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德国

收到大鹏兄从德国亲自设计邮寄过来的明信片

周六,去查看信箱,发现一枚明信片,不用说,一定是大鹏兄从邻国德国拜罗伊特寄过来的。他之前向我要过地址,说过要给他的博友们寄明信片,在他去奥地利做博后前留念他在德国的日子。

大鹏 明信片

大鹏 明信片

明信片设计得很有意义,我很喜欢。在这个一切电子化的互联网虚拟时代,偶尔能收到这种纸质的传统明信片,我感觉有如回到了上个世纪,更为特殊的是,这枚明信片是大鹏精心自行设计制作的作品–理工科博士也文艺。

我前年也给博友们寄过明信片,收到的朋友和我都觉得不错。有实物的东西,寄托的感情自然不一样。世界很大,世界也很小。我们这些博友们还能互相邮寄明信片,也许这就是勺子所说的博客情怀吧,它与互联网上任何其它的关系都不一样,倍感珍贵。

感谢大鹏,祝他在奥地利的博后研究工作顺利。

PS. 上次在博文中说过发两枚福利,中奖结果已经出来:幸运读者1幸运读者2

在欧洲卖比特币被骗记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被骗,涉及到比特币、国际骗子、欧洲警方和银行业、欧盟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我想有必要将它记录下来。

高价卖出比特币

是的,我是比特币的信徒,相信并持有它,但我也有过买卖比特币的事情。半个月前,我放了两个比特币在 localbitcoins.com 上出售,当时市场行情大概是500多欧元一枚,我挂出的价格是730欧元每枚,因此,这样的高价几乎不会有人买——我不急于在低价时出售。

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人下单。我还挺诧异,为什么500多欧元的价格就能买到,买家要以这样的高价买我的?一个愿买,我当然愿卖。于是,等待对方通过欧盟SEPA转账方式将1460欧元转到我的银行账户。我收到钱后,确认解冻放在平台上的比特币,然后比特币到达买家的账户里,这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交易模式。

几天后,我确实收到了一笔来自德国的转账,对应的用途也确实是这笔比特币交易。为了保险,我通过平台联系对方,让其提供身份证ID截图,以证明转出银行账户名和买家是同一人,这就能大大降低欺诈风险。不过对方没有回应我,我看了TA的账户,是一个新账户,也许TA是新手不知道如何回应我——这也能解释TA为什么高价买我的比特币,再加上我以前在 localbitcoins 上一直没有遇到麻烦,于是,在没有收到买方的ID证明后,我还是解冻了比特币,让其到达对方的账户。

通常,卖家收到钱,买家收到“货”——比特币,这笔交易就算完成了。

银行卡被冻结

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几天后,家里领导突然发现银行卡不能购物,刷卡机提示:余额不足。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我打电话问我的银行(比利时KBC银行),工作人员才告诉我,我的银行卡被锁定了,银行收到一个德国的请求,说是存在一笔可疑的交易。

我知道应该是那笔比特币交易的问题,于是将所有交易细节打印出来,交给了银行工作人员,以证明我在这笔交易中完全合法,我甚至还问了银行对于比特币交易的态度,工作人员告诉我,比特币交易是合法的,用户自担风险。这样一来,如果对方使用了盗过来的银行卡付的款,责任不在我:我收到钱,再发货,这样的做法天经地义——我也没有这个能力来鉴别网络的那一端盗用了别人的银行卡。

如果非要找出谁的责任,要么抓住骗子,要么让对方的银行承担责任——安全漏洞,要么德国方的银行卡持有人保管不当,总之,我是一个无辜者,不能也不应该承担这样的损失,不能让我的比特币卖出了,收到的款也要退回去。

但我还是配合银行的做法,履行这些程序,等待解锁的那一天。过了一周后,银行卡也没有解锁,银行也没有给我任何通知,我于是再次联系银行,银行这时告诉我说,他们银行总部应德国警方的要求,将我的这笔款1460欧元转到了银行的一个中间账户,中间账户再转到德国方的银行账户。这个钱是出了我的银行账户,意味我对它更加无能为力了。

我与银行理论,我也是一个受害者,凭什么让我来承担这个责任?银行告诉我,他们理解我的处境,但他们也只是一个中间人,要遵守警方的规定。我告诉他们:

  1. 银行任何变动都没有告知我,也没有考虑到保护客户的利益,更不能把我的整个账户锁定,这是银行的失职;
  2. 我不能接受我承担这个损失,或者说,如果这样的操作是合法的,那欧盟的这个法律体系是非常愚蠢的,因为它没有能保证我的合法、合理利益。

但银行的工作人员坚持说,他们是按照银行总部的要求来执行,也要遵守德国警方的要求,并告诉我,我现在就像一个在大街上被抢的受害者,要维护自己的利益,需要到比利时警方报案,让警察去追回我的损失。

向比利时警方报案

无奈,我只好带上相应资料,到当地警察局去报一下这个案子。我问警察知不知道比特币的时候,有个女警员居然说:是不是和Facebook一样的东西?我大致解释了一下后,他们似懂非懂,反正就当一般的普通网上欺诈交易来处理。

