之一,美国选民需要的是一种新的有效的从政理念,具体的事情交由具体人员去分析执行好了。

两个超级大国,一个发达国家,一个努力追赶的发展中国家,都有一定程度的民粹主义,往前一步就是极端民族主义。川普挑起的民粹主义,在“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旗帜下,有可能走向极端民族主义。

还有,他的反科学——否认全球变暖的事实,他的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对穆斯林明显的敌意……这些与世界主流发展趋势不相符的观念,他不只是隐藏在心中,而是公开谈出来,一旦他坐上世界大国总统的位置,仿佛就一夜之间得罪了全世界的人,包括没有选择川普的美国人,这也许是全世界为此事惊讶的原因之一。

川普的下一步便是落实行动,媒体也许预测川普上任后会遇到政策执行上的困难,但这并不能说他完全没有可能执行选举时提出的极端路线。希特勒当年上台时,媒体对他的反犹太主义亦是如此预测,以为他上台后会温和得多:

If Nazis are allowed to govern they’ll become more moderate because they’ll find it impossible to keep their campaign promises. (如果纳粹有机会执政,他们会变得温和得多,因为他们会发现兑现他们的竞选时的承诺是不可能的)

1922 NYT

川普善于玩弄选民,操纵媒体,即使将来他的执政理念没有得到有效实施,他让可以使选民怪罪的目标移往他处,完美脱身。然而历史没准就会重现。正如媒体预测英国不会脱离欧盟,各种民调和精英分子们预测希拉里会当选。

记录自己此刻这点想法,但愿我的担忧是错误的,是多余的。

也说英国脱离欧盟公投

也许,欧洲人们最喜欢没事找事儿。

我原来在比利时时,荷语区想脱离法语区独立。那一阵子,英国的苏格兰也举行公投选择是否脱离英国。

最近,英国全国都在讨论是否脱离欧盟,有人坚持留在欧盟,也有人力争脱离欧盟,连看个YouTube都跳出来宣传留在欧盟的广告。无论如何,英国将于2016年6月份就此事举行公投。

为什么要脱离欧盟?谁支持脱离欧盟?本土底层英国人觉得,工作机会(尤其是低技术工作)被欧盟大陆(东欧)人竞争抢走了——他们的工资要求更低(还好中国人不能随便进来)。

甚至,连英国本地农民,都觉得他们是欧盟自由市场的受害者,欧盟成员国的猪肉由于没有英国严格的动物福利等因素,猪肉产品成本从而低得多,那么英国本土产的猪肉自然就没有竞争力。

政客们的理由则为高大上一些,节省英国费用开支,维护岛国边境安全,防止出现2015年巴黎恐怖袭击类似事件的出现。甚至说担心英国未来在欧盟内失去主权:因为欧盟努力实现一个“日益紧密的联盟”,英国怕将来被也许出现的欧洲合众国吞噬。这对于一个有着上千年王室制度的国度来说,这条理由似乎冠冕堂皇。

无论英国是否脱离欧盟,利与弊众说纷纭,很难用三言两语说清楚。总体来讲,英国脱离欧盟会利大于弊吗?我个人并不这样看待。我所在大学的校长就此事表达了他个人和整个大学的大致态度,和不少跨国公司的态度一样:希望英国继续留在欧盟内。

整个世界对于每一次英国重磅政客的脱欧言论,最直接的反映就是英镑汇率的不断下降,目前几乎英镑汇率几乎是一年以来的新低,这说明整个世界看衰英国脱欧。

在世界一体化大背景下,像英国这样的岛国,很难说封闭起来后经济会有大的起色。连美国这种事实上的世界老大,也在不断地在各地区结盟抱团(某国当年提出的不结盟,实质上是没有实力和人结盟)。英国这种地理上的小国,脱离欧盟后很难说玩转得开。只怕将来没有英国的欧洲合众国出现后,英国只有流口水的份。

