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其它分类

我辞职了

大概从博士研究生期间开始,我就没有再享受过寒暑假了。今年是个例外,我最近一直开启着暑假模式。

年轻时有大把时间,没有到处逛的钱。后来自己有了逛的钱,又没有逛的时间了。如今,有逛的钱,也有逛的时间,新冠疫情把我想逛的地方搞没了。

真真的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只好常想一二。

这几天每天看到的疫情,给人一种日本鬼子侵略的感觉,昨天这个城市还一切安好,一觉醒来就沦陷在“鬼子”手里了。不同的城市分成高中低风险区,令人想起了历史上的沦陷区、租界、国统区、苏区,只是这一次的“鬼子”是看不见的病毒。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没有自由的感觉,确实不太爽。

熟悉我的朋友可能会有疑问,我怎么突然有了暑假?最简单的答复:我最近辞掉了手头的工作,回归学校教书的职业。

今年春节的时候,我就暗示“未来我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没有太多自由时间)”。在今年五一期间,我连着写了四篇博客日记,每篇文章首段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就是“”。这也是一种暗示。

这件事情,其实要从去年疫情期间说起,当时一位前辈劝我去从政,我听后想都没想,就回复他:“先不说有无机会,对于从政一事,我以前没想法,现在也没有,将来也不会有。”我甚至不建议我的后代从政,我们读书,认识自己,过好自己的人生,我认为就够了。

不过这位前辈告诫我:等你五十岁的时候,你会不会后悔现在的选择?

这个问题久久萦绕我心。人生的意义是什么?维基百科上还真有这么一个词条。

人到中年,我回顾以前的日子,总感觉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

也许年轻时候可以狂妄,但人到中年依然狂妄,可能是不识时务。人生下半场,我该以哪种方式继续下去?追求名与利?达到不朽?

无巧不成书,2020年,我遭遇了一场有惊无险的严重车祸,一次喝醉酒后摔破头缝了三针,当健康和安全都受到警告后,我就越发怀疑人生。

读百岁老人杨绛的《我们仨》时,我为他们那种不为名不为利,只为自己好好生活的人生态度而感慨。

我们绝大部分人,终归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我们的一生,绝大部分时间终归是平淡的生活。哪怕某一瞬间举世皆知,其它日子都是平淡的。

有多少人记得你那所谓的人生高光时刻?又有多少人,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留下一地鸡毛……

人的一生只有一次,每个人的人生都只属于自己,我想为自己而活,应该追随自己的内心。

我有一天无意中翻出学生时代的“理想”:赚很多钱。难怪乎我的英国博士后导师说我是一个商人。我只能说自己是读书人里的商人,商人里的读书人,一半一半吧。

不过我现在总算意识到:人生不只有赚钱。总得满足一下内心的骄傲吧。我就想:

  1. 我能做什么?
  2. 我喜欢做什么?
  3. 我做的事情对社会是不是有意义?

当然,回国近四年在房地产行业的工作经历,我认为是一种宝贵的人生经验。我把它定义为我的第五所大学——社会大学,它是我熟悉国内国情和人情世故的重要机会。

国内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行业,是各种资源的汇合地。和农民工、当地村民、合作伙伴、公司上下级和各级政府官员的交往过程中,他们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得到了他们温柔以待的正面认可,这是我最大的收获:既见得惯牛鬼蛇神,也能欣赏阳春白雪。感谢公司给予的机会,感谢每一位相遇相识的人。

不变的是我的体重。曾记得朋友说,我学生时代结束后会胖,结婚以后会胖,回国后、工作后会胖。如今走过千山万水,人到中年连个肚腩也没有,我很满意。

年轻时难免认为自己所处的时代是一个各种不利的时代,现在觉得“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句话可能放在每个人的时代都是正确的。就看你怎么看待它。我感谢我所处的这个时代,能让我做一个普通人。

我喜欢宫崎峻的一句话:

生命可以随心所欲,但不能随波逐流。

分类
其它分类

年轻人,你就应该摸鱼?

