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影响因子

老板发了一篇逆天的文章

我很少用这样不太稳重的标题,然而我不得不用这个标题。

我的老板John Provis教授,谢菲尔德大学[email protected]水泥研究团队带头人,和他手下一博士生在《化学评论》(Chemical Reviews)上发了一篇综述文章:Magnesia-Based Cements: A Journey of 150 Years, and Cements for the Future?(Open access论文,可自由下载)。

Want to know anything (or everything) about Mg-based cements? New (epic) @cementsatshef review is here, open access: http://pubs.acs.org/doi/abs/10.1021/acs.chemrev.5b00463

also – I know impact factor is a horrible metric, but must point out that it is 46.6 for that journal (Chemical Reviews), new personal best!

这真是一件逆天的事情。可喜可贺。为什么?该期刊的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46.6,比医学类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 45.2)还要高,老板在Twitter上说这是他个人的最高记录。我查了一下,这记录也是整个土木工程行业乃至除医学外所有领域的最高记录。因为目前全世界比《化学评论》影响因子还高的期刊只有医学类的《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55.8)和 《临床肿瘤杂志》(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115.8)。

对于我们水泥研究行业来说,真有一种“野百合也有春天”的感觉。通常水泥研究材料领域的期刊,影响因子只有不到4的样子。很明显,《化学评论》是一个综述评论式的学术期刊,再加上本身质量很高,因此长期积累下来的平均被引用次数很高,导致整个期刊的影响因子变成了世界第三。

我祝贺该论文的第一作者时——也就是那位博士生(现在已是博士后),他跟我说:Nightmare。他说此文章花了他两年半的业余时间写成。就这还是他(英国人)和老板(澳大利亚)第一语言都是英文的情况下。从此可以看出来,作者在这篇文章上花的心思确实不少。

当然,正如我老板自己也说,影响因子这个东西是一个“Horrible metric”,影响因子高并不代表它对科学的贡献一定大,但是影响因子高意味着曝光机会要大得多,进而社会影响力也就大。而英国的REF科研评价讲究“Social impact” (impact outside the academy),让研究成果尽可能大地曝光,高影响因子的学术期刊自然也是途径之一。

要知道,统计数据表明,一篇发表的普通科技论文的读者只有5位,其中还包括了论文的编辑和审稿人。

科研学术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

上次说到根特大学世界大学排名的时候,提到过现在大学越来越重视学术文章发表的事情。马光博主以文科生的身份表达了对发表文章和影响因子的看法。作为一个理工科博士研究生,我也有自己的看法。

我估计现在国内几乎所有高校都会对教师和博士研究生有文章发表的要求,国外像根特大学这样对文章数量有要求的大学可能还不是那么普遍,但绝不是说不重视学术论文。

我个人觉得,对文章数量有一定要求,并不过分,甚至表示充分理解。将研究成果以学术文章的形式发表出来,有利于公开成果,促进同行研究和合作,也能展示研究者和其研究机构的研究实力。

而评判学术文章的一个重要指标便是影响因子,这个建议在互相引用算法上指标能相对确立期刊杂志的影响力,本质上它是一个比较客观的评价体系——Google的网页评价指标Google Pagerank就是根据这个原理建立起来的。

但是,问题是上海交大世界大学排名对文章影响因子给予了非常高的权重,这种在大学排名评价体系直接将不同学科的影响因子并列一起比较,当然不是最公平的做法。因为有的专业,比如生物,由于该领域研究活跃、进展特别快,期刊杂志的文章影响因子普遍很高,该专业很低的影响因子拿到另外专业(比如工程类的土木工程)都已经是很高的值,就更别说文科和理工科之间的天壤之别。这也可能是上海交大的大学排名结果引人争议的原因之一。

还有一个问题,如果研究者和研究机构单纯追求发表文章的数量,就存在成为文章机器的可能,而不是讲究对研究的真正贡献。我个人觉得发表空洞、无意义的论文就是发表垃圾,这很可恨,因为几乎所有的研究都是耗钱的项目,生产垃圾研究文章是制造非常昂贵的学术垃圾。

这些年来,国内学术同行在国际刊物上发表文章数量有了突飞猛进。好的一面是还是有一些不错的研究,但坏的一面是有些是纯粹为了文章数量而文章——当然这个问题在国外同行中也存在。

总体来说,像学术论文的数量和影响因子这种事情,就像中国的高考一样,它本身算不上一个绝对公平的东西,但是在现行制度之下又没有更好的替代品出现,也就只能维持这个样子。

这个世界并不理想,哪里有绝对完美的东西?

Update: 马光博主继续炮轰文科论文影响因子:期刊影响因子与人才培养:文与理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