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工作

年轻人,你就应该摸鱼?

提示:本文与平常所见的“正能量”和“心灵鸡汤”文章不一样,阅读可能会导致心理不平衡和不适感。请自行决定是否阅读。

最近,关于各互联网大厂过劳死的新闻时有发生。我看到一篇在一般人看来是“负能量”文章,可能会刷新绝大部分人的认知:


年轻人,你就应该摸鱼

关注我的朋友很多都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可能会有雄心壮志,觉得人就应该“拼搏”。今天我就从经济学的角度告诉你,为什么很多人过了35岁就会老油条。

提倡996的老板鸡贼的地方,就是通过“多劳多得”的骗术,来掩盖员工加班边际收益递减的事实。

大部分公司(包括体制内)是不会给匹配工资的加班时薪。比如你一天正常上班5个小时,拿50元工资。但是你今晚突然被要求加班两个小时,公司肯定不会给你20,一定会找各种理由只给10元或者更少。然后再画大饼让你用爱发电。

就算是有一些节假日可能3倍工资,有一些公司可能真的给你匹配工资的加班时薪,你依然是吃亏的。

因为对于个人而言,“工作五小时”和“工作十小时”可不是简单的翻倍关系,你长时间加班,你的健康就会快速受损,而且你还会失去其他学习或者生活的机会成本。

这些损失可不是加一倍工资能弥补回来的,更何况99.99%的公司也不会给你加一倍工资。

所以,在大多数人过了35岁以后,就会幡然醒悟,知道“原来我年轻时就TM是个被打鸡血的傻X啊”。然后体制里头的就开始摸鱼,然后公司里的,要么忍气吞声,要么被裁员。

看到这里,年轻的朋友,知道为啥你爸妈让你找“稳定工作”了吗?

知道为什么老人家逼你考公务员了吗?如果你是公司社畜,你就应该做完工作之后摸鱼做其他的事情赚钱。


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和“勤劳致富”,但我从小也对“小富由勤、大富由命”的俗语道理表示认同。虽然不少人都心怀所谓的梦想,但是实际上要实现财富上的阶层跨跃,几率是小之又小,所谓的成功人士,绝大部分是幸存者偏见。

据我的观察,“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完全是农耕时代的文化,在商业文明的西方世界,可能凭资本、信息差和认知能力就能赚到海量的财富……我们只能痛恨这个世界太不公平,凭什么?

如今国内已经是一个“内卷”的时代,经济增长乏力,整个社会进入一个内部拼杀的状态,搞得大家都很累,而得到的东西其实也不比以前多多少。

一个省份里的所有学生无论如何补课刷题,考上清华北大或者其它大学的人数其实还是那么多——因为招生指标变化不大。对于打工一族,有限收入的增加,扣除真实的CPI上涨带来的物价上涨后,可能实际上相当于负增长。

这也就有当底层老百姓劳累得猝死个案发生后,出现了上面的这篇奇文。我对此文并不表态,放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启发我们思考这些问题,不知我的读者怎么想,欢迎发表评论意见。

实践操作中你完全可以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

在学校做研究的时候,讲究严谨,至少不能出现逻辑上的漏洞。比如那句话:你见过一千只白天鹅,不能因此就说所有天鹅都是白色的,因为只需要出现一只黑天鹅就能证明不是所有天鹅都是白的。

我们现在都知道:这世界上还真有黑天鹅。

但是,出了学校后遇到具体的事情时,还真不能像学校做研究的那种办法。现实世界做事情时,讲究的是折衷,没有时间等待完美决策的出现,而是要快速作出决策。

假如,让你去判断一个动物是不是一只天鹅,你完全可以用白色这个特点来作为判断是不是天鹅的标准必要条件之一。

那么,如果真有人拿着黑天鹅来时坚持说是天鹅(黑天鹅事件:是指极不可能发生,实际上却又发生的事件),而负责判断的你又拿不准,那就将此事汇报给你的上司领导,让他们作决策或一起来作决策,特事特办。

这就是理论研究和实践操作之间的差别。

2020大疫情复工第一天

2020年2月10日,也就是农历2020年正月十七日,是全国大部分地区疫情发生后第一次复工日期。为了保险起见,我申请了在家远程办公,不给国家和公司添麻烦。

为了打印一张政府文件,打了好多电话,找到一个自助办理终端机,于是我出门一趟去了机器所在地的附近商场。

整个商场外面的地上停车场比较空,很容易停车,和平时不一样。商场外面的小吃奶茶之类的店铺还是有不少开业了,只是没有客人,偶尔有一些外卖快递小哥在等候。有一个小店外面倒是一张桌子坐了四个年轻的小伙子喝着奶茶,一边玩着手机,我注意到他们没有戴口罩。

天佑城.jpg

旁边的商场室外游乐场也是空荡荡的,有个人在场地上打球,可能是老板自己权当打发时间和锻炼身体?

