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思想

如果那东西看上去像鸭子,走起路来也像鸭子,我们就说它是鸭子

“你的这个想法是错误的,你听我说,这个应该是这样的。”

经常听到别人这样争辩,试图用他/她自己的想法去改变别人脑海中业已存在的想法,也就是别人心中的的认知、心智。

我们对每天世界上发生的各种新闻会乐于接受相信,因为新闻事件事实本身是脑海里不曾存在的事情,也就无所谓偏见。但人们心智里的认知很难被改变,或者说,这就是根植于心中的偏见。

一说到政府公务员,人们立马就联想到,贪污、腐败。一说到医生,就是收药贩子的回扣、病人的红包。

所以你要是一个不幸的廉洁公务员、操守很高的医生,那无论你如何说,别人都会用业以存在的偏见来看待你。

能轻易改变这些偏见吗?时间足够长的话,也许能,但短时间内几乎不可能,瞬时改变更不可能。所以应该知道如何不浪费不必要的争辩。

这正如政客们所说的:

如果那东西看上去像鸭子,走起路来也像鸭子,我们就说它是鸭子。

那东西真的是鸭子吗?解剖分析一下?对于非科学家来说,这不重要,因为人们认为它就是鸭子。

可悲的是,我也犯了一个错误:我在试图改变你关于偏见的偏见。

版权向左:Copyleft ← Copyright

更新(2016年5月21日):媒体转载(尤其是微信公众平台转载)需要与博主联系,征求同意,否则一旦发现,投诉到底。

如果你写过博客,很可能会对自己认真敲下的每一个文字产生感情,它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专业一点来讲,你对你的文字拥有绝对的版权,Copyright。

然而,开放的互联网与版权似乎是死对头,所有公开的文字、图片、视频,版权在这些数字比特面前都不屑一击,要复制互联网上的内容可以毫不费力气,连传统意义上的偷都算不上:你的钱包被偷了,你就不再拥有它。当初孔乙己说:窃书能算偷吗?互联网上电子化信息被偷后,你的数据还原封不动地在那里,一个比特都不曾少过。

我以前也是在土木坛子的页脚上注上:Copyright,版权所有。大意是宣布:这是我的文字,是我的东西,伸手党、复制党、采集侠们,任何不经过我允许情况下的复制都侵犯了我的版权。

即使如此,我还是见过多次某些博客网站、门户网站将土木坛子上的博文轻松搬走,不留下只字片语。我的博文当然算不上多么经典重要,但它都是我自己写下的东西,看到别人如此拿走,当时的心里头不是滋味。

现在,我终于做出一个决定:从Copyright转向Copyleft,Copy&left,我的理解是复制&留下——与”版权所有”相左。之所以有这种改变,并不是一时头脑发热。

我想,到了互联网时代,过去的”版权所有“那套制度可能并不太适用,至少对于我这种互联网上的小人物而言,人家要侵犯我的版权就侵犯,没有任何违法成本——我不可能有精力和必要闹上法庭去与版权侵犯方较劲,尤其是中国这片复制主义占主流的地方,Copyright在互联网上几乎是看不见的字眼。

如果一项制度令所有人都违反,这很可能不是人的问题,而是制度本身。然而,承认版权侵犯的事实然后放弃版权,多少还是对侵犯版权行为采取了怂容的态度。因此,这不是我放弃Copyright转向Copyleft的全部理由。我主张Copyleft,更重要的是我想到了另外一些东西。

既然在网上公开自己的文字,除了给自己一个记录交待,也还是希望将自己的思想和别人交流。既然这是初衷,那就由这些文字思想传开吧。正好又有一些人愿意复制转载,那就让Copyleft视作额外的传播渠道,再一次增加信息传播的广度。其实这也是我所理解的互联网精神:开放。思想要开放,传播思想的途径也要开放。

互联网为我们的信息传播极大地拓宽了广度,可惜,却不见得在时间的维度上有多么可靠:这些电子比特太虚幻。就如同你现在看到的这一篇博文,它由博主出资架设服务器、维护域名。一旦某天博主发生意外,或者不愿意再维护网站硬件,这些文字就会瞬间消失,连灰尘都不存在,自然很难在网络空间里再次找到。

况且,人终有一死,如果人死后,所曾说过的话、想过的事情还能继续保留传递给后人,总还是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至于说这话、想这事的人是谁,在我看来并不是那么重要。而放弃Copyright转向Copyleft,也许可以使得信息传播在时间维度上有所增加,纵然不是永生,那也是极好的。

说到人的生死,话题有些过于深远与沉重。不过,Copyleft也就是这么个事情,也许Copy了,就left了。

从今以后,欢迎自由转载土木坛子——如果你愿意。

讯飞语音输入:思想有多快,输入有多快

最近安装了一款iPhone应用:讯飞语音输入(讯飞输入法将内置到iPhone手机下个版本的iOS 8系统中,安卓系统应该早就有了),直接对着手机说话就可以将语音变成文字,支持英语、普通话还有各地的方言(河南话、东北话、四川话、天津话、山东话、湖南话、武汉话、合肥话、粤语广东话等)。我的普通话水平一般,亲自测试发现也有非常不错的识别率和流畅度,应用的表现令我很惊讶,不愧为中科大研发的技术。

语音输入生成的文字直接复制粘贴到其它地方——发微博、微信应该更方便了,还支持通过短信、邮件发送,也支持将输入的内容发送到Twitter和Facebook,很方便。我打算把它作为平时的记录本儿,随时随地记录自己的思想片断(不足之处:因语音识别基于云计算,需要联网),只要对着手机说一下,想法就直接变成了文字,高效快捷——如果你愿意,你也可以用它来写博客。

说起文字输入输出,最初我们是通过双手一个个字写在纸上,输出记录我们的思想,这不容易,如果要修改,就非常麻烦。后来,我们有了电脑,文字输入变成了电子版,解决了便于修改、传播、存储和搜索的等问题,但一个字一个字在键盘上输入依然不方便,尤其是中文用户还受制于输入法,是用五笔还是用拼音?都没有完美的方案。

想起了我曾经努力学五笔输入法,现在总算可以通过语音就完成一定的输入输出,只要对着输入设备说话:所有的内容就变成了文字,变成可搜索的内容。从这一点来讲,科技的进步的确是解放人类。

我曾经觉得声音语音输入是多么遥远的事情,没想到科技进步正在慢慢地实现了语音输入,这个时代已经来了。只不过我们的使用习惯,还有待时间慢慢去适应。比如,我目前还是喜欢通过键盘去进行较深入内容的输入输出。当然,技术在变,技术的使用者也要跟着变,只要变得不是太快,总还是能赶上的。

我猜测将来可以直接通过大脑中的意识流输入输出,你在想什么,电脑端的文字就出现什么,实现思想有多快,打字就有多快。不过,这样也有一个问题,正如我曾经在一篇博文中所说:男人除了性还想些什么?如果我们脑子里想些什么,文字就输出什么,那我们将看到是些什么东西呢?当然这是题外话。

有一点是确定的,互联网上电脑端的文字输入将越来越容易,而最重要的东西:思想,未必会越容易输出,它需要一颗智慧的大脑,电脑只是工具的一种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