普通民众的工作机会,也未必在脱欧后会有根本性的改善。也许不久的将来,绝大数人都会没有全职工作,甚至包括医生这种所谓高度技术化的职业,都有可能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情况下很大程度上被取代,大量没有技术含量的英国人脱欧后一样没有工作机会。

那些其实并不傻的政客们,为什么还需要不断地抛出脱欧言论?选票,政客们需要选票,而且是短期的。底层穷人再穷,他们的一票也不比富人的那一票效力小。即使是支持留欧的首相卡梅伦,他所做的一切对英国也有好处:于民众满足了民主诉求,于国家“爱哭的孩子有奶吃”。不这样闹闹情绪,怎么获取欧盟内的特别国地位?

当然,当我觉得英国人没事找事时,没准他们是这么想的:我们好歹还有一次投票的机会来决定此事——民主嘛,一人一票。

一个比利时年轻人眼中的中国

以下是我几周前在英国和我的比利时同事的网上聊天记录,考虑到其中的内容敏感性,我犹豫了一段时间是否将它公开?最终我决定公开它,这不是一个坏的决定。我将所有对话从英文翻译成中文。

他是我在比利时实验室的一个同事,比利时人,比我稍年轻一些,从事水泥混凝土方面的研究。2014年,他亲自去过中国出差,体验过中国厦门和武汉等城市。以下,F是我同事,T是坛子。聊天始于2015年1月16日9:23pm(格林威治时间),结束于11:47pm。

F: Hi, 你最近怎么样?你什么时候会再回根特(比利时)?我希望能请你到我家聚个餐?几周前,你离开(比利时)时我没有机会和你说再见。我希望下次你来根特时,有机会说再见。

T: Hi, 你好,我们很好,快要习惯英国的生活了。但我们非常怀念根特的时光。我个人觉得在根特的生活比这里要好很多——除了我不会比利时的荷兰语以外。我那天离开实验室时没有看到你。没关系,我仍然还会回根特至少两次的。下次去根特时,我会很高兴地去你那里喝一杯。谢谢你。英国的天气非常糟糕,生活成本尤其是租房成本比根特要高一些。甚至这里还比根特要脏一点。相比我现在所在的谢菲尔德,我觉得根特的确是一个美丽的城市。

F: 欢迎你过来。荷兰语是一门非常难的语言。要学到基本需要至少三年的时间。

T: 我妻子说(荷兰语)也不是那么难学。关键是我从没有开始学习荷兰语。

F: 她是上夜校学习荷兰语还是白天?

T: 如果我要打算在比利时长期居住,我会考虑开始学习荷兰语。

F: 你要是想结合工作来学习荷兰语,那会比较难。

T: 奇怪的事情是,如果我想在比利时工作,通常他们会问我是不是说荷兰语。

F: 现在比利时的就业形势不太好。经济消退。

T: 而且,掌握两种大语言(比如英国和中文)的人们,通常会不愿意学习新的小语种。

F: 的确,我也不太可能学习中文。你不知道你将使用它多长时间。

T: 对的。(中文)完全不一样。

F: 你在英国哪里?

T: 谢菲尔德。

F: 哦,英国正中部。

T: 是的。

F: 我刚看完一个辩论视频: Western liberal democracy would be wrong for China

T: 在这篇帖子“感觉英国不如西欧小国比利时”里(中文),我说了英国的不好,而赞扬了比利时的好,这可能使得一些住在英国的中国人感到不舒服。

F: 你觉得一党系统对中国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吗?

T: 刚才那篇博文翻译成英文的题目是:”I think UK is not better than small Western country Begium”.

