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思想

如果那东西看上去像鸭子,走起路来也像鸭子,我们就说它是鸭子

“你的这个想法是错误的,你听我说,这个应该是这样的。”

经常听到别人这样争辩,试图用他/她自己的想法去改变别人脑海中业已存在的想法,也就是别人心中的的认知、心智。

我们对每天世界上发生的各种新闻会乐于接受相信,因为新闻事件事实本身是脑海里不曾存在的事情,也就无所谓偏见。但人们心智里的认知很难被改变,或者说,这就是根植于心中的偏见。

一说到政府公务员,人们立马就联想到,贪污、腐败。一说到医生,就是收药贩子的回扣、病人的红包。

所以你要是一个不幸的廉洁公务员、操守很高的医生,那无论你如何说,别人都会用业以存在的偏见来看待你。

能轻易改变这些偏见吗?时间足够长的话,也许能,但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瞬时改变更不可能。所以应该知道如何不浪费不必要的争辩。

这正如政客们所说的:

如果那东西看上去像鸭子,走起路来也像鸭子,我们就说它是鸭子。

那东西真的是鸭子吗?解剖分析一下?对于非科学家来说,这不重要,因为人们认为它就是鸭子。

可悲的是,我也犯了一个错误:我在试图改变你关于偏见的偏见。

版权向左:Copyleft ← Copyright

更新(2016年5月21日):媒体转载(尤其是微信公众平台转载)需要与博主联系,征求同意,否则一旦发现,投诉到底。

如果你写过博客,很可能会对自己认真敲下的每一个文字产生感情,它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专业一点来讲,你对你的文字拥有绝对的版权,Copyright。

然而,开放的互联网与版权似乎是死对头,所有公开的文字、图片、视频,版权在这些数字比特面前都不屑一击,要复制互联网上的内容可以毫不费力气,连传统意义上的偷都算不上:你的钱包被偷了,你就不再拥有它。当初孔乙己说:窃书能算偷吗?互联网上电子化信息被偷后,你的数据还原封不动地在那里,一个比特都不曾少过。

我以前也是在土木坛子的页脚上注上:Copyright,版权所有。大意是宣布:这是我的文字,是我的东西,伸手党、复制党、采集侠们,任何不经过我允许情况下的复制都侵犯了我的版权。

即使如此,我还是见过多次某些博客网站、门户网站将土木坛子上的博文轻松搬走,不留下只字片语。我的博文当然算不上多么经典重要,但它都是我自己写下的东西,看到别人如此拿走,当时的心里头不是滋味。

现在,我终于做出一个决定:从Copyright转向Copyleft,Copy&left,我的理解是复制&留下——与”版权所有”相左。之所以有这种改变,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

我想,到了互联网时代,过去的”版权所有“那套制度可能并不太适用,至少对于我这种互联网上的小人物而言,人家要侵犯我的版权就侵犯,没有任何违法成本——我不可能有精力和必要闹上法庭去与版权侵犯方较劲,尤其是中国这片复制主义占主流的地方,Copyright在互联网上几乎是看不见的字眼。

如果一项制度令所有人都违反,这很可能不是人的问题,而是制度本身。然而,承认版权侵犯的事实然后放弃版权,多少还是对侵犯版权行为采取了怂容的态度。因此,这不是我放弃Copyright转向Copyleft的全部理由。我主张Copyleft,更重要的是我想到了另外一些东西。

既然在网上公开自己的文字,除了给自己一个记录交待,也还是希望将自己的思想和别人交流。既然这是初衷,那就由这些文字思想传开吧。正好又有一些人愿意复制转载,那就让Copyleft视作额外的传播渠道,再一次增加信息传播的广度。其实这也是我所理解的互联网精神:开放。思想要开放,传播思想的途径也要开放。

