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微博

中文与英文信息密度差异

中国唐朝的洞山良价禅师(曹洞宗)曾说:

青山白云父,白云青山儿,白云终日倚,青山总不知。

这段话在某书中的翻译版本如下:

The blue mountain is the father of the white cloud. The white cloud is the son of the blue mountain. All day long they depend on each other, without being dependent on each other. The white cloud is always the white cloud. The blue mountain is always the blue mountain.

短短20个汉字组成的一首诗,用英文表示时就用了很多的文字,并且平淡无奇,没有太多想像空间。中文原文对仗工整,意境深远。在这种情况下:少即是多。

与此类似,像Twitter这样的微博推文中,140个字的限制下,中文可以说完一个完整的故事,而用英文的话只能说一两句话,还可能要简写许多单词。

由此看来,中文的语义含量密度高,比较适合文学创作,而英文则适合描述科技论文,尽可能地详尽。

慎用网络语言写作

当年念高中的时候,看过痞子蔡的网络小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第一次知道小说可以写得如此有趣,一句话一行的排版方式简直像诗一样,主人公“风流不下流,好色而不淫”的形象也很吸引人。那部网络小说的流行,造成至少两个本来非常普通的词具有了新的含义:恐龙和青蛙,形容一个女孩长得难看就称像“恐龙”,相应,“青蛙”则用来形容难看的男孩。

我不知道这部网络小说衍生出来的一批网络语言中,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各自是什么意思?在当时,我们以为这是多么“正常”而“时髦”的网络语言,可惜到今天没有多少人再继续使用,甚至连百度百科上都没有对它们的相应解释。

再后来,类似的网络语言,“俯卧撑”、“给力”、“童鞋”、“沙发”、“桑班”等,像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有些是拼音输入法无意中的错误用法(诸如斑竹(版主)、杯具(悲剧)、烧饼(傻X)等),有些是为了与网络审查作斗争、暗语讽刺当下而无奈的杰作(比如“打酱油”)。

我们如何对待网络语言?如果是一般的临时性网络聊天,使用网络语言增加趣味也无妨。不过,比如写博客这种内容时,使用网络语言未必就合适。一来,博客文章较为正式,使用网络语言大大降低语言的严肃性和正式性;二来,博文不像微博段子,保存的时间一般会很长,当下的人可能容易理解网络语言,但以后的人们未必明白它们的网络含义。

试想一下,我们总不至于每看到十年前的网络语言时,都要Google一下?还未必能查得到。诸如“我去年买了个表”这种网络语言,别说再过十年,就是现在也有很多人看不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至于为了绕开审查而造出来的同音网络语言,倒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也要力保机器人看不懂的同时,正常人能看懂。长远来看,我相信那堵墙会倒塌,理由很简单,大多数人都觉得不合理的东西没有理由永久长存。

总之,除非是纯粹为了娱乐,我认为在写作博客文章时慎用网络语言。

自媒体时代的博客、微博和微信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和社交网络重叠的时代。许多人有智能手机,有微博、微信,各路人马在微博、微信上大展身手,构建各自所谓的自媒体(We the Media)。

自媒体这个词早已不是新鲜词,王志勇博主早在2007年就提到过这个词最早的提法出现在2003年。当年博客大行其道的时候,就是典型的自媒体时代。现在换成了微博、微信,一切都“微”了。

前两年有许多人运营微博,最近有许多草根网民开始运营微信,因为看到越来越多的“乌合之众”开始使用微信。更赤裸的刺激事情是,听说某公众账号有3万粉丝,一天的广告费是一万人民币,于是大家都脑子发热,想抢得微信公众平台这一桶金。

在我看来,能用微信赚到一天一万广告费的人,这种人干其它事情一样能赚到这么多。相反,那些一窝蜂赶潮流的,永远是当别人的炮灰。钱,我也想要,但不靠谱的事情,于我如浮云。

微信、微博,已经成为一种互联网潮流。如果只是玩玩微信,当然有它存在的道理。新事物的出现总有它的先进之处。然而,既然是潮流,就有潮退的时候。微博、微信,总会死的。如果某一天大家都不用了,去赶新的潮流了,公众平台什么的也就完全over了。它见证的是人们爱喧闹的心。

相比之下,博客不一样。它是一个网站,只要互联网存在,网站就存在,写下的内容就会存在那里,通过搜索引擎、通过存档,依然能看到它。安静地写,安静地读。写给自己,写给别人。一次写作,无数次阅读。

在社交网络时代,我的观点是以个人网站为根,其它的为辅。博客的内容深度可深可浅,可到达的广度更广。至于微博、微信,传播速度更快一些,如果要用,把它作为一种传播手段就可以了。

与时代逆行可能是不对的,用户在那里,也就无法完全排斥社交网络,但也试图适可而止。所以,我使用微博、Twitter, Facebook等,利用社交工具“微博通”一次性发布博文更新——我可没有那么大精力一个一个去发布。我也有一个公众账号,把它当作一个更新博客通知的平台,虽然有时候甚至会忘记使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