提示:本文与平常所见的“正能量”和“心灵鸡汤”文章不一样,阅读可能会导致心理不平衡和不适感。请自行决定是否阅读。

最近,关于各互联网大厂过劳死的新闻时有发生。我看到一篇在一般人看来是“负能量”文章,可能会刷新绝大部分人的认知:


年轻人,你就应该摸鱼

关注我的朋友很多都是20岁出头的年轻人,可能会有雄心壮志,觉得人就应该“拼搏”。今天我就从经济学的角度告诉你,为什么很多人过了35岁就会老油条。

提倡996的老板鸡贼的地方,就是通过“多劳多得”的骗术,来掩盖员工加班边际收益递减的事实。

大部分公司(包括体制内)是不会给匹配工资的加班时薪。比如你一天正常上班5个小时,拿50元工资。但是你今晚突然被要求加班两个小时,公司肯定不会给你20,一定会找各种理由只给10元或者更少。然后再画大饼让你用爱发电。

就算是有一些节假日可能3倍工资,有一些公司可能真的给你匹配工资的加班时薪,你依然是吃亏的。

因为对于个人而言,“工作五小时”和“工作十小时”可不是简单的翻倍关系,你长时间加班,你的健康就会快速受损,而且你还会失去其他学习或者生活的机会成本。

这些损失可不是加一倍工资能弥补回来的,更何况99.99%的公司也不会给你加一倍工资。

所以,在大多数人过了35岁以后,就会幡然醒悟,知道“原来我年轻时就TM是个被打鸡血的傻X啊”。然后体制里头的就开始摸鱼,然后公司里的,要么忍气吞声,要么被裁员。

看到这里,年轻的朋友,知道为啥你爸妈让你找“稳定工作”了吗?

知道为什么老人家逼你考公务员了吗?如果你是公司社畜,你就应该做完工作之后摸鱼做其他的事情赚钱。


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和“勤劳致富”,但我从小也对“小富由勤、大富由命”的俗语道理表示认同。虽然不少人都心怀所谓的梦想,但是实际上要实现财富上的阶层跨跃,几率是小之又小,所谓的成功人士,绝大部分是幸存者偏见。

据我的观察,“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完全是农耕时代的文化,在商业文明的西方世界,可能凭资本、信息差和认知能力就能赚到海量的财富……我们只能痛恨这个世界太不公平,凭什么?

如今国内已经是一个“内卷”的时代,经济增长乏力,整个社会进入一个内部拼杀的状态,搞得大家都很累,而得到的东西其实也不比以前多多少。

一个省份里的所有学生无论如何补课刷题,考上清华北大或者其它大学的人数其实还是那么多——因为招生指标变化不大。对于打工一族,有限收入的增加,扣除真实的CPI上涨带来的物价上涨后,可能实际上相当于负增长。

这也就有当底层老百姓劳累得猝死个案发生后,出现了上面的这篇奇文。我对此文并不表态,放在这里分享给大家,启发我们思考这些问题,不知我的读者怎么想,欢迎发表评论意见。

分类
其它分类

实践操作中你完全可以认为天鹅都是白色的

在学校做研究的时候,讲究严谨,至少不能出现逻辑上的漏洞。比如那句话:你见过一千只白天鹅,不能因此就说所有天鹅都是白色的,因为只需要出现一只黑天鹅就能证明不是所有天鹅都是白的。

我们现在都知道:这世界上还真有黑天鹅。

但是,出了学校后遇到具体的事情时,还真不能像学校做研究的那种办法。现实世界做事情时,讲究的是折衷,没有时间等待完美决策的出现,而是要快速作出决策。

假如,让你去判断一个动物是不是一只天鹅,你完全可以用白色这个特点来作为判断是不是天鹅的标准必要条件之一。

那么,如果真有人拿着黑天鹅来时坚持说是天鹅(黑天鹅事件:是指极不可能发生,实际上却又发生的事件),而负责判断的你又拿不准,那就将此事汇报给你的上司领导,让他们作决策或一起来作决策,特事特办。

这就是理论研究和实践操作之间的差别。