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微信

我把群主宝座禅让给两个英国人的爹

话说之前由于玩Steemit,我建了一个Steemit中文好友微信群,就当上了群主一职。你不要笑话我,这可能是我目前为止过过的最好一把官瘾——虽然是自封的群主官职。

这群倒陆陆续续地发展成了一个200多人的群,一时间,除了中国大陆外,也包括港澳台以及欧美等海内外华人齐聚一堂,基本上Steemit上知名与不知名的中文用户都来了,比如大鲸 @abit 的维护者们和红得发紫的 @sweetsssj 甜心妹子等牛人们。我真是天大的面子,瞬时间感觉这群主的官职好大——虽然一分钱都没有。

更难能可贵的是,群里的香港、台湾的年轻人和大陆的年轻人和谐相处,没有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我笑称,这是当那统战部长必须经历的最好历练之一,我干得还不错,两岸三地年轻人思想和文化上的交流非常好。哦,打住,我不能妄议什么。

然而,这世上唯一不变的事情就是变。国家网信办2017年9月7日印发《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同年10月8日正式施行)。《规定》说:成员群里违法,群主要被追责

wechat-group-manager.png
成员群里违法,群主要被追责!

我相信我们的Steemit中文好友群群员们的素质是相当高的,自然不会搞什么违法的事情。但林子大了,有可能什么样的鸟儿也会有,再者就是我们有时候也不知道什么是违法的事情,万一哪个群员说了一些所谓不该说的话,我这群主岂不背黑锅?这冤枉的事情我显然不愿意干,何况我一直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

其实上述规定的事情可大可小,假如群主在海外呢?为这点小事跨国?利用这个Bug,有政策就有对策。于是,万能的淘宝上还真出现了相应服务:诚信提供群主转让服务,也就是可以让海外微信用户来代当群主(老群主作为创立者依然还是有连带责任)。

wechat-proxy-group-manager.png
万能的淘宝!

我穷,不愿意花这10块钱。但我有人。于是征求了一位Steemit好友 @justyy 的意见,他永居英国,两个孩子都是英国籍——他总说他是两个英国人的爹!我表示愿意拱手相让我一手打下来的江山给他:将这至高无上的群主一职禅让给他。

没想到,他欣然乐意地接受了这一禅让,没有任何虚情假意的推让。至此,我如释重负,这事就算较好地解决了,我再也不用为新规定对老群主带来无形压力了(表哥都替我担心)——至少有新群主分担管理工作承担一半风险。对于这微信群来说,其实也没有任何什么变化,群主唯一的区别是拥有踢人的生杀大权——但我从来没有使用过。其它方面,大家还是一样欢快地聊与Steemit相关的话题。我们就是一个和谐的群。

也许会有人说,我们还可以用WhatsApp这样点对点加密的聊天应用来建群。这技术上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平心而论,除了保护隐私这个硬伤(也不是微信技术上做不到),所有的即时聊天应用,我个人认为还真就数微信的用户体验可能做得最好——更别说它在华人圈里的普及程度,几乎谁用谁知道。只是再强大的微信,它也得遵守天大地大的法律——无论这法律是否合理。


给注重通信隐私朋友的福利:目前常见聊天软件安全图例(注一:采用专有加密协议被业内视为弱点),感谢一天世界整理。

朋友 @dapeng 怀疑是我家领导作为幕后的推手推动我放弃群主一职,理由是我的Steemit主页介绍一栏写道:

No time for sex since falling love with Steemit. 爱上Steemit后,X生活都没时间了…

这显然是赤裸裸的谣言。为什么呢?我反驳的理由很简单,你看下面图中的这位妹子不也不需要X生活吗?

The Government Fucks Me Everyday
I don’t need sex, because the government fucks me everyday! Image credit to live-less-ordinary.com.