互联网为我们的信息传播极大地拓宽了广度,可惜,却不见得在时间的维度上有多么可靠:这些电子比特太虚幻。就如同你现在看到的这一篇博文,它由博主出资架设服务器、维护域名。一旦某天博主发生意外,或者不愿意再维护网站硬件,这些文字就会瞬间消失,连灰尘都不存在,自然很难在网络空间里再次找到。

况且,人终有一死,如果人死后,所曾说过的话、想过的事情还能继续保留传递给后人,总还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至于说这话、想这事的人是谁,在我看来并不是那么重要。而放弃Copyright转向Copyleft,也许可以使得信息传播在时间维度上有所增加,纵然不是永生,那也是极好的。

说到人的生死,话题有些过于深远与沉重。不过,Copyleft也就是这么个事情,也许Copy了,就left了。

从今以后,欢迎自由转载土木坛子——如果你愿意。

讯飞语音输入:思想有多快,输入有多快

最近安装了一款iPhone应用:讯飞语音输入(讯飞输入法将内置到iPhone手机下个版本的iOS 8系统中,安卓系统应该早就有了),直接对着手机说话就可以将语音变成文字,支持英语、普通话还有各地的方言(河南话、东北话、四川话、天津话、山东话、湖南话、武汉话、合肥话、粤语广东话等)。我的普通话水平一般,亲自测试发现也有非常不错的识别率和流畅度,应用的表现令我很惊讶,不愧为中科大研发的技术。

语音输入生成的文字直接复制粘贴到其它地方——发微博、微信应该更方便了,还支持通过短信、邮件发送,也支持将输入的内容发送到Twitter和Facebook,很方便。我打算把它作为平时的记录本儿,随时随地记录自己的思想片断(不足之处:因语音识别基于云计算,需要联网),只要对着手机说一下,想法就直接变成了文字,高效快捷——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用它来写博客。

说起文字输入输出,最初我们是通过双手一个个字写在纸上,输出记录我们的思想,这不容易,如果要修改,就非常麻烦。后来,我们有了电脑,文字输入变成了电子版,解决了便于修改、传播、存储和搜索的等问题,但一个字一个字在键盘上输入依然不方便,尤其是中文用户还受制于输入法,是用五笔还是用拼音?都没有完美的方案。

想起了我曾经努力学五笔输入法,现在总算可以通过语音就完成一定的输入输出,只要对着输入设备说话:所有的内容就变成了文字,变成可搜索的内容。从这一点来讲,科技的进步的确是解放人类。

我曾经觉得声音语音输入是多么遥远的事情,没想到科技进步正在慢慢地实现了语音输入,这个时代已经来了。只不过我们的使用习惯,还有待时间慢慢去适应。比如,我目前还是喜欢通过键盘去进行较深入内容的输入输出。当然,技术在变,技术的使用者也要跟着变,只要变得不是太快,总还是能赶上的。

我猜测将来可以直接通过大脑中的意识流输入输出,你在想什么,电脑端的文字就出现什么,实现思想有多快,打字就有多快。不过,这样也有一个问题,正如我曾经在一篇博文中所说:男人除了性还想些什么?如果我们脑子里想些什么,文字就输出什么,那我们将看到是些什么东西呢?当然这是题外话。

有一点是确定的,互联网上电脑端的文字输入将越来越容易,而最重要的东西:思想,未必会越容易输出,它需要一颗智慧的大脑,电脑只是工具的一种形式。

再谈写博客

写是最好的表达,是自己的思考,想要清楚地表达一个事情、一个想法,这需要功夫。

有一回,勺子兄弟给我发了一个邮件,问我如何对博客的某些日志文章设定密码,限定给小圈子里的人看到(他说越来越多的话在博客上说不得、不能说)。我回答他,我不知道这样的方法,也觉得没有这个必要。

既然是博客,它就是一种公开的个人日记,如果不让人看,那还不如写在自己的日记本里,锁在保险柜里,让它们永远不见天日。否则,还写什么博客呢?

