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从吃一顿“西餐”想到的

zen

晚上从外地回来,带着孩子去吃了顿“西餐”:麦当劳。吃薯条时,我想撒点盐,喝可乐时我想要一根吸管。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于是去找前台服务员,一问,小哥哥说,他们的饮料杯是环保杯,直接对着那个盖子的出口喝就是,或者拿开盖子喝。过了一阵子后,他拿给我两包盐,每包一克装。吃完去洗手间洗手的时候,发现那地方真的能只能洗手,并没有卫生间!

我记得原来的麦当劳不是这样子的,吸管和盐包随便拿,卫生间也是标配。可见,如今的麦当劳把这些都省了,吸管没有了,盐包是需要找服务员开口要的,洗手间直接去商场的公共卫生间解决。这样做的目的有两个,不给吸管有环保的作用(但听说星巴克之类的给很簿的纸吸管),其它的更多是为了省钱。

这其实就是成本优化。早些年,吃一顿麦当劳要花好几十块钱,还值点钱,所以盐包、餐巾纸和吸管随便拿,如今货币贬值,吃一顿麦当劳依然是几十块钱,赚钱的能力自然不如以前。看得出来,麦当劳也要优化成本,能省的自然要省下来,还落得个环保的名声。

不只是麦当劳这样的快餐业,我以前从事房地产行业,也是一样做成本的减法。能省的就省掉,以前的地下停车库还上环氧树脂或金刚砂地坪,现在不但没有这些高大上的东西,甚至直接混凝土面层给客户,连找平层都不一定有。最近一年,甚至提出走火梯(消防梯)这些墙面也是直接素混凝土面交付给客户。

老实说,这样省成本的做法,并不会影响结构安全,也的确是公共空间,业主的敏感程度不是那么高,所以做到能省就省。其背后,一方面是资本家不断索取利润的表现,另一方面也是房地产行业利润空间不断减少的无奈之举。

可能现在各行各业都做成本优化。我前阵子买了一个落地美的风扇,价格确实便宜,不到200块钱。买回家组装时发现,它真的把成本省到了家。后面罩是塑料一体化成型的——只有前面罩才用铁丝,风扇页片是非常薄的塑料叶片,底座也是塑料材质。更厉害的是,把控制面板都省了,直接在风扇电机转头后面设置了一个按钮,就有0-1-2-3个旋转档位,定时器这个功能都省去了……

记得以前读《乔布斯传》,里面有提到做一个柜子,见不到人的背面也做得扎扎实实,这多少有些过度成本了。也只有以前的苹果公司和匠人才能做到。公司做大了,要面临市场竞争,成本竞争力提高是不可避免的。华为公司也提到过,在非洲的信号塔,其它公司的塔都在大风中倒了,唯独华为的不倒,这是成本过度的表现,会降低利润空间。

我当然不是资本家,也不做生意,但从商业中的成本优化,我想到了人生的“成本优化”,把人的一生中一些不必要的“成本”降下来,也就是那些对生命和生活质量影响并不大的东西,可要可不要的东西减掉,是不是也会提高幸福感呢?

其实这个概念很早就有人提出来了,极简生活。您怎么看?

分类
其它分类

班门弄斧:在广东人面前作建筑风水学讲座

大约两个月前,我应邀请到某地产楼盘作一个讲座,关于风水学方面的知识。

在国内国外的大学、中学、小学甚至幼儿园,我都曾经用汉语和英语客串教过课、做过学术讲座、发表过演讲,但那都是我熟悉的专业知识和有限的人生经验等内容。

于风水我其实是外行,在十分热衷风水学的广东人面前讲风水,无异于班门弄斧,这是要点胆量的。其实我对这类玄学知识讳莫如深,平时有老家的时候也时而听父母辈提及,但我一般采取存而不论的态度。

盛情难却,只好现学现卖,用广东人的话来讲,吹吹水吧(吹吹牛的意思)。由于邀请方地产商有规定,不能输出风水字眼,所以题目就是:“探秘中外建筑文化,浅谈居家布局知识”。也只能浅谈了……

我还是认真地做了40多页的PPT,把时间控制在45分钟左右。从古今中外的皇室家居和普通民众建筑,到我们现代人们的家居细节,点到为止地作了一些介绍,期间还添加了一些段子,让讲座听起来有趣些。

最后我再谈了一点我对风水学的看法,也算是辩证科学地分析它,把它圆回来,也算是我的人生态度吧。

现场视频由一个营销姑娘录了一下,画质和音质一般,我之前偶尔截取了几个小片段放在微信视频号上。有朋友看了觉得不过瘾,问我有没有全程视频,我把它简单处理了一下,发到国内的腾讯视频国外的YouTube上,大家如有兴趣就凑合看吧。

分类
其它分类

科研行业和房地产行业是一样的

有幸从事过科研和房地产这两个行业。前者被称为高尚的研究行业,通过各种实验,为人类探索未知的领域和谋求福祉,通常不以营利为目的,所以高尚。后者则被认为四处盖房子,唯利是图,甚至被称为暴利、黑心的开发商。对与错,反正人们给这两个行业的标签就是这样子。

不过,我对这两个行业的感悟是一样的:在科研行业里的主要精力不是用来做科研实验,在房地产行业里主要精力也不是用来建房子。这在外行看来,似乎是矛盾的。

在科研领域,简单地说,一个教授所面对的事情不只是做科研本身。教授需要解决申请科研基金的事情,这涉及到有钱让自己的科研事业运转下去。然后需要解决招到足够优秀的人,研究生或者博士后,让这些新鲜的和老到的科研人员来执行自己的具体科研事务。当科研取得一定成绩时,需要将科研成果以论文或会议等形式发布出去。在会议上和其他场合,教授还需要与外部建立联系,获取到更多的资源来支撑自己的科研事业。

在房地产行业,作为房地产公司的老板们,需要面对的事情也绝非只是盖房子本身。首先需要获取优质的土地,然后找到好设计规划,通过政府报批报建。接着还要获得银行或者合作方的资金注入来启动建设。接下来找到优秀的总承包商和分包商从事施工工作,当房子建到可以预售时,要想尽办法取得预售证卖出去,把售楼款从银行或者购房者手上拿回来落袋为安。再之后,还要确保楼房获取政府的验收,交到业主手中,甚至提供物业管理。

以上两个行业的情况,只是他们运作模式的大概框架。不是说科研不需要科研实验,房地产不需要建房子,而是说他们的主要精力并不是放在外行看起来的主要任务中。

他们两者的共同点很明显,都是一个管理者,资源调配与整合,这才是他们的主要任务,真正的所谓核心任务交给专业的人去做就是了。科研的负责人其实就是一个老板,借科研这壳,利用资源存活下去,房地产则更是对资金和土地进行经营,创造价值。殊途同归。

因此,我才有这么一个感悟,科研行业的主要精力不是用来做科研实验,在房地产行业里主要精力不是用来建房子。顺便说一句,科研行业里也有不高尚的事情,房地产行业的利润率也并不暴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