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思维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

周日下午,我无意之间有些心慌意乱,试图平静下来,于是拿起手机插上耳机躺下来听点音乐,高雅的古典乐我不懂,也不适合这个时候听,只好求助于流行歌曲,它们更容易琅琅上口,以平复我不安的心情。

人可能都有一定程度的喜新厌旧。我试图去听那些所谓的流行音乐榜单,听来听去,要么找不到自己喜欢的歌手,要么找不到自己喜欢的调子。无奈之下,只好去听自己以前喜欢听的歌手和歌曲,于我而言,我比较喜欢我刚上中学就已经大红大紫的Beyond乐队和我看着他出道成名的周杰伦。

喜欢前者是因为我听不懂粤语歌词,喜欢后者是因为他吐字不清同样听不懂在唱什么。共同之点是两种歌词都没有“爱得死去活来、分手都是对方的错”等陈辞烂调。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我为什么不喜欢新近的流行音乐?是他们不好听吗?换句话说,我喜欢的那些歌手和歌曲又真的那么好听吗?

我记得我少年时期,我把我喜欢的也是当年大红大紫的流行歌曲放给我父亲听时,他总是很难和我有相同的感受,他就喜欢他那些60、70年代的革命歌曲,最多也就是张也的《走进新时代》。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也许我们的感觉都没有错。我们两代人各有各自喜欢的歌曲。一个比较重要的原因,比起我父亲年轻时候的物质乏匮,我少年时期的90年代也不能说物质条件丰富,比起现在每个人拿起手机就可以几乎免费地随便听到全世界各个地方的流行歌曲,上个世纪90年代花几块钱买一盒卡式磁带会把它配带的歌词翻得稀巴烂,再用五毛钱的胶带小心地把它粘好。

然而,正是因为这来之不易和少量的数量,再加上当年对新事物的欢迎态度,每一首歌都听得滚瓜烂熟,了记于心,至今每每听起这些歌曲,我依然能哼出小调甚至带出歌词,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显然,我听的不是歌,而是自己当年为每一首歌曲注入的情感,那是大部人都难以忘怀的只属于自己的青涩青春。

现在,我总是觉得新的流行音乐不好“听”,也就潜意识地拒绝聆听。这固然与现在的流行音乐太多有关,但更多的是我不愿意去听,自己没有用心去倾听,去探索新出来的东西。没有付出情感,也就不会发现有新喜欢的东西。换句话说,我喜欢当年的音乐,并非一开始我就都喜欢,而是用心听了后,才真正喜欢上它们。

新的流行音乐并不一定比过去的差。或许只是出现了一些新的风格而已。90后甚至00后的年轻人们对它们的追捧不正说明这些东西就像当年我喜欢的那个样子吗?流行音乐还是流行音乐,它的追随者发生了变化。

我不喜欢的还不只是新的流行音乐。我对日新月异的网络用语很不喜欢,我对90后的火星文不喜欢,我对一些90后年轻人叛逆张狂、不付责任、只顾自己享受的态度不喜欢,我对整个社会出现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很不喜欢。我也很难发现到这个社会在变化中所出现的好东西。

这个世界其实还是那样,该发生战争的地方还在发生战争,该贫穷的地方依然还在贫穷。该进步的东西也一样会适时出来。如果每一代人所谓的“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正确的话,那从古代算起,我们现在应该是活在地狱中才对。我这个80后之后的未来也一样会由那些我现在不习惯的90后00后去创造、主导。

我对现在的流行歌曲难以喜欢,就像我父亲当年难以喜欢我所喜欢的流行歌曲一样。我能料想到,再过几年,我的儿子也肯定会向我推荐他喜欢的流行歌曲。然后他笑话他的父亲:老古董。

我意识到,这一切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外界,而是自己。我意识到自己不再那么年轻——至少在心理上,开始变得固执,固执地坚持在自己所认为正确的那个小世界里。我开始不欢迎新事物,不愿意探索新东西,反而固执地看到新的不好的东西,同时也错过所有新的美好的东西。在我看来,这就是衰老,思维方式上的老化比年龄上的老去更令我感到沮丧。

《圣经》中说: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地却永远长存。

写于 2014年3月23日 比利时根特市

习惯的结果

周日和朋友们去吃烧烤,结束后还有好多的食物没有吃完,于是建议去我家玩,晚饭时候再吃剩下的食物。

一帮人陆陆续续来到我家。有人带了三国杀牌过来,开始玩起了游戏。我向来对游戏不沾边,虽然三国杀是早就听说过,但一直没有玩过,也不想玩。无奈人手不够,只要凑数上阵。经过一番调教,算是让大家玩起来了。但我玩完后还是对这个游戏一头雾水。

这游戏本身是一款益智游戏,运用三国的历史知识,无论何人刚开始都是很难上手,而对于我来讲,心里本来就有一种抵触情结,学起来自然感觉非常头大!但是我对于计算机和软件方面的知识,一般看一遍就能明白其中的道理。我想这可能是我长期不玩游戏的结果:思维方式已经不能和游戏设计者保持一致了。

