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使用一年总结

微信

去年五月(12日)开始,我将自己写的东西发布到微信公众号(TUMUTA)上,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在使用了一年的微信公众号后,总结一下这个过程,想必也有些意义。

订阅用户

土木坛子的微信公众号到目前也只有2000+个订阅用户,32%是女性,68%是男性,这数据就像生活中的我一样,没有女人缘。除了香港和西藏以外,这些用户分布于包括台湾省的大中华所有省份,海外当然也有不少,但不知细节(微信没有统计)。用户最多的地区自然是北上广深,再加上湖南。

阅读数据

在这一年里,我一共在我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164篇文章,除了一篇转载和一篇朋友投稿,其它的都是由我自己原创。今后,我也会坚持自己原创的原则,输出自己的故事和思想。

这164篇文章,在这一年里里获得56046人次阅读,得到109885次阅读量。阅读量最大的一篇文章“如何看待碧桂园“未来领袖”大规模招收博士现象?”获得11539次阅读量。考虑到订阅用户数量,平均算起来每篇文章的阅读打开率至少在33%以上。就单篇文章而言,绝大部分文章的阅读打开率都在10%以上。

对于这样的文章点开率数据,我非常满意。要知道微信公众号的行业平均的阅读打开率只有5%——并且使用了大量骇人听闻的标题党手段,部分大号的打开率更是不到1%。我通常不愿意使用标题党,依然有这么多人愿意读我写的东西,我想也许写得对别人要么有趣,要么有用,至少不是垃圾文字。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写作原则:有趣或者有用。

无论是对比有名的微信公众号,还是对比我的博客网站一年近100万的浏览量,我的微信公众号一年10万多的阅读量,并不高。但由于我没有使用任何推广手段,我知道这些阅读量和点开率都是真实有效的。而且,微信公众号目前并不能从搜索引擎获取长尾流量,所以也不能直接和网站比较。

赞赏收入

由于我的微信公众号很早就获得了原创保护标识和打赏功能,这一年来也就有了一些收入,一共获得1704元赞赏收入。相比我的网站这几年来超过10万元的收入,显然这简直不值一提,但它是众多读者们对我所写的东西的一点认可。

当然,我网站现在也撤下了广告投放,我觉得好几年赚这点钱没有太大的意思,每个人都应该将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对自己更重要更有产出的事情上去。

我向来把网络分成国际互联网和国内互联网,如今又分成一个互联网和微信公众号网络,因此微信公众号不过是我用来发布自己的文字的一个平台,我并不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只要微信公众号还有不少人用,我现在不介意因它不是真正的互联网产品而使用它——反正从博客上到微信公众号也不过是复制粘贴。

关于未来

这一年来,其实我越来越少敲动键盘写东西,一方面是欲语已忘言;另一方面是时间和精力有限,毕竟我自己有两个孩子。关于未来,考虑到我即将的工作变动,我几乎肯定地将会有更少的时间和精力写作。

但是,正如我十来年的写作习惯,我始终相信坚持写作对于表达能力、思维能力、演说能力、开拓视野、结交朋友、帮助他人、了解自己,都是有益的,因此我不会停止写作,有时间有精力的时候,我愿意分享一点有意义的文字,于人于己,我相信这都是极好的。

就像微信公众号自己的口号: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而我希望,影响(未来)有影响力的人,就像土木坛子微信公众号里的这2000+个订阅用户。

轻量化写作

writing

你写作吗?你还写作吗?我说的不是上学时的作文写作,而是其它的写作,比如就像我现在写的这篇文章一样的写作。

我想大部分人的答案是:否。然而这答案未必正确。我们有时候在微博上、Twitter、Facebook、微信朋友圈上的只字片语更新其实都可以算作写作,它们是我们头脑中想法的文字形式输出。

写了十多年的博客,现在也写得越来越少,倒是发在社交媒体上只字片语反而多一些,容易一些。这是为什么?我觉得原因之一,是博客文章写作的形式有些重,至少比起社交媒体上的只字片语来说。

那么,如果抛弃这种”重“的形式,将博客文章写作也随意一些,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就像写社交媒体更新那样的轻量化,是不是给自己也减轻了负担?这样更新起来也更愉快一些、更节省时间?

