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工作

无条件基本收入,未来的世界能不劳而获吗?

robot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这是一个和以往历史没有太大不一样的时代,也是一个非常独特的时代。

科技发展加上全球化一体化进程,今天的各国经济发展已经不分你我。曾看到某些美国政客说,为了创造就业,建议把苹果的生产线搬回美国。这从经济上讲其实是不划算的,成本和赢利上行不通。即使中国的人力成本和厂房租金继续上升,还有印度、越南更便宜的地方可供苹果公司选择。

更大的背景正在形成。网络使得信息交流的成本降低,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的发展,未来没有技术含量的传统制造业工作岗位会进一步衰退。老牌资本主义早已如此,新兴发展中国家也正面临或者即将面临。

未来全世界范围都不需要那么多人力工作。过去生产力发展后,旧工作岗位消失伴随着新工作岗位出现的规律可能不再有效,科技业繁荣未能创造大量就业,或者说,新工作岗位出现的数量远远赶不上旧工作岗位消失的数量。在这样的趋势下,许多低端劳动者从生下来就注定没有工作可干,无论他们怎么努力。

这就好像10年前的网络零售业和实体店零售业,演变成今天的这个样子,实体店没有消亡,但数量大量衰减,并且仍将衰减。

dream

假设一个村子里有100个人,在过去,需要这100个人下地劳动生产出供100个人吃的粮食,现在只需要1个人再加上10个机器人,另外99个人即使什么都不干,总体上粮食依然可以满足。问题是,那个有粮食的人愿意无偿分给这99个人吗?至少在现在的条件下不会,凭什么要给他们白吃白喝?就像今天世界的贫富差距,富人的财富为什么要给穷人?

目前一些国家正在提出无条件基本工资的概念,即所有人无条件获得一份满足基本生活的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它和低保收入有些类似但又有所不同。低保是有条件的,不是每个人都有,数量也未必足够基本生活。无条件基本工资是无条件,只要是个自然人,就有这份收入,无条件。它的来源当然是政府对生产企业征收的税收,并且是生产力高度发展情况下的高税收。

站在现在的角度想,什么都不用干就有收入,就能生活,不劳而获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可是,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世界,本来就没有必要让每个人为了基本的吃喝拉撒整天奔波,这才是真正解放了人类。

又换过来思考,如果没有这样的制度,这些生来就没有工作机会的人,在基本生活都满足不了的情况下,必然是社会不稳定分子,从而导致社会发展倒退,反而人人受到影响,包括生产企业的生产。就像上面那个例子,村子里的99个人,不给他们吃喝,他们就要捣乱,又或者这些粮食只能烂掉——机器人不吃粮食。

无条件基本工资的概念虽然有些粗略,但已经慢慢进入试验阶段:

  • 2016年6月5日,瑞士公民针对国家是否应该每月向公民无条件发放2500瑞郎基本收入议题进行全民投票——答案是否定。
  • 就瑞典的无条件基本收入事情,前希腊财政部长认为无条件基本收入将能拯救人类。
  • 芬兰准备在2017-2018年随机选择 2,000–3,000 名失业公民提供每月560欧元的基本收入。
  • 加拿大安大略省将在2017年试验向穷人每月提供1320元的基本收入。

以上的景象也许不会马上大规模到来,但是,科技的发展是如此之快,快到令人措手不及,完全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会到来。

川普总统也好,希拉里也好,都提出让制造业重回美国,英国脱欧想把工作机会留给英国人,川普提出对从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关税,使得中国的制造业竞争力下降的同时,也使美国民众的购买力下降。从长远来讲,这些可能并不符合世界潮流,并不能根本性地解决问题。

面向未来的人们不得不需要提前思考。

关于职业发展,在变化的世界里哪些东西不变?

