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托儿所

儿子在托儿所两年的作品展

儿子于虎年2010年5月出生,到今天已经两岁又七个月。从十个月大时送到托儿所,到现在为止在托儿所待了近两年,元旦一过,他就要开始上幼儿园了。比利时的幼儿园属于义务教育,面向两岁半以上的孩子。对家长来说,义务教育就意味着不必像托儿所那样需要收费了。

在托儿所的这些时间里,他从爬到站、从站到跑,从不会说话到能简单说些荷兰语和中文,小孩成长的时光过得很快,为人父母的我,希望他快快长大,却又不想失去他那份童真——我一直觉得人大了就不好玩了。

虽然小孩子们在托儿所里就是玩,但老师们还是会安排他们做些小手工或者绘画。说实话,这些“作品”我也看不懂,但它们可能也能反映出孩子的心理世界,就像我平常在博客里杂七杂八地写些文字,也是反映出我心里在想什么。今天孩子他娘把他在托儿所里的“作品”整理了一下,将它们拍出照片,作个纪念。

感觉托儿所里的老师们也很用心,把小孩子的“作品”也挺当回事,作品完成后,还会放在托儿所的走廊上让家长们观看,并让家长带回家。事情虽小,但把小孩子的事情当作大人的事情一样看待,我想是没有错的。总有人问我国外的孩子教育经验,我真的没有觉得有什么窍门,不过是顺其自然,把孩子当成个人看待。

作为孩子的爹,我也把这些照片公布在博客上,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这份当爹的喜悦。替儿子说声:现丑了。

son-art-work (1)

son-art-work (2)

son-art-work (3)

son-art-work (4)

son-art-work (5)

son-art-work (6)

son-art-work (7)

son-art-work (8)

son-art-work (9)

son-art-work (10)

son-art-work (11)

son-art-work (12)

son-art-work (13)

在2012年的最后一天,土木坛子在比利时祝大家元旦愉快,新的一年里安康!

国外有没有虐童事件?

上回抨击了微博这种社交媒体,但我并不是说要把它赶尽杀绝,它存在着,自然有存在的理由,比如说聚焦热门事件,毕竟微博这种推送机制带来的传播速度是现在的技术手段中无可匹敌的。

虐童事件还少吗?

打开某浪微博,热门事件是“各地幼师虐儿事件频发让人揪心,请停止虐待儿童”,作为一个两岁孩子的父亲以及强烈认同“强国先强教,立国先立人”观点的人,土木坛子对此事件有些兴趣。

颜艳红 虐童

类似的教师虐待学生新闻不只一件了:

  1. 浙江温岭城西街道蓝孔雀幼儿园教师颜艳红出于“一时好玩”,揪住一名幼童双耳向上提起的照片在网上引起热议;
  2. 广东一幼儿园老师因为孩子不听话,拉起学生双手将其凌空吊起,而后又拉起孩子的双脚,原地360度翻转致使孩子昏迷不醒;
  3. 山西太原幼儿园一5岁孩子因不会十加一的算术题,十分钟内被老师打了几十个耳光。

即便是温岭事件的颜艳红(不是百度的李彦红),网友在其社交空间里还发现诸多虐童照片:将幼童扔进垃圾桶、头戴垃圾桶、胶带封嘴、幼童跳舞时被脱裤等。

虐童事件

海恩法则指出:每一起严重事故的背后,必然有29次轻微事故和300起未遂先兆以及1000起事故隐患。这几起事件不过是幼儿园、小学教师虐待、体罚学生现象的冰山一角。

要不要体罚?