当然,轻量化并不是说将博客文章真的写成一段Twitter文字,140个字,甚至无病呻吟的流水帐。而是说,尽量写得短一些,不必为自己限定博客文章的长度和内容深度,过多地讲究写作的各种技巧。

每次只有一个中心思想,记录一件事情,为读者带来一点收获——不必太多。对读者而言,碎片化网络时代,读者也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和注意力来阅读我们并不出色的长篇大论。

为什么不抛弃博客网站进而只限定在社交媒体(包括微信公众号)?社交媒体传播特性有其优点,但相比社交媒体限定在自己的圈子里,个人博客网站上的所有文字的传播范围更广,因为它能被Google搜索引擎收录,无论何时何地,都能使有需要的人获取它。况且,我们并不必将两者对立起来。

我们需要表达,我们需要交流。写作给写作者带来的益处不言而喻,对目标读者也会带来收获。最关键的事情是,持续写作,持续输出优秀的思想和故事。也许,轻量化写作能让我们更愉快地在相同的时间里写作出更多内容。

我的微信公众号获得赞赏功能

继上次被微信邀请开通原创保护并拥有留言功能后,一周时间过去了,今天收到腾讯微信邀请我开通微信公众号(TUMUTA)文章赞赏功能。

综合起来,从开通恢复微信公众号20天以来,土木坛子就被微信邀请开通了这两项许多人求之不得的邀请功能,即使土木坛子不把微信当回事,但微信似乎把土木坛子当回事。

其实,我自恢复更新以来,目前主要发布的是以前写的东西,最近新写的东西不多。但即使如此,我发布的每一篇博文都是我以前认真写的文字。所以说,一认真你就赢了。大概这也是微信公众平台希望看到的内容吧。

有了赞赏功能后,通过微信公众号阅读的读者就可以打赏土木坛子了——如果愿意的话。难道从此就可以过上高富帅的土豪生活了?我倒希望是,但现实当然不是。

我原来在博客上投放过Google AdSense广告,收入有大概6000多欧元——我不相信微信打赏会比这个还多,我后来把广告撤了。所在乎的并不是钱,我只是有兴趣地玩玩,被它牵着走就没有意思了。生活中还有许多更有意义的事情。

对于打赏功能,我把它当作一种读者与写作者的交流——这是有多么物质化?看看这其中的过程怎么样。至于有多少收入,从已开通赞赏功能的那些微信公众号公开数据来看,寄希望于收入多少显然是太不现实的事情。

目前工作繁忙,不能新写太多东西——虽然脑子里有很多东西想分享,本月要回国内一趟出差(南京、长沙等地),时间就更紧张了。但我尽可能地多写一点东西,不让岁月在不知不觉间偷偷地流逝,这也是写作的初心。

至于微信上亲爱的你们,以后就可以用赞赏功能将钱砸向土木坛子了——或者说砸向我瞎写的东西,爱或不爱,都可以赞赏,土木坛子来者不拒。迎娶白富美,就靠你们了,可惜大叔我已经有媳妇了……

土木坛子微信公众号可以留言评论了

wechat-copyright

早上收到微信官方发来的通知,邀请土木坛子开通微信公众号原创保护。

我早知道这个功能,但没想到这么快就能收到邀请,一般都说要半年甚至更久的连续更新时间,而土木坛子微信公众号恢复更新才不到2周时间。这让我感觉微信团队好像有成员是土木坛子的粉丝一样,或者说,他们很知趣。

收到邀请后,我就去后台申请开启,两个小时后审核就通过。虽然我向来对包括微信在内的腾讯产品并不十分热衷,但他们的认真和快速反应我还是能感觉到。

有了原创保护功能后,土木坛子微信公众号上发布的内容就能拥有原创保护,别人就不能轻易复制抄袭。

比如,前几天我分享在中学母校的演讲全文,就因曾经授权老家某地方媒体公众号发布,原创权居然归属它们,到我自己发布时,警告我不能修改发布!