autumn-201610-meersbrook-park

一位朋友厌倦了朝九晚六的企业工作,想辞职换到一个类似微信公众号的编辑工作,以为工作时间可能更加自由一些,这位朋友问我有什么看法。

我从没有做过人力资源的工作,不懂职业规划,对这个变化的世界也知之甚少,不过我对这种事情还是有一点自己的看法。

大概对现有工作固定上班时间所厌烦而跳到新媒体编辑工作,这样的理由明显很松散。那些自由职业,形式上松散——比如没有固定上班时间,但很可能时刻需要为之紧绷神经,反而不如企业那样像颗螺丝钉一般按步就班轻松。

新媒体行业来得快,去得也快,很难有一种我们需要的稳定和安全感。在稳定和安全感得不到一定保证的前提下,去尝试风险,到时带来的结果可能承担不起。

至于新工作的薪资,如果一个职位门槛很低,意味着任何人都可以进去,这样的工作报酬很难高到哪儿去。在这种新媒体里写写搞笑吸引眼球的文章,是很多人都可以做到的事情,没有太大的理由给出令人眼前一亮的薪资。

其实这位朋友现在企业的薪资报酬还可以,至少对于其所在的二线城市定位来讲,比上不敢说,但比下绰绰有余。

一个人的职业发展,不是不可以更改线路,而是不能随意更改。在这个不断变化的世界里,应该需要怎样一种态度对待自己的职业发展?

首先,要有一个粗略的长远规划,哪怕是慢慢地增量发展,只要沿着这个路线积累知识、经验和资源,终有一天能成为这方面的专家,即所谓的匠人精神。

同时,不能沉浸在安逸和稳定中不求上进。所谓天下虽安,但居安思危。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不少专业和知识随着社会的发展也许变得没有太大的用处……那怎么办?

我想,总有一些东西不随时代变化而变化。更具体一点需要注意的事情是,使自己掌握的知识和经验具备以下两个特点:

  • 有价值。即有用,没有用的东西,不会被别人所看重,没有哪个公司和企业愿意养着一个没有用的闲人。
  • 稀缺性。人无我有,人有我精,当你有独当一面的地方,这个工作就非你不可。和大众无异,也就沦为芸芸众生。芸芸众生的生活态度可以,但于职业生涯中并不可取。

如果能注意到上面这两点,任凭这个世界如何变化,总有立足之地。正所谓:你是如此优秀,别人不可能忽略掉你(so good they can’t ignore you)。

与各位共勉,请批评指正,因为我很确定的事情是,任何时候我所说的话都有可能是错误的。

优秀的人往往孤独,如何独善其身?

以下是一位网友发给我的来信:

我是一高中语文老师,当初选择这份职业是因为热爱,满足于教书育人的意义。

如今是第五年,因为天赋加勤奋,教学成绩几乎每次都是全年级第一。但我发现,周围绝大多数人包括我办公室的同事们,全都在混。

所有人的工资,不会因为教学成绩和付出有一分钱差别,所谓铁饭碗。

然后,有些人认为我教得太好显得他们太差,这样不对。有的人认为既然没有额外收益,我付出多了是傻瓜。有的人趁我不在,去我桌子那里乱翻课本资料,偷我东西,甚至我买的没开封的书也拿去,看完再和我说。

同事们每天拉家常从早到晚,东家长西家短,无休无止,忍了五年我快疯了,经常拿书出去看,便说我不合群,特立独行。更别谈学校频繁交代的各种形式主义的造假活动。

所以,现在的我觉得很不快乐。我已经32了,您觉得我应该做何选择?另外,我除了教书,唯擅长写作,一本书已经写了一小部分,但因为教书事儿多,一直搁置。

您眼界广阅历丰,我想听听您的看法。多谢。

我给了他一个答复:

很感谢你对我的信任。坦诚吐露这一切。

我的看法可能有些鸡汤,既然还记得那份初衷,就坚持下去,你做的事情于人于己于社会都是有益的,这是大好事,岂能因身边这些根本就不和你一个层次的人而一般见识?自降身份?