体罚可以算老师们解决不听话学生的一种方法,这是激进式的武力解决办法。武力甚至暴力都可以解决问题,甚至连国家政权都能靠武力建立,但是,这不是最好的方式,尤其是处在所谓的文明时代。

对小学生的体罚能表面上能解决小孩子不听话的情况,但严重的体罚会扭曲人格,导致恶性循环。我小时候的老师也是有体罚的,比如打手、敲脑袋、在眼睛上画个眼镜……

虽然我小时候基本上没有受到体罚——因为还有比我“表现得更差”的同学,但即便如此,成年后的我依然有一种心理阴影:老师(领导)批评我的时候难受,没有批评我的时候,心里又在想:他们怎么不批评我呢?这一点在国外尤其如此,老外们不喜欢批评人,而是喜欢赞赏人。

我有理由怀疑,颜艳红在小时候也可能经受过体罚等类似的虐童现象。

国外有没有虐童事件?

人之初,性本乱。好动是孩子的天性,不听话也是正常的。那么如何管教那些所谓不听话的孩子呢?这个现象不只是中国有,全世界都一样。换句话说,国外有没有类似的虐童事件?答案肯定是有的,甚至有恋童癖这种严重心理问题的人涉案,但这只是极少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他们如何教育“不听话”或“犯错”的小孩子?正好我小孩从1岁左右开始送到我所在根特大学(比利时)的托儿所,为了此事,我特意在送我孩子去托儿所的时候,向托儿所里的老师们简单打听了一下。

他们每个班里(约15个小孩)有两名工作人员,一般为一年轻一年长两位女性阿姨老师(当然是专科出身—非无证临时工,也有男的)。对于所谓“不听话”的小孩,先理论讲清道理,即哪些是可以做、哪些是不可以做的,如果不起作用,将小孩放到一个椅子上坐着——可以理解为罚站,让孩子安静一到两分钟,直到解决问题。

虽然小孩都非常小(能站立,最多2岁半),但他们都懂得这样做的目的,一般也就慢慢遵守规矩了,也正是由于从小就是这样,反而易于教育,而不是在家任性成形后,到了学校反而难于管教。不过人总有“发疯”的时候,前面说了,配了两个老师的:当一个老师实在处理不下去的时候,就让另一个冷静一点的老师来处理。总之,虐童是决定不允许的。

谁来承担责任?

再回到颜艳红的事件上。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处理和预防这种事件?从网友的人肉搜索信息来看——虽然人肉侵犯隐私,但在天朝也只能这样的形式来揭露事件,我强烈怀疑她本人是有精神心理问题,否则她不会存在那么多的虐童事件。

如果按相关法律,这种有精神问题的人是免于法律责任的。谁承担责任?大家还是去问有关部门有关领导吧。更何况,有信息表明她是靠关系招进幼儿园来的——这倒也是中国特色,与社会主义无关。然而问题的原因得不到纠正,颜艳红虐童事件不会是第一起,更不会是最后一起。

祝儿子两周岁生日快乐

两年前的今天,儿子诞生了。一年前的今天,儿子周岁了。今天,儿子两岁了,儿子,生日快乐!

时间真快,又是一年过去了。小孩慢慢长大的同时,也意味着我们慢慢老去,这心情只能用“一则以喜,一则以惧“来形容。

两年来,小孩的出生当然带来了一些麻烦,比如曾经有几次半夜哭闹的时候,当时真想把儿子从窗外扔出去!又比如儿子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很是揪心。不过过来了也就觉得没什么了,或许这就是人之天性吧,尤其是对于自己的小孩,并不会计较这些得失。

与烦恼相比,小孩的到来也带来了欢乐,并且比烦恼多得多。就像一本育婴书里第一句话:新的希望开始了。看着TA可爱的样子,一天天的变化……这种欢乐很难用言语来形容。

小孩成长的出生与成长过程对于为人父为人母的大人也是一种成长。比如小孩出生的那个晚上,让我感受到了生命&母性的伟大。这也使我对于石家庄的婴儿安全岛现象持非常赞赏的态度,这绝对是社会的进步,任何一条生命都应得到尊重。有人质疑弃婴的上升,事实上没有。

我想没有父母会像扔垃圾似的把自己亲生小孩送走,而接收弃婴的事情早在欧洲就有了,博友南风和蓝在“外国人怎样弃养孩子”一文中详细介绍了这个现象。从这个事情上,我觉得石家庄福利院的韩金红院长和那些保育员们真伟大,能想到并做到一般人想不到更做不到的事情,善举!