由于比利时的官方语言是荷兰语和法语,虽然我们都可以用英语交流,但是法定程序需要翻译提供服务,警察在询问检察官(公诉人)后,说让我将整个案件详情用中文写下来,检察官再让翻译将书面文件翻译成荷兰语,这样才能合法,也节省费用(人工当面翻译要贵,且费用由政府出),然后,检察官根据法定程序来执行这个案子。通常这种事情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有结果。

其实,在报案前,我也没抱太大的希望能找回我的损失,德国的银行账户不可能会付这个款,天生匿名的比特币也不可能被追回。这本来就是一宗网络欺诈,还遇上了比特币,警察面对它更是束手无策。再加上欧洲这边的办事效率,我基本上是为了报案而报案。

交易平台找回比特币

难道我就这样看着我的两个币或者1400多欧元没有了(能买三四部iPhone手机)?虽然我能坦然面对这个损失,但我还是试图通过其它方式来挽回它。我查看了一下交易平台 localbitcoins 上的记录,我发现骗子买家的账户自从注册后就再也没有登录过平台,这个信息说明:比特币还在平台上,骗子还没有将比特币转入到TA自己的比特币钱包地址里!

我于是赶紧联系交易平台,交易平台回复我说,锁定了对方的账户,让我提供一个银行退款的证明。我于是请求我的银行准备好这些声明文件,签好字、盖好章,扫描后提交给了交易平台。很快,交易平台将我被骗的两个比特币退还给了我。

整个事情中,我能拿回到我的比特币,是我不幸中的万幸:骗子没有第一时间将币从平台上转到其自己的钱包地址里。了解比特币的朋友会说那个骗子太“业余”了,我估计是骗子行骗次数太多,为了降低风险,等待卖家和被盗银行卡双方都没有选择报案后,再去“收割”盗到的比特币。

骗子、比特币、制度

至此,这次被骗的交易就像没有发生过,我依然拥有我的两个比特币。只是这个过程中发生的事情,让我有了一些思考。

我这里说的被德国人欺诈,其实没有可靠根据,网络骗子的真实身份遍布全世界。我只是根据交易平台提供的骗子IP地址,还有我知道的其它被骗故事,认为很有可能是德国人。无论在哪里,如果没有很好的制度,人的“恶”很容易就被表现出来。比特币它本来是中性的,犯罪分子不过是利用它来盗用别人的银行卡,洗白他们的赃款。

其实,在这件事情中,一方面是我自己的疏忽,没有强制对方提交身份证件验明身份,避免欺诈,但是更多的方面,是LocalBitcoins这样不经手资金的交易平台,将交易风险转给了卖方,因为即使要求对方提交身份文件,伪造文件的现象也屡屡发生。可以这样说,由于 localbitcoins 只冻结比特币的机制,这样的交易机制注定这个平台非常适合买家,而不是卖家——这一点上,普通的像 MtGox 一样的交易模式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

欧洲的公检法系统程序繁琐,办事效率不高——虽然全世界都存在的问题,但在欧洲表现突出,警察对于应付新型网络犯罪的能力有待加强,比如与比特币有关的网络欺诈。

如果说德国警方很好地保护好了德国方受害者的利益,那我这个“善意的第三方人”的利益遭到了不合理的损害,这说明法律系统是不完备的。

我的比利时银行无论是从服务态度——没有及时通知我相应消息,还是从保护好客户利益的角度,都令人失望,我的账户里的资金居然如此随意不经我同意就被划走,甚至他们也不应该将我的整个账户冻结,说好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呢”?这些问题,一方面,说明我这种小客户在银行眼里实在不算什么,另一方面,银行制度方面存在很大的问题。

虽然在此次骗事件中,有的人可能觉得以后还是不要接触比特币,在我看来却相反,只有比特币这种自己完全有所有控制权的货币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利益,想想我的银行卡里的钱的待遇,更让我越来越不信任银行,反而更加坚定了我相信比特币的想法。人是不可靠的,只有像数学这样的宇宙真理才可靠,而比特币正是依赖于严密的数学算法。

欧洲德国毒黄瓜事件综合消息

最初德国汉堡卫生研究所确认,由西班牙进口的黄瓜是此次埃希大肠杆菌的传染源。汉堡卫生局公布3条被检验的黄瓜来自西班牙,一根黄瓜来自荷兰。随后的研究表明,在西班牙黄瓜中发现的病菌,并不一定是造成这一疾病大面积蔓延的病源,还存在着其他导致患上埃希大肠杆菌的病源体。

欧盟委员会的最新消息及其它消息源报道,丹麦,挪威,法国,荷兰,瑞典、英国、奥地利、瑞士、捷克和西班牙也都出现了埃希大肠杆菌病例和疑似病例。 美国也发现了三例疑似病例。德国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15人。

汉堡艾本多夫大学附属医院开始给重病人使用一种新型抗菌素。但是医院的一位主治医生施塔尔表示,新药物是否有效,要等到几周后才能得出结果。在此之前,医生给3位儿童使用了这种新的抗菌素,成功地治愈3位儿童患者。

由于担心感染病菌,大部分德国人不再生食西红柿,黄瓜和生菜。根据《星期日图片报》的调查,58%的都遵循罗伯特·科赫研究所的建议,不再生吃这些蔬菜。

欧盟的食品安全标准本身很严格,一般情况下食品安全有保证。也因此西方人吃沙拉的蔬菜水果等,甚至都不清洗。这有可能是导致此次事故发生的另外一个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