工资待遇一样是制度的错,不是你的错。做任何事情,用心做,人们看的见,我相信会有善果,时间的问题。当然,生活中,注意一些方式方法,尽量不要和同事们对立。

写作方面坚持下去,这份良好的爱好会让你时常感到欣慰,这种满足感来自你真正的内心。我自己有体会。

要论发财致富,和我的朋友比起来,我几乎没有一刻会安宁,然而,我通常很安宁,面对我的研究和家人。

优秀的人往往是孤独的。

其实我并不擅长处理此类问题——我只是一个水泥研究工作者,希望我的读者里面有人能回答并鼓励这位读者朋友(公布他的来信已征得他的同意),请在本文后面留言互动。感谢。

读不读博士?

“这得看你个人的追求,你要是单看钱的话,我现在有的同学发财了,当官了,那就没法说了。”

这是我的弹塑性力学老师曾经和我聊天时说的一句话。

念不念博士呢?这是我进入研究生学习之始就开始思考的一个问题,它甚至陪伴了我的整个研究生阶段。最近学院里关于念不念博士的事,出现了较大的变化。四个院士除了沈世钊老师没有学生退出博士外,其它三个院士都有同学退出直博(直接攻读博士学位,即不用进行全国统一入学考试,相当于保送博士),这似乎让本来就没有多少人数的直博同学有了一些想法。

如果把直博的这群人比作社会主义阵营的话,这次退博事件简直就是东欧巨变,苏联解体。我们这一届本来共有22名同学确定直博(共有108名硕士生),而现在已经退出5个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到毕业前肯定还会有同学退出这个“社会主义阵营”。如果我也退博的话,则意味着整个学院的四个院士都被本来打算跟着他们念博士的学生给“拒”了,这似乎多少有些让人匪夷所思:到底怎么回事?

曾几何时,当我们说谁是博士的时候,这是一个多么光荣的称呼!我当年念书的时候,觉得上到博士简直如登天般难的事。如果有机会让我念博士,我会毫不犹豫的念下去。但今天再审视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居然思考了两年了,结果还是有些拿不定主意。可见这个问题是多么的复杂。学校外的人对博士这个头衔是如此看重,为什么在学院里会出现这么多的同学退博呢?

过程比较痛苦,前途比较暗淡。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这是我分析得出的原因。在哈工大念博士意味着还要在学校待四年,这不像念硕士,只需要两年就可以顺利拿到文凭,社会还相当认可——就像现在学院里的硕士是如此好找工作,博士四年比起硕士两年要“痛苦”多了,论文不是难事,关键是文章(发表文章),现在的要求是两篇核心期刊一篇EI。

这个任务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不难又有好多人对此一筹莫展。因为每个学院和学科都会人为地划定他们眼中的EI,这样一来,那几个“认可”的EI刊物,在理论上就不够中国所有的在校博士生发文章了,前几年高校大跃进招收到如此多的博士生,现有的版面肯定是不够的!

就算是四年过去,顺利毕业,手所握着博士文凭,工作又有那么好找吗?产品生产出来如果卖不出去,那就是分文不值。以前博士生毕业进高校,进研究所,现在的市场行情已经不是那样了。高校现在基本饱和,一流高校进不去,二流高校四年后也自然慢慢饱和,就算能进,进一个二流高校又怎样?研究所也需要不了那么多人。而需要博士的企业又有几个呢?

俗话说,双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看着那像双鸟的博士“在林”,大部分同学自然愿意抓住那在手的一鸟了,今年学院硕士生的工作出奇地好找。前几天华为来哈尔滨招人,我抱着好玩的心态去应聘华为的铁塔工程师,说实话,专业方面的钢结构知识真是什么都忘了。

但就是这样,经历过华为的一面(第一轮面试)、二面、三面、英语测试、性格测试……居然被华为录取了!工作地点是深圳,月薪6500,奖金是三到六个月工资,这么一估算起来,年薪也有个十万左右。现在学校的就业网上每天还有需要招人的公司来招聘。其实我倒不觉得我们这些硕士生有多好。

