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微信

尝鲜体验开通微信视频号

很早以前我用过抖音APP,玩了两天后,我说这玩意儿有毒,太浪费时间,卸载了。

最近微信出了一个叫视频号的功能,粗看起来也和抖音、快手差不多,也是走短视频的路子。

我的账号很奇怪地在测试阶段获得了抢先试用功能。最近更是幸运地给予了发布短视频的功能,相当于获得了尝鲜体验的内测资格。

为了对这个世界还保持着好奇的心态,我开通了我的视频号账号,见下面的二维码(欢迎关注互动):

微信视频号

作为一个多年的博客主,我一直相信文字的力量和魅力,对图片都不是很钟情,更不待见视频。但这个世界的变化趋势就是这样:短视频越来越获得用户的喜欢。

打发时间也好——反正有很多人本来就有大把的时间用来浪费,那些短视频创作者用来带货也好,它就是这样渐渐地走进了互联网的主流世界——也的确有不少有创意的短视频内容。

其实对于使用短视频,我很纠结。创作一则好的短视频(我的原则是“有用”和“有趣”至少有一个,否则就是浪费别人时间),一方面需要很好的素材和立意,另一方面需要剪辑技巧,这和键盘上打字进行文字创作还是有很大不一样。

文字所占的体积也很小,利于传播、搜索、保存,但视频不一样,体积大、不利于检索,只能寄托于平台,比如抖音、快手和微信视频号等,涉及到平台,内容审查就不可避免——好在我发布的内容通常不用担心这些审查。

还有一个问题,视频号的内容是公开的,又和微信这个注重私人社交的系统高度融合,也就意味着在视频号上发布的视频内容,一定会被所有好友看到,这和朋友圈的内容可以控制权限完全不同。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开通了我的视频号,没有什么目的——我不屑做网红也没有这个天赋,只是为了好奇体验一下发展中的互联网,就当好玩好了,继续我在博客上“有用”和“有趣”的分享原则。何况要是不使用它,又怎么评价和批判它呢?

你怎么看待短视频呢?欢迎留言评论分享你的观点。

你是否容易相信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假信息?

image.png

之前有提高房产税和买房的事情,一朋友昨天就发给我一篇文章,标题挺吓人的:

房产税夜袭,房价将下降55%!

夜袭,刚刚……那些刚刚买房后就遇到这样政策的人岂不是?

认真一看后,这个公众号说昨天开始的房产税。其实它是去年的一则老新闻,参见宁夏政府网:《宁夏回族自治区房产税实施细则》解读 。并且,我国更是在1986年就出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

最重要的一点,无论是国家还是宁夏目前的房产税,都有一条明确规定:个人所有非营业用的房产免房产税。

微信一方面方便了信息交流,另一方面却也因它方便信息交流加重了垃圾信息的交流。上面所说的这个公众号名叫:全球关注数最高企业家平台,好高大上的样子。但其实不过是一个抄来抄去还制造假信息的无良自媒体。

要是一般朋友发给我这样的虚假信息,我直接就无视了。关键是这位朋友是位在某社科院获取到正经博士学位的人,看来在这些假信息面前也难以招架。

你会容易相信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假信息吗?无论如何,发给别人之前需要最基本的甄别。

我把群主宝座禅让给两个英国人的爹

话说之前由于玩Steemit,我建了一个Steemit中文好友微信群,就当上了群主一职。你不要笑话我,这可能是我目前为止过过的最好一把官瘾——虽然是自封的群主官职。

这群倒陆陆续续地发展成了一个200多人的群,一时间,除了中国大陆外,也包括港澳台以及欧美等海内外华人齐聚一堂,基本上Steemit上知名与不知名的中文用户都来了,比如大鲸 @abit 的维护者们和红得发紫的 @sweetsssj 甜心妹子等牛人们。我真是天大的面子,瞬时间感觉这群主的官职好大——虽然一分钱都没有。

更难能可贵的是,群里的香港、台湾的年轻人和大陆的年轻人和谐相处,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我笑称,这是当那统战部长必须经历的最好历练之一,我干得还不错,两岸三地年轻人思想和文化上的交流非常好。哦,打住,我不能妄议什么。

然而,这世上唯一不变的事情就是变。国家网信办2017年9月7日印发《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同年10月8日正式施行)。《规定》说:成员群里违法,群主要被追责

wechat-group-manager.png
成员群里违法,群主要被追责!

我相信我们的Steemit中文好友群群员们的素质是相当高的,自然不会搞什么违法的事情。但林子大了,有可能什么样的鸟儿也会有,再者就是我们有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违法的事情,万一哪个群员说了一些所谓不该说的话,我这群主岂不背黑锅?这冤枉的事情我显然不愿意干,何况我一直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

其实上述规定的事情可大可小,假如群主在海外呢?为这点小事跨国?利用这个Bug,有政策就有对策。于是,万能的淘宝上还真出现了相应服务:诚信提供群主转让服务,也就是可以让海外微信用户来代当群主(老群主作为创立者依然还是有连带责任)。

wechat-proxy-group-manager.png
万能的淘宝!

我穷,不愿意花这10块钱。但我有人。于是征求了一位Steemit好友 @justyy 的意见,他永居英国,两个孩子都是英国籍——他总说他是两个英国人的爹!我表示愿意拱手相让我一手打下来的江山给他:将这至高无上的群主一职禅让给他。

没想到,他欣然乐意地接受了这一禅让,没有任何虚情假意的推让。至此,我如释重负,这事就算较好地解决了,我再也不用为新规定对老群主带来无形压力了(表哥都替我担心)——至少有新群主分担管理工作承担一半风险。对于这微信群来说,其实也没有任何什么变化,群主唯一的区别是拥有踢人的生杀大权——但我从来没有使用过。其它方面,大家还是一样欢快地聊与Steemit相关的话题。我们就是一个和谐的群。

也许会有人说,我们还可以用WhatsApp这样点对点加密的聊天应用来建群。这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平心而论,除了保护隐私这个硬伤(也不是微信技术上做不到),所有的即时聊天应用,我个人认为还真就数微信的用户体验可能做得最好——更别说它在华人圈里的普及程度,几乎谁用谁知道。只是再强大的微信,它也得遵守天大地大的法律——无论这法律是否合理。


给注重通信隐私朋友的福利:目前常见聊天软件安全图例(注一:采用专有加密协议被业内视为弱点),感谢一天世界整理。

朋友 @dapeng 怀疑是我家领导作为幕后的推手推动我放弃群主一职,理由是我的Steemit主页介绍一栏写道:

No time for sex since falling love with Steemit. 爱上Steemit后,X生活都没时间了…

这显然是赤裸裸的谣言。为什么呢?我反驳的理由很简单,你看下面图中的这位妹子不也不需要X生活吗?

The Government Fucks Me Everyday
I don’t need sex, because the government fucks me everyday! Image credit to live-less-ordinar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