F: 但是,如果你们有多党的话,你会不会担心这将会以类似比利时、英国、美国甚至俄罗斯这样的假民主结束?在这些国家里,只有少数富有的家族拥有真正的权力。

T: 我的那篇博文里引起了一些讨论。

F: Google翻译不错。

T: 不,Google翻译在中文和英文之间的翻译不是那么完美,但你可以知道大概意思。

F: 但是,如果比较中国和欧洲——而不是一个只有1000万人口的小国比如比利时,欧盟也不民主。

T: 我不期望这世上存在一个完美的国家。

F: 我的观点是,美国和欧盟并不民主,中国也不是。我们的系统是由少数富有家族统治,中国是被共产党统治。

T: 但是你们还是相对多一点自由,我觉得这个比较重要。比如说,我的博客在中国大陆都是被屏蔽的状态,我不觉得我说了政府什么坏话,但就是被屏蔽了。

F: 那倒是,但我担心长期来看,我们的政府会越来越难于维持经济增长。我们将以贫穷的自由为结束。很可惜,它们屏蔽了你的网站。

T: 别担心,世界会找到一个解决方案。人们也会在这两者(贫穷和自由)之间找到平衡。

F: 人们可以躲避政府的内容审查,但是我们不能逃脱经济崩溃。

T: 不知你知道不知道,中国现在也遭受经济上的困局。只是看起来比美国和欧盟要好一点。欧元确实在下滑,今天的欧元汇率创造了历史新低。

F: 我认为,在面对经济困局时,被政府管理的经济体会比少数富人控制的自由市场经济体表现得更好,中国掌握着这个关键技巧。中国的银行现在也在中国以外投资了不少,这可能在下一个10年会崩溃,但中国自己的实体不会受影响。

T: 不过,中国许多年轻人对于目前的状况不太满意。一些人对于政府和党有些失望,尤其是一些受教育程度较好的。

F: 也许,19大会带来一些必需的变化。例如,自由的媒体和更少的审查,没有政治犯。如果他们不这样改变,将会有越来越多的秘密机构来保护人们,以防止像香港(占中)这样的事件发生。

T: 你真的觉得将朝鲜的大老板换掉会有迅速的变化?你觉得将上面的这些变化寄希望于下一个党代会很值得?

F: 没有其它选择。中国的人们还没有很好地组织起来,太多的人喜欢将精力消费在一些无用的东西比如iPad上面。

T: 我也希望中国变得越来越好,尤其是新的大老板上台后。现实是,我们似乎拥有了更少的媒体自由,尤其是中国的互联网,现在连Google Gmail都不能正常使用了。

F: Google被封是因为它和美国政府共享信息,而不愿意和中国政府共享,中国政府又不能再控制人们的思想,所以只好封了Google。

T: 聪明的人依然有办法使用Google,比如用VPN,封锁Google没有实际意义。

F: 美国和欧洲的政府不需要控制公众的思想,因为人们不怀疑政府的民主统治,人们真的相信政府是在站在他们这一边,人们不知道真正的权力只属于少数富人。而在中国,大部分人们知道这不是一个民主体系,这是政府审查媒体甚至因政治原因将人们送入监狱的唯一原因。

T: 全世界的政治都一样。

F: 的确。长期来看,我们会抵达一个真正的民主体系,这是我在想的,希望如此。

T: 很好。

F: 对中国来说,需要好几次党代会的时间,对比利时来说,我们需要将精英的权力弄下来。

T: 希望如你所言。

F: 当我阅读党代会的资料时,我发现他们总是在谈邓小平理论,他们现在用的却是用资本主义来实现共产主义。

T: 天啦,你在研究中国共产党的党代会?

F: 问题是,中国人变得越来资本主义。当然,(研究党代会)这很有趣,所有的资料都可以在线找到。

T: 是的,如果你感兴趣,网上可以找到很多信息。

F: 上一次党代会,他们说要结束腐败,有趣的是,这真的意味着他们要在党内结束这个问题。

T: 你注意到没有,海外的中国学生(比如我们实验室)不喜欢谈论这些话题?

F: 我不知道他们不愿意谈论这些话题是不是因为担心害怕政府?尤其是将来想在中国工作的话?