只要写出来了,公布了,Google会把优秀的内容“推荐”到合适的读者眼中,这是一定的。文字到达了需要的读者手中,影响力就达到了那个地方,这就是博客的广度。这也是为什么我的博客读者遍布世界各个角落(你听着不顺耳就当我在吹牛好了)。我不懂、也不屑于那些所谓的推广SEO。

我读别人的博客,不太在乎博客外观是否漂亮好看,也不在乎这个博客是否专注于某一个方向,恰恰相反,我关注的是博主这个人,看这个作者流露表达出来的思想,阅读博主脑子中思考分享的东西。博主才是博客的灵魂。技巧性的东西,整个互联网遍地皆是,而思想却不同,即使是正式出版作品都少有鲜明独立的思想。

几年前,博客风行时,许多人写博客是为了赚钱,甚至有人提出写博客需要特定的主题,所谓找准利基词汇,从而获取流量,实现赚钱的目的。似乎今天还有人有这样的想法。其实,博客获取的流量很难与门户网站相比,何况通过中文流量再借广告赚钱,太不现实——至少投入产出不划算。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有人跟我说,做个博客的APP吧,让朋友把博客装在手机上,我不以为然。博客是网站的一种形式,它是开放的,弄成一个个APP应用,成为一个个信息孤岛,我看不出网络开放之所在。

这个时代里,假话太多,官样文章太多,真话就愈加珍贵。所以,所谓写博客,不在乎写什么,关键在于是否认真写。一个字:写。

和大学同学聊天实录

最近和一位七年没有联系过的大学同学网上聊天。这样的内容记录着我们这些人此时此景的想法,征得当事人同意,特地将聊天内容分享如下。

校友:

谭兄弟,好呀。在看你的博客,毕业了七年,变化真的很大。留个言给你……昨天注意到了你坛子的博客,晚上回家感慨许久呀。

土木坛子:

为什么?

校友:

大家都变化蛮大,走的路子也都千差万别。大学给了我们一个起点,然后各自走了不同的道路。还有,看到你应该是自己架构网站写程序,应该除了PHP还做别的语言吧?很高兴呀。

很重要的一点。思考国内的教育问题,社会问题。热心公益。很值得赞赏。准备捐钱给你公益小项目,支付宝不能用信用卡转账,我的网银只有信用卡。这几天转给你,可能钱不多,表示一下支持。

关于公益方面,我前几年开始关注并参与了这个NGO。立人乡村图书馆:http://www.xctsg.org/ 兄台有兴趣了,也可以了解下。立人还有一个组织,立人大学:http://site.douban.com/204495/

土木坛子:

老同学,我其实变化还真不大,因为我现在还是学生身份。网站是我自己的域名和主机,这样比较自由。我还记得当初你为学院的网站也付出了不少。我这个网站是个人博客,用的是 WordPress 开源程序和香港的付费虚拟主机。建立起来并不难,开销也不大,难的是一直坚持记录。

有空的时候,会想一想这些问题,虽然谈不上解决它们,但起码我思考过,把这些不成熟的想法与有兴趣的朋友分享,发出自己的声音,要是能影响有影响力的人,那再好不过。

公益这件小事情,纯粹起于偶然,网站有点广告费送给别人的公益项目不要,就只好为自己的母校小孩子们买点礼品。没想到大家还挺认可,不少人参与捐赠这个活动。我也感谢你能认可这件小事情。同时,这也是一个小尝试,试试普通人也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情。

你捐赠要是麻烦的话就算了。钱多少不重要,重要是你有这份心。你现在哪呢?干什么工作?