后来我虽然申诉胜利后,发布文章依然只能保留那家地方媒体公众号的格式,这让我感觉非常不爽。以后,我尽量把自己写的东西发布在“土木坛子”微信公众号上,避免为他人作嫁衣裳。

在开通原创保护的同时,土木坛子公众号还拥有了留言功能,这是我非常期待的功能,之前订阅用户们有感想后,都是通过后台留言与我交流,现在,大家可以直接在文章页面后面留言评论,分享见解,我也会视情况互动回复。

我写博客文章那么多年,自己写的不少,但收到的留言评论更多,其中有不少留言使我收获不少,一个人的见解和思想难免不全面。有了网友的互动交流,收获会加倍。

恢复公众号更新2周以来,发现订阅的用户数量稳步上升,说明这个公众号有一定用处。我需要做的事情也不过是同步博客上的内容,所以也不是太麻烦。

我并不追求单纯的订阅用户数量,我希望订阅“土木坛子”的朋友真的能有所收获和乐趣,虽然我认真对待我写作的东西,但浪费别人的时间和精力永远是一种罪过。

后台数据表明,订阅用户中只有30%是女性。这不奇怪,我写的文字比较随意,但也很理性。我也从来不讲究写作技巧,也没有丰富的情、爱内容,更不会有标题党和心灵鸡汤之类假大空的东西。自然,男性会更喜欢一些。当然,另一方面也说明,订阅土木坛子的这些女士们,也许真的是高雅、睿智型,她们懂我这中年猥琐大叔的欢喜。

无论博客网站上的写作,还是微信公众号上的更新,传播形式的变化没有改变写作的内容和态度。我欢迎有共同兴趣的朋友来和我交流互动,思想传达到知音那里,对我来讲就是一件乐事。

土木坛子微信公众号:TUMUTA 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土木坛子公众号

土木坛子微信公众号恢复更新

微信

最近,我恢复使用土木坛子2012年注册的微信公众号:tumuta,以后尽可能将博客内容更新复制到公众号上,方便喜欢使用微信的朋友交流。

我曾经写过一篇博文,解释了我一直以来为什么排斥微信公众平台,现在似乎食言了,无奈世界变化太快,有时候需要调整方向,不至于顽固不化。其实我到现在也并不喜欢微信公众号,它并不是真正的互联网,难以互联。和个人博客网站比起来,它也不具有足够的自由。

然而,我也承认微信公众平台在中文网民中的事实地位,这个封闭花园何时倒闭我不知道,但基于移动互联网的它目前确实方便信息传播——至少在中国大陆。不一定要它天长地久,只要能为我所用,也未尝不可。另一方面,我也希望通过亲自使用它来了解它。

以后,博客这头还一如从前,只要是合适的内容(你懂的),我会复制粘贴到公众号里,方便公众号订阅用户交流。因此,恢复公众号对博客上的老朋友们没有任何影响,它只是多了一条传播途径而已。

一个小故事。我的一同学在国内某县级组织部当差,最近他跟我说,想请我担任他们县水泥企业的技术顾问,我不需到企业上班,有问题时就解决问题,顺便发一点报酬。我一想,能贡献我的专业知识造福社会,还能有一点点钱拿,同时也算老同学的业绩。这是一件人畜无害的好事,我就答应了。

原来他们这种县城也在引进高端人才,但是全职引进的话,根本就没有人去。于是,领导们就开动脑子,想出了这么一个变通办法:不求所有,但为我用。

要说“解放思想、实事求是”这八个字,还是很有见地的。

土木坛子微信公众号:tumuta 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土木坛子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