回到正题。早在上两周,就收到了根特市市政厅发过来的贺卡,虽然是一张小贺卡,但还是觉得非常温馨——有人在乎你。等到真正生日的今天是周三,小孩在托儿所待着,所以托儿所的阿姨们按照惯例给他开个小Party庆祝生日,倒也觉得挺好。我越来越发现欧洲这边总是把小孩的事当成大人的事一样重视,而大人之间的事又简单得像小孩子之间。

家长带点生日蛋糕和饮料参加就行。今天托儿所有14个小孩子,看到小家伙们都一本正经地唱生日祝福歌,安静地等待着吃蛋糕,觉得托儿所的阿姨们不简单,居然把这些小东西们调教得如此讲规矩。从这些小事情上也可以看出把孩子们培养得讲规矩对于一个社会的正常发展也会打下良好的基础。

整个生日庆祝视频被我录好,不过托儿所有隐私规定,就不在网上公开了。下面是小孩一年来的成长照片。

IMG_7512

IMG_7736

IMG_8140

IMG_8289

IMG_8629

IMG_8868

IMG_8982

IMG_9139

IMG_9368

IMG_9836

IMG_9893

IMG_9996

谢谢杜兄夫妇赠送的生日礼物和卢兄夫妇的生日蛋糕!

托儿所为儿子过生日

我感觉国外喜欢把小孩子的事情当作成人一样看待,成人的则当作小孩子一样。什么意思?孩子的事当作成人的事一样正式,成人之间的事情和关系当作小孩子一样简单——这或许是为什么他们的人事关系是如此简单。

这不,我们小孩最近满周岁,托儿所在生日当天很当回事地为他庆祝了,让托儿所和他同一个屋的小朋友为他庆祝。连我自己心里都想:这么小的小孩懂什么庆祝生日呀?也许你当回事,他们就真的懂。

以下是小人们为他庆祝生日的照片。

IMG_7077

IMG_7082

IMG_7087

IMG_7090

IMG_7091

IMG_7092

IMG_7093

IMG_7094

IMG_7096

IMG_7107

IMG_7108

IMG_7109

IMG_7124

IMG_7127

IMG_7131

IMG_7132

IMG_7135

IMG_7136

IMG_7137

IMG_7138

IMG_7149

IMG_7153

开始上托儿所

经过上一周在托儿所的”适应期”,儿子今天开始正式上托儿所。

虽然小孩刚满十个月,但每天他只在家里待着,没有同龄人和他玩,可能不利于他的”社交能力”发展。托儿所的小孩多,玩具也多,更有趣一些。

这边的小孩都是孩子父母带,不像国内有爷爷奶奶等家人帮忙。小孩父母要是都上班的话,妈妈产假一过,小孩只能放到托儿所了。最小的三个月就开始上托儿所了,中国父母会觉得这么小的小孩就送过去,真有些可怜,但在这边很常见。

比利时的免费(是真正意义上的免费)义务教育是从2岁半开始,一直到你不想读的那一天。2岁半以下上托儿所,由于不是义务教育,需要收费。

托儿所分私立和公立,最大的区别就在价格――私立的很贵。我们学校有自己的托儿所,算是公立,优先服务本校师生。学校需要服务的人较多,因此需要排队等候。值得称赞的一点是他们的收费很人性化,根据你的收入来计费,即你的家底收入越低,交费越低。更人性化的是,你可以根据你自己的需要送小孩过去,即每天想把小孩放半天还是一天,甚至少于半天,都会有相应的价格。

我一朋友选择的是私立,很贵,不管你去不去,一个月500多欧。也难怪,私立的,第一要务就是要营利。

早上是孩子妈妈送小孩去的托儿所,我以为平时很恋妈妈的他在离开妈妈的瞬间会哭,没想到他没有哭,倒是把做妈妈的失望了一把。

希望儿子在托儿所能适应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