牌局中有一位姑娘,她是出了名的路盲,到哪都走不明白,毫无方向感,即便是拿个GPS为她导航,都搞不定,更别说把Google Maps 地址链接发给她——发也是白发。她就从来没有去学地图,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看明白地图,然后增强方位感,不至于永远迷路。或许这也是一种长期习惯的结果:脑子不适应这方面的东西。

我们还都是年轻人,都会受习惯如此大的影响,这就能明白为什么老年人是如此固执而不能接受新生的事物和观念。

兴趣不是最好的老师

我实在忍不住想转载一下这篇文章,因为我们都以为: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于是这么多年了,由着我们的兴趣而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最初我是在一好友的QQ签名(我喜欢从好友QQ签名中揣摩些未知的东西)上看到下文中加粗的话,后来一搜索才发现并非他原创,而是出自《读者》上的一篇文章。

兴趣不是最好的老师

作者:潘小娴

刚读大学时,我的兴趣十分广泛,阅读、摄影、书法、吉他,再加上各种体育、娱乐方面的爱好,一天到晚忙的不亦乐乎。自己心里也觉得挺充实的,心想,终于闯过了高考这座独木桥,还不赶紧享受自由自在的大学生活?于是,我整日追随着各种热闹事,虽然有时候师兄师姐也会好心地提醒我不可太过闲散率性,但我总能给自己寻找到率性而行的理由。

可是,大一一年下来,我心里总有些忐忑不安:专业方面的知识,说不懂吧,似乎全都懂;说懂吧,似乎又都不完全了解。那时候,虽然我的心里隐隐有了不安,但我并不知道这些不安的来由,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克服。

正在这时,中文系新上任了一位主管教学的副主任。这位搞古典文学出身的老先生可谓三句话不离本行,上任后第一件事,便是要求全系学生每人背诵一百篇古代文学作品。全系顿时哗然了!当时正值全民热衷于经商,许多大学生也通过勤工俭学等方式在商海的岸边跃跃欲试,哪有有工夫正正经经地早起背古文?回想起平时上古典文学课,我们都忍不住要问老师一句:“学古典文学到底有什么用?”如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要求每个人先背一百篇古典文学作品,我们去哪儿给自己找到兴趣,找到动力呢?

于是,很多同学决定采取磨洋工的方式跟系里对抗,我自然也是其中一块超级耐磨砖。想想,背一百篇古典文学作品,该耗掉我多少参与各种热闹事儿的时间啊?我怎么可能沉得下这份心呢。

然而,系里的执行措施却似铁板钉钉不折不扣。那时候高校还没有扩招,全系才二百来个学生,却有四十多个老师,所以,老师管起学生来也特别积极勤快。我们的班主任与教古典文学的老师分头紧盯学生,务必保证人人过关。老师们还干脆定死过关的时间,到时过不了者一律加倍背诵!

虽然我们已经松散了一年多,但毕竟架不住系里这种高强度的执行力。于是,每天早起晚睡的有之,每天互相帮忙考试的有之,每天躲在小树林里大声朗读的有之,每天一个人躺在床上喃喃自语的亦有之,总之是人人拿出自己的过关法宝,筋疲力尽地对付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奇迹般,我们真的人人都过关了。

直到这时,发起这次被我们称之为“魔鬼训练”的老先生,才到班里与我们对话。他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顶多只在幼儿启蒙阶段哄给孩子们听。对于一个肩负事业重任的大学生来说,怎么能仅仅由着自己的兴趣一日日得过且过呢?过分广泛的兴趣,过分肤浅的阅读,只能给人带来浮光掠影,浅尝辄止的收获。这些收获根本无法给你们今后的事业带来强力的支撑!”

最后,老先生还引用朱自清先生的话告诫我们:“学文学而懒于记诵是不行的……与其囫囵吞枣或走马观花地读十部诗集,不如仔仔细细地背诵三百首诗。这三百首诗虽少,却是你自己的,那十部诗集虽多,看过了就还给别人了!”

我豁然开朗,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此前感到不安的原因,也明白了自己一年多来忙忙碌碌却没有多少收获的原因。此后,我学会了集中精力,不再过分泛滥地参与各种校园活动。不久,我又自觉地找来《李清照全集》、《舒婷诗集》等大部头作品,一遍又一遍地诵读,直至多数都能够背诵出来。很快,我也能写一些诗歌了,并且不断有作品得以发表,同时我对今后的职业道路也有了明确的规划。

大学毕业以后,虽然我的第一份工作和大学所学的专业没有多少瓜葛,更谈不上有多少兴趣,不过,我并没有感到失望。就像那位老先生说的——对于一个肩负着事业重任的大学生来说,怎么能仅由着自己的兴趣一日日得过且过呢?何况现在我已经走出了校园,复杂的社会充满了竞争,更不能任着自己的兴趣去做事了。所以,每当面对厌烦的工作或事情时,我总是想起老先生的话,于是,不管我是否喜欢手头的事,我一般都能沉静、耐心地对待。

(付敏摘自《思维与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