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工作

近况记录

move.jpg

以下纯记录。

现有工作临近结束,新的工作即将开始,因此有些小忙。琐屑的事情,需要很多的精力和时间,也许以后这样的状态就是常态了。

把手头还需要完成的几篇文章写完,虽然发表文章这种事情对我以后没有太大的功利好处,但这是现有工作的一个总结,有价值有意义的文章还是尽量写完发出去吧。这对老板,对过去的工作都是一个交待。

在现老板手下干了几年,老板对人不错,有幸能跟着他学习,这是一种荣耀。再一次庆幸能跟着好老板。这对一个人的工作和学习都是很重要的。临近要走了,我只好预约他一下,请他下一周吃顿饭表示感谢。

国内那边,我需要联系当年保管我档案的户口的人,查询一下我的资料是否还在那里。目前知道还在原来的地方。看到这几乎10年前的东西,有一些小感慨,如水的光阴,走得那么快。

一个搞笑的事情,身份证查询信息显示我的职业是“学生”,并且是“未婚”状态,看来民政局和公安局真不是一个部门。另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找到现任主管档案等学生工作的老师,他问我要将档案转到何地方去,我如实告诉他,他惊讶:他也即将离职去同一个地方同一个职位。一下从校友变成同事。我佩服他的勇气,放弃体制内的副处级光环去体制外拼杀。

又要离开一个久居的地方,漂泊这么多年,我该为自己为家人找个地方安定下来了。只是这次跨国搬家,又要兴师动众了。好在我已经经历过,并不感动害怕。人生就是体验,在自己年轻的时候能体验这么多,上天对我足够眷顾了。

虽然有些很复杂的感受。但我还是一样对未来充满期待,全新的挑战,全新的环境。人到准中年,还能有所期待,总感受人生才刚刚开始,我想这不是一件坏事。

记录一下此时的思绪,留作将来回顾,希望自己不忘初心。

Image via pixabay.com

拉面厨师同情我的收入,而他们的老板更厉害

noddle.jpg

几天前和一位朋友吃饭,他告诉我一个消息,说我目前所工作大学附近的那家兰州拉面馆,就是给我带来小确幸拉面的那家,生意出奇地好,一年要赚好几百万。更令人惊讶的是,老板居然是一位博士一年级的学生。

因为他对象在餐馆里兼职,知道拉面馆的销售情况:即使在最淡季的时候(寒暑假),一天也能卖出200碗面条(午餐和晚餐两顿)。综合旺季,平均每天卖出300碗面条应该问题不大。每碗面条售价约6.5英镑。如此一来,一天进账达到300×6.5=1950英镑,一年71万英镑。

成本方面,店面租金一个月4000英镑,三个厨师每人每天100英镑。一碗面条的成本价我们无从知道,但考虑到英国和中国的物价关系,完全可以按国内价格计算,算3英镑绰绰有余(20多元人民币)——毕竟国内一碗面条卖20元还有钱可赚,这样一来,一年的成本开销约为48.6万英镑。

那么,这家拉面馆一年可以赚得71-48.6=22.4万英镑毛收入,扣除税费——我不相信餐馆会100%完全纳税,保底也有20万英镑左右收入,合人民币近200万。要知道英国公交车司机一年的税前收入也不过2万英镑,合人民币20万不到。

这博一学生挺有眼光,店面选址放在大学的图书馆和主教学楼之间,目标客户就是中国留学生,他们上课期间没有时间做饭。拉面做起来简单标准化——快速并且容易满足食品卫生要求,很讨中国人喜欢,并且吃起来快,店面餐桌利用效率很高。

怪不得上次和厨师们聊起来英国的工作收入,他们很同情地安慰我:你是赚得有点少。现在看来,他们的老板更厉害,一个博一的博士研究生,居然开起了这家收入这么高的拉面馆。真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做一颗螺丝钉还是干不过剥削人的人。

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呢?欢迎留言评论。

PS Steemit新用户欢迎点击这里登上Steemit新人直通车


https://steemit.com 首发。感谢阅读。
欢迎Follow, Upvote, Reply, Resteem (repost)激励我创作更多更好的内容。
@tumutanzi

匠心、螺丝钉和剥削人

俯视英格兰
从万米高空的飞机上俯视英格兰上空

现在有一个词叫:匠心,其实也就是所谓工匠精神——能工巧匠的心思,讲究对做某一件事情的专注。就像那个日本的寿司老师傅(参NHK记录片《日本寿司之旅》),做了几十年的寿司,能分辨出一条做寿司的鱼是被按摩了40分钟还是35分钟。我必须要说的,我这种人肯定基本上吃不出来那条鱼是否被按摩过。

我对真正拥有匠心精神的人保持敬佩精神,但我相信,绝大分部人都做不到,那些口口声声喊匠心的企业和个人,其实就像三八妇女节声称男女平等的事情一样,需要喊口号,正是因为男女还不平等。

如果不能那么专注,就做不好一个好工程师,成为不好一个好政治家,当不好一个好教育家,变不成一个好科学家。你要知道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然后才去做什么。何况成为一个政治家、科学家本身需要很多因素,甚至不是一个人能左右的事情。

我有一个同学原来在高校里工作主管基建处的技术事情。最近跳槽去某猎头公司去工作。他对我说:我要是只做猎头底层员工,专注业务一年到头累到死,赚到30万都顶天了——因为每天只有24小时。更悲哀的是:企业阶梯中等级较低的雇员比等级较高的雇员压力更大。因此,他说如果想要赚得更多,必须要做到合伙人的层面,下面管理着更多的人。

这就是说,只做一个员工,哪怕所谓的匠心到家,成就也有限。平台有限,空间有限。这给我们带来什么启示?仅仅关注匠心,做一个好螺丝钉是不够的,必须进一步到管理层,拥有更多的资源,管理更多的人,才能成就更大。说得不好听,这叫剥削别人,说得好听一点,这叫能够为别人创造机会。两种说法其实是一个意思。

可悲的是,不少人连做一个拥有匠心的好螺丝钉也做不到。毕竟从螺丝钉到管理螺丝钉这是一个先后顺序的事情。我倒是乐于见到人们有“剥削”别人的资格和条件。

以上胡言乱语,我也不知自己想表达什么意思,各位朋友见谅。

@tumutanzi 2017年8月18日于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