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政府

再说比特币的价值

也许,有许多人是通过我的博客知道了比特币(bitcoin)。我的姑姑问我:这玩意儿是不是和买码(六合彩)一样?甚至有些懂点金融知识的人也说:这种击鼓传花的游戏,总需要最后的接棒者。

比特币真的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投机品吗?比特币有价值吗?我曾经在一篇博文中提到过:比特币是有价值的,它通过传递价值而产生价值。我甚至在那篇博文中问道:

为什么是比特币才能在这个过程中起到这样的作用?

比特币在商业世界中的大规模应用正在展开。

Bitpay公司网站宣称超过12,000家企业和慈善机构接受比特币。更具体一点,我目前所处的西欧小国比利时,其网上预订Pizza的Pizza.be支持比特币支付,我本人使用的手机运营商mobilevikings.com也支持用比特币支付。

至于在美国,就更不用说了,最大的成人网站Porn.com天然地支持比特币——你必须承认,黄、赌、毒是人类的刚需(刚了就需了),美国在线零售巨头 Overstock.com 已经支持用比特币购买商品。游戏公司Zynga也支持比特币。传闻Facebook也要采用它让客户支付广告费,新蛋NewEgg也表示存在这样的可能。

比特币应用在世界经济体排名老二的国家呢?

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既然比特币是某些媒体中描述的洪水猛兽,为什么这些国外商家还要支持比特币呢?

降低金融成本。采用比特币后,商家所要承担的支付费用很小,消费者需要承担的费用几乎是零。信用卡、银行卡有跨行费、年费、办卡费、手续费、退卡费各种费等待着买家和卖家。PayPal的手续费有好几个百分点——就更别说Western Union西联汇款听说手续费可高达10%。

在比特币中,除了像Bitpay这样的支付机构需要一个百分点外(这也是为什么李嘉诚投资Bitpay),其它的就没有了。将来如果不需要Bitpay提供兑换法币服务,完全可以做到支付过程真正的零成本应用。

狭义上来讲,比特币能创造的价值,就是使用传统支付手段所需要的各种费用之和,这正是那些银行业人们的“劳动成果”——现在技术的进步可以也应该省略这个成本,就像我说的电子邮件的流行减少了对邮递员的需求,也许比特币可以让这些银行业的从业人员部分下岗,回家种地生产商品。

又何止是节省了支付成本?使用比特币后,不存在假冒信用卡退款,比特币下的跨国支付也不成问题。无论是大额还是小额支付,移动支付还是网络支付,都非常方便。比特币的匿名隐私也是它的优势,你肯定不愿意让你支付 Porn.com 的行为出现在你的信用卡账单上。

你一定会说,比特币的价格波动这么大,限制了商家的使用。的确,现阶段比特币对人民币、欧元、美元等都有很大的波动。可是,别忘了Bitpay等比特币支付平台的存在,正是它们,商家将商品的价格按实时汇率折算成比特币,消费者支付相应比特币后,Bitpay将这些比特币实时换算成等值的美元等法币给了商家,也就是说,如果商家愿意,它其实从开始到最后都是收到法币,都不必与比特币接触。比特币只是作为一个先进的支付媒介,极大地方便了买家和卖家,促进了交易完成,它就是互联网时代的货币。

往更深处说,比特币大规模的应用需要价格的稳定,而价格的稳定又何尝不是需要大规模的应用?犹如有人说:某国不采取民主制度是因为它的国民民主素质不够,可是,国民民主素质不够又何尝不是缺少民主制度的实施?鸡与蛋的问题。似乎是死结。怎么办?

答案很简单,用着用着,比特币的价格就稳定下来了。历史也应证了这个观点。比特币过去能从32美元跌到2美元,再后来从266美元跌到50多美元,到最近的1200美元跌到600多美元,我们看到,跌幅越来越小,价格回升需要的时间段越来越短。

事实上,比特币的价格上升也越来越慢,如果未来能达到10000美元一枚,大概价格就更加稳定了,也就越来越失去投机炒作的空间。届时每天涨跌几十美元,比现在的美元兑人民币的汇率波动还要小。

也许那时候,人们也不必将比特币兑换成美元等法币,既然它已经成为了一种通用的事实上的货币,并且还不会通胀和受第三方控制,还要美元干什么?就像今天的人们能用Skype便宜方便地拨打国际电话,还有必要用手机或者固定电话拨打昂贵的国际电话吗?

