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工作

中年大叔的焦虑

英格兰风景

最近学校系里一个主管公共关系宣传的负责人(非教学和科研岗位)宣布跳槽了,要跑到市区新开的宜家去当一个市场营销经理,她说从多年以来面对学校品牌建设、研究生、研究者,现在要转向面对宜家的肉丸(宜家的快餐)、家具,并欢迎大家去宜家购物。

无独有偶,我一个在国内南方某高校的同学,最近私下告诉我,他从高校跳槽了,跑到一个人力资源公司去做猎头。想必也是已经厌倦了吧。再找一些待遇更好,更让自己有点激情的工作去做。

他告诉我,根据他们做猎头这一行的行规,在建筑行业,40岁以后,除非特别优秀,一般他们都不去猎了。因为你已经没有挖的价值。无论老一辈的人怎么对年轻人不满,必须面对的事实是,改变世界的还就是年轻人,他们有他们的玩法。

我想想自己的年龄,也已经30好几了。大学毕业以后,我绝大部分同学都已经开始工作,而我一直继续在高校里面徘徊。出国在外近8年,我就像隐居山林,比较悠闲,但也毫无建树。八年时间,抗日战争都已经把日本鬼子打跑了。

人生有多少个八年值得去浪费?如果按65岁退休的话,我只剩30来年时间去工作,如果人到40以后就没有被挖的价值,留给我的时间窗口也就不多了,也就只剩几年的时间还能够拼一把,干一点自己觉得会出成绩的事情。想到这里,我就感到一种莫名的彷徨和焦虑感。

当你没有钱的时候,你想挣一点钱养家糊口,这无可厚非、天经地义。可是当你把温饱问题解决之后,如果事业上没有更大的进步空间,我想那种温水煮青蛙的得过且过的状态,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承受的。

幸好在我这个年龄段,我还能够就这样的事情进行思考。作为一个正常的年轻人,总会有点追求,可是我们应该干什么呢?得过且过吗?还是追求自己有兴趣的事情?在自己智商、情商和身体素质都最好的状态下,是不是应该干一些能让自己眼下觉得兴奋与未来觉得自豪的事情?否则在垂老之年会不会留下太多的遗憾?我不知道,我想可能是吧。辜负青春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可是我们敢冒风险吗?一般人都不愿意冒风险,可是正如Facebook创始人的投资人Peter Thiel所说:

在一个变化如此快的世界里,你最大的风险就是不冒风险(In a world that’s changing so quickly, the biggest risk you can take is not taking any risk)。

而我们是不是应该走一条少有人走过的路,才能够另辟一番新天地?就像年轻人找对象,看看那些渣男怀抱里的美女和身边那么多单着的大龄优秀女青年,就是这么个道理。不要执念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在我们年轻的时候,我们很多人都有梦想和理想,我们甚至会抬头仰望星空。当我们长大之后进入社会工作了,成家了,被世俗所烦恼,被现实所围困,我们从此低头再也不会仰望星空,也没有所谓的理想与梦想。也许,我们是不是应该把它反过来?

我想,在我这个年龄段,如果还能保持有理想和梦想,还有激情去为之奋斗,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情。长者说得好

一个人的命运啊,当然要靠自我奋斗,但是也要考虑到历史的行程。

当你拥有一定的能力,就应该干相应的事情,顺应这个时代的潮流,而不是浪费这些资源和能力。英雄能造时势,天生不是英雄,就顺着时势努力成为英雄。

愿你没有我这样的焦虑。

无条件基本收入,未来的世界能不劳而获吗?

robot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和以往历史没有太大不一样的时代,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时代。

科技发展加上全球化一体化进程,今天的各国经济发展已经不分你我。曾看到某些美国政客说,为了创造就业,建议把苹果的生产线搬回美国。这从经济上讲其实是不划算的,成本和赢利上行不通。即使中国的人力成本和厂房租金继续上升,还有印度、越南更便宜的地方可供苹果公司选择。

更大的背景正在形成。网络使得信息交流的成本降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发展,未来没有技术含量的传统制造业工作岗位会进一步衰退。老牌资本主义早已如此,新兴发展中国家也正面临或者即将面临。

未来全世界范围都不需要那么多人力工作。过去生产力发展后,旧工作岗位消失伴随着新工作岗位出现的规律可能不再有效,科技业繁荣未能创造大量就业,或者说,新工作岗位出现的数量远远赶不上旧工作岗位消失的数量。在这样的趋势下,许多低端劳动者从生下来就注定没有工作可干,无论他们怎么努力。

这就好像10年前的网络零售业和实体店零售业,演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实体店没有消亡,但数量大量衰减,并且仍将衰减。

dream

假设一个村子里有100个人,在过去,需要这100个人下地劳动生产出供100个人吃的粮食,现在只需要1个人再加上10个机器人,另外99个人即使什么都不干,总体上粮食依然可以满足。问题是,那个有粮食的人愿意无偿分给这99个人吗?至少在现在的条件下不会,凭什么要给他们白吃白喝?就像今天世界的贫富差距,富人的财富为什么要给穷人?