做一个有趣的人

冬天

我用微信,也启用了朋友圈。这东西本身无好坏,用得好,它是朋友之间分享有趣事情的工具,让多年不见的朋友见面也不至于陌生。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用的,效果也如我所期望。

不知是我国人们比较含蓄,还是真的不善于表达,大部分人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意见,至少公开场合下——反正表达了也没有太大的用处。然而,有了社交媒体后,比如说微信朋友圈,我突然发现不少人“变”得非常愿意分享各种文章和观点,霎时间,真如一种“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错觉。

很可惜,这只是一种错觉。你如果细心一点,会发现这些热闹的分享后面,真正有品味、有内容的东西不多。且不说微商们无节操的假冒伪劣产品垃圾广告,也不说中老年人收藏版”中医养生“:”晚上九点千万不要出门倒垃圾!你倒的可不只是垃圾!“,许多受过良好教育的中青年人分享的也是一些标题党、鸡汤文:“向孔子学做人、跟曹操学做事”,”做人,人品为先;做事,明理为先“,”读书不读书,过的是不一样人生“,”白岩松:你为什么总是不高兴?(深度好文)“……

这些东西要么是再普通不过的常识,要么就是标题党,要么就是正确的废话,甚至不排除有些完全逻辑不通、东拼西凑的东西。一个受过良好教育的成年人分享这些东西,就像一个在机场捧着《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研读”成功学的人一样,这不过是显示了TA的无知与贪婪。成功怎么能随便复制?它有着太多的因素,包括运气这种随机成分。这两种情况,一个是在现实公开场合秀品味与智商,另一个则是在社交媒体上公开秀。

我们也许会怪罪那些“生产”垃圾文章的人。不过,正如酒鬼需要酒精来麻醉,而不是怪罪生产酒的人,我倒觉得其实是我们许多人需要这些垃圾文章。就像电视台经常是为了迎合观众而生产电视节目,因为那样能提高收视率,创造更多的广告收入。

社交媒体也一样,内容生产者发现这些垃圾文章(包括标题党)更受读者喜欢,更容易得到传播,从而也有更多的广告收入。于是,他们就源源不断地生产这些垃圾,甚至用机器算法,找出类似的垃圾内容——号称“你所关注的才是头条”,喂饱需要的人们。不幸的是,看完这些垃圾文章后,跟没有看没有任何区别,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就更别说“看得破时忍不过”。

当然,这些垃圾文章只影响那些容易受到影响的人,反正他们的时间不浪费在这些东西上面,也会浪费在其它的东西上面。我是不会看这些东西的,那我还为什么在这里说这事情?我只是看到曾经心中以为很有品味的人,或许是心中昔日的女神,或许是一直敬重的长者,也经常分享这些垃圾,我就觉得这真是一个失望的世界,岁月的流逝,终于把他们也变成了一个很无趣、品味低下的人。

我们每个人都会老去,然而我们可以尽量避免出现一颗无趣的心,纵然垂暮之年,依然还能那么有趣一点就好了。为了不让你说我是无趣,也为了避免你以为我滥杀无辜地批评到了你,我补上一句:我上面这些话是告诫我自己,与你无关。

如何在朋友圈中发广告?

有人的地方就有生意。微信这种社交软件中文用户最多,朋友圈中也就自然夹杂着用户张贴的广告,并且有种愈演愈烈的感觉,全民微商?

其实广告都不能称之为广告,广告只是放错了位置的信息。也就是说,发广告其实没有错,但不注意方式和基本的技巧就会是一种错,一种令人讨厌的错。大部分时候,我真替这些发广告的朋友着急。

这里分享一下我个人的建议,仅供参考。

  1. 发的次数不要太多,宁缺勿滥。
  2. 广告不要那么硬,软一点——或者叫植入广告,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3. 一个原则:有用+有趣,要么对别人有用,你提供的产品或者服务是真的对别人有用,而不是只对你的钱包有用,如果对方觉得没有用,也至少要让人觉得有趣,生活这么紧张,不妨让人会心一笑。

在社交网络上,如果不注意方式地狂发广告,不但带不来生意,对方可能直接将你拉到黑名单,连基本的友情都没了。社交经济也叫杀熟经济,如果熟人都被你杀没了,你的友情也实在太廉价了。

网络联系再发达也要面对面交流友情

communication

借助互联网的便利,人与人之间交流越来越方便。比如我在西半球,无论是时间上的时差还是空间上的距离,与国内的朋友依然能保持交流,电话、社交软件、网站等。这些方式的共同点便是通过网络实现。

去年底,我回国一趟,一个月时间内走遍了近十来个城市。这其中当然见过许多老朋友。每次我都尽量和朋友会面聊天,我尽可能地充当一个聆听者。我惊奇地发现,收获的东西比我想象的多太多。

许多朋友虽然平时在网上有联系,但并没有深入交流。当面交流时,大家都珍惜难得的相聚机会,聊天的深度和长度都几乎是网上不可能达到的程度。我听他们讲工作中的事情,敞开心扉谈台面上台面下的内容。

其中一位朋友,原来他在比利时我都没有发现他这么能谈,他跟我谈美国共和党、民主党的区别,谈国内底层年轻人的压力,谈及上海北京发达地区孩子们受教育的难易程度。所谈的内容既有深度、客观又具体,一直谈到深夜,唯有四个字来形容:相谈甚欢。

还有几个大学的校友,原来不过是校友之交,一起在其中一位哥们家中吃自制火锅,听他们回忆我们的过去,谈工作这么多年以来的变化,非常真诚,短短相聚一晚上的时光,有如胜过过去几年的交往。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小学同学身上,20多年没有见面,聊起天来,友情同学情并没有被时间改变,人与人之间少有的真诚信任感油然而生。这样的例子几乎在每个城市见到的老朋友身上都有重现。我有一个感慨,再好的社交网上交流,都不如实际见上一面。当大家不再一起同窗的时候,抽空见面的机会越来越难——有的甚至可能永远再也见不上了。

时间和注意力是最珍贵的东西。天南海北地一起面对面地好好一聚,这本身就花费了宝贵的时间和注意力。这种联系的困难程度比廉价的网络联系要难得多,再加上大部人愿意交流的对面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以及东方人不太愿意以非当面的形式交流太多东西,因此当面交流联系的效果也就有了本质上的保证,这比过节时一通群发的微信和短信邮件要强得多。

我很感谢我这些朋友们的热情招待,让我在每个城市的旅行异常开心,我更感激大家的坦诚相待,在思想层面上的交流更加令人欣慰。同时,我也提醒自己,再方便的网络交流,都不要忘了和老朋友面对面地交流,前提当然是见的是真朋友——虽然真的朋友不一定必须经常见面。

看得太多,做得太少

周一是个特别的日子,它与松散的周末不一样。于是,我忘带了自己的手机。晚上回来,打开手机一看,什么事情都没有,倒是微信里高中同学在群里点名问我:

大家有没有儿童教育方面的Facebook名人、微博名人或微信公众号推荐?

既然点名了,回复一下比较礼貌:

让你失望,我没有任何这方面的信息。世界太吵,我喜欢静静。另外,我感觉大多数人是看得太多,做得太少。当然这绝不是说我做得多好似的。

我的确经常会记录一下我的孩子成长中的一些事情。这并不表明我是育儿方面的专家。我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记录,我怕我将来忘了这些片断瞬间,因为我感觉和孩子相处、一起成长的绝大部分时光都很美好,仅此而已。

事实上,我的Facebook、Twitter、微博、微信公众号等国内国外的社交媒体,很少Follow谁,在我看来,社交媒体带给我更多的是噪音。

我出去游玩的时候,很少用攻略之类的东西,玩完回来,也不太可能会写写攻略。所谓攻略与经验,就是复制他人,这没有太大的意思。

于教育孩子来说,也没有什么攻略可讲。我虽没有别人的公众号,但那些朋友圈中还是会充斥着各种“深度好文”和“独家重磅”,被动着也看了不少标题,有孩子的朋友自然经常好意地“推荐”那些育儿的文章。

但是,自己生的孩子,只要用心,自己应该很清楚孩子的特点。我很清楚自己孩子性格特点,我也常常回想想自己从小到大走过的路,哪些可以继续发扬?哪些最好避免?孩子的人生是孩子自己的,给TA一些必要的指导后,让孩子自己体验人生。把孩子当作一个正常人。

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生,所以只能自己用心思考,然后知行合一。否则?技巧有余,耐心不足。听过很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