T: 不是,我觉得没有必要担心这些,在这方面,至少在国外谈论这些是相当自由的,即使在中国,你如果只是口头谈论而没有以书面出版的形式,也是没有问题的。

F: 另外,我猜测全世界的人们有一个通病,只对自己的舒服和消费感兴趣,而不是政治。

T: 正是因为他们真的不感兴趣。

F: 这就是为什么政府可以为所欲为,没有人关心正在发生什么,只要他们有足够的食物来维持下去。

T: 尤其是当他们觉得反正也改变不了什么的时候,至少在短期内无法改变什么,为什么还讨论它?这可能是一个原因。我的意思是,普通中国民众对这些事情不关心。

F: 即使你短期内不能改变什么,但知道一些政治和哲学的基本知识也是很有趣的,还有科学、经济学。

T: 我需要睡觉了。你通常周末什么时候睡觉?

F: 早上2点到下午1点之间。

T: 我从来不这样干,晚安。

F: 我总是睡不着,睡不醒。再见,好好睡。

T: 再见,你也一样。

F: 我读完了你的关于英国和比利时比较的博文,有意思。英国的种族歧视较少?我的一个黑人朋友说他在英国遭受到更少的歧视。

欢迎自由评论,但不建议将此文四处分享。

扩展阅读:比利时人眼中的中国人和中国人眼中的比利时人

柯文哲:从台大医生到台北市长

看新闻,得知新当选的台北市长将施政纲领通过GitBook发布,这本来是一则IT新闻。我一看这个新市长的名字:柯文哲,感觉好眼熟,搜索一下,得知他就是我之前了解到的那位台北台湾大学外科医生。

那是在Youtube上看到的一个TED视频:《生死的智慧》,演讲人就是柯文哲。阮一峰博主用图片和文字特别介绍过柯文哲的这个演讲,看不到Youtube的可以到该博文查看。

我很喜欢柯文哲的这个视频,关于生死的话题和人生意义,能有多少人讲透?也许他这种天天将生命挽救于生死线上的人更适合讲罢了。

他在演讲里,讲到了人对社会的贡献和责任,他用了一个a的n次方的比喻,当一个人为社会做一点点正贡献,a大于1,a的n次方就变得很大,相反,这个值则就变得很小。我很认同这种价值观。

同时他还讲到“医生只是让人在生老病死之间活得好看一点,仅此而已”,这种尊重自然、承认人类自身在自然规律面前很渺小的观点,也基本上与我的观念一致。人类有时候太迷信科学,甚至试图用科学去改变自然,就像病人总以为医生真的能起死回生、治疗人世间所有疾病一样。

对于这么一个医学专家,并且又有很好的人文素养,我觉得这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也因此,我看完他的视频,就记住了他的名字和他的观点。

没想到这么快,他居然以无党派身份击败国民党的连胜文当上了台北市长,看来是要热心从政,从手术台治疗有限的人到领导一届政府造福更多的人。通常来说,我感觉政治就是人弄人,将有限的资源在不同利益集团之间进行妥协,不像医学科技那样中立和公正。

我不太认可《论语》中的“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共之”,期待某个人改变历史的进程可能是妄想。然而在台湾这种民主化的地方,如果施政者们是很有德望和专业素养的人,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在合理的制度里,有能力的人会对社会作出更多的积极贡献。缺了前者就会很困难。把美国的奥巴马和朝鲜的金正恩互换职位,除了多几条媒体头条新闻,我不认为有任何其它的变化。

柯文哲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他是一个敢言的人,超越党派之争、利用新媒体宣传、选举过程中透明公布竞选经费,这些都是新的变化。期待柯文哲在台北市长职位上给我们带来新的惊喜。

闲谈三一集团总部搬迁北京

作为一个湖南人,我对长沙的印象大概是这样:有一个电视台(这个不用说名称吧),两个大学(湖南大学和中南大学),三个企业——三一集团、中联重科、远大中央空调。远大的空调不知怎么样了,但该公司装配式快速盖楼技术已经传到欧美市场,三一和中联重工是两家著名的机械设备生产商。