目前一些国家正在提出无条件基本工资的概念,即所有人无条件获得一份满足基本生活的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它和低保收入有些类似但又有所不同。低保是有条件的,不是每个人都有,数量也未必足够基本生活。无条件基本工资是无条件,只要是个自然人,就有这份收入,无条件。它的来源当然是政府对生产企业征收的税收,并且是生产力高度发展情况下的高税收。

站在现在的角度想,什么都不用干就有收入,就能生活,不劳而获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可是,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世界,本来就没有必要让每个人为了基本的吃喝拉撒整天奔波,这才是真正解放了人类。

又换过来思考,如果没有这样的制度,这些生来就没有工作机会的人,在基本生活都满足不了的情况下,必然是社会不稳定分子,从而导致社会发展倒退,反而人人受到影响,包括生产企业的生产。就像上面那个例子,村子里的99个人,不给他们吃喝,他们就要捣乱,又或者这些粮食只能烂掉——机器人不吃粮食。

无条件基本工资的概念虽然有些粗略,但已经慢慢进入试验阶段:

  • 2016年6月5日,瑞士公民针对国家是否应该每月向公民无条件发放2500瑞郎基本收入议题进行全民投票——答案是否定。
  • 就瑞典的无条件基本收入事情,前希腊财政部长认为无条件基本收入将能拯救人类。
  • 芬兰准备在2017-2018年随机选择 2,000–3,000 名失业公民提供每月560欧元的基本收入。
  • 加拿大安大略省将在2017年试验向穷人每月提供1320元的基本收入。

以上的景象也许不会马上大规模到来,但是,科技的发展是如此之快,快到令人措手不及,完全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到来。

川普总统也好,希拉里也好,都提出让制造业重回美国,英国脱欧想把工作机会留给英国人,川普提出对从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使得中国的制造业竞争力下降的同时,也使美国民众的购买力下降。从长远来讲,这些可能并不符合世界潮流,并不能根本性地解决问题。

面向未来的人们不得不需要提前思考。

关于职业发展,在变化的世界里哪些东西不变?

autumn-201610-meersbrook-park

一位朋友厌倦了朝九晚六的企业工作,想辞职换到一个类似微信公众号的编辑工作,以为工作时间可能更加自由一些,这位朋友问我有什么看法。

我从没有做过人力资源的工作,不懂职业规划,对这个变化的世界也知之甚少,不过我对这种事情还是有一点自己的看法。

大概对现有工作固定上班时间所厌烦而跳到新媒体编辑工作,这样的理由明显很松散。那些自由职业,形式上松散——比如没有固定上班时间,但很可能时刻需要为之紧绷神经,反而不如企业那样像颗螺丝钉一般按步就班轻松。

新媒体行业来得快,去得也快,很难有一种我们需要的稳定和安全感。在稳定和安全感得不到一定保证的前提下,去尝试风险,到时带来的结果可能承担不起。

至于新工作的薪资,如果一个职位门槛很低,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进去,这样的工作报酬很难高到哪儿去。在这种新媒体里写写搞笑吸引眼球的文章,是很多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没有太大的理由给出令人眼前一亮的薪资。

其实这位朋友现在企业的薪资报酬还可以,至少对于其所在的二线城市定位来讲,比上不敢说,但比下绰绰有余。

一个人的职业发展,不是不可以更改线路,而是不能随意更改。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应该需要怎样一种态度对待自己的职业发展?

首先,要有一个粗略的长远规划,哪怕是慢慢地增量发展,只要沿着这个路线积累知识、经验和资源,终有一天能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即所谓的匠人精神。

同时,不能沉浸在安逸和稳定中不求上进。所谓天下虽安,但居安思危。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不少专业和知识随着社会的发展也许变得没有太大的用处……那怎么办?

我想,总有一些东西不随时代变化而变化。更具体一点需要注意的事情是,使自己掌握的知识和经验具备以下两个特点:

  • 有价值。即有用,没有用的东西,不会被别人所看重,没有哪个公司和企业愿意养着一个没有用的闲人。
  • 稀缺性。人无我有,人有我精,当你有独当一面的地方,这个工作就非你不可。和大众无异,也就沦为芸芸众生。芸芸众生的生活态度可以,但于职业生涯中并不可取。

如果能注意到上面这两点,任凭这个世界如何变化,总有立足之地。正所谓:你是如此优秀,别人不可能忽略掉你(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

与各位共勉,请批评指正,因为我很确定的事情是,任何时候我所说的话都有可能是错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