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幼儿园

我送两只大熊猫给比利时

Panda for Belgium

Tomorrow (4 Oct, 2013) is the day in Belgium to show kids’ thanks to their teachers. Kids should make little gifts themselves and send them to teachers. My son and I drew two pandas on a piece of paper to the teacher. Since Flemish guys are not happy with the two pandas staying in Walloon zoo, the picture is what I can do for you Flemish friends.

本周五是儿子学校的教师节(不知是否全比利时皆如此),孩子们要亲手做个小礼物送给老师,甚至唱支歌什么的也行,表达一下心意就行。我想了想,和儿子一起画了两只卡通大熊猫送给老师。既然荷语区人民不满意比利时首相将两只中国大熊猫放到他的家乡法语区的动物园,我只能尽这点心意送两只熊猫给荷语区的比利时人们了~~~

这个事情有一点背景知识。

比利时分为法语区和荷语区(还有一个很小的德语区),长期以来,由于各种原因两大区域并不和睦。这些年荷语区经济强盛,自然任何事情都有底气,甚至有激进分子想将弗兰德地区分裂独立出来。

前阵子,比利时首相迪吕波访华,中国政府答应租借给比利时两只大熊猫,熊猫将放在首相老家法语区的天堂动物园。此事引起荷语区部分人民的不满意,在媒体上说首相太偏心,应该放在荷语区的安特卫普动物园。

我这里是借这个开他们一下玩笑。在我看来,整个比利时不过中国最小的省份海南岛省的面积大,将熊猫放哪都一样。

儿子在托儿所两年的作品展

儿子于虎年2010年5月出生,到今天已经两岁又七个月。从十个月大时送到托儿所,到现在为止在托儿所待了近两年,元旦一过,他就要开始上幼儿园了。比利时的幼儿园属于义务教育,面向两岁半以上的孩子。对家长来说,义务教育就意味着不必像托儿所那样需要收费了。

在托儿所的这些时间里,他从爬到站、从站到跑,从不会说话到能简单说些荷兰语和中文,小孩成长的时光过得很快,为人父母的我,希望他快快长大,却又不想失去他那份童真——我一直觉得人大了就不好玩了。

虽然小孩子们在托儿所里就是玩,但老师们还是会安排他们做些小手工或者绘画。说实话,这些“作品”我也看不懂,但它们可能也能反映出孩子的心理世界,就像我平常在博客里杂七杂八地写些文字,也是反映出我心里在想什么。今天孩子他娘把他在托儿所里的“作品”整理了一下,将它们拍出照片,作个纪念。

感觉托儿所里的老师们也很用心,把小孩子的“作品”也挺当回事,作品完成后,还会放在托儿所的走廊上让家长们观看,并让家长带回家。事情虽小,但把小孩子的事情当作大人的事情一样看待,我想是没有错的。总有人问我国外的孩子教育经验,我真的没有觉得有什么窍门,不过是顺其自然,把孩子当成个人看待。

作为孩子的爹,我也把这些照片公布在博客上,和大家分享一下我这份当爹的喜悦。替儿子说声:现丑了。

son-art-work (1)

son-art-work (2)

son-art-work (3)

son-art-work (4)

son-art-work (5)

son-art-work (6)

son-art-work (7)

son-art-work (8)

son-art-work (9)

son-art-work (10)

son-art-work (11)

son-art-work (12)

son-art-work (13)

在2012年的最后一天,土木坛子在比利时祝大家元旦愉快,新的一年里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