不少人能看出来,比特币是一个好的投机品。发家致富的确需要通过诚实劳动。我想说的是,只是很少人知道:比特币不只是一个投机品。大多数人看到的是比特币,而看不到比特币后面的这个先进支付体系。好在知道与不知道,看到与看不到,对比特币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黑比特币的媒体、政府、人们,他们总会找到理由继续黑下去。只是,先进的东西不因人而废,亦不因言而废。

最后,分享一条新浪理财的新闻:

去年,如果你有一百万元,投进A股,就亏了6.75万元;投进艺术品市场,你可能丢了50万元;如果买了黄金28万元也不见了……去年国内金融市场颓势尽显,只有少数不折腾的人才赚了钱——因为一年固定利率约为3.3%,而全年通胀只有2.6%,定存跑赢通胀0.7%,所以若将一百万元存进银行即可净赚7000元。

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世界。

PS. 比特黑们,你不必说服我,我无意、也无力与你理论。那我为什么还要贴出此文?你就当我是那个指出皇帝没有穿衣服的小孩好了。

谢谢你,Edward Snowden先生

“对我来说,从个人满足的角度,使命已经完成了。我已经赢了。在记者们可以开始他们的工作那一刻,所有我一直努力试图完成的事情都得到了正名。因为,记住,我不想改变社会。我想给社会一个机会,决定是否要改变。”

Edward Snowden

当得知Edward Snowden先生接收比特币捐赠时,我用我的比特币给他的钱包地址捐了一点,数量不多,只为了表达我对他的敬意。一个工作体面、年轻有为的美国人,放弃自己所拥有的一切,以渺小的个人力量对抗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机器。他的行为让我们知道,有的人生注定是有梦想的,不是为了得到一辆好车子、一幢好房子、一个漂亮姑娘。

当我第一时间知道Edward Snowden逃到香港,并通过媒体揭露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大规模监控网络的丑闻时,我几乎没有错过他揭露出来的消息。如果说去年维基解秘公布美国外交电文时我不以为然,是因为那些事情主要事关各国政府,与平民百姓还有些遥远。但这次Edward Snowden泄露的信息来看,美国政府以反恐为名,实施的大规模互联网监控所触及的范围几乎无所不在,上至各国政要,下至正在读这篇博文的你我,无一幸免。

刚开始说是NSA以美国以外的公民为监控目标,后来又发现,美国人自己的互联网、电话、邮件系统都遭到监控,连Google, Facebook等互联网巨头都参与过NSA的勾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Google, Yahoo的数据中心也遭到监控,甚至连儿童们发送给圣诞老人的邮件也不放过。最为恐怖的是,据说互联网加密协议HTTPS也有能力被NSA破解,不过是NSA对普通的HTTPS加密不感兴趣罢了——我甚至怀疑NSA有能力进入世界上的每一个银行系统。

基本上,我们在互联网上所有的秘密都不复存在,或者说从来没有过秘密,只是大部分人的网络隐私重要性还够不上NSA的标准。理论上讲,我们连网的计算机上所有文件,无论机密不机密,都是可以被美国获知。各国科学家辛辛苦苦做出来的那些科研成果,NSA如果有兴趣的话,不用一根烟的功夫就偷走了。

我很早以前就慢慢减少使用国内的互联网服务,因为我知道国内的网络服务根本就没有重视用户隐私的意识,或者说有意识也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将这些人们的网络隐私一扫而光。Edward Snowden的泄密内容告诉我们,也许国内的互联网监控相对于美国的监控来看,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我本人并没有什么网络隐私,相比中国的互联网,我以前对欧美在互联网管理上大体上有章法可依也较为认可。但是,我对于像类似NSA这种过于泛滥的信息监控有一种本能的反感。作为一个正常的世界公民,我想许多人不想自己的每一个行动都受到别人的监控——虽然大部分人的所作所为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因为监控意味着我们享受到有限的自由受到了侵犯。

虽然我们看到NSA丑闻暴露后,各国政要做作似地表示出愤怒与谴责,似乎自己的情报机构就很干净清白一样。美国的NSA能做出这种事,各国的情报机构的情况应该大体差不多才是。所以,我们不能对其它国家在保护我们个人隐私有过多的乐观期待。

2008年延续至今的金融危机,让我们这些普通人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脆弱的经济被这个星球上的资本家们玩砸了,各国央行于是拼命地超印钞票,让我们手中那有限的钞票可以买到的东西越来越少。Edward Snowden凭他个人的力量让我们得知,大部分人有限的自由受到了政府无孔不入的侵犯——虽然它们打着反恐保护我们的名义。

总体上讲,我认为政府权力越小越好,因为我很不信赖集中权力。我认为,世上很多罪恶来自于攫取或被授予太大权力的人,他们当中有不少正是通过政府做到这一点的。

— 加文·安德烈森 比特币基金会首席科学家

谢谢你,Edward Snowden先生!