当年刚开始知道三一重工这家企业时,还以为是日本的三凌公司被中国的山寨了,不但企业名称,连企业标志都是同一种风格。正巧,三一集团的总裁唐修国先生(湖南安仁人)是我中学的校友,当年我还在念中学的时候,听了他的讲座后,才知道这个民营公司从创建到壮大之不容易。后来三一的发展也可谓一帆风顺,唐修国先生成了我的高中最有影响力的校友。在全国工地上随处可见的三一机械,并将混凝土成功泵送至406米高的施工面,直到收购德国普茨迈斯特,几乎算作中国民营企业发展的一朵奇葩。

事物总是处于不断变化中。同为湖南人的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先生(湖南涟源人),去年很“幸运”地成为党的中央候补委员。最近又出来三一总部搬到北京去的新闻。偌大一个企业搬迁总部,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这个决定却是在该企业内部早餐上宣布的。我想,该是湖南与三一集团说再见的时候了。

是什么原因导致三一集团总部要搬到北京去?各种新闻解读出来各种所谓的内幕:有的说是为了国际化的需要,也有的说是受不了湖南地方的气,北京有更快的行政效率云云。可是这些不应该是最近的问题,如果有那也是一直就有的问题,为什么要等到今天?

身为湖南人,对湖南人的性格特点还是较为了解。在我的湖南农村老家,历史上长期的小农经济再加上近代的毛泽东,让乡亲们的意识一直认为“有钱不如有权”。为什么?有钱不一定有权,有权呢?自己联想。

今天的梁总肯定不缺钱,甚至在他的家乡也烙上了他个人发家致富的强烈色彩:在自己老家村子建了个私人停机坪。“富贵不归故乡,如衣锦夜行”观念在这里可能得到了最好的注解。问题是:在全世界经济一片灰暗和中国建筑业顶峰已过的大背景下,作为机械设备行业民营企业三一重工如何能做长久活下去?聪明的梁总一直以来就把自己企业和党国的事业捆绑在一起,从他的党总部大楼,到他最近在党的十八大上作秀式的言论:

“我会坚定不移地以(共产)党的利益为第一。我的财产乃至生命都是党的。”

“我生1000次,都希望是在中国;死1000次,都会是在中国。”

“如果年轻男人是共产党员,找对象都要更方便一些。大部分的共产党员找的老婆,都要比非共产党员的老婆要漂亮一些。中国的女孩子也很爱共产党员。”

在政坛上华丽转身后,将企业的总部迁到北京也是情理之中,一来可以在政坛上“更上一层楼”,二来也可以兼顾好三一这个巨大的企业,加上身居要职,也会对企业的发展有着“利好”的消息:

你参加不了的决策会议,人家可以参加;你不了解的情况,人家可以了解;你碰到的难题,无处申诉,人家可以开会解决;你面临资金困难,最多找银行去申贷,看银行的脸色,但人家可以找财政来解决,由领导直接找银行支持;你需要经过层层审批的事情,人家本来就是审批的机制成员。

名与利兼得,古来两难全。

总有人批评中国的政企不分,国企的老总们在政府中身居要职,总能获得普通企业主不知道的信息和政策,甚至资源。好不容易壮大的三一民营企业,在老总进入党的干部队伍以后,事实上也华丽转变身份。已然的亦官亦商,又何尝不是官商的宿命。

不过,如果真要像美国的情况倒也有看点,美国的政界人士许多是在成功做好企业后才参政,反正老子钱赚够了,现在到政府去报效一下国家。身价居于中国内地首富的梁稳根先生当然不再缺钱,如果有一颗报效国家的心,自然是民族之幸。

至于甚至有传言,梁总那和土木坛子同年的独子“小梁总”梁治中同学已与某国BIG BOSS的千金(人家可是哈佛毕业)结为亲家,这倒也不是全无可能,未必出于这两位年轻人的意愿,毕竟在利益面前,婚姻自由又值得了几个钱呢?时间会证明一切。

身为湖南人,我为三一集团取得的成绩而骄傲,也希望它在未来依然为重工业制造出优秀的机械设备。因此对于三一总部搬迁北京,真心希望它越来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