天佑城2.jpg

商场内部的入口只有一个,其它的门口都贴着告示,指引着顾客。我顺着指引好不容易找到了大门口,门口贴着要主动佩戴口罩,入门后自然有一保安大叔拿着温度枪,检查进入的每一位顾客。

来商场的人不多。商场里的店铺不少已经开始开门营业,但是除了戴着口罩的店员以外,很少见到顾客。和以前晚上10点后的商场光景差不多。

城中村封锁.jpg

回来的路上,发现小区旁边的村庄所有入口和空隙处,都用铁皮临时封锁起来,前几天还有政府工作人员搭临时帐篷查验每一位入村车辆和人员,现在是完全封村了。

从这些情况来看,疫情对外面的现实世界造成的的影响还是很大的,丝毫没有感觉到疫情减缓的迹象,希望这疫情早日结束,再现昔日城市的繁华。

我不反感996,但马云们为996站台背书不明智

996工作制,是指一种早上九点上班,晚上九点下班,每周工作六天的用工制度,有时也被用来指代一系列资方要求劳方延长工时而不额外给薪的工作制度。 最初多因互联网及软件行业的员工交流而产生此词。

996,这个数字最近很热门。其实对IT行业比较熟悉的人对此数字并不陌生,它完全不是一个新名字。

即使不是IT业,我目前所处的行业,工作时间长度和压力比IT甚至更甚。但我对996式的工作方式并不反感。我觉得,中国这些年的快速发展就是离不开这些高强度长时间的劳动者的付出。事情是人们做出来的。

然而,我们国家现在总体上还是不够发达,从大家的生活压力上就能反映出来。我们目前能像北欧人那样优雅地生活吗?对大部分人来说实现不了。我们没有养懒人的经济基础,因此,我们也就无法像北欧那样养懒人,干着非996式的工作。其实,南欧那样的养懒人国家,他们现在的状态也不怎么样。

因此,你若实在不喜欢996式的工作,最简单的方法是离开这样的工作就是了。毕竟,最容易获得的东西就是贫穷。能不做996式的工作还能获取优雅的生活,那自然是人中龙凤,可喜可贺。

可是,我注意到马云和刘强东这样的所谓社会精英发表了对996的极力拥护言论,就是他们这些企业实行的996,他们也是既得利益者,他们希望他们的员工认同996,这样也能让他们为自己的企业创造更多的价值,立于不败之地。

和我这个普通人不反感996不一样,我觉得这些996的老板们公开支持这样的东西未必是明智的。我甚至觉得有些奇怪,这些聪明人为什么这样公开支持呢?

996从法律上来讲,它应该是违法的,超出了正常的工作时间之外的劳动时间,照说代价是很高的,三倍工资?这也是发达国家不愿意加班的原因之一。但我们国内的企业真的有执行这样的劳动法吗?又或者是不是通过一些字面上的“不强制加班”绕开法律的监管呢?在我们这个国家,有时候是你不要拿法律当挡箭牌。

假如大家真的都不实行996,我们也无非是发展得慢一些。但另一方面,我们是不是有更多的时间来享受生活,毕竟996工作的人们真的没有什么时间享受生活,孩子没有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妻子没有太多时间和丈夫相爱,朋友之间的相聚也因没有时间变得很少,这难道是我们所追求的人生?

再者,像马云之类的所谓成功人士,多少人真的以为努力工作,有朝一日也能实现像马云之类的成功?不是说没有可能,是概率太小了。任何一个朝代和社会,资源都是有限的,社会是一个金字塔,能在塔尖的人都是极少数。所谓小富由勤,大富由命,这听起来悲观负能量,但我基本上是认可的。996的老板们画的饼太大,有几个人的胃能消化得了?

对于绝大数普通人来说,我们可能不得不努力工作,被逼着实行996式的工作——毕竟未来可能连这样的机会复函同有,能内心认可当然最好,实在不认可也许只能想其它办法——如果有。但对于那些996既得利益者来说,公开站台为996背书,这也许只是资本家在法制执行程度不那么完善的背景下遂利的本质使然。

但是,我总认为,除了996,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人生,工作、生活、学习,这个美好的平衡才是社会发展的努力方向。也许,科技的发展能帮助到我们,比如,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