当年我分析考哈工大的时候就算过这么一笔账,来工大念硕士,考研难度比其它名校容易,学制两年就顺利毕业,时间算起来比别人少了一年,“性价比”高!这是我分析得出来的结果。现在看起来这结果确实没有超出我当初的预算:硕士毕业,确实比本科生好找工作,进一个设计院或房地产,每年拿个十来万块钱,日子怎么过都差不到哪儿去。鉴于如此好的一鸟在手,因此对这些退博同学的行为,也自然见怪不怪了,更何况现在的社会是一个急功近利的社会。

我的念博思想也几经周折。研一的时候没有想到念,但当时还是尽量把考试考好,免得到时想直博的时候怕成绩不够(学校对直博的要求之一是成绩排名在前50%)。研一结束后,经过认真打听和分析,终于确定下来念,可那时候导师由于年龄原因没有名额,费尽周折,好不容易凭着个人私交从沈老师那要来一个名额,才算把我的事安排妥当。

其实我的家人倒是很希望我念下去,他们就认为这么一个机会不容易,能走到这一步更不容易,他们甚至认为念完博士“会有好几万块钱一个月的工资”,但我知道到时会有多少钱的工资,只不过我关注的不是这个问题罢了。

目前导师还不清楚我的思想动向。我不想跟他说这个事情,依他的脾气,如果我真的退博,我们俩之间的关系肯定会闹僵,虽然我要退的话只是我一句话:我不念了。但万一我没有走成,我们之间的关系同样会变得很微妙,反正我还有时间思考这事情。

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念博士。李开复博士曾经就这问题给过建议,当你犹豫自己是不是要去读个博士之前,一定要向自己问问这些问题:

首先,你是不是有创新的热情。因为要取得博士学位,最后就得看你在某一领域的研究有没有突破和创新。如果你是一个墨守成规,不太富有挑战精神的人,那么做创新研究可能就不太适合你。

其次,要问问自己愿意孤独地追求知识吗?看到同学发财、出名,会羡慕、甚至感到痛苦吗?如果你是个物质欲比较强、对挣钱还有兴趣的人,或许你该去读个MBA,或者找一份好工作,而不是去读博士。

在美国,一个博士生毕业后可能能拿到10万美元的年薪,而一个MBA毕业后或许能拿到15万美元,但拿到博士学位要花上5年时间,或者更长,但MBA只要两年的时间,MBA的投入产出比要高一些。

第三,你愿意花很多时间拼命工作,即便你知道你正在探究的问题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无解。如果你是一个很在意失败的人,那么读博士可能会使你的人生变得灰暗。

只有当你肯定自己读博士确实是为了享受做学问、超越前人的乐趣时,才有可能愉快地度过学习生涯。这观点多少有些理想化,就像我的室友建议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我无奈地说:我什么都不想做。但李开复博士的建议多少有些参考的作用。

我一师兄(某研究所的院长)曾经告诉我们,哈工大的校训(规格严格、功夫到家)与清华的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两者的格局是不一样的,古人云:“正心,诚意,格物,致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哈工大的校训只做到了“修身”这一层,而清华的则达到了“平天下”的格局,想来真是不无道理。

我们一般人的格局又有多大呢?现在出去找工作是一种什么格局?继续念下去又是一种什么格局?有人说,念完要本科就够了,念完硕士可能混得不错,想为国家继续作贡献,就念博士。我没有达到想为国家作贡献的思想高度,虽然我的党龄也有好几年了。

上次去华为面试以后,学校的就业网上公布了我的录用名单,结果第二天,朋友见到我就问:签华为了?更有人据此:听说现在四大院士都有学生退博了。

是“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不动摇”还是转向“资本主义”?抑或进行“社会主义改革”,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是我所面临的选择。进退两难。

“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肯定不会选念博士了。”有一天坐校车的时候听到一位即将毕业的市政女博士如是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