根特大学政治学家谈比利时没有政府的日子

比利时这个被称为欧洲的心脏,只有1000多万人口的国家自从2010年4月22日以来一直没有政府,打破了和平状态下无政府时间最长的吉尼斯世界记录。那天由于荷语区党派与法语区党派围绕首都布鲁塞尔大区行政区划分问题的谈判破裂,荷语开放自由党退出执政联盟,从而迫使联邦政府垮台。但自从去年6月大选以来,各大党派一直就国家改革的一些问题谈不拢,组阁协调人也如走马灯一样调换,每一次协调谈判的结果都验证了媒体的悲观预期。

比利时的无政府状态已持续一年,民众对于政府组阁的关心越来越少,外人不解,这个国家在这一年来是如何正常运作的,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今天这样的局面。就此议题转载某报记者采访根特大学教授、政治学家卡尔‧德沃斯(Carl De Vos)的报道内容。

看守政府各司其职

记者:现在是否真的没有人在掌管比利时的事务?

德沃斯:我们有执政的政府。事实上前一任的政府一直在执掌相关的事务,一直到有新的政府产生。现在他们比以往做的更多,因为现在是无政府的特殊时期。

当看守政府想要决定某件事情的时候,他们仍然需要征得议员的同意,并且比利时人民仍然有权利通过法律程序对他们所作出的决定表示反对。

有民主才会有辩论

记者:这种情况能否说明是民主的失败?

德沃斯:你可以说这是一种失败,因为我们在组阁新政府这件事情上失败了,但我们不能因此就说整个的比利时民主系统都出现了问题。因为我们国家的事务都在正常的运行,我们有牢固的经济基础。我们的地方政府,各个省和地区的政府都在履行正常的政府职能。

有些人说:你不能因为选民选出的人在组阁政府这件事情上没有达成一致,就说民主失败了。这就是你如何看待这件事情了。民主能为我们提供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我们可以对任何事情进行辩论。这就是民主与一党专政最大的区别,因为一党专政的情况下,你是不能对有关政治的事情进行辩论的。

国家职能和政党分离

记者:这场谈判已经持续超过320天了,为什么没有人在这段时间引起麻烦?

德沃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有一种感觉,虽然我们需要政府,但是我们对政治人物有一种冷漠感。

再者,比利时这个国家在很多领域已经被非政治化。就是国家已经从政党政治中解放出来了。最近半个世纪以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已经走到了一个点,就是国家的公共事务已经越来越少的受到政党的影响。国家的操作职能在远离政党,已经越来越专业。所以,事情在照常运行。如果把国家比喻成学校,人们在学校度过了大部份时间,事情在正常的运行,但是不会被政党所影响。

所以,即使政党一直纠缠不清,我们的医疗、教育等公共事务仍然正常运行。这就是国家职能和政党影响分离的结果。

所以对于比利时人来说,不会觉得如果政党出问题,国家就会动荡。相反有人正在设想没有政治家的民主机制。这种机制下我们仍然保有各种自由,例如言论自由。但是人们却不用再依赖政客们。这样即使政治出现问题也不会影响到普通民众,很多人甚至根本就不关心。

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一个政府,因为在比利时,政府的作用是非常广泛的。我们的公共设施、教育、医疗都需要政府的管理。当然,国家的作用远大于政府。政府只是国家的一部份。没有政府就会失去国家的感觉只有在党国不分的情况下才能产生。

如果现在我们遇到干旱、洪水、电力短缺等事情,而政府不能提供有效的帮助,人们就会起来反抗。但是我们在没有政府的情况下都生活的很好,所以人们认为:这有什么问题呢?

记者:那么,比利时是如何陷入这种僵局的?

德沃斯:我认为主要是弗拉芒和瓦隆两个语区之间的问题。我们没有联邦政党,没有一个政党能同时包括弗拉芒和瓦隆政党。我们的联邦大选只是弗拉芒和瓦隆同时在进行各自的选举而已,而且我们也没有联邦媒体,没有联邦语言。弗拉芒和瓦隆双方都有各自的日程和不同的政治理念。所以,我们没有能统一在一起的动力。

背景介绍:

卡尔‧德沃斯是比利时政治学家,目前在比利时根特大学的政治与社会科学学院担任教授,还兼任《社会与政治》杂志的编辑。同时,他还是电视、广播有关政治话题节目的常客。

后记:

按照比利时法律,目前的看守政府无权决策重要事务,但在比利时国王的特许下,看守政府通过了2011年国家预算,继续为公务员发工资,管理公共事务和国防外交等,各地方政府也依旧行驶各自的职责,该国报纸甚至说,“火车运行得比有政府时还好”。此外,比利时还派出F15战斗机参加对利比亚的军事行动。预计比利时“无政府状态”将持续到2014年大选。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组阁的压力似乎只停留在老国王和协调人的肩上。法语社会党主席埃利奥‧迪吕波(Elio Di Rupo)近日再次被推到台前,出任组阁协调人,他宣布,这次组阁将与国家改革的谈判同时进行。

以上消息内容收集于互联网,仅供参考,并不代表博主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