校友:

因为看出了你是 WordPress 所以就问你应该自学了PHP吧。我现在深圳,转行做IT了,不过还是一直做的建筑行业内的软件。

土木坛子:

PHP 我不懂,也不需要。

校友:

你能一直坚持念书,多好的事情呀。我呢,毕业后就工作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觉得自己的变化其实挺大的。特别是来深圳后,慢慢的读了一些书,思考了一些东西,特别是经常去香港,能看到/听到/读到不少东西。相比较内地而言,开拓了不少视野。

还有就是我老婆一直在外企,也在海外工作了两年多的时间。对外面的世界也算是有些许了解吧。当然了,不能跟你这样的海外名校博士相提并论喽。

现在有了个娃,不到一岁。对了,像我们搞IT技术的,经常翻墙是必须的。

觉得自己读书越多,思考越多,了解越多,越成了书呆子,越觉得难真正融入到深蕴的中国为人处世的那一套方式上。还是更喜欢有条理有板有眼的那种氛围。所以,我也会跟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探讨这样的问题。比如跟你讲的那个立人图书馆。

内地的教育确实有很大的问题。就如你说的体制内的小学/中学/甚至大学,我认为这样的教育很难教育出来有独立精神的个体。

但可笑的是,我们很多的有独立精神的个体也恰恰是这样的教育环境出来的。接触了多元的文化熏陶后,就更能反思这个体制的毛病和根源,鞭辟入里。但可悲的是,能这样最终反思自身反思体制的人,是很少的。

像体制内的那些坚定的改革派们,不知道你是否了解《炎黄春秋》,是体制内的原来的那批人办的,可以在内地出版的敢言的纸质媒体之一。比如:木子锐、木土导正、鱼包彤等。但这样的个体,很容易被坚固的如铁壁样的体制/文化等,无情的边缘化,并被“抛弃”。

就像这种蚂蚁搬象般的NGO/公益行动,有时候我真的怀疑其效用。但很多时候都会以“日拱一卒、功不唐捐”之类的来安慰自己,或者是把这些事情做为自我价值实现的一种方式来激励自己等等。

唉。该睡觉了。娃刚刚又哭闹了,刚哄睡着了。

土木坛子:

你用QQ和我聊天还说些敏感的词汇,不应该啊,这样的内容很容易引起人工审查。用Gmail通信就不存在信息安全的问题。

校友:

这个应该木有啥问题。可能是你太过于敏感了吧。国安/国宝之类的一般没兴趣关注像我这样的小喽罗。在国内的局域网内部只要不涉及到反D,推翻××主义之类的都不会有啥问题。如果连我这样的都入了人家的法眼,那管教所/监狱之类的地方就爆棚了。

嗯,不过用Gmail沟通也挺好的。PS:我在豆瓣上发帖子时常被河蟹,哈哈。

土木坛子:

我的博客在国内是被墙的。实在要讨论敏感性的东西,还是不要用国内的互联网服务为好。政治问题无大小,少点麻烦吧。

七年前,我实在没有想到当年那个只关注电脑技术的你,居然会有如此多的想法,就这一点,已经把你和许多年轻人区分开来,佩服。

国内也好,国外也好,还是有些明白人的,只是这部分人未必会说出来,知道与说或不说是两回事,何时何地说也是一门学问。当然,大部分人或许觉得没有必要去想,或许现实所迫没有时间去想。要么做快乐的猪,要么做痛苦的人。

举国上下,一种声音,抑制多元化,这当然是不正常的。就像有人质疑上帝一样:既然上帝能创造这个世界,为什么还创造出了这么多坏人?把每一个人都创造成理想的不就行了?

其实上帝当然可以创造出一个每个人都像机器人一样的完美世界,可是那样,人没有了自由意志,再完美的世界也没有意义,上帝冒着有人会变成坏人的风险,赋与人自由意志,他觉得这个风险值得一试。

要改变大环境如何容易?许多人都想改变,但基本上是无能为力的。所以只能从自身做起。反过来讲,我是这样认为的:世界并不完美,我们有理由做些有意义的事情。

我们做的事情,只求对得起自己就可以了,就像我做的那件小公益事情,我们只是在做,甚至送给那些小孩子们的礼物上都不留下我们的姓名,因为让别人知道是张三还是李四在做这件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做了,我们感到心安,这就够了。

知道你现在也成家立业了,这是一件好事。我们都30岁了,已经不再像当年的少年了。祝合家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