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慈善

我真的能帮到那些需要帮助的非洲朋友吗?

development.JPG

很久以前,大概就是我的Steem账户 @tumutanzi 被Steeemit.com创始人 @ned 代理授权50万Steem Power(按今天的价格相当于2000万人民币)时,每天忙于为中文区用户点赞当散财童子(按今天的价格相当于每天点赞发出去4万人民币)之余,我有设想过为非洲的Steemit用户带来一些希望。

哪怕是为他们带来1美元的Steem点赞,或许能显著改善这些非洲Steem用户的生活质量。然而我没有公开这个想法。我当时私下问了一些非洲Steemit用户,其中一个用户给我回信:

On the question about the economic situations; the situation is bad. One of our major challenge is internet data. Data from network providers is very expensive and most people are unemployed. Sometimes we do encourage them to sit tight and hold on to their dreams and that better days ahead; they shouldn’t give up.

这个回复告诉我们,在非洲许多地方上网费用相当昂贵,也就是说,如果他们能上网,说明该用户的经济状况不至于太差——也基本上是当地非富即贵的家庭,那些需要哪怕一天一美元的估计连网是什么都不知道。又或者说,我很怀疑这些能联网的用户是否在Steemit上的收入能弥补上他们的联网费用?

无论哪一种情况,对于我来说,我帮助他们的意义在哪里?锦上添花的事情有许多人做,但我更喜欢做雪中送炭的事情。我无法说服我自己是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自然就没有实际行动。

后来,代理给我的Steem Power被收回去了,我也回归成一条Steemit小鱼。再后来,我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我也就更没有义务、能力、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件事了。不过,这不妨我将心里的这点小往事回忆一下。

感谢中文区的Steemit大户们孜孜不倦地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去鼓励新用户们。我是深知这其中所需要的精力和时间的。

亲爱的Steemit好友们,你们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呢?欢迎留言分享你的观点。


首发于 https://steemit.com 感谢阅读,欢迎 Follow, Upvote, Reply, ReSteem (repost) @tumutanzi. Thank you for reading my posts.

比利时光棍节:我煮的是愤怒

几天前,收到儿子学校的邮件,大意是说学校里有个班级要组织一个慈善活动,让孩子们做汤(soup)义卖,去帮助那些没有饭吃处于饥饿中的人们,汤的价格是1欧元200毫升,5欧元一升,建议每个学生至少购买200毫升。活动的那天早上,果然看见大概10岁左右的孩子们,有的切南瓜蔬菜,有的架上锅,在学校的大厅里开始准备做汤,以便当天开卖。于是替儿子交了5欧元给负责活动的小女孩,认购1升汤。

晚上就喝上了这慈善味道的汤,喝起来和超市买的并无二样。喝汤的时候,我看着盛汤容器上的文字,才了解到这个活动的具体名称:Ik Kook Van Woede. (I am boiling with anger. 我煮的是愤怒)。

1 in 8 people goes hungry. And yet the world of today produces 1.5 times more food than needed to feed everyone. That is a big scandal considering that there are feasible solutions to address the issue of hunger in a structural way. It is in this context that, in 2013 and 2014, 11.11.11, together with a broad coalition of Belgian NGOs, will focus its campaign on the Right to Food.

Google一下,原来这是一个叫作11.11.11的NGO慈善活动,成立于1966年11月11日11时,因此得名11.11.11。活动的目的是为了帮助世界上尤其是第三世界中遭受饥饿的人们。活动举办方在文件中说,即使是今天,世界上每8个人中依然有1个人在遭受饥饿,而全世界每年的粮食总产量是所有人口需求总量的1.5倍,所以粮食分配严重不均。所以,活动的口号才说:我煮的是愤怒。

活动的具体内容比较广泛,涉及到政策制定者的游说、筹集资金、食品安全、志愿者招募工作。至于学校环节,每年11月11号前后,号召孩子们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像我上面讲的通过“我煮的是愤怒”义卖汤的形式,募集一定的善款。

为什么选择做汤?活动官方网站这样解释:

  • 素食,所有人都可以接受;
  • 容易操作,孩子们也可以做;
  • 就地取材,经济实惠。

我个人觉得,活动筹集到的资金数量可能有限(孩子们煮了150升汤),但活动最重要的是传递公益、慈善爱心的教育效果,让孩子们从小就能有一种关爱别人尤其是处于困难中的人的思想,树立为社会做点有意义的事情的理念。慈善捐款的活动到处都有,但是让孩子们亲自参与,而不是一句口号式的捐款了事,这种方法更有效果。

国人也许不陌生,11月11日是著名的光棍节,这两年各大电子商务网站在这个日子里举行盛大的优惠活动,商家显然只有“利润”,好在也算促进消费,这本身不是件坏事。我没有听说国外在这一天有光棍节的说法,不过,我觉得比利时学校组织孩子们在光棍节11月11日的慈善活动,意义更加深远。

11.11.11发起之时的1966年,大概是战后比利时各方面的黄金时期,他们在自己“养尊处优”的时代能发起这种活动,并且延续到处于萧条状态的今天,实属不易。资本主义并不见得一定是万恶的。

11月11日还是比利时的一个全国性公众节假日,是为了纪念1918年比利时和德国双方签订第一次世界大战停火协议。不幸的是,差不多一个世纪过去了,战争依然在这个星球上每天上演。

“待用咖啡”现象的前世今生

有一次和上海《解放日报》驻欧盟记者聊天,他说现在国内有人神化德国,国外好的东西都好得不得了,国内坏的东西坏得不能再坏。这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一部分原因是信息不对称带来的结果。

在现在的这个网络信息化年代,只要懂得使用网络,完全可以知道大部分常识性知识,如果看得懂英文,有了网络真的可以实现“不出门而知天下”。

什么是待用咖啡?

前几日,勺子博主在其博文中提到“待用咖啡”一事,万能的知乎上也居然有人询问“待用咖啡”的真假。这些只字片言里把待用咖啡一事描写得如同理想国一样,难怪听起来让国人不太相信。

我虽然身在欧洲数年,对于“待用咖啡”一事也没有亲自见过,但我曾经看过当地英文报纸,知道这种现象的确真实存在。比利时有商家不但有待用咖啡,还有“待用薯条”,因为薯条发源地的比利时人民太喜欢吃薯条。

什么是“待用咖啡”?这词条的英文名称叫Suspended Coffee,维基百科上的“待用咖啡”词条这样描述:

待用咖啡(意大利语:caffè sospeso)是指匿名人士提前支付了一杯咖啡的钱以行慈善,使到有需要人士可以免费喝到咖啡的一种行动和文化,故此也称“分享咖啡”。这种文化起源于意大利那不勒斯的一间咖啡店,而这间咖啡店的消费者多为工人阶级。当某个人遇到好事后,他就会在咖啡店付两杯咖啡的钱,但只拿走一杯咖啡,之后如果有人需要即可免费获得一杯咖啡。至今也已有许多国家的咖啡店举行和参与了这种活动。

咖啡是西方人的日常饮品,有如中国人的茶,虽然谈不上没有咖啡就活不了,但待用咖啡选择了分享咖啡,就是用这种日常饮品来让需要帮助的人感受到施与方的关心。咖啡只是一种形式,所以这种“待用咖啡”活动即使在国外也不一定局限于咖啡,可以是比利时更需要更喜欢的薯条,可以是其它日常生活必需品。

待用咖啡现象会不会出现在中国?

其实,在中国大陆,人们已经在社交网络上讨论传播待用咖啡现象,甚至有人专门建了公益网站,在某些城市也已经有“待用咖啡”的活动正在进行着。当然,就算有条件的中国人也未必喝咖啡,所以待用咖啡在中国采用了待用快餐等形式。

担心待用咖啡现象能否出现在中国的人可能总是觉得发达国家一切都美好。我个人感觉不论是正腐还是民众,西方发达国家,在诚信问题上做得我们国家要好一些,但这不是绝对,比如西欧国家,也同样有闯红灯的路人,同样有贪污腐败,同样有偷税漏税的民众和企业,同样有小偷和骗子,它不是最理想的社会——有了理想社会就不需要慈善事业了。

待用咖啡在西方国家行得通。而待用咖啡现象本身发自意大利的Naples地区(我正好有一个同事来自那个地方),意大利这个黑手党发源国家在欧洲有些像一个讲哥们义气的黑社会老大。在比利时佛兰德地区,待用咖啡、薯条活动的状况是“给的人多,拿的人少”,说明人们对于爱心和善心会区别对待。

待用咖啡现象在中国能否行得通?

也许会有人问:这待用咖啡在中国能不能行得通?爱心会不会被滥用?

我相信它在中国也能行得通。比如台商在西安的待用餐活动,就让受与方有尊严地享受这一关爱,不需验明身份,赠与方也不能大批量赠与,以防沦用为广告宣传手段。

待用咖啡活动出于赠与方的内心自愿,对接受方无任何要求,这本身是一种美好的善行和现象。通过这个小小的行为,给予无家可归或者需要帮助的人一份尊重,让他们感受到有人在关心他们,而不是一味怨天怨人怨社会,这比这杯咖啡带来的饮品作用也要好得多,至于直接给钱也不是好事,给五元钱和十块钱现金只会让接收方觉得还想要更多的钱,

一定要分析利与弊也可以。对于参与这件事情的三方来说,商家完全没有损失,反而还增加了销售量,从事实上树立了一种讲诚信、有社会责任感的形象(这样的公司也理应会得到消费者的支持);顾客也没有损失,在自己消费的时候能想到别人,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帮助别人,这种过程对于参与者应该是快乐的。享用待用咖啡的人是在完全一种平等有尊严地情况下享受这份“待用咖啡”。

待用咖啡现象有什么意义?

这种行为比直接捐款要可靠,用现金的方式很容易出问题,以实物的形式大大避免了慈善活动中的潜在问题。国内许多慈善行为只有开头,不见结尾。其实对于捐赠人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看到自己的善心没有被滥用。

应该说,待用咖啡的实际意义并不会很大,“待用公益”不可能解决很大的问题。它不可能、也不必希望所有人都参与,甚至有些人会不认可,它更不可能帮助到所有需要帮助的人。对于每一个个体人,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答案很简单:如果你觉得不必要这样做,就不必做。

但待用咖啡现象却是从小做起,做点小事、做点实际的事,用行动传递关爱,而不是只喊口号。它的象征意义巨大。任何一个社会都不完美,发起这项活动的意大利就是发达国家,就更不用说发展中国家和欠发达国家更需要类似的活动与精神。

一个社会若能真心地关注到弱势群体,这样的社会离理想社会更近一步,这比XX代表、和谐XX、XX梦要具体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