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广告收入

微信公众号使用一年总结

微信

去年五月(12日)开始,我将自己写的东西发布到微信公众号(TUMUTA)上,到现在已经有一年多了。在使用了一年的微信公众号后,总结一下这个过程,想必也有些意义。

订阅用户

土木坛子的微信公众号到目前也只有2000+个订阅用户,32%是女性,68%是男性,这数据就像生活中的我一样,没有女人缘。除了香港和西藏以外,这些用户分布于包括台湾省的大中华所有省份,海外当然也有不少,但不知细节(微信没有统计)。用户最多的地区自然是北上广深,再加上湖南。

阅读数据

在这一年里,我一共在我的微信公众号上发布了164篇文章,除了一篇转载和一篇朋友投稿,其它的都是由我自己原创。今后,我也会坚持自己原创的原则,输出自己的故事和思想。

这164篇文章,在这一年里里获得56046人次阅读,得到109885次阅读量。阅读量最大的一篇文章“如何看待碧桂园“未来领袖”大规模招收博士现象?”获得11539次阅读量。考虑到订阅用户数量,平均算起来每篇文章的阅读打开率至少在33%以上。就单篇文章而言,绝大部分文章的阅读打开率都在10%以上。

对于这样的文章点开率数据,我非常满意。要知道微信公众号的行业平均的阅读打开率只有5%——并且使用了大量骇人听闻的标题党手段,部分大号的打开率更是不到1%。我通常不愿意使用标题党,依然有这么多人愿意读我写的东西,我想也许写得对别人要么有趣,要么有用,至少不是垃圾文字。这也是我一直以来的写作原则:有趣或者有用。

无论是对比有名的微信公众号,还是对比我的博客网站一年近100万的浏览量,我的微信公众号一年10万多的阅读量,并不高。但由于我没有使用任何推广手段,我知道这些阅读量和点开率都是真实有效的。而且,微信公众号目前并不能从搜索引擎获取长尾流量,所以也不能直接和网站比较。

赞赏收入

由于我的微信公众号很早就获得了原创保护标识和打赏功能,这一年来也就有了一些收入,一共获得1704元赞赏收入。相比我的网站这几年来超过10万元的收入,显然这简直不值一提,但它是众多读者们对我所写的东西的一点认可。

当然,我网站现在也撤下了广告投放,我觉得好几年赚这点钱没有太大的意思,每个人都应该将有限的时间和精力放在对自己更重要更有产出的事情上去。

我向来把网络分成国际互联网和国内互联网,如今又分成一个互联网和微信公众号网络,因此微信公众号不过是我用来发布自己的文字的一个平台,我并不是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只要微信公众号还有不少人用,我现在不介意因它不是真正的互联网产品而使用它——反正从博客上到微信公众号也不过是复制粘贴。

关于未来

这一年来,其实我越来越少敲动键盘写东西,一方面是欲语已忘言;另一方面是时间和精力有限,毕竟我自己有两个孩子。关于未来,考虑到我即将的工作变动,我几乎肯定地将会有更少的时间和精力写作。

但是,正如我十来年的写作习惯,我始终相信坚持写作对于表达能力、思维能力、演说能力、开拓视野、结交朋友、帮助他人、了解自己,都是有益的,因此我不会停止写作,有时间有精力的时候,我愿意分享一点有意义的文字,于人于己,我相信这都是极好的。

就像微信公众号自己的口号: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而我希望,影响(未来)有影响力的人,就像土木坛子微信公众号里的这2000+个订阅用户。

网站流量和广告收入是两回事

生活中,许多人想一夜成名,似乎成名了就会有各种好。有网站的人则希望网站流量暴涨,从而可能赚取更多的广告费。事实上呢?

前一阵子火车票抢购数据库泄露。一个叫TYPCN的博主根据泄露的数据做了个在线应用,供人们查询自己的账号密码是否泄露,这个服务甚至被CCTV报道过。据TYPCN自己说,他的网站两天内流量纯IP就达到40万以上。按照一般人的想法来说,他的广告收入应该也很可观。

事实上,同样依他自己透露,两天的广告收入不过500元人民币。为了应对这突如其来的高流量,他升级了网站服务器。除去硬件升级的费用,他还倒赔钱。这本来从天而降的人气,居然没有赚钱,反而贴钱。

原因不是没有。我去看了他的在线应用,他投放的广告是百度广告联盟,单价应该没有Google AdSense高,更关键的是,他的广告位置放得很靠下,远离用户关心的区域,并且还是长条形广告,最终导致广告点击率低得很,广告收入也就很低。

这么多暴涨的流量如果经营得好,即使流量都来自中国大陆,40万IP的流量在AdSense广告中怎么着也要产生个万儿八千的收入,断然不至于赔钱。所以,网站有流量固然不错,但如果不能好好利用,未必是件好事。

对TYPCN来说,也许人家不在乎广告收入。通过这个小小的在线应用,他展示了自己的技术,方便了广大网民。况且人家居然是个15岁的初中生,后生可畏。

Google AdSense广告费被扣

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上个月的Google AdSense广告费居然被扣了一部分。我开始没有注意到,因为月初结算的时候并没有显示,系统显示是过了几天才扣除。期间我没有收到任何通知和警告,管理后台显示扣除原因:Invalid Traffic – AdSense for Content。

既然是无效流量(Invalid Traffic),感觉上应该是无效的广告点击。有一种可能是某些读者错点了广告,发现后迅速后退到原网页或者立即关掉广告网页,这样的广告点击就不能算,因为广告没有产生广告效果,在后来人工审核时会扣除。

我有好几个网站都投放了AdSense广告,也不知是哪个网站出了问题。Google AdSense就是这样,永远是个黑箱子,不会告诉你太多,因此很难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好在我无所谓,这点广告收入,图个好玩,有更好,扣除了也不会影响到一日三餐。

射手网的AdSense广告收入是个悲剧

这两天想必最火的新闻是射手网和人人影视网由于版权原因关闭。我不太看电影,所以对这两个网站并不太关注。但我几乎是10年前就了解射手网,知道许多国外电影中文字幕出自于此网站。

有网友说射手网关闭可能是因为Google AdSense广告收入不足,理由是Google在国内受墙导致AdSense广告无法显示。这个理由不成立,Google搜索和AdSense广告业务是分开的业务,AdSense广告在国内一直都能正常显示。

但我还是对射手网的AdSense广告收入产生了兴趣。由于射手网已经关闭,我只从网络时光机(archive.org)里找到了射手网关于AdSense收入的网页。根据射手网2006, 2007, 2008三年度公开收支账目,射手网在这三年的AdSense广告收入分别是:¥21,897, ¥35,180, ¥42,310。

根据我个人的经验来看,这个数字对于15年之久的知名网站射手网来说一点都不高。而当我看到射手网公开宣称流量达“服务器每日约消耗70GB流量,需要承受3000万点击”时(Update: 最新信息揭露射手网每日IP访问量20万左右,每日PV访问量40万左右。土木坛子每日3000不到),我简直震惊,如此高的流量居然产生这么低的广告收入——并且是主要的收入。

要应付如此高的流量,一年几万块钱的广告费再加上其它收入,还不足以平衡射手网每年要投入的流量费和服务器费用。这不能不说是个广告收入悲剧。再一次证明中文网站的中文流量广告价值太低。

这也应证了射手网站长沈晟的心声

事实上,对我个人来说,或许选择关闭射手网,会更具有盈利可能~

现在射手网真的找到了更好的盈利可能:关闭。也许有人会说:把它当作一个兴趣也挺好。诚然,把兴趣做到如此之大,影响力如此之广,一生回忆都为此兴奋。但一个如此之大、坚持15年为别人服务的兴趣都没有带来像样的收入,这兴趣实在是太昂贵了。

AdSense广告单价收入与语言无关

如果你对提高AdSense收入稍有研究,很可能听说过中文AdSense广告单价和收入(CPC, CPM)比英文要低得多,甚至差一个数量级。这种结论对吗?也对,也不对。

我自己的亲自试验表明,两个中文网站同样的内容,面向的访问客户来源完全不同,欧美这边产生的广告收益几乎是中国那边收益的几倍甚至十倍。来自中国地区的访客点击广告的可能性小,屏蔽广告比例大,即使是产生的点击,其广告单价也非常低,进而使得广告的投放来源报价更低,进入一个恶性循环。

另外一个试验则发现,我的中文网站和英文专业网站之间的广告单价并没有数量级上的差距,后者只是前者的一两倍而已,并且原因可能是由于专业网站内容单一专业,使得广告匹配效果好,当然也可能是广告商本身的行业AdWords单价就高,反正难以证明不同语言会引起AdSense收入之间的巨大差异。

所以,大部分中文AdSense用户会发现中文AdSense单价很低,从而发现中文流量的广告价值很低。其本质上是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AdSense广告商的报价低。AdSense的广告收入跟地理位置高度相关,欧美发达地区经济水平高,所以广告报价自然也高,换句话说,发达地区的中文流量也值钱,比中国的价格要高得多。

当然,欧美地区的中文流量绝对数量比英文要少得多,从这一点来讲,说明即使是发达地区的中文流量,也难产生较大的广告收入。如果你确定你的中文流量大部分自于欧美地区,并且有一定的数量,这样投放AdSense广告产生的价值也是相当可观的,与网站语言是中文还是英文并无本质上的关系。我估计那些在欧美有比较大流量的中文网站,投入AdSense广告的盈利应该还是不错的,至少比我们预期的会好得多。

AdSense广告收入这些东西,听网上人云亦云,可能都是一些错误的信息和结论,最好还是要通过自己的实战经验,这样得出来的结果才最可靠的。网站通过广告赚取利润,这条路这并不是最好的方法。最好的办法是将你的服务,将你的服务和目标客户联系起来,把你的流量转化服务,进而为直接的利润,而不是通过广告去盈利,